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一三三章 都学坏了

作品:《娱乐韩娱

    “对了,欧尼,你和欧巴今天怎么会想到来公司,现在不是应该好好享受你们的二人世界吗?”

    李思馨疑惑的问道,没有再提la的事情,她看得出来李居丽和林安然对这个被自己看好的新人并没有太多的兴趣,而且她现在是真的很疑惑,她们身为林安然的女人,或许性格有着各种各样的差异,但对于能够和林安然单独相处的二人世界却是相当的珍惜的,除非有什么特别重要的事情,否则根本不可能出现眼下的情况,又不是像郑秀妍、金泰妍和林安然拍节目时有需要。

    难道是李居丽刚刚加入这个大家庭,还没有了解到这份时间的珍贵?

    这个问题的dá àn是否定的,李居丽的确是刚正式加入这个大家庭没多久,可作为最注意林安然的女人之一,她对林安然家里的情况可是相当的了解,所以同样很珍惜和林安然的二人世界,如果今天不是朴孝敏突然闹出那样一出,她才不会在此时还跟林安然跑到公司来,就算只是两个人窝在卧室里说悄悄话也比现在更有感觉、更有意思,不是吗?

    “是孝敏的事情,刚才我和安然听她说了一些事情,是关于出道的事情。”

    李居丽没有再兜圈子,林安然家里的又一条潜规则:姐妹彼此之间要做到最大程度的坦诚相待,尽可能的杜绝苟且与龌龊,好维护家里的稳定。

    “孝敏?孝敏是来找过我,可是我已经和她说清楚了呀?现在要准备智妍的行程,公司的确有资源可以同时推出她和智妍一起重新个人出道,而且孝敏的实力也达到了标准,可是如果真的那样做,那就太浪费资源了,我的意思是让孝敏在智妍的行程结束后再开始安排,她来找我的时候,我已经解释清楚的了的,应该没什么问题吧?”李思馨皱眉道。

    对tara里的唯二的两个现在还不属于林安然的女人之一的朴孝敏,李思馨也从来没有轻视的意思,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成为新的mèi mèi了呢?

    “哎?是这样的吗?”李居丽明显有些愣神,扭头看向林安然,似乎想确认自己刚才是不是做了一场梦。

    林安然同样有些惊讶,但随即就开怀的笑了起来,引得现场的两个女人更是满头雾水、不知所措,好不容易停下了笑容,林安然这才问道:“孝敏是不是最近跟智妍学坏了,怎么什么事都拿来当恶作剧?先是谎称被绑架,现在又是在这件事故意捉弄人,是不是你们谁不小心惹到她了?”

    李居丽顿时反应了过来,咬着牙说道:“这个死丫头,太过份了!”

    “的确有些过份,这已经可以算得是挑拨了呀,看来昨天我……额,反正这样的歪风邪气不应该助长,等元宵节过了,我得找孝敏好好谈谈。”李思馨脸闪过一丝不自然的红晕,故作严肃的说道,活脱脱一个看到手下艺人长歪了后恨铁不成钢的合格司形象。

    李居丽的心思都放在生朴孝敏的气、觉得朴孝敏今天的恶作剧有些太过份了,所以没有发现李思馨的异样,但林安然却是看得分明,却也没有点破。

    女人间的小游戏还是不要掺合得好,免得把自己搭进去……好吧,最主要的是朴孝敏不是自己的女人,林安然现在并没有招惹更多女人的心思,所以哪怕心里对李思馨和朴孝敏之间的摩擦很是好奇,却也是压抑住了这份心思。

    远在十几公里之外的小别墅内,正和全宝蓝、含恩静玩从郑秀晶那里听来的只有真心话、没有大冒险游戏的朴智妍突然打了个喷嚏,将刚刚洗好的纸牌吹过去几张,全宝蓝瞄了一眼,立刻将手里的黑桃4扔掉,抓起小鬼牌,得意的笑了起来。

    哈?

    这样光明正大的zuo bi?

    含恩静有些愣神,随即就要揭穿全宝蓝的小把戏,可是全宝蓝突然一个瞪眼过来,小小的童颜却有着超乎寻常的威慑力,顿时让含恩静讪笑着低下了头。

    明明是很帅气的形象,却被长得跟个小孩子似的女孩吓到,这样一副画面相当的搞笑,不过从喷嚏中回过神来的朴智妍却是见怪不怪了,要知道全宝蓝可是她们tara四人帮曾经是三人帮,现在多了李居丽中的大姐,外形什么的根本没有什么意义。

    “好了,开牌吧,这次也不知道我会不会输!”朴智妍得意的笑道,刚才玩了十七把,她连胜了十五把,而剩下的两把输的不是全宝蓝就是含恩静,这让身为忙内的朴智妍更加的得瑟,一副天地下我最大的模样。

    “嘿嘿,这一次可不一定哟。”

    全宝蓝坏笑着打开小鬼牌,刚才她和含恩静连小时候几岁开始不再尿床的事情都被这个小坏蛋问出来了,这能忍?

    可惜今天运气一直站在朴智妍那边,让全宝蓝气得牙痒痒,却又不好意思掀桌子,这在以前还没什么,现在她从大学时期的好闺蜜李居丽也成为了自家人,要是朴智妍把她耍赖的事情拿去跟着李居丽说,那脸就丢大发了,她可不想在刚进门的mèi mèi面前丢脸……虽然她以前也没少在李居丽面前丢脸,毕竟是这么多年的姐妹。

    原本全宝蓝都以为今天没有机会报仇了,可似乎是连老天爷林安然:哈?都看不下去了,让朴智妍打了个喷嚏还把小鬼牌给吹了出来,这不是明摆着让自己赢吗?

    虽然还有一张大鬼可以管着小鬼牌,但全宝蓝已经忽略掉了,因为之前的十七把游戏中,大鬼牌一次都没有被抽中过,所以……

    “这可不一定哦,嘿嘿!”朴智妍坏笑着摇了摇脑袋,不管一脸惊疑的全宝蓝,扭头问道:“恩静欧尼,你的牌呢,是什么?”

    “我这把又输了。”含恩静撇撇嘴,拿出一张红桃,心里郁闷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