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一二六章 腹黑的居丽,无良的孝敏

作品:《娱乐韩娱

    噗嗤!

    突兀的声音在安静的环境中是那样的清晰,李居丽的脸色顿时黑了下来,她也就有在没有外人的时候,才能放开自己向林安然表现真实的自己:开心、生气,吃醋、撒娇现在她连在全宝蓝、朴智妍、含恩静面前放开了和林安然秀恩爱的心都没有放开,又怎么可能在朴孝敏面前完全放开?

    刚才是因为被林安然的讲述给吸引住了全部的注意力,李居丽完全忘记了卧室里还有一个刚刚耍了她一道的朴孝敏,现在好了,完全是被朴孝敏看了笑话了呀!

    这个可恶的mèi mèi,居然还敢笑话自己?!!!

    看着李居丽脸色突然涨红,林安然连忙拉着她的手、将她抱进了怀里,免得这个女人突然暴发,那乐子可就大了,而靠进林安然的怀里后,李居丽也突然觉得刚才的自己似乎也并不是那么丢脸,至少有他在身边、有他认可自己,这就是自己这几年来的追求,不是吗?

    不过,朴孝敏

    李居丽目露寒光的看向卧室的方向,正好看到门缝中捂嘴偷笑的朴孝敏,顿时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有杀气!

    朴孝敏突然感觉浑身一紧,下意识的停下了笑容,顺着感知的方向望了过去,顿时和李居丽那充满杀气的目光交织在一起,然后整个人脸都皱巴到了一起:完蛋,我要不要先从窗户跳下去逃跑?刚才那些穿着战术服的女孩们都能轻松的从下边跳进来,我从上边跳下去,应该也不会出事吧?

    这样的对比完全就是搞笑,要是朴孝敏真的脑子发热的从二楼窗户跳下去,或许有林安然的压制,不会有新闻报导朴孝敏殉情跳楼的消息,但估计一周后的新歌完全行程就要完全缺席并且在医院里打上石膏好好住上一两个月了。

    幸好这时林安然出声了,打断了朴孝敏那冲动、不靠谱的想法:“偷听了这么久,现在也该出来和我们说说刚才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吧?”

    “内,我可以出来,不过安然欧巴你要保证居丽欧尼不会打我!”朴孝敏双手抓着门框,讨价还价的说道,似乎林安然不答应的话,她就要转身跳窗户一般。

    李居丽直接气笑了,要不是还被林安然抱着,她就直接冲上去好好教训这个让自己今天把脸全部丢光了的mèi mèi,还有,居然拿人生安全当恶作剧的玩笑,这种玩笑,就连队伍里最喜欢恶作剧的忙内朴智妍都没有做过好不好?

    当然,李居丽没有把被姐妹们公认最腹黑的自己给算进去,就算算进去了,她也从来没拿这种事开过玩笑。

    最多就是顶着这张人畜无害的美丽俏脸,恰到好处的抓只蚂蚱吓唬吓唬全宝蓝、在节目中玩游戏的时候趁某人忙中出乱的时候把她的游戏道具给扔得远远的,什么时候见她李居丽拿生命安全开过玩笑了?

    更重要的是,朴孝敏今天的玩笑让自己在林安然面前丢脸了,这才是最可恶的事情!

    如此想着,李居丽眼中寒光更甚,也将朴孝敏吓得不轻,双手紧抓着门框,一副你敢冲上来我就哐当关门的架势。

    “放松一点,等孝敏出来了,你想怎么算账都可以,现在别把她吓着了。”林安然小声在李居丽耳边嘀咕道,还向朴孝敏露出善意的笑容来迷惑对方,一个是自己的女人,一个算是半个小姨子,这种原则性的站位,他可是不会出漏子的。

    当然,原本在知道朴孝敏没有出事,却还弄出这么大阵势,想要吓唬吓唬朴孝敏,这样的原因,林安然是不会笨到直接说出来的,否则不说成功被吓到的朴孝敏了,就连身边的李居丽都免不了要和他闹腾一翻,也就只好委屈朴孝敏了。

    大不了,后边送点香水、包包什么的补偿一下这个女孩,反正现在林安然是什么都不知道。

    闻言,李居丽面色一缓,不可察觉的点了点头之后,冰冷的小脸上露出温柔的笑容,柔声道:“孝敏你出来吧,我不会打你的。”

    咕咚!

    朴孝敏咽了口水,不但没有从卧室里出来,反而是将门把手攥得更紧了:“不、不出来,欧尼你骗人,上次你抓蚂蚱吓唬宝蓝欧尼的时候就是这样笑的!”

    李居丽的笑容瞬间僵硬,而林安然也是惊讶的看着李居丽,他以前不只一次的听朴智妍说过李居丽很腹黑的话,原本只以为这是调皮的忙内对于压制自己的姐姐的诋毁,但现在看来,能够抓蚂蚱吓唬全宝蓝的李居丽明显不像是平时表现得那么温柔可人呀!

    “你出来吧,有安然在旁边,我不会做干事的。”李居丽已经快笑不下去了,心里把朴孝敏埋怨得不行,这个可恶的mèi mèi,让她今天在林安然面前丢脸也就罢了,现在还敢诋毁自己?

    “不!”朴孝敏浑身的肌肉都绷紧了,要是李居丽敢冲过来,她就敢从窗户跳下去逃跑,反正刚才那些女孩都那么轻松,自己应该也不会有事的。

    “你出不出来?!”

    “不出来,就不出来!”

    “呀!”

    就在李居丽临近暴发边缘的时候,林安然轻轻拍了拍李居丽的脑袋,立刻就让这个女人的怒气值消减了不少,然后笑着看向朴孝敏,道:“没事的,有我在呢,居丽不会欺负欠的,出来吧。”

    “真的?”朴孝敏犹豫的问道,目光却在紧盯着李居丽,显然在她心里这件事还是要李居丽自己说了才算。

    李居丽黑着脸点点头,心里却在恶狠狠的想着:等他离开之后,看我怎么教训你!

    终于,犹豫了半晌的朴孝敏拉开房门,从卧室里走了出来,扭扭捏捏的样子,和舞台上那台风华丽、大方妩媚的xing gǎn女神完全不同,就好像被无良姐姐压榨、同时又看到了自己暗恋的男神的小女生一样,而看清楚朴孝敏新换上的衣服后,李居丽的脸色也彻底的黑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