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六七章 好或不好的开始

作品:《娱乐韩娱

    &20316;&32773;&25512;&33616;&65306;&30334;&24230;&25628;&32034;&38307;&65292;&30475;&26368;&24555;&30340;&86;&73;&80;&31456;&33410;&65292;&25110;&30452;&25509;&35775;&38382;&119;&119;&119;&46;&121;&117;&110;&108;&97;&105;&103;&101;&46;&99;&111;&109;

    仿佛没有感觉到泰妍身上传来的压力,jessica轻轻舒展了身子,坐了起来,毫不避讳泰妍那似乎要shā rén一般的目光:

    “我知道你也喜欢他,并不是真的有玩弄感情的心思;但我也知道,你并没有做好成为他的女人的打算,因为你心里还有更重要的人。就像刚刚你问我如何面对家人,在你的心中,家人比他更重要吧?你在享受着他带来的温柔、他的宠溺的时候,有想过家人的反映吗?想过如何一起去面对、解决吗?如果没有,那你又何尝不是只准备玩一段名叫感情的游戏?”

    “他并没有你想象的那样坚强,也并没有你想象中的那样视感情如游戏,至少对于他在意的人是如此,这才是我嫉妒你的原因,因为你是他心中最重要的那几个人之一,而我,却才刚刚一只脚走进他的心里。”

    “我不知道你到底如何想,也不想知道你如何想,我只想告诫你一句,如果你不准备做他的女人,请你离他远一些,不要贪恋他的温柔,也不要透支我们的感情。不然,当他因为你的离开而受到伤害的时候,不会只有我一个人恨你。”

    “他一直说,感情没有对错,但这个笨蛋却不知道,感情虽然没有对错,但有强弱,如果没有了强势一方的妥协与退让,弱势的他毕竟会遍体鳞伤,而现在,泰妍,你才是你们这段感情长跑的强者!”

    “好嫉妒你。”

    jessica去了tiffany的床上休息,泰妍则是心里翻腾不已。

    就像jessica说的一样。她是喜欢林安然,但她更在意自己的家人,像jessica一样和林安然一起去获得家人的认可?

    又或者,在还有勇气逃离他的温柔的时候,抽身而退?

    可自己,真的有勇气吗?

    泰妍失眠了,以致于早上起床时,顶着两个大大的黑眼圈。

    “咦,泰妍欧尼,昨晚没睡好吗?”徐贤疑惑地看着泰妍。最近好像没什么大事呀。怎么会睡不着呢。

    “没,就是刚刚不小心化妆太浓了,清洗一下就好了。”泰妍笑道。

    徐贤认真地打量着泰妍,发现她神色正常。才认真地说道:“欧尼。我也听说过这种妆。但不适合我们呢。”

    见泰妍又被忙内“教训”,早起的允儿、sunny、孝渊都是暗乐不已。

    泰妍却没有注意这几个mèi mèi,在听完徐贤的话后。连忙打断了她的话:“小贤,你上午不是没有行程吗?团队行程也是晚上才有,你打扮得这样整齐,是要去哪呢?”

    “去林老师和金老师家,今天有空,正好去学习,虽然林老师不在,但金老师已经约好了。”徐贤说完,整理了一下课本,便出了门。

    泰妍愣了一下,才弄明白林老师和金老师指的是林安然和金泰熙,心里突然有些堵。

    这时,泰妍的diàn huà突然响起了短信的声音,拿起一看,是林安然的问好短信。在之前,泰妍会很开心,但想到昨晚jessica的话,她突然觉得,自己确实是胆怯了。

    害怕父母、哥哥、mèi mèi和林安然对峙的场面,哪怕只是可能,但泰妍真的害怕。

    于是,原本已经习惯了的长短信最后变成了一个简单的“嗯”。

    林安然并不知道泰妍的心理变化,他只是有些奇怪今天的问候短信怎么会变短了,难道这丫头刚刚被自己的短信吵醒?

    那真是罪过了。

    韩佳人正在整理林安然的衣角,看见他奇怪的脸色,便问道:“允儿和秀英那两个丫头又在短信里调侃你了?还是西卡又无视了你的短信?”

    “那三个丫头,我都习惯了。”林安然收回手机,并没有说出泰妍的事情。

    jessica能够看出来的东西,林安然当然也看得出来,只是他甘愿装作不知道而已,就如jessica所说,林安然已经将这份感情长跑的主动权交到了泰妍的手上,不是怯懦,只是太过在意而已。既然如此,泰妍的事情在没有确定下来之前,还是不好和他的几个女人说,免得她们对泰妍有不好的感观。

    “安然,路上小心。”韩佳人此时就是一个贤惠的妻子,在送丈夫外出上班。

    “嗯。”林安然吻了一下韩佳人,便转身出了门。

    《灿烂的遗产》剧组,林安然到达片场后,一一和工作人员打着招呼,不论是导演编剧,又或者是剧组里的临时工。

    “不愧是国民暖男呀。”韩孝珠笑眯眯地看着不远处林安然的动作,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我们银星还真是喜欢于焕呀。”

    韩孝珠在剧中饰演高银星,林安然在剧中饰演鲜于焕,而调侃她的则正是和她对戏的金美淑。

    在剧中,金美淑饰演高银星的恶毒后妈,但在剧外,却是一位很和善的前辈。

    “没有啦。”韩孝珠尴尬地笑了笑,她总不可能说自己在想着那场戏吧?

