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七五章 无法言喻的情感

作品:《娱乐韩娱

    &20316;&32773;&25512;&33616;&65306;&30334;&24230;&25628;&32034;&38307;&65292;&30475;&26368;&24555;&30340;&86;&73;&80;&31456;&33410;&65292;&25110;&30452;&25509;&35775;&38382;&119;&119;&119;&46;&121;&117;&110;&108;&97;&105;&103;&101;&46;&99;&111;&109;

    在《我结》中,不少的原始画面,不经过修饰就能够和画报相媲美,家族的众人也是清楚的,甚至为了这件事的真实性而和圈内的朋友打听过,最终得到的dá àn是真的没有节目组的台本在里面起作用。但就算得到了这个dá àn,但大家还是半信半疑,直到现在。

    明明很简单、很普通的场景,甚至因为凌乱的被褥而显得有些俗气,李孝利和林安然也是没有化妆,也只有肩膀以上的位置和胳膊露在被子外,明明应该是二档家庭伦理剧里面的场景不是吗?

    但在众人的眼中,却仿佛是在看着青春偶像剧中的场景一般。

    两种别扭的感觉,就像是感观欺骗了眼睛一般,好像李孝利和林安然两人所处的空间和大家不是一处。

    气场?

    传说有演员演技达到一定层次后,会拥有一定的气场,众人都不由得想到了这方面,但最后却是归究于自己清晨刚睡醒,出现幻觉了,毕竟那种东西他们还真没听说有谁拥有过,哪怕是韩石圭、元斌、黄政民、郑在泳等等60、70后的顶级演员们,也没有拥有过这种东西。

    金钟国揉了揉眼睛,嘟嚷着道:“行啦,快起来了,一天清早就这样,还让不让人活了!”

    “这画面好像在哪见过。”姜大成用因为睡眠不足而眯着的眼睛,看了看李孝利和林安然,又看了看金钟国。好一会才想了起来,“这不就是‘当然了’捂耳朵的起床版本吗?”

    “当然了”是开启韩国综艺盛世的《x-an》中的一个环节,而捂耳朵则说的是金钟国和当时的女嘉宾尹恩惠的暧昧情节,而且时至今日,过去了好几年,依然被人们所津津乐道,也是金钟国这位害羞的肌肉男最不想被人调侃的情节,所以,姜大成悲剧了。

    在众人恍然大悟的眼神中,金钟国一把勾住了姜大成的脖子。教训起了这个不听话的弟弟。而周围的人却都无视了姜大成求助的眼神,自顾自的笑着。

    家族中可是难道有这样欢乐的清晨呀!

    “咳咳”

    看见场面乱成了一团,最重要的是,李孝利和林安然好像还没有意识到他们的行为已经有些出格了。刘在石连忙咳了两声:“呀!赶紧起来做游戏了。别以为瞎闹就能混过去!还有孝利和安然。你们别再玩了,再玩下去,粉丝们该误会了。而且安心和西卡夫人可能会吃醋的呀!”

    听见刘在石的话,玩闹的众人也停了下来,穿上外套便没精打彩地往外走去,跟刚刚打闹时的精神完全是两个模样,看得刘在石一阵感慨。

    李孝利也坐了起来,但却是一脸怨气地看着刘在石,“在石oppa,我可是安心呀,刚刚我可是代表所有安心在享受着安然oppa的温柔,怎么会被安心们误会呢?还有西卡夫人,她可是我mèi mèi,肯定不会吃我的醋的!”

    虽然有些郁闷,但谁让jessica是林安然的荧幕夫人呢?搞得自己才像是外来的人一样!

    想到此,李孝利不由得瞪了一眼施施然坐起来的林安然,只可惜林安然对这种目光已经完全免疫了,让李孝利很是不满地掐了一下他的胳膊。好在这个小动作是在背后进行的,没有被shè xiàng头发现。

    林安然撑在背后的大手顺势握住李孝利放到他腰间作怪的小手,手指不安分地在她的手心里画起了圈,但面上却是如常地看向刘在石,“在石哥,我和孝利奴纳可是认识有七、八年了呀,这可是大家都知道的事,而且孝利奴纳一直关心着我,现在我有能力了,怎么能不关心一下奴纳她呢?”

    林安然这是怕真的被人误会了,那样李孝利估计会被不少安心anti,从上次粉丝见面会后,他就确定,自己的安心在占有欲方面不会比之前点燃少女时代三次黑海经历的妖精们要少。

    林安然如此说,也是想要把李孝利的身份给安心们定下,那就是很照顾他的一位奴纳,这样,他和李孝利一些亲近的动作也说得过去,再加上这是在节目当中,适当的夸张也是应该的,也不会给李孝利招来不必要的麻烦。

    李孝利已经给自己定位好了位置,林安然的这些话也让她想明白了刚刚睡醒时的那种感觉,就是亲人的感觉。

    可是这明明是很温馨的时刻,这个男人却在她的手心挑逗着,而刘在石正看着她们,周围的同事们也在一一往外走,让李孝利有种异样的刺激。

    “孝利,你脸怎么这么红?不会是身体不舒服吧?”刘在石还是很关心这位李孝利这位mèi mèi的。

    “没有,好啦,起床做游戏啦!”李孝利嗔了一眼林安然,不舍地抽回自己的手,穿好外套便率先出了门。

    刘在石有些奇怪地说道:“孝利呀,你以前不是最不喜欢做游戏了吗?怎么今天这么积……额,今天天气这么好!”

