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八四章 她一直以为

作品:《娱乐韩娱

    “郭医生,怎么样?她到底是怎么了?”林安然坐在床角,满脸焦急地看着郭立。

    在郭立的印象中,林安然一直是一副带着温和笑容、却有着掩饰不住的骄傲与自信的男人,哪怕与死亡擦身而过也不会有丝毫的脸色变幻,哪怕他身边有着许多个女人,也是属于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那种花花少爷,从来没想过会看到这样的林安然。

    彷徨、焦虑、担忧、恐惧……

    郭立深深地看了一眼床上正陷入昏迷的郑秀晶,心里想着这个住在林安然家里却和他没有确立关系的女孩估计很快就会变成又一位少夫人了。

    “少爷,郑xiǎo jiě没什么大问题,只是因为身体过度疲劳……”

    “过度疲劳?”林安然打断了郭立的话,死死地盯着他。

    “oppa,别着急,先听郭医生说完。”韩佳人拉住双眼有些泛红的林安然,柔声安慰着。

    因为郑秀晶的突发病情,家里的所有人都关心地守在了她的床边,就连已经很是疲惫的林允儿也不例外。

    “郭医生,对不起,安然是太关心小水晶了,你继续说吧。”韩佳人并不介意林安然对郑秀晶的这份关心,因为她清楚,如果是她如此,林安然也会这样对她。

    “是,少夫人。”

    郭立擦了一下额头的冷汗,心里因为林安然最近在娱乐圈的作为而生起的一丝轻视也完全消散不见,开始讲述起郑秀晶的病情。“郑xiǎo jiě的身体已经处于很是疲劳的状态,而且这种状态已经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因为她的饮食、管理都非常的科学,所以这份疲劳状态并没有在外在表现出来。”

    “说重点。”林安然的声音很轻,却已经带上了一点嘶哑。

    看着正温柔地帮郑秀晶擦拭额着汗珠的林安然,本以为不会有羡慕心里的韩佳人却是感觉到了心里的那丝异样的情绪,林允儿和李思馨也是目光闪烁地看着林安然,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是,少爷。”

    郭立组织了一下语句,继续说道:“郑xiǎo jiě的身体正处于一个平衡的状态。或者说亚健康状态。应该是受到了某些刺激,加上在沙发上睡觉时着了凉,才会如此,并不是什么大病。但需要长时间的调理。不然很可能留下病根。最好明天休息一天。加上我开的药方,就可以痊愈,补方需要长时间服用。就像林少夫人的肠胃一样。”

    因为林安然的女人有好几位,郭立在对林安然说话时的称呼都会在前面加上姓,这个林少夫人指的也就是林允儿了,想着林允儿最近恢复得不错的身体,林安然点了点头。

    李思馨带着郭立离开,并去给郑秀晶配药,韩佳人原本想要留下来,但看见林允儿的异常状态,也是转身走了出去,留下林安然和林允儿两人在房间内陪着还没醒来的郑秀晶。

    “都是我的错。”林允儿拉着郑秀晶的手,眼圈红红的。

    她知道郑秀晶的心思,只是一直装作不知道,不支持也不反对罢了,而今晚被郑秀晶撞到她和林安然的亲密,就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她哪还能不明白郭立口中的刺激是什么。

    “说什么傻话呢?这事能怪你吗?只能怪我,怪我一直拖着这件事,一直没有说清楚罢了。”林安然同样很是自责,他不想让自己的女人背负这份愧疚。

    虽然郑秀晶并没有出什么大事,但却给林安然提了个醒。

    将情绪有些不稳定的林允儿哄睡着后,林安然拒绝了韩佳人和李思馨的帮忙,独自回到郑秀晶的房间,眼神纠结地看着昏迷中的郑秀晶。

    他很清楚,感情这种事情,由心不由人,也经常用这句话来说服自己,但现在,他突然感觉这句话也不是那样正确,不,应该说不全面。

    如果他早一步接受了郑秀晶,那她就不会因为这样的事情而受到刺激;如果他早一步斩断了郑秀晶的思念,那她更不会因为这样的事情而受到刺激;更重要的是,她还要一边打理咖啡厅的事情,一边上学,一边进行繁重的练习生练习,这都是他加注到她身上的枷锁。

    “嗯”

    听到郑秀晶无意识的难受声,林安然赶紧用手中的温毛巾擦拭起郑秀晶额头再度冒出的冷汗,然后用手温柔地抚平她皱起的眉头。

    或许是察觉到了林安然的温柔,郑秀晶又渐渐平稳地睡了过去。

    如此反复,林安然眼中的纠结终于变成了坚定,郑秀晶还小,他不应该为了心中的那点小心思,就耽误了对方。

    一夜很快过去,当韩佳人端着早餐走进房间时,郑秀晶仍然没有醒来。

    “谢谢。”林安然接过小米粥,出乎几个的意料,他三两口就将小米粥喝了个干净,让想要劝慰他的三女都没法说出早就准备好的话。

    “我们之间还用说这个词吗?”接过空碗,韩佳人用林安然的话回了一句,便转身离开了房间。

    林允儿伸手摸了一下郑秀晶的额角,发现没有昨晚那样烫得吓人后才松了口气,“oppa,我要回公司了。”没有说什么麻烦林安然的话,她知道林安然比自己想象的更关心郑秀晶。

