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四三章 第二次亲密接触

作品:《娱乐韩娱

    进?还是,退?

    房间中,林安然和泰妍仅仅只有一指宽的距离,两人都能感觉到对方急促的气息,但现场却诡异地僵持了下来。

    泰妍心中紧张不已,不是因为林安然那个要将她画成猪头的誓言,而是因为不断在鼻尖、嘴唇上扫过的属于这个男人的呼吸。

    他是要吻我吗?我该怎么办?上次的事情还没说他呢,现在就想直接揭过了?

    拒绝?会不会太伤他的心了?

    同意?会不会太不矜持了?

    哎,也不对,都脑袋发昏地从韩国偷跑来宝岛看他,还说矜持?也不对,明明这一次只是想要旅游来的,对,就是旅游!可是,这混蛋到底是亲还是不亲呀?我的手都麻了!

    泰妍偷偷动了动撑在身后的双手,虽然沙发很软,但动作僵持久了也会麻的。

    这个动作,好像超过五分钟了吧?

    泰妍心里不由得又一次埋怨起眼前这个混蛋,对允儿、秀英、jessica都能那样禽兽地下手、下脚、下嘴,为什么到了她就这样了,是因为她比不上其他人吗?

    林安然却是因为心中愧疚,上次在泰妍的生日庆祝会上,他和jessica拍摄求婚的场面,虽然冷静下来后很后悔,但却并没有去跟泰妍道歉,反而是泰妍先一步来找他,让他感觉欠了泰妍许多。

    现在,让他毫无顾忌地吻下去。那他算什么了?难道真的是只是一个看见měi nu就想收回家的混蛋、人渣吗?

    林安然暗叹一声,努力压抑着吻下去的冲动想要离开,却突然发现泰妍的双眼突然睁开直视着自己。

    委屈,不甘,还有让人心碎的心疼。

    终于,林安然的心再次迷失了,当嘴角传来一阵温润的触感时,他才从这短暂的失忆中清醒过来。

    没有唇齿相依、没有口舌相缠,仅仅只是两片唇的轻轻触碰,就让现场的两人同时心跳加速。

    这是第二个吻。也是第一个吻。

    在这个已经静止的空间中。泰妍没有如同普通女生接吻一般闭上眼睛,而是睁大着双眼,直视着近在咫尺的那双倒映着自己双眼的大眼睛,她很喜欢、很喜欢林安然眼睛中只有自己的模样。

    第一个吻。霸道、蛮横。还有委屈时流下的泪的苦涩。而这一个吻,却是真正如书上所说那般,让人有心跳的感觉。

    ‘这才是属于我的初吻。’泰妍在心里这样告诉自己。

    直到分开之后。林安然才在心中自嘲,‘果然只有痛过,才会发现爱有多深,才会发现,就算做出那么多幼稚的事情,最终还会发现,有些人,离不开就是离不开。’

    抬起眉笔,林安然笑得很温柔,却没有说出什么“你属于我”这样的话,“闭上眼吧,不然真把你画成一只小猪。”

    泰妍心中一跳,这个混蛋是又想偷袭自己吗?

    强压住心中的燥热,泰妍依言闭上了双眼,只是眼皮却在轻轻地颤抖着,看得林安然一阵好笑。

    泰妍闭眼许久,本以为林安然会故计重施,不由自主地舔了舔嘴唇,但就在她感觉准备好了的时候,眉间传来眉笔轻划的触感,让她心中一阵羞愤。

    ‘混蛋oppa!混蛋林安然!居然这样调戏本姑娘!’

    也不知道是不是被林安然影响得太深,泰妍在心中暗骂的词语也被汉语乱入了。

    就在泰妍在心中将所有责任归咎到林安然身上的时候,眉间的道具却是突然离开了,而耳边也响起了林安然调侃的声音:“哎呀,软软,我忘了,我不会画妆呀,怎么办?”

    “那我自己画!”泰妍睁开眼,从林安然手中抢过眉笔、化妆品、化妆镜,转过身气鼓鼓地准备了起来。

    《e》现在在宝岛也很火的,因此少女时代也很红,作为队伍中人气前三的存在,抽队的辨识度还是很高的。

    之前有围巾和帽子,但泰妍可不想和林安然上街的时候还这样包着,现在可不是冬天,这样出去会被送进精神病院的。

    什么?可以戴墨镜?大晚上的戴墨镜,那不是摆明了自己身份特殊,不是黑涩会就当是错别字吧就是明星吗?

