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七三章 这首歌叫做什么名字?

作品:《娱乐韩娱

    &20316;&32773;&25512;&33616;&65306;&30334;&24230;&25628;&32034;&38307;&65292;&30475;&26368;&24555;&30340;&86;&73;&80;&31456;&33410;&65292;&25110;&30452;&25509;&35775;&38382;&119;&119;&119;&46;&121;&117;&110;&108;&97;&105;&103;&101;&46;&99;&111;&109;

    最终李孝利还是做出了选择,那就是回应吧!

    只是当李孝利张开手想要回握住林安然时,突然感觉手心被放上了一小块东西。

    “巧克力?”李孝利低头一看,顿时了然,虽然对自己了解错了林安然的想法有些郁闷,但巧克力也正是她需要的补给品,当下便给林安然送上了一个温柔的笑容。

    “呀!你们在干嘛?安然呀,居然有藏巧克力,实在太过份了,赶紧交出来,统一分配!”刘在石开始时还说得正气凛然,但最后却是腼着一张脸,看向了林安然,这一幅模样,完全是为了食物而献身的伟大人士呀。

    林安然拿出两块没拆包装的巧克力递给刘在石和金钟国,刘在石接过后很快便拆开包装吃了起来,金钟国虽然不习惯吃这种高热量的零食 ,但此时也顾不上那么多了。

    只有李孝利疑惑地看着林安然,“oppa,你不饿吗?”

    见刘在石和金钟国同时望过来,林安然笑道:“我不饿。”

    可惜林安然碰到了和李孝利同样的情况,话音刚落,他的肚子也发出了抗议,好在林安然的脸皮久经考验,对于这点程度的尴尬完全不在意,如果不是因为还有shè xiàng头对着,他甚至不会故意露出为难的神色。

    但这也怪不得他,林安然在早上出门前还不知道他的外套里会有三块巧克力,直到来到无人岛后才发现。至于是谁放进去的,根本不用想,除了郑秀晶没别人了。

    自从郑秀晶住进家里后,每次她在家中留宿,林安然的随身衣物里总会多一些或者少一些东西,这次的巧克力算轻的了。

    林安然也问过身边的女人,为什么这么纵容郑秀晶,但得到的dá àn却是她们的反问。好吧,作为最纵容郑秀晶的主犯,林安然完全没有资格去问这个问题。

    “呃!”

    刘在石看了眼手中的包装纸。转头看向金钟国。发现这个肌肉男手里也只剩下了包装纸,而他的脸还因为巧克力而有些微微鼓起。

    就在两人尴尬地想要找些话题的时候,李孝利将已经咬掉了一半并留下了一个牙印的巧克力递给林安然,“oppa。给。”

    共用一份食物。林安然和李孝利已经很熟悉了。当下很是自然地接过了李孝利的巧克力放进了口中。

    这不是真正的无人岛,而且工作人员那儿也有食物,大家饿了不去找工作人员。也是在给节目增加镜头而已。

    “孝利呀,看来你是真的是一位安心呀,看到安然饿了,就将自己的食物也送上去了。”刘在石轻咳两声,他没想到两人在镜头前也这样亲昵。虽然很高兴看到李孝利能够找到自己的归属,但两人既然不想公开关系,那在节目上的某些偶然动作,他这个当哥哥的还是需要遮掩一二。

    李孝利和刘在石搭档也有一年了,交情甚至更久,也明白了刘在石的意思,想到自己和林安然关系被确认后有可能对林安然造成的影响,她赶紧接话道:“那是当然啦,我可是oppa的铁杆安心呀,而且我成为oppa粉丝的时候,oppa还没出道呢。怎么能眼睁睁地看着oppa挨饿呢?”

    这一期的《家族》放送后,李孝利的这段话也让安心们认可不已,对于这个混在安心中间、被怀疑有其它小心思的李孝利终于是开始被安心们所接受。

    巧克力事件过后,林安然一行人在镜头以外,也用工作人员携带的食物补充起了能量,可是这样折腾了一个小时后,快艇还没有来,让人郁闷无比。

    回到镜头前,刘在石等人的精神并没有因为食物补充而变得亢奋,反而因为身体得到能量开始了“吃了睡”的模式,变得有些萎靡。

    此时刘在石和金钟国已经靠在了一起,微眯着眼睛仿佛要睡着了一般,李孝利也是不住地点着头,看得林安然很是心疼,如果不是知道李孝利的倔强,他肯定会不顾fēi wén将肩膀送上去的,而且就算镜头拍到了,只要他不愿意,这些镜头就不可能放送出去。

    既然如此,林安然用手在李孝利眼前晃晃了,看着她疑惑的目光,笑道:“孝利奴纳,刚刚你不是说想要听我唱歌吗?”

    李孝利的睡意瞬间消散一空,双眼放光地问道:“oppa,你的歌写好了?”

