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这不是示威

作品:《娱乐韩娱

    虽然看到有人跳楼,但韩国这个小地方一年不知道有多少人跳楼,金泰熙只是愣了一会儿,就又向后翘了翘小屁股……

    如果不是身后依然能够感觉到的坚硬,金泰熙都要以为林安然被吓出了毛病,这以后的幸福生活还要不要了?

    既然这个弟弟没有被吓到,那为什么不动了呢?难道是她没有吸引力了吗?

    女人的想法一向很难以琢磨,金泰熙也不想想,如果她真的没了吸引力,林安然还会在面对她时这样地冲动?

    不过,金泰熙只是可怜兮兮地转过头,想要述说一下心中的委屈。但林安然阴沉的脸色让她是真的吓到了,她从来没见过这样的林安然,仿佛是一座即将暴发的狰狞火山。

    尽管现在林安然视线的焦点不在她身上,金泰熙却仍然感觉仿佛要窒息一般,“安……安然,怎么……了吗?”

    金泰熙说完这一番话,却感觉整个人的力气都抽空了,如果不是还有双紧紧握在自己腰部的大手支撑着,她怕自己都会直接软倒到地板上去。但她现在仍然担忧地看着林安然,她很怕林安然发生意外。

    “对不起,奴纳,吓到你了。”

    林安然被唤回神后,歉意地向金泰熙笑着道歉,但他现在也没了运动的心情。

    金泰熙看着恢复常态的林安然,仿佛刚刚的一切都是幻觉一般,但她却知道那并不是幻觉,刚刚让人无比压抑的林安然只是她没有了解到的一面而已。

    拍了拍软软地躺在床上的金泰熙,林安然柔声道:“今晚就在这儿休息吧。一会承权叔应该会过来,我出去等他。”

    金泰熙连忙伸手拉住起身的林安然,“安然,我和你一起吧?”

    林安然坐回床上,吻了吻金泰熙,笑道:“行了,不是什么大事。你好好休息就是了,下次再给我做菜吧。”

    然而金泰熙却没有放开林安然,倔强地看着林安然,“安然,我希望了解你的全部,而不是一部分。思馨才回到你身边,就可以成为你计划中的一块拼图,但为什么你口中最在意的我只能做为一只漂亮的金丝雀呢?难道我金泰熙在你林安然眼中就只是一个一碰就碎的女人吗?刚刚跳楼的那对男女肯定是你认识的人吧,或者……是林家的人?”

    “是林家的人。”林安然沉默了一下后,没有再作推脱。不,他从来没在金泰熙面前推脱过什么,只是在她问出来之前没有说而已,“你也是我计划中的一块拼图,只是还没有告诉你而已。”

    如林安然所料,金泰熙听到这句话后非常开心地笑了起来。

    “看着现在的你,我突然想到了尹馨。”

    “不,你只可以想到泰熙,金泰熙!我只想要陪在你身边而已,才不会像那个女人一样蠢!”

    林安然放在金泰熙俏臀上的手微微用力,将怀中又有些动情的女人惊醒,“穿衣服吧,承权叔应该已经在茶室等着我们了。”

    果然,当两人整理好来到茶室的时候,林承权已经在享用刚刚泡好的一壶乌龙茶。

    “少爷,金xiǎo jiě。”

    “承权叔,您好。”见林承权起身迎了过来,金泰熙急忙行礼,她知道这个名义上的仆人在林安然的心中是什么样的地位,何况以前一直对她有意见的林承权现在很支持她待在林安然身边。

    虽然林安然对事时固执到了极点,但林承权却是少有的能够影响林安然决定的人之一,所以金泰熙就算对名份没有太大的野心,也对林承权很是尊敬,谁知道未来林安然身边会不会多几个心机深沉的女人?林安然不是神,不可能面miàn ju到,所以金泰熙需要给未来的自己准备一些能够安心的东西。

    其实金泰熙也是相当的无奈,但谁让她选择的男人身边肯定会出现其他的女人呢?

    林安然很满意林承权和金泰熙之间的友好,但想想也是应该的,来韩国后还是林承权将他的消息告诉的金泰熙,只可惜林承权虽然能力不俗,但还是有些东西看不清,尤其是在林家继承人这一块上。

    当然这些不太紧要的东西不是林安然此时关注的,他正拿着林承权带过来的资料仔细地察看着。随着时间的慢慢流逝,林安然的脸色也越发地阴沉。

    林承权带过来了三个消息,一是刚刚在林安然面前上演的跳楼闹剧,一是隔壁街发生了一起五车zhui wěi事故,还有一个则是一起持刀抢劫事件,而这三起事件有着一个共同点:死了一男一女。

    因为之前的意外,林安然也刻意压制着。所以金泰熙除了觉得林安然脸色不好外也没有什么压抑的感觉,她甚至好奇地探过头去看林安然手上的资料,而她的这个动作也让一旁站着的林承权暗暗点了点头。

    “咦?这三个女人不是经常在店里面喝咖啡的人吗?”金泰熙意外地看着这份资料上的三张zhào piàn,上面的三个女人她可在林安然的半日咖啡厅内见过不少次。

    “嗯,是林家派来监视我的。四天前,承权叔已经将这六个人变成了我的人。”

    “这是……向你示威?”金泰熙一愣,随即有些惊慌地看向了林安然。虽然她的家世还不错,但却真的没有接触到这样的东西,这就是林安然真正要面对的东西吗?一个不小心就是六条人命?

