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六一章 妈妈说过

作品:《娱乐韩娱

    &20316;&32773;&25512;&33616;&65306;&30334;&24230;&25628;&32034;&38307;&65292;&30475;&26368;&24555;&30340;&86;&73;&80;&31456;&33410;&65292;&25110;&30452;&25509;&35775;&38382;&119;&119;&119;&46;&121;&117;&110;&108;&97;&105;&103;&101;&46;&99;&111;&109;

    看着沙发上坐姿一丝不苟的女孩,已经弄明事情缘由的林安然一阵头疼。

    如果是平时,林安然并不介意有这样一个学生,毕竟毕业还不到两年,学业他还没有忘光,就算是退步,至少在数学这一块上还是可以应对韩国的高考的。

    可现在,这件事却还有不少的障碍。

    一是时间,林安然马上要开始拍摄《灿烂的遗产》,少女时代因为人气暴涨,也忙得不可开交,休息时间少得可怜,他很难抽出和徐贤同步的时间;二是关系,如果是允儿或者秀英,甚至感情只是处于某一阶段的泰妍或jessica,他都会尽力抽出时间来满足她们,但对于徐贤,虽然因为前世的感观很看好这个女孩,但也仅是如此而已。

    漂亮女孩那么多,难道林安然要全部收进房里吗?

    那不是后宫,那是对自己身体的不负责,至于这样说的原因,是个男人都懂的。

    看见林安然面露难色,徐贤脸上的期待也慢慢消失,眼中的光彩也变得有些黯淡,像是一个失去了心爱的玩具的小女孩。

    “安然,其实平时你不在的时候,我也可以帮忙教教小贤mèi mèi的呀?”金泰熙看着徐贤那毫不掩饰的失落,心中有些心疼,虽然不明白这个女孩是真的想要跟林安然学习、又或是只把这个当借口,但看在允儿和秀英的面子上,她都决定站出来。

    徐贤一听。这才想起坐在林安然身边的金泰熙也是首尔大学毕业的高材声,在心里埋怨自己没有认清楚人后,她的笑容也回到了脸上。

    真是个孩子呀。

    金泰熙心中微动,也有些喜欢上了这个毫不掩饰自己心思的女孩。其实不止她,李孝利、韩佳人、李思馨都喜欢上了徐贤,无她,只因为这个女孩眼中的纯净和毫不掩饰的心理罢了。

    在圈内这么多年,这些女人都经历过太多的黑暗面的东西,在看到没有如水晶一般剔透的人或事时,都会产生好感。

    不是说其他女孩就不纯洁了。只是大家多多少少被社会这个大染缸染上了一些不属于自己的色彩而已。

    好感之余。就是感叹,已经出道快两年,又经历沉浮的少女时代,她们的忙内如何会是如此。让人忍不住想要亲近、呵护。

    林安然也看到了徐贤脸上不加掩饰的感情变化。也看到了身边几个女人眼中的亲近。不由得感叹,这个女孩身上也是带了亲和光环的呀。

    “亲密度+1。”

    看见所有女孩的目光都投向了自己身上,林安然不由得轻咳了两声。他只是一不小心将心里想的说出来了而已,这样看着他,压力山大呀!

    林允儿和崔秀英进门后,就在旁边扮起了yin xing人,其实她们也不知道同意带徐贤过来是好是坏,但却知道徐贤是不会喜欢上林安然的,因为徐贤可是一个很古板的mèi mèi,需要考虑的,只是林安然的心思。

    看清了林安然此时的态度后,两个女孩也松了口气。

    “oppa,就帮帮小贤啦,而且泰熙欧尼也说了,不会太麻烦oppa的。”既然大sè láng对自家忙内没有那种心思,而忙内也不可能会是主动追求男人的性格,林允儿此时也放开了,拉着林安然的手撒起了娇,算是帮忙内的忙了,“苏勇oppa,快过来呀,小贤也是你最疼爱的mèi mèi,不是吗?”

    崔秀英脸色一红,狠狠地瞪了一眼林允儿,居然又叫自己的外号,太可恶了。

    迎着林安然打趣的目光,崔秀英都快把头埋在比以前大了一圈的高耸双峰里了,她和韩佳人一样对这种玩笑很放不开,但原因却是不一样的。韩佳人是因为害羞,崔秀英却是因为对林安然的感情和心里那份没有完全消除的芥蒂。

