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七四章 陪你去疯

作品:《娱乐韩娱

    &20316;&32773;&25512;&33616;&65306;&30334;&24230;&25628;&32034;&38307;&65292;&30475;&26368;&24555;&30340;&86;&73;&80;&31456;&33410;&65292;&25110;&30452;&25509;&35775;&38382;&119;&119;&119;&46;&121;&117;&110;&108;&97;&105;&103;&101;&46;&99;&111;&109;

    “想不通,看不懂,只想陪你去疯”

    “你的痛,我全懂,让我陪你去疯”

    从林安然再次温柔的演唱中,李孝利终于知道了这首歌的名字,但既然已经是属于她的歌曲,她如何愿意让林安然一个人孤独地演唱?

    李孝利唱功如何,无需置疑,她国民妖精的称号可不只是因为她的妖娆身材、xing gǎn舞姿而得名,她的歌声也是让无数人沉醉的存在,而这种歌声再加上让人迷醉的感情,也为林安然那纯粹却略显生涩、用感情弥补技巧的音乐带来了一种异样的色彩,让人忍不住更加想要沉醉其中。

    “让我牵念你的手把所有温柔都扣留,一站又一站路口把所有风景都看透,风风雨雨一起走,放下的每个誓言都坚守,我都感受不够,你给的温柔,相依相偎到白头”

    “!”

    最后的音符落下,林安然也顺从心中的感情,将同样心动的李孝利揽在了怀中。

    和普通的歌曲不同,这首歌从始致终都没有所谓的,而是从始致终都是如同qing rén述说心中的思绪一般,但却比起所谓的更加地感动人心。

    林安然揽着李孝利,心中却没有太多的旖旎,更多的是愧疚,“对不起,孝利。”

    李孝利微微仰头,从这个角度看着林安然,却依然无法从他的脸上找到任何的瑕疵。

    强压着心头的苦涩,李孝利轻声道:“不要跟我说对不起。因为现在我不会接受。”

    林安然有些诧异,不是因为李孝利不接受自己的道歉,而是没想到她会选择在这儿说出她心中的结。

    许久前,林安然就察觉到了李孝利心中的结,但他却不敢去触碰和开解,因为在感情这方面,李孝利比他更加骄傲,也更加不允许其他人对她的感情指手划脚,哪怕这个人是林安然也一样。

    虽然地点有些不对,但林安然却并不介意。只要能够解开李孝利心中的结。任何时间、任何地点,他都不会介意。

    但为什么是今天,因为刚刚那首歌?

    林安然忽然有些恍忽,他突然想到。曾经的《10utes》已经过去6年了呀。六年。人一生能有几个六年?曾经还会因为舞台服太过清凉而羞涩的李孝利,此时已经变得成熟无比。时间果然是一个神奇的混蛋,能够把一个含苞欲放的花苞变成盛放的鲜花。而这朵盛放的鲜花又会被这个混蛋变成如何呢?

    故意忽视掉林安然眼神的变化,李孝利柔声道:“如果真的要道歉,再等五十年,如果那个时候,我还在你的身边,我愿意接受你的道歉。如果那个时候,我已经不在你的身……呜!呜!”

    李孝利的话被林安然堵回了嘴里,虽然眼前这个混蛋正用他那可恶的舌头攻击着她,但她却依然倔强地睁大着双眼,直视着眼前这个混蛋。

    看着对方眼中的自己,李孝利突然感觉双眼有些湿润,而眼前的这双清澈的大眼也渐渐模糊。

    林安然感觉到嘴角流进来的苦涩感,愣了一下,最终结束了这个吻。

    双手扶住李孝利的肩膀,林安然认真地说道:“没有如果,不论是五十年,还是六十年,甚至是一百年,只要我们都还活着,你永远都会待在我的身边。这一次,我不会再放手,这一次,也不会有那些乱七八糟的人来妨碍我们!”

    “不,oppa,有如果。”李孝利看向林安然外套中的手机,意思不言而喻。

    虽然很是感动,也愿意在林安然面前显露自己柔弱的一面,但李孝利却是想要表明一下自己的态度。

    林安然看了眼手机,顿时明白了过来,“原来孝利也是吃醋的性子呀。”

    任由眼前这个混蛋帮自己擦拭眼角的些许泪珠,李孝利理所当然地说道,“我也是个女人,虽然愿意和别的女人一起分享你这个混蛋,但曾经的你可是完全属于我的,我怎么可能不介意?但我知道,现在的我已经没有办法像以前那样,所以,我只想以后过得更好一些,想要在你心中多占一点位置而已,哪怕只是多那么一点点就好。”

    “我好害怕,在许多年以后,oppa你的眼中,只有一个已经人老珠黄的李孝利,甚至会离我而去,那样,我真的会活不下去的。”