    对于这对男女之间的怪异称呼,众人已经见怪不怪了,刘在石和金钟国也被林安然的话驱散了睡意。

    “安然呀,刚刚一直没有停下来,你真的写好了一首歌?太厉害了吧,就比上次在粉丝见面会上要差上那么一些,毕竟那一次你可是只用了十来分钟,就写出了《我相信》呀!”刘在石兴致勃勃地看着林安然,没有什么比此时有既打发时间、又能引起他兴致的话题更好的东西了。

    金钟国却是有些担心地问道:“安然,你不是说写歌跟气氛有关吗?这附近的气氛可是相当恐怖的,你现在写出来的歌不会也是……额,今天月亮好圆呀!”

    众人抬头看了眼黑漆漆的夜空,虽说月亮了,连一颗星星都没有,应该说孝利女王大人一个眼神就中心秒杀肌肉男金钟国吗?

    对于周围压抑的笑声,金钟国也不在意,自去年九月加入《家族》后,他的脸皮可是越来越厚了,这样的笑声对他而言完全没有压力。

    李孝利将金钟国扫兴致的话瞪回去后,转过头又变成了一张笑脸,而且是很温柔的笑脸,“oppa,你唱吧,我们都听着呢。”

    林安然直视着李孝利迷人的双眼,轻声唱道:

    “看不清。你的身影,梦里又惊醒;你的眼睛,你的表情,触动着我的心”

    ……

    “你的笑容刻在我的心里不会丢弃,我的承诺握在你的手里不会离去”

    ……

    “所有流言蜚语我都不在意,全抛弃,爱你还在继续全心全意只想拥抱你”

    ……

    “你的痛,我全都懂,让我陪你去疯”

    ……

    “是我直言贾祸,你的美丽。萍踪不定。沿着爱的轨迹,一直找寻,一整个世纪”

    ……

    悠扬的歌声,从林安然口中唱出来的歌曲。一如既往的是抒情的声音。没有伴奏。只有他最纯粹的、没有被所谓唱功干扰过的声音,悠扬地从无人岛上往外传去,仿佛是一汪清泉。从听者的耳间缓缓流入心底,也将他的感情被所有听见他声音的人所感知,所了解,所认同。

    终于,快艇没有等到天亮才来,而众人看向林安然的目光也变得有些诡异,因为这快艇在他最后一句歌声停下的时候到达的无人岛,看起来很像是被他的歌声招来的。

    传说中,大海里有着歌声魅惑的海妖,能够用歌声让船只偏离原本的航道,聚集到她们的身边,然后这样、那样、再这样。

    林安然的一首歌就将总是不见踪影的快艇召唤过来,这能力也不差了吧?

    好吧,其实这又是为了节目效果,虽然听起来有些假,但多少有一些大家的真实反应在里面,只是为了节目而将这种感觉扩大了而已。

    坐上快艇后,一行人终于回到了借宿的老奶奶家,而本以为已经休息了的其余众人此时却都坐在院子里,而大家围坐的桌子上也摆满了炸鸡,据说是为林安然四人准备的夜宵。

    林安然突然转头看向金钟国,没有说话。

    金钟国愣了一下,小声说道:“别这样看我,我虽然为了健康很少吃这种油炸食品,但偶尔也会吃一点的,当然,只是一点,一点点而已。”

    的确是一点点,吃夜宵的时候,林安然可是一直关注着金钟国,他果然只吃了两块炸鸡就没有再动口。但这却已经让林安然有些意外,毕竟他曾经认识的金钟国,可是对这些东西完全不碰的,当时他还笑话金钟国和年轻人脱节,但现在却只能感叹这世事的无常。

    夜宵过后,节目组没有再安排《家族》的特色环节:睡觉顺位评选,而是很大度地让劳累的众人去休息。

    虽然没有排位,但在刘在石和金钟国的带领下,林安然和李孝利仍然睡到了各自的一位位置,也睡到了一起,当然中间是有枕头隔着的。

    “晚安!”x9

    当周围的人都睡着后,却仍然有两个人睁着眼睛,一个是林安然,另外一个便是李孝利。

    林安然是因为不适应,这种9个人睡在一起、还有一个shè xiàng头在工作的房间内,他很没有安全感,而李孝利则是看见林安然没睡,才一直坚持着。

    既然睡不着,那就出去吹吹风吧。

    林安然小心地站起身,在离开时,“不小心”将衣服搭在了那个辛勤工作的shè xiàng头上,把它变成了瞎子。这时,李孝利才微笑着坐起身,穿上外套后拿起另外一件外套也走出了房间。

    这栋房子和去年那一次的房子相比,要小上不少,李孝利走出房门,就看到了靠着栏杆坐着的林安然。

    想到上次发生的事情,李孝利脸色不由得有些泛红,但她并没有因此而转身回房内。

    “晚上天冷,别着凉了。”将外套披在林安然背上,李孝利温柔地说道。

    林安然拉着李孝利的手,让她坐到自己身边,因为怕有人起夜引起不必要的误会,他并没有将李孝利搂进怀里,但仅仅是一个拉手的动作,却让已经相爱六年的两人莫名的温馨。

    感觉到气氛在向着一个危险的方向发展时,李孝利心中虽然泛着涟漪,仍强自镇定地问道:“oppa,刚刚的那首歌叫什么名字呢?”

    ps:谢谢只liveyuri、青符文的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