    “阿嚏!”

    又是一个喷嚏,林安然拿出纸巾擦着鼻子,心里却在想着是哪一位měi nu在想念自己了。

    等等,该不会又是郑秀晶那个小魔王有别的捉弄自己的方法了吧?

    “安然,不舒服吗?”编剧苏贤晶关心地看着林安然,她可不想自己这部心血刚开场,男一号就进了医院。

    “没事的,苏编剧。我先去对剧本了。”林安然告别苏贤晶后,便拿着剧本去了女二号文彩元的位置,前面两集,他们还是有不少对手戏的。甚至比他与韩孝珠的戏分都少不到哪里去。

    不过,这文彩元倒也蛮漂亮的。

    不远处的韩孝珠看着林安然脸上那“猥琐”的笑容,也是露出了一丝微笑。

    当机场的戏份结束、剧组一行人来到下一个拍摄地――某家酒店时,林安然终于明白之前的喷嚏预警是怎么回事了。

    “ng”

    “ng”

    ……

    “ng!休息一下,上妆,韩孝珠,再好好看一下剧本!”陈赫有些头疼,只能暂时停下来,但因为这酒店拍摄交纳的费用实在不低,因此今天必须得把这儿的戏份拍完。

    这一场戏。是高银星去找鲜于焕。想要换回两人在飞机上拿错的行礼包。

    鲜于焕住在酒店里,结果引起高银星的误会,以为鲜于焕图谋不轨,然而鲜于焕却有些不耐烦。拉着高银星上楼想要把这件烦恼事解决了。然后脸颊就挨了高银星狠狠的一拳。

    “孝珠。放心打吧,我可没那么脆弱,不然。陈pd要疯了。”林安然不需要化妆,便坐在补妆的韩孝珠身边翻着剧本。

    韩孝珠瞄了一眼冷着脸的陈赫,不由得缩了缩脑袋。她原本也想好要给林安然来一下狠的,为昨天他无视自己报仇,但临场却是下不去手了,不是喜欢上了林安然,而是不忍心对他这张脸下手,而且林安然今天对普通工作人员一致的和气相处也让她觉得林安然这人不错。以至于简单的一场“肉”戏ng了十余次,“真的没问题吗?”

    “放心好了。”林安然笑得很温柔,让韩孝珠有些眼花。

    “嘭”

    有了林安然的鼓励,再次开拍后,一声拳肉相接的闷响声响起后,陈赫终于是松了口气,这场戏终于过了。

    听见导演喊了过后,韩孝珠连忙上前扶起了林安然,脸上的惊慌表情也变成了尴尬和担心,“安然oppa,你没事吧?”

    “没事,刚刚的表现不错。”林安然揉了一下嘴角,不由得憋了一眼韩孝珠,这女人还真是不错,刚刚还碰都不敢碰一下,现在却是真真地给他来了一下狠的,要不是他身体不错,这一拳就算不肿,也得有不少的淤青吧。

    林安然并不怪韩孝珠,之前这场戏,苏贤晶说过用借位的方式,但他却提出打实。不是他有受虐的心,也不是想要秀存在感,只是单单想要把戏拍好而已,那些穿帮镜头越少越好,最好不要有。

    因为这一场戏,也因为林安然对人如一的态度,让他这个男一号在剧组中的地位也上升了不少。

    在一个剧组中,导演、编剧掌控着影视剧的走向,男一号、女一号却是剧组中的风向标,他们的态度和能力也能够影响剧组中的氛围。

    敬业、谦和,却能够把性格和他完全相反的鲜于焕完美地演绎出来,加上林安然现在庞大的号召力,怎么看,这部剧都前途光明呀,间接地让剧组内的工作热情高涨了不少。

    之后几天,剧组都是在这样的进取、向上的氛围中进行着拍摄,各种镜头也在林安然、陈赫、苏贤晶和韩孝珠精益求精的态度下越发的精致、逼真。

    四天时间,《灿烂的遗产》前两集拍摄完成,在sbs的强力支持下,剧组花了两天的时间将两集戏份开始了精简、调制,终于在放送前制作出了放送版。

    林安然不清楚上一世这部剧的放送情况,但却知道,上一世的这部剧肯定比不上他的这个版本,不说剧组成员的敬业程度,就说sbs对这部剧的支持,就不可能是上一世的《灿烂》能够赶得上的。

    4月25日夜,《灿烂的遗产》第一集在sbs周末剧场开始放送,收视率tns全国3、首尔6,agb全国3、首尔9,仅比kbs周末剧场已经放送到第三周的《松药店的儿子们》低上1个点,位于周末剧场收视率第二名。

    4月26日夜,《灿烂的遗产》第二集放送,收视率tns全国2、首尔6,agb全国1,首尔3,依然位于周末剧场收视率第二名,依然低于《松药店的儿子们》,收视率差距却从1个点增长到了2个点。

    唯一值得期待的是,《灿烂的遗产》收视率增长幅度并不差《松药店的儿子们》太远。

    但这并不妨碍看林安然笑话的人高兴。

    ps:谢谢只liveyuri的1888赏,谢谢eptysprg的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