    林安然微笑着看向金泰熙:“不,林家不会用这样低劣的手段来示威。他们只是在清理叛徒而已,只是还不清楚动手的是谁。奴纳,你害怕吗?”

    “说不害怕是假的,虽然已经想到过你面对的东西多少可怕,但真的没想到会到这样的程度,听你的意思,这好像还是很小的场面呢。”金泰熙伸手将掉到额前的发丝归整到耳后,她的回答也没有让林安然失望,“奴纳已经是安然你的人了,不管你要面对什么,奴纳都会陪在你身边,只要你不嫌奴纳没用就好。”

    “当然不会。”林安然回了一个开心的笑容,然后……

    咳咳,然后偶像剧到此为止,林安然还没开放到在人前表演的程度,哪怕这个人是他相当尊重的长辈也一样。

    现在林安然只是在感叹这个下手的人,还真是利索,他到韩国这段时间可真不像表面上这样无聊。能够在他牢牢掌控的这个区域无声无息地做出这样的动作,的确很强。

    如果是以前,林安然会认为这是二哥林安逸的手段,但见到二哥和大哥的争斗后,他知道这两人都能够做到这样的程度,甚至他还有些怀疑那个表面上战斗力为5的mèi mèi。

    林承权在林安然和金泰熙表演情剧的时候,一直很安静地作为背景存在。现在看见林安然投过来询问的目光,林承权便继续汇报起来,也不介意金泰熙还在旁边:“我们的人已经发现了四个可疑的目标,事发时已经跟了上去。”

    林安然有些意外,甚至刚刚弄清了事情始末的金泰熙也非常疑惑:“他们能够在安然的眼皮子底下无声无息地做出这些事,怎么可能这么轻易地被发现?不会有什么陷阱吧?”

    “就你聪明,放心吧,不会有陷阱的。”

    林安然迎着金泰熙不满的眼神解释了起来,“我现在可以肯定这是二哥做的了,这种手段他可是交过我的,而我也用这个手段挑衅过不少人。想来不一会这四个可疑目标就会挂掉了,而且身上还会有二哥给我的留言。”

    林安然的话音刚落,林承权身上就响起了diàn huà铃声。

    一通外放的diàn huà结束,金泰熙用看外星人的眼光看着林安然,让林安然一阵不爽。

    “奴纳,你这样看着我,是想找打吗?”

    金泰熙反射性地捂住了小屁股,但刚做完这个动作,她就想起林承权还在。

    事情暂时解决后,林承权也很识趣地离开了,他还要去处理在这件事上失误的下属,这已经不单单是失职这样简单了,林家二哥这是狠狠扇了他们一耳光,所以得好好加强一下下面人的业务能力才行。

    “都怪你,我以后怎么面对承权叔呀?”金泰熙不满地白了一眼林安然,这个弟弟让她对一些话都快形成条件反射了。

    “好啦,知道奴纳你的意思。放心,我没那么脆弱。别说二哥只是暂时能够了解韩国的一切,就算他能够掌控这个世界上的一切消息又如何?终有一天他这个哥哥加老师会被我这个弟弟兼徒弟给超越的。所以,奴纳,我们还是回去休息吧。正好可以研究一下的相关问题。”林安然是真的不太在意。

    刚刚事情的发展就如林安然猜想的一般。

    四个可疑人在进入首尔国际机场附近的小旅馆后,就没有再出来。当林安然手下人进入这四个人的房间后,看到的是四具排成一排已经没了气息的尸体,而这四具尸体上都有用鲜血为墨的一排小字,合在一起后大概的意思是这样的:亲爱的弟弟,在韩国好好玩就是了,别太贪心,不然会出事的。

    将人命作为道具给敌人最大的震慑可是林安逸老师第一堂课的主题,所以林安然才能猜出来,所以林安然才知道老师果然是老师,悄悄地就在他身边插上了眼。

    林安然对金泰熙的话是真的,他想明白后是真不怎么在意。他未来的目标可是将眼插满全世界,想一想这个场景:美国白宫的老大刚刚和mi shu进行了一次深入的探讨交流,两分钟后林安然就知道了这个闹剧……

    所以,林家二哥的手段弱暴了,居然过了四天才动手。

    当然,林安然并不轻敌,在金泰熙满足地睡过去之后,他就和等在楼下的林承权一起离开了,他需要去和有些人聊聊,毕竟他现在的处境实在是有些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