    见刘在石收回了话,李孝利才满意地转头离开。

    刘在石轻轻拍了拍胸口,还没来得及感叹,就听见林安然笑道:“在石哥,今天天气可真好呀!”

    刘在石愣了一下,看着屋外有些阴沉的天气,不由得苦笑起来,他这是招谁惹谁了呀?以往被李孝利压制就算了,现在还来了个林安然,而且这个弟弟之前还让他安排lovele,结果不等他安排,林安然却自己和李孝利玩上了,让他这个以安排lovele自豪的c情何以堪?

    他可是还想安排一个堪比“捂耳朵”的经典镜头呀!

    最重要的是,刘在石想看一下强势无比的女王孝利在林安然面前被人捉弄却不好还手的模样,但现在看来,女王就是女王,哪怕有她喜欢的男人在,也不可能对别的人有太大的改变呀!

    今天早上节目组准备的游戏是仰卧起坐躲枕头,刘在石平举着枕头在挑战者的脸正上方,然后数“一、二、三”,刘在石松开枕头的同时,挑战者也开始做仰卧起坐,如果能够躲开枕头,那就算成功。

    值得一提的是,这枕头是沾满了面粉的。

    最先进行挑战的,是家族内的忙内姜大成,结果很明显,“嘭”的一声后,姜大成的脸就变成了川剧中的变脸。

    接着是家族中的老人尹钟信,他同样也失败了,不过却和穿着花白上衣的姜大成不同,他的脸和扑满了面粉的黑色外套一对比,看起来格外的狼狈。

    金钟国、李秀路等人一一挑战,但都失败了,就在众人置疑这场游戏的成功可能性时,林安然却成为了第一个成功者,顿时让刘在石乐开了花,指责起众人是想偷懒。

    大家无法,只得面带哀怨地看着林安然,让他有些讪讪地说不出话来,但总不能故意挨枕头打吧?

    林安然之后,李秀路、姜大成等人第二次挑战也成功了,给大家增加了不少信心,也增加不少紧张感,毕竟这关系着谁可以回去睡会懒觉和早餐的劳动归属呀。

    李孝利这时也来了信心,只可惜信心是信心,只能为成功加码,却不能决定它的归属,于是,李孝利很顺利地变成了大花脸。

    一阵笑声中,林安然不知道从哪儿拿出一条干净的毛巾,递到了李孝利面前。

    “谢谢oppa!”李孝利带着甜甜的笑容接过毛巾,擦起了脸。

    刘在石再次不满地嚷了起来:“安然呀,你这样做,我算什么呀?”

    “凶手!”

    “帮凶!”

    “恶棍!”

    “坏人!”

    面对众人的一致指责,刘在石冒着冷汗、闭了嘴,他不就是不小心用带面粉的枕头砸了一下几人嘛,至于说得这么狠吗?

    又一次林安然和李孝利的互动过后,游戏继续,最终失败的是李天熙。

    到了选择搭档的时候了,刚刚还相当热闹的大家顿时都没了声音,也都不敢去看李天熙的眼睛。

    因为要选择四人,李天熙首先选择了作为客人的林安然,为他争取镜头,然后说要选择一个和林安然比较熟悉的人,大家都看向了李孝利,但结果揭晓后却是刘在石,让人大跌眼镜。

    最后一个人,李天熙选择了朴艺珍,只是在看到李孝利那仿佛要shā rén的笑容后,他突然感觉自己做了一个错误的选择。

    结果已定,没被选上的人都回去继续休息,只有李孝利给李天熙留下了一个危险的笑容。

    李天熙很是委屈,他是看着李孝利这位家族权利第一人太累了,才想要让她多休息一会的呀!

    这时,原本阴沉的天气也已经放晴,甚至太阳也出来蹭起了存在感,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刘在石的那一句“今天天气这么好”。

    在准备出发去寻找早餐材料的间隙,刘在石小声向林安然说道:“安然,不是说让哥哥来给你安排lovele吗?怎么自己就玩上了?而且你们今天有些过了,就算是节目上也是如此,我怕后面会有人质疑的。还是说,你们准备公开恋情了?”

    面对刘在石灼灼的目光,林安然笑道:“在石哥,如果孝利愿意,我没意见的,至于其它的,感情到了,真的能忍住吗?看静恩嫂子就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