第二一一六章 自作聪明的人

作品:《娱乐韩娱

    恨归恨,边伯贤已经学乖了,不会去做那些不智的事情,至少在没有绝对的把握之前,他不会选择和身边的人翻脸,甚至连不满都会深深的埋在心底。

    “金社长同意你复出了?”

    “太好了,这样我们又可以一起跑行程了。”

    “是呀,这件事得好好庆祝一下。”

    原本还在鬼叫的几个男人也都围了过来,一脸开心的恭喜,好一片兄弟情深,而跟过来的几个女粉丝也开心的向边伯贤恭喜,但和队友们的‘真诚’相比,这些粉丝们的恭喜则要敷衍许多,谁让边伯贤已经有好几个月没有跑行程了呢,在exo,他完全是被神隐的状态,在同类型艺人太多的情况下,他那本就不算坚定的粉丝早就十不存一。

    边伯贤一边笑着回应,一边将这些人的嘴脸记在心底。

    凌晨一点之后,几人终于是摆脱了女粉丝们的纠缠、回到了宿舍。

    因为喝了太多酒的缘故,几乎都是一回到宿舍就睡觉,连洗漱都没有,弄得一屋子的酒气,唯独边伯贤没有醉倒,还算清醒的他洗了个冷水澡,就坐到电脑前,开始守候着网上的信息。

    现在已经是12号了,金泰妍的个人solo单曲在一个多小时前,也就是凌晨时分正式开始上架xiāo shou,而在这之前,sm开通的预售通道是已经有两万三千张的预售成绩,这个成绩也已经算得上是相当不错的成绩了,说明金泰妍的人气还是很高的。

    边伯贤默默的看着定购页面不断上涨的数字,眼中一片挣扎之色。

    他可是真的被林安然给‘打’怕了,哪怕只是经历过一次冷藏,但却让他看到了自己与林安然之间那天差地远的差距,连可以一只手按死自己的李秀满在林安然面前都毫无还手之力,他还有什么资格去与林安然争?

    甚至边伯贤还很庆幸林安然从来没有将自己放在眼里,否则他绝对不会只是被冷藏一段时间这么简单。

    能够从无数的练习生中脱颖而出,没有人是真正的笨蛋,就算因为出道后发展太过顺利而变得鼓胀了不少,但被冷静了之后,边伯贤却是知道自己到底是处在一个什么样的层次。

    所以,现在的边伯贤如此关注金泰妍新专辑的消息,并不是对金泰妍还有着企图,而是在想着自己的想法是不是可以实施……今天他的确是给金泰妍下跪了,为了重新复出、重新成为被无数女粉丝崇拜的偶像艺人,他已经放下了自己的尊严,不过他却是找了个信得过的人在一个有趣的角度拍下了几张有趣的zhào piàn。

    在ding gou网站上,金泰妍的专辑定购数量已经突破了三万张,在如今这个年代,三万张的专辑销量已经算是相当不错的成绩了,更何况这还只是专辑正式xiāo shou后一个多小时的成绩、而且还只是金泰妍的一首solo单曲,这已经足够说明金泰妍的solo取得了成功,也同样说明了金泰妍的人气。

    看着电脑屏幕上依然在不断上涨的数字,边伯贤捏着手机的手已经布满了汗。

    在这个手机里,有几张可以第一时间就让他名声大噪的zhào piàn,借着如今金泰妍的人气,哪怕他已经被冷藏了好几个月、人气几乎没有,但只要zhào piàn一经发布,那他绝对会成为最近几天里最热门的艺人之一,而这些zhào piàn就是经过特殊角度、看上去是在‘求婚’的zhào piàn。

    拍照是个技术活,不同的角度,会让一件事的本质发生根源上的变化,最近这段时间因为被冷藏的原因,边伯贤无聊时就学习了不少这方面的内容,而且也在想着到底应该怎么才能够尽快的重新红起来。

    向金泰妍求情、把公司对自己的冷藏解除是首选,但这之后呢?

    fēi wén上位,借着时下最有人气的女星来炒作fēi wén,身为sm公司的艺人,边伯贤可谓是无师自通,而且也已经利用这段学习的额外知识拍到了可以供自己利用这个方法重新获取足够关注度的道具,但……真的可以用吗?

    林安然,他……

    打开手机,最显眼的一张zhào piàn就是边伯贤跪在金泰妍面前的zhào piàn,因为角度的原因,只拍到了两人的侧脸,但那角度,拍下了边伯贤的真诚、也拍下了金泰妍的惊讶和‘惊喜’,要是不知内情的人,绝对会误会两人之间的关系的。

    边伯贤咬着牙,脑中满是挣扎,对林安然的恐惧与对想要红起来的执著交织在一起,却终究无法做出最终的选择。

    一直到清晨的阳光从窗外投进来,明明很好的天气,却无法让人感觉到温暖。

    边伯贤眼中满是红色的血丝,终于是咬了咬雅,准备将这些zhào piàn发布出去,不过他却没想过自己来做这件事,而是准备匿名发给那家以公布明星而名声大躁的d社,这样他可以不用直接面对林安然,也可以达到自己的目的。

    那个男人,总不能在这样的情况下还能查到是自己做的手脚吧?

    不过……

    边伯贤突然心中浮起一丝恶意,悄悄把昨晚最早嘲讽自己的黄毛队友的手机拿了过来,准备拿这个手机发zhào piàn给d社,这样的话,林安然就算神通广大,最后也只能查到他的队友,而没有证据怀疑到他,这样的话,算不算是一举多得?

    “我真是个天才!”

    边伯贤嘿嘿一笑,正准备动作,却突然听到有人敲门,差点没把正在做亏心事的他给吓出个好歹来。

    带着怨气,边伯贤冷着脸打开门,可是看着敲门的人,他整个人却如同掉进了冰窟窿里一般,终于记起自己的计划里最大的lou dong:“你、你是林……”

    “我不姓林,我姓崔。”崔昌灿拍了拍手,笑着拍了拍帮忙敲门的男人,道:“怎么样,昨天你找这个家伙帮你拍的zhào piàn,有没有发到网上?我想想看,如果你现在能够和少女时代的队长扯上fēi wén,而且是在有‘真凭实据’的情况下,相信会获得很大的关注度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