    知道现在少女时代行程的繁忙,林安然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叮嘱了一句:“记得帮小水晶请假,还有,别告诉西卡。”

    林允儿愣了一下,想到jessica对郑秀晶的关心程度,点了点头,毕竟郑秀晶没什么事,就不要小提大作了。

    林允儿归队去跑行程,李思馨也离开。去处理今天林安然缺席剧组拍摄的事情,好在这周末的情景已经拍摄完成,并不会耽误电视剧的进程,只是要完美地处理这件事情,还是需要好好的一番动作,不然很容易给林安然带来负面的影响。

    毕竟,一味的高压不是正道,何况,现在林安然的形象也不允许他动用一些特别极端的手段。

    “小水晶还没醒吗?”韩佳人看了下时间,已经是上午十点多了。“我先去把药处理一下。”

    林安然轻轻地捏了一下韩佳人的小手。便放她离开。

    轻轻地关门声响起后,林安然转过头,便看见了已经睁开了双眼,正直直地打量着自己的郑秀晶。

    “小水晶。你醒啦?”林安然从前对病美人这个词的了解并不深。直到现在。看到虚弱、却仿若正在扶去身上的灰尘、发出闪亮光彩的水晶一般的郑秀晶。

    “嗯。”郑秀晶也笑了。

    虽然她昨晚昏迷了,但偶尔还是会有一些意识,只是这个片段太短。短到她意识到林安然在身边守着自己、还来不及说出任何一句话时,就再次昏睡了过去。

    所以,郑秀晶醒过来后看到林安然,还有他眼中的血丝和眉间强掩不住的疲惫,让她心疼的同时也感动不已。

    很快,得知郑秀晶醒来的韩佳人端着温度适中的药走了进来,而这时,郑秀晶也在林安然的解释下,弄清楚了自己如此状态的缘由。

    “oppa,喂我。”郑秀晶坐起身,接过药,然后直接递给了林安然。

    “你还是小孩子吗?”林安然没好气地说着,但却并没有拒绝。

    接过药碗,看着顺势倒在自己臂弯里的小水晶,林安然无奈地笑了一天,开始了喂药大业。

    韩佳人不知何时已经离开了房间,而喂药的工作也进行到了尾声。

    当最后一勺药下肚,一直是满脸幸福色彩的郑秀晶突然苦下了脸,“oppa,好苦呀。”

    “我去拿糖。”林安然将药碗放到床头柜上,想要将小水晶安置回床上,谁知这丫头死抱着他不放手,“小水晶,你不放开我,我怎么去拿糖呀?难道你愿意一直苦着?”

    郑秀晶脸色不变,眼中闪过一丝狡黠,“oppa,我的苦可不是区区的糖就能够解除的。”

    在林安然意外的眼神中,郑秀晶双手揽住他的脖子,那张还着些许药汁的粉嫩小嘴直直地印在了林安然的嘴上。

    “这下不苦了。”郑秀晶躺回到床上,语气轻松,甚至还故作you huo地舔了舔嘴角,只是她发颤的上眼皮和她紧抓着床单的小手完全出卖了她的心情。

    这丫头。

    林安然很想摸一下嘴角,但又怕吓到小水晶。

    看着小水晶眼中那仿佛做了好大的事一般的目光,林安然就想笑,刚刚他们连吻都算不上,只是嘴唇压在了一起,最多算是bobo。

    只是想到昨晚自己的决定,林安然笑着帮她揶了下被角,柔声道:“行啦,就你爱闹。以后别这样了,要是被别人看到,我看你以后怎么找男朋友,到时候别找oppa哭呀。”

    “oppa?”郑秀晶不敢置信地看着林安然,她一直以为,自己的心思林安然都知道;她一直以为,自己和林安然是在玩一个默契的爱情游戏;她一直以为,住进了这里就是住进了林安然的心里;她一直以为,自己已经打上了林安然的所属标签;她一直以为……

    林安然一直以为自己对感情的承受能力很强,但现在才发现,其实他并不如自己所想的那般坚强,如果他知道jessica不久前跟泰妍说的话,肯定会引为知已。可惜他不知道,或许永远也不会知道,现在的他只是想要逃离郑秀晶的视线范围之内,“小水晶,我先把碗拿下去。”

    郑秀晶的安静让林安然越发的不安,而心神有些恍忽的林安然没有注意到,在他刚刚走出房门的时候,一个巴掌已经照着他的脸扇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