    “所以,oppa,给我多一点勇气好吗?我不需要像思馨那样一直陪在oppa身边,也不需要像允儿、秀英她们那样被oppa像亲mèi mèi一样宠着,我只想要oppa能够多想我一些,多明白我一些,在我需要oppa的那一点点时间里,能够陪在我的身边,我就心满意足了。”

    “傻瓜。”林安然捧着李孝利那张已经被泪水染花、如同小猫一般的俏脸,吻了下去。

    临到这个吻,李孝利笑了,笑得很开心。

    她知道林安然的性子,比对她自己的了解更深,林安然从来不是一个喜欢承诺的男人,反而更喜欢用实际行动来表明他的心思。就像现在,李孝利知道,她已经得到了她想要的dá àn。

    或许,她不是陪着林安然的唯一一个女人,但她一定是陪着林安然走完整个人生的那几个女人之一。

    有人说过,爱是做出来的,也有人说过,爱情到了最后都会变成亲情。

    林安然对这两句话都相信,他经常和自己的女人探讨爱情的真谛,但也经常走进她们的心里。

    此时林安然就有些感觉,或许他和李孝利之间的爱情,在慢慢向着亲情转变。

    平时的林安然看起来很温和,但骨子里却是一个霸道的人,所以不会允许身边有了感情的女人离开,但也不愿意她们在自己的身边时伤心难过,或许这种转变才是最好的,在爱情这剂毒药过期的时候,会有亲情来抹平这毒药残留的du su,不会让人受伤。

    没有像上一次一般肆无忌惮,虽然同是安宁的乡间。

    陪你去疯,不论是一年、两年、还是五十年、一百年,不是承诺,而是必将达成的心愿。

    林安然和李孝利享受了一会这儿的宁静后,便回了屋,毕竟白天的节目拍摄消耗了他们太多的精力,此时已经是凌晨一点多,再过五个小时左右就又该起床了,不再用睡眠补充一下,第二天就可以打酱油了。

    清晨,刘在石被责任pd叫醒后,迷迷糊糊地看向了林安然的位置,只见他的这个弟弟正一副熟睡的表情,顿时乐了起来。

    上一次林安然来家族时,因为起得太早没有被家族中的防空警报袭击,让刘在石很是郁闷,这种特色都没有享受过,怎么能算得上来过家族呢?这下跑不掉了吧?!

    接过责任pd递过来的喇叭,刘在石站在房门边,一边发出嘿嘿的笑声,一边将喇叭的声音调到最大,然后一手紧紧拉着头上的帽子遮住耳朵,一手将喇叭伸进屋内。只是眯着双眼的刘在石没有看到,他身边的工作人员在看到他的笑容后,都反射性地远离了几步,就连责任pd和shè xiàngvj也是如此。

    “呜呜呜”

    第二天清晨,又是从喇叭中传出了防空警报的声音,让正在清梦中晃悠的众人都皱着眉头醒了过来。

    李孝利刚从深层睡眠中被吵醒,突然一阵疑惑,什么时候家族里喇叭的声音变得这么小了?

    疑惑地睁开双眼,她就看见林安然正微笑着看自己,也明白过来,她能够只听到很小声的警报声,是因为林安然按在自己耳上的手。

    回了一个温柔的笑容,李孝利突然感觉到了一种异样,虽然以前做过不少次这样的亲近动作,甚至比这更亲近的动作也早就习惯,但现在,她却感觉到了一种和以往不同的感觉。

    到底是什么感觉呢?

    李孝利不自觉地想要弄清楚,眉头也不自觉地皱了起来。

    看见李孝利皱眉,林安然抬手想要帮她抚平,却被身后的一阵惊呼声打断了他的动作:

    “呀,你们两个,是在这里秀恩爱吗?”只见刘在石夸张地伸出手,指着李孝利和林安然两人。

    刘在石心里苦笑,这叫个什么事呀,你们感情好,也不需要这样吧?难道是准备公开关系了?同时,他心中也在郁闷着,自己这个做媒的能力好像越来越大了,只可惜当初金钟国和尹恩惠那一对没有完全成功,毕竟他们只是fēi wén,而没有真的走到一起。

    众人顺着刘在石指着的方向看去,顿时睡意全消。

    只见李孝利和林安然面对着面躺着,李孝利眉头微皱,仿佛被刚刚的声音惊扰而不舒服,林安然则面带温柔宠溺的微笑,一手捂在李孝利的耳边,一手却像要帮李孝利抚平眉头一般。

    如果不是两人之间隔着一手长的距离,如果不是两人之间还有着几个枕头,如果不是两人盖着两床被子,如果不是两人周围还有不少外人,这一幕完全是相爱的夫妻起床的相当有爱的情景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