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八六章 属于小水晶的坚持

作品:《娱乐韩娱

    “咔嚓”

    这一次,jessica很理智地关上了房门,“oppa,你都听到了?”

    “先到楼下等我,一会我让人送你。”林安然说完这句话后,便径直推门走了进去,不给jessica反驳的时间。

    jessica抿着嘴,好一会儿才转过身,走下了楼,但却并没有离开,而是和见过几面的韩佳人聊起了天。

    房间内,看见林安然进来,郑秀晶瞬间来了精神,“oppa,你来啦。”

    “嗯。”林安然径直坐到床头,笑道,“还要我喂吗?”

    郑秀晶苦着脸,看向这碗和刚刚的药有些颜色区别的汤药,郁闷地说道:“还要喝呀?”

    “这和刚刚的药不同。刚刚是郭医生给你开的治病的药,而这一碗却是给你补身体的药。”林安然感觉了下汤药的温度,觉得还有些烫手,便也没有急着让郑秀晶动口。

    “真的要喝吗?”睡在床上的郑秀晶侧过身,小脑袋枕在手掌心中,睁着一双清澈的大眼睛,直直地看着头顶上方的林安然。

    “就算你卖萌、讨好,也得喝。”林安然现在对于郑秀晶的小动作可以说了解了不少,一眼就看穿了她的小心思。

    郑秀晶憋起嘴,虽然她知道这是林安然的好意,也并不是真心拒绝这份好意,可是她难得卖一次萌,居然被眼前这个大坏蛋无视了,实在太可恶了。

    但郑秀晶哪里知道。她心中所想的难道卖一次萌,在林安然看来,却是已经快变成家常便饭了。

    既然卖萌、讨好无效,郑秀晶只得侧过脸,声音清冷地说道:“太苦了,我才不要喝。”

    看着郑秀晶有些泛红的侧脸,林安然如何不能知道这个女孩在想些什么,只得笑道:“如果太苦,oppa会帮你的。”

    “这还差不多。”郑秀晶嘟嚷了两句,便支起身子。笑容满面地看着林安然。“oppa,喂我!”

    林安然笑了笑,一手将郑秀晶揽进怀里,一手拿起勺。小心翼翼地向怀中的女孩喂了起来。

    “果然不像刚刚的药那么苦了。郭大叔还真是过分。刚刚居然拿那么苦的药给我喝,上次那样放过他太可惜了,下次一定要……”郑秀晶喝一第一口药以后。顿时乐了起来,只是说到一半时,却是赶紧住了嘴,眨着大大的眼睛看着目瞪口呆的林安然,仿佛刚刚的话只是幻听一般。

    林安然之前还有些疑惑,为什么郭立在看到郑秀晶时有一种害怕的感觉,原来作为他的家庭医生,也被郑秀晶这只小魔王折磨过呀,真是辛苦了。

    人有亲疏之别,何况郭立对林安然来说只是一个医生而已,他当下便假装没有听到郑秀晶的话,继续喂起了汤药。

    嘻嘻!

    郑秀晶当然知道这是林安然在宠自己,这么近的距离不可能听不到她刚刚的话,而且以他的聪明程度也不可能想不出其中的缘由,但想到刚刚的决定,她的心中也有些失落,也没有继续说些什么。

    沉默中的时间总过得特别快,将空碗放到一旁,林安然转头便看见了怀中的郑秀晶已经小脸羞红、双眼紧闭,一副喝醉了的画面。

    心中一丝燥热闪过,林安然不得不承认,郑秀晶虽然年纪不大,但已经有了傲人的资本,被单下面显示出两条笔直的痕迹,被睡衣包裹的上半身已经有了不小的弧度,清秀的小脸没有被化妆品掩盖的粉嫩,越来越重的红晕仿佛是从心里透出的彩霞。

    感觉着左手上传来的温热触感,林安然有些口干。

    真是,又不是没见过世面,居然被一个小女孩弄成现在这幅模样。

    林安然苦笑了一声,将怀中的郑秀晶轻轻地放回了床上。

    感觉着林安然的动作,郑秀晶心中很是不满,她都已经准备离开了,居然不给自己一个吻别?

    女孩的心思永远是多变的,也很以自我为中心,郑秀晶并不知道林安然偷听了她们姐妹刚刚的话,但却固执地认为林安然知道她的决定,也因此而埋怨上了林安然。

    睁开眼,郑秀晶正准备埋怨两句,却猛地看见近在咫尺的一双大眼,嘴上也传来了陌生的触感。

    感觉着牙关前有一个奇怪的东西在乱顶,郑秀晶疑惑的同时也在这奇怪的攻势下不自觉地轻启了牙关。

    这是……感觉着嘴里那浓烈的男人气息、舌头仿佛被同类缠绵不止的温润触感,郑秀晶的双眼不由得有些迷离。

    这才是吻!