    “好啦,就这样吧。”林安然刚想开口,就听见了孝利女王的声音。

    看着李孝利灿烂的笑容,林安然轻吁了口气,没有再多说什么。

    “耶!孝利欧尼太棒了,我爱死你了!”林允儿瞬间抛弃了林安然,投向了李孝利的怀抱。

    “行啦,你最爱的可不是我,小丫头,别想骗欧尼。”李孝利好笑地点了点林允儿的额头,却没有拒绝林允儿的亲近,而且看她们的熟悉程度,这种亲昵应该也是非常熟练的动作了。

    “欧尼!”林小允童鞋标志性的小男孩般的撒娇声响起,顿时引得现在一阵吸冷气的声音。

    没办法,林允儿现在的撒娇功力,可是比suuny号称“召唤拳头的撒娇”的杀伤力还要高上许多。

    唯一正常的就只有林安然了,无他,只因为林允儿这份功力完全是在林安然身上练习出来的,他现在已经能够很轻松地做到无视了。

    如此,事情便这样定了下来,徐贤有时间就可以过来,让林安然辅导功课,如果林安然不在,金泰熙也会代替林安然辅导她的功课。

    林安然看了一眼非常开心的金泰熙,这次同意徐贤的请求,也存了一些给她找一些事情做的心思,平时韩佳人也可以帮忙照顾一下徐贤。毕竟金泰熙每个月除了回金家住上一段时间外,大部分时间都在家里很无聊;李孝利有不少时间在外面跑行程,韩佳人和李思馨倒是几乎是每天都在家,而李思馨却是跟着自己到处跑,因此最闲得慌的也就金泰熙和韩佳人了。

    “林老师好,金老师好!”徐贤突然站了起来,向林安然和金泰熙两人行了一个90度的鞠躬礼。

    林允儿和崔秀英同时抚额,要知道徐贤可是一直叫了她们好几年的前辈呀,对于这个自律固执?已经到了极致的mèi mèi,她们是真的没有什么办法,却也没想到她这会这样认真地对待这件事。

    李孝利等人也是意外地看着弯着腰的徐贤,不由得轻笑出声,果然是个很有趣的小丫头呢。

    林安然轻咳了两声,笑道:“小贤呐,不用这么严肃的,我们只是辅导一下你的功课而已,不必这样。”

    “是呀,小贤,这对我们来说,并不是什么大事,不需要这样,快起来吧。”金泰熙笑着将徐贤扶了起来,她是越来越对这个女孩感兴趣了。

    徐贤虽然起了身,眼中却仍然满是认真,“不行,林老师和金老师既然要教我学习,那就是我的老师了。天朝有句古话,‘一日为师,终生为父’,所以这些礼仪都是应该的。而且,我听说天朝那边拜师的时候需要下跪敬茶,是这样的吗,林老师?”

    面对徐贤探求的目光,林安然很是无语。

    虽然韩国这个地方下跪的事情很常见,比如给长辈行礼、拜年等等,但林安然此时却非常不习惯,不止是什么人人平等的思想,也是不想算是朋友的人如此罢了。如果让徐贤给自己跪了,那允儿和崔秀会怎么想?因此,在看出来徐贤的坚持后,林安然撒了一个以后让他郁闷了许久的谎:“没有的事,天朝那边现在对这个在意的是心意,形式已经看得很淡了。”

    徐贤有些疑惑,这跟她在网上看到的不同呀?但她还是相信了林安然的话,没有再坚持,毕竟林安然才是天朝人,肯定比她知道得多。

    至于说林安然骗自己,徐贤不会相信一个大学的教授会骗他的学生。

    好吧,徐贤也把教授这份很有前途的职业当作林安然的主业了。

    见徐贤不再在这个问题上纠缠下去,林安然暗自松了口气。见天色还早,林安然便想要安排一下娱乐huo dong,毕竟不全是自家人,还有一个小mèi mèi,需要照顾一下她的。

    只是还不等林安然想清楚是让徐贤去体感游戏室玩、还是让泰熙带她熟悉一下以后的学习环境,就听见耳边又传来了徐贤的声音:

    “林老师,我回去后会好好查一下天朝的礼仪的,一定不会让老师失望。”

    看着徐贤那认真、坚定的表情,林安然的笑容也不由得有些僵硬,“快高考了,不要在这些和高考无关的事情上花太多心思,不然会影响成绩的。”

    林安然不明白,这个丫头到底生在怎么样的一个家庭,居然会养出这样的性格,而且他也不想被徐贤知道自己之前骗了她。在天朝真正拜师的时候的确是需要下跪敬茶的,因为这关乎到了一项技艺的传承,哪怕是现代也是如此。

    虽然林安然和徐贤之间现在只是辅导功课而已,但他却害怕这个丫头断章取义,认为这才是天朝拜师时平常的礼仪,那就有乐子了。

    “那怎么行呢?妈妈说过,礼仪是人最基本的东西,也贯穿人的一生。如果不懂礼仪,那成绩再高、学习再好又有什么用呢?只会是为社会带来负担而已。”徐贤很是认真地看着林安然,一脸的倔强。

    林安然:“……”

    他这下倒非常好徐妈妈到底是什么“伟大”的人了。

    ps:谢谢ne威的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