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一三四章 可恶的忙内

作品:《娱乐韩娱

    含恩静是真的很郁闷,要知道如果不是全宝蓝偷偷zuo bi的抢了一张小鬼牌,她这一把的赢面才占大半才对,可是碍于全宝蓝的威严,她也只能当作没有看到刚才的一切……反正,她也很想制裁朴智妍的,这个可恶的忙内居然趁着今天运气无双问了一大堆羞人、丢人的问题,这样的混账忙内不好好制裁一翻,怎么行?

    而且,小心的看了一眼全宝蓝,含恩静心中暗道:同是天涯沦落人,宝蓝欧尼她不会趁这次机会欺负我吧?

    全宝蓝眨了眨眼:放心好了,我知道分寸的,现在我们的共同敌人是可恶的小恶魔智妍xi!

    含恩静松了口气:内,谢谢欧尼么么哒!

    看着面前这两位姐姐眉目传情,朴智妍疑惑的问道:“怎么了?宝蓝欧尼,恩静欧尼,你们的眼睛进沙子了吗?我的卧室打扫得很干净呀,难道是什么不干净的东西?要不要去医院检查一下,如果伤害到眼睛,那可是很严重的事情,别的不说,安然欧巴她肯定会很伤心的!”

    “赶紧开牌吧,我们好着呢,用不着你好心。”全宝蓝哼道,心中更加忿忿不平:这个死丫头,都要输了还耍嘴皮子,看姐姐我一会儿怎么制裁你!

    含恩静原本还觉得全宝蓝的zuo bi动作不太合适,现在被朴智妍一翻戏弄,她果断的放弃了原本的立场,很坚定的站在了全宝蓝的身后,她也想看看朴智妍吃亏的模样,这可是难得的机会,全宝蓝总不能问一句‘你今年多大了’这样的废话来放过朴智妍吧?

    “哎?真的要开牌吗?要不,我们不玩了吧?”朴智妍面露难色的说道,瞄了一眼全宝蓝手中的那张小鬼牌,小心翼翼的将手里的牌盖在了大腿上。

    “现在想要求饶?晚了!赶紧开牌,玩游戏就要愿赌服输,这是信用问题,否则以后还有谁会带着你一起玩?赶紧的,别浪费时间!”全宝蓝笑得非常的得意,她绝对不会放过朴智妍的,而这一次她也想好要问什么问题才能让朴智妍把之前那十五把的丢脸还给自己……和含恩静了。

    放弃这次机会?

    想都别想!

    “可是,真的还要玩下去吗?”朴智妍似乎在做着最后的挣扎。

    全宝蓝哼道:“你说呢?恩静,wuli的超级好忙内刚才问了我们那么多问题,就是为了多了解我们一些,现在你觉得我们该放弃了解这位天下无双的好忙内的机会吗?”

    “不,当然不行!”含恩静果断的摇头。

    开什么玩笑?

    现在说不玩了,早先干嘛去了?

    一想到刚才朴智妍居然把自己和林安然第一次以及最近的一次亲近的细节都问了出来,含恩静就有一种把朴智妍按在身下暴揍的冲动,现在有了游戏规则内的机会,说放弃?

    呵呵,不存在的!

    “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快一点,就快吃饭了,要不让阿姨上来做裁判?”全宝蓝有些不耐烦了,果断的把朴妈妈提了出来,她们现在可是在朴智妍家里做客。

    果然,一向是乖乖女的朴智妍听到全宝蓝要找朴妈妈来做裁判时果断的怂了,垂头丧气的缓缓抬手,明明几秒钟就能做完的动作却足足做了一分钟,似乎是千均重担一般,不过全宝蓝和含恩静都没有再做催促,反而很享受这一刻,就好像是享受胜利果实之前的小菜一样,很是酸爽!

    终于,朴智妍将牌放到了桌上,委屈的说道:“真的要开吗?”

    全宝蓝已经懒得催促了,双手抱胸,和含恩静一起冷冷的看着朴智妍。

    “那好吧,我刚才可是说过不想不再玩的,是你们一定要坚持的,不要怪我。”朴智妍最后说道。

    “放心好了,我们自己的选择不会后悔的,你就开、开、开……”全宝蓝结巴的看着朴智妍摊开的牌,得意的神色顿时僵在了脸上,含恩静同时瞪大了眼睛,一副风了鬼的表情。

    朴智妍眼中闪过一丝笑意,刚才她虽然在打喷嚏,却不可能没有看到全宝蓝zuo bi那样大的动作,她眼睛又不瞎,而后边的一切不过是配合着这两位姐姐玩游戏而已,是她们自己把最后的机会放弃掉了,所以,也不能怪自己得寸进尺咯?

    将大鬼牌按在桌面上,朴智妍故意叹了口气,道:“既然宝蓝欧尼都说要人要讲信用、要遵守游戏规则,还和恩静欧尼一起要坚持这一局游戏,那我们就把这一局游戏玩完吧。”

    全宝蓝:“……”

    含恩静:“……”

    “好了,我要开始问问题了。”朴智妍放肆的眼神在全宝蓝和含恩静身上扫来扫去,让这两位姐姐相当的不自在,可总不能直接打自己的脸吧?

    刚才说得那么大义凛然,现在好了,看到要输了就耍赖?

    丢人呀!

    全宝蓝本来不是喜欢后悔的人,但现在她却有些后悔自己刚才将话说得那么满、那么正气了,现在可好,完全就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呀,看看朴智妍现在的眼神,太可恶了:“有什么问题赶紧问,别让我逮到机会,否则肯定要你好看!”

    这个时候还放狠话?

    含恩静心中升起无限的崇敬之意:果然是姐姐呀!

    朴智妍也愣了一下,不过随即又笑着摇了摇头,道:“放心好了,我可不是喜欢欺负欧尼的坏忙内呀!”

    “呵!”全宝蓝冷笑一声,这话实在太没有可信度了,说什么不是会欺负欧尼的坏忙内,那刚才借着游戏规则问那么多放肆的问题的人是谁、是谁、是谁呀?!!!

    “其实这个问题也可以直接算是同时问宝蓝欧尼和恩静欧尼的,就当作这一次的游戏惩罚了。”朴智妍正色说道。

    全宝蓝和含恩静同时愣了一下,对视一眼,脸色都露出了羞恼的红晕,心中更是忐忑的想道:这个死丫头,不会是想问我和恩静(宝蓝欧尼)一起服侍那个大坏蛋时的细节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