    心中闪过这样四个字,直到不能呼吸、直到浓烈的仿佛要将她整个人融化的气息离开嘴角时,郑秀晶才缓过气来。

    缩在林安然的怀里,郑秀晶的前胸起伏不定地喘息着,整个人都没有了力气,也没有一丝勇气去看抱着她的林安然。

    “秀晶,或许我有些喜欢上你了。”

    头顶传来的声音,让郑秀晶猛地冷静了下来,憋着嘴,她突然有了一股想哭的冲动。在她的记忆中,林安然叫过她小水晶、水晶、小魔女、捣蛋鬼,但好像从来没叫过她的名字。

    “不是因为西卡,而是因为你叫做郑秀晶。”林安然搂着怀中的女孩,声音异常的轻柔,“你的调皮、你的活力、你的笑容、你的一切,都已经在我心底划上了许多道痕迹,原谅我并没有爱上你。”

    林安然扶着郑秀晶的肩膀,让她直视着自己,“这一次,换我在后面看着你的背影吧。”

    很喜欢,很喜欢现在的感觉。

    看着对面这个男人的眼中只有自己的影子,郑秀晶感觉全身的每一个细胞都在欢呼雀跃。就像绵绵春雨间突然看到明媚的阳光一般,整个人身上那隐晦的低落感瞬间消散一空。

    就在郑秀晶准备不顾一切地扑进眼前这个男人的怀抱的时候,“占有欲”三个字突然闯进她的脑海。

    郑秀晶分不清楚喜欢、爱与占有欲的区别,也没想过要分清楚,直到刚刚听到林安然对jessica说的话时,她才发现,原来在她看来并不重要的东西,在林安然看来是那样的重要。

    郑秀晶不知道林安然以前经历过什么,现在的她也不想去知道,她只知道。她刚刚的那种感觉很符合林安然口中“占有欲”的定义。

    目光扫过林安然的额头、眼角、嘴唇。郑秀晶抿着嘴,“oppa,我们要准备新女团的选拔,可能没有办法像现在这样轻松了。”

    没有得到dá àn。林安然并没有意外。这个丫头虽然和林允儿长得比较像。但性格却完全是和jessica一个模样。

    习惯性地想要揉一下郑秀晶的小脑袋,但手提到一半时,林安然却突然止住了动作。攀上了她的小脸,“没关系,这段时间住回宿舍吧,咖啡厅那边的工作我会另外找人去做的,先安心准备女团的事情就好。”

    “至于这房间。”林安然打量了一下充满女孩气息的房间,笑道,“这可是秀晶你的房间,随时想要回来了,回来就好。”

    “好……好的,安然oppa。”郑秀晶顿了顿,换了一个相对疏远的称呼,只是在叫出这个称呼后,她的心情莫名地放松了不少。

    “今天就好好待在这儿休息,我已经跟请假了,别担心。”再次把郑秀晶放回被子里,林安然轻轻在她的额头上吻了一下,转身离开,楼下还有一座冰山在等着他去处理。

    房间中便又只剩下了郑秀晶一个人,双眼迷茫地望着挂着不少装饰的天花板,她的心有些乱。

    到现在,她还是有些不确定,刚刚林安然是说要追她吗?

    一直以来处在追赶、mèi mèi的位置,郑秀晶总是在不断追赶着林安然的步伐,想要拥有站到林安然身边的资格,就像她对咖啡厅的执著一样,仅仅因为那是她和林安然之间仅有的几个联系之一。

    曾经好吃懒做的咖啡厅社长,突然一举变chéng rén竟皆知的国民暖男,还成为了她亲姐姐的丈夫,让郑秀晶很有一种慌乱和希望缺失的感觉。直到她用咖啡厅二楼房间的使用权和社长的职位换到这离林安然最近的房间时,她才发现,原来她和林安然之间,已经不再只是一条小沟般的距离,而是有一种跨越时代的感觉,就似被当作mèi mèi一般宠溺的感觉。

    埋怨过林安然不懂自己的心,疑惑过是否自己没有长大、对林安然没有吸引力,郑秀晶唯独没有想到,林安然在意的,是她对他的那份感觉的真正含义。

    拉过柔软的被子,郑秀晶整个人都缩进了被子中。

    想过拉开距离来看清自己的感情,也下过决定,可是却因为林安然的一两句话就改变了主意。

    封闭的被窝中,郑秀晶呼吸着略显沉闷的空气,突然有些明了,或许这份感情比自己想象的更重要,所以,她不需要施舍。

    哪怕,林安然没有这个意思。

    掀开被单,郑秀晶小心翼翼地走下床,从厨柜中拿出了林安然的等身人偶,回到了床上。

    这个人偶,只有在晚上,在郑秀晶将门锁好后,才会拿出来,但现在,她却突然不想隐藏了,就像林安然说的那样,她已经决定,病一好,就住回宿舍,只带走这个“林安然”。

    直到她让林安然对她的愧疚完全变成喜爱,她才会回到这儿,回到这间房间,而那时,她相信她已经有了站在林安然身边的资格。

    这一次,郑秀晶对于舞台的向往,又多了一个理由。

    ps:嘛,大家元宵节快乐谢谢鲍尔特的万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