    就像真正的情侣那般,在只有自己和他的时候。

    泰妍从化妆镜中,能够看到林安然正温柔地注视着自己,不由得嘴角微翘,握着眉笔的手也轻快了几分。

    如果她没记错,林安然其实是很喜欢她的眉毛的。

    林安然在背后看着泰妍,很有一股上前抱住她的冲动,幸好他还能够支配自己的动作,不至继续失态。

    等到泰妍化好妆,转过身来让林安然辨别一下时,林安然不由得笑了起来。

    泰妍眉头跳了跳,很是不满地叫道:“oppa,笑什么呀,难道我现在很好笑吗?”

    “不、不是。”林安然夸张地抹了抹眼角并不存在的泪水,一脸憋笑地说道,“软软呀,你有一个mèi mèi吧?”

    虽然不清楚林安然为什么突然提到自己的mèi mèi,但泰妍还是很开心的,这至少说明林安然在关注着自己,当下有些高兴地说道:“是呀,叫夏妍,很可爱呢,oppa,以后有时间我带她来让你看看吧?”

    “不用了。”在泰妍疑惑的眼神中,林安然伸手摸了摸她的眉毛,笑道,“我现在已经看到了。”

    对于精心妆扮的眉毛得到林安然的注意,泰妍是很开心的,不过在想明白林安然话中的意思后,她乐不起来了,“oppa!夏妍今年才11岁,你看我像11岁的样子吗?”

    平时被人说童颜、说看起来年纪小,泰妍很开心,但她可不想被林安然当成孩子一般看待。突然间,泰妍想到,林安然最近做出这么多“出格”的事情,该不会是就把自己当成孩子看待才会如此吧?

    眉头不自觉地皱在一起,泰妍突然开始想如何才能变得更成熟一些,像西卡那样?还是像最近越来越有女人味的允儿和秀英那样?

    都说习惯是会传染的,林安然现在对这句话深以为然。

    jessica的发呆功力,林安然早就有体会,有时候在拍摄《我结》时,她也会莫名其妙地发呆。

    泰妍以前会不会发呆,林安然并不清楚,但也能够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不然不可能让拥有这样一个明显性格“缺陷”的泰妍来当少女时代的队长。

    那么,就只剩下一个可能,被传染了。

    幸好允儿性子活泼,基本与这种属性绝缘,而秀英嘛,性子太坚韧,也很难被传染。

    林安然抹了抹下巴,觉得回去以后得好好和家里那些女人说说,虽然呆萌这属性很不错,后天的呆萌和先天的呆萌也都很好,但想到孝利在表演xing gǎn舞蹈的时候发呆、佳人在做饭的时候突然发呆、泰熙在调制养生品的时候发呆、思馨在开车的时候发呆……特别是最后一个,让林安然决定一定要将西卡暂时隔离一段时间才行!

    好吧,现在林安然是已经把jessica当作家里人了,但现在还是需要把泰妍叫回神才行。

    还好泰妍的发呆程度只属于“轻微中毒”状态,很容易就被叫回了神,不过,看到林安然手上拿着眉笔、嘴角带着可恶的笑容,还有刚刚额头上的触感,泰妍很快便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

    “oppa!”泰妍哭笑不得地叫了一声,林安然是小孩子吗,居然玩这样的游戏?

    看着化妆镜中眉心中多出来的一个q版的小猪,泰妍也顾不上刚刚才相好的什么淑女状态了,直接扑到林安然身上,抢过他手上的眉笔,然后压着他,在他的脸上画了一只大猪头才满意地哼哼道:“oppa,让你欺负我,这下知道我的厉害了吧?”

    “咳咳,泰妍,你是不是先下来?”

    林安然轻咳了两声,声音中有些尴尬。

    泰妍这时才弄清楚状况,此时林安然被压在沙发上,她则坐在林安然的腰间,一手压着林安然的肩,一手拿着眉笔在他的眼前晃悠,很是暧昧的姿势,而最重要的是,她能够感觉到自己身上上某个敏感的部位正被一个硬硬的东西顶着。

    泰妍虽然还是个女孩,但允儿和秀英自从成了林安然的女人后,在宿舍内的开放色女?程度已经超过了她,而且也不自觉地教会了女孩们许多东西,所以泰妍很清楚地知道了那个硬硬的东西是什么。

    瞬间,泰妍的脸红透了,想要从林安然的身上下来,却感觉全身都没有了力气,哪怕是一丁点动作也做不出来。

    四月的宝岛已经不再寒冷,两人的衣物都不是很多,林安然能够感觉到泰妍大腿的柔软,也能够通过小林安然感觉到某些部位的刺激。

    难道是昨晚没吃饱?

    原谅林安然现在还在胡思乱想,因为他怕自己如果不胡思乱想,现在就会做出些出格的事情,而很明显的是,林安然虽然很想要得到泰妍,但却不想伤害她。

    于是,现场再一次诡异地安静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