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真的醉了

作品:《娱乐韩娱

    “泰熙,今天学到什么新东西了吗?”

    当林安然小心地问出这个问题后,金泰熙的回答让他松了口气,这位奴纳的手艺的确是进步了,但做出来的东西也仅仅脱离了黑暗料理的层度而已。

    “哼。”金泰熙不满地轻哼了一声,她也知道做的东西不好吃,但林安然这样的表情还是激起了她的好胜心。看来今晚回去后得做些以前学过的菜色,不然手艺会生疏的。

    所以,林安然还是悲剧了。

    和以往很多次一样,享受过泰熙牌大餐的林安然很早就躺到了床上,他觉得如果不恢复点气力明天肯定会没精神的。

    金泰熙不满地推了推装死的林安然,她也吃的一样的东西都没事,林安然就算外表看起来有些瘦,但身上可都是一块一块流线形的肌肉,难道还不如她这个女人?肯定是装的!“安然,你不会是下午跟那对姐妹花玩得太过火才这样没精神吧?我不管,一会要是不让我满意,我就把那对姐妹花拉过来看看你这副样子!”

    虽然这惩罚蛮不错的,但林安然可不能被如此看轻。

    一把将把自己当蹦蹦床的金泰熙按倒,林安然不客气地道:“女人,你惹怒我了。今早上课为什么迟到忘了?你明天就干脆请假吧,今晚不会饶过你的!”

    “来呀!谁怕谁!”

    金泰熙虽然有些害怕和羞涩,但她却不愿意在言语上弱了林安然,她可是奴纳!而且她才不相信林安然会不顾她的身体。

    折腾了两个多小时后,时间才刚刚爬过零晨12点,而不堪重负的金泰熙最终用嘴才勉强让林安然的小兄弟安份了下来。

    枕在林安然的怀中,金泰熙轻声道:“安然,要不把思馨叫过来吧,其实不用每次我过来都让她回家的,我……”

    林安然堵住了金泰熙接下来的话,“好了,奴纳,睡吧,明天还要上课。”

    金泰熙可知道在纽约的林安然不但经历过两个人,甚至一对三的次数都不少,而现在这个男人居然愿意为了她而忍了下来。虽然这种对话已经不是第一次,但每一次都能够让金泰熙感觉到她在这个男人心中的特殊。

    金泰熙带着甜甜的微笑,幸福地对自己说:这样,就够了。

    不过,在金泰熙快要在幸福中睡着的时候,diàn huà铃声突然响了起来。金泰熙并没有什么不满,她知道林安然在这个时候只会有一部diàn huà还开着,而这部diàn huà现在也只有林承权和她有连通的资格,所以diàn huà现在响起肯定是非常重要的事情。

    见接起diàn huà的林安然面带歉意地看向自己,金泰熙回了一个理解的笑容,只要不像上次那个跳楼的那样不知道找好时机就好。

    diàn huà的声音很大,哪怕不是外放也让金泰熙听了个明白。“安然,你去吧,我没事的。毕竟……毕竟……现在是我最接近你身边不是吗?”

    在给金泰熙送上晚安吻后,坐上车子的林安然再也维持不住脸上的笑容。

    “这个白痴女人!”一拳狠狠拍在方向盘上,林安然才烦燥地发动了车子。

    林安然也不管超速不超速了,直接将速度提到了红色线条以上,马达的轰鸣声足够让不懂qi chē的人知道这辆纯黑的阿斯顿马丁此时肯定已经是跑疯了。如果不是凌晨时路上车辆少了不少,肯定会发生事故,不过就算相撞,这辆完全属于乌龟壳的跑车肯定不会让林安然有太大的损伤。

    当然,林安然在首尔大街上飙车,也留下了一路横七八歪的qi chē和无数的咒骂声,还有看清车牌后就停下追逐的警车。

    夜店,可以说已经是青年男女必备的放松消遣之地,首尔也有不少出名的cb,比如octagon、eli、holic,但这也只是普通人去的地方罢了。这儿还有两座并不广为人知却依然火热无比的cb,一座是用于艺人放松、发泄的garden,一座则是供那些不愿意在自家别墅开派对的少爷、xiǎo jiě们玩闹的。当然,能够经营这两家cb的主人背后也是靠着位于韩国顶端的势力,不然也不会这么多年没被无孔不入的记者们察觉到一点风声。

    这个时间的garden本应是喧嚣无比,但现在却没有一个外人在场,或者应该说是garden刚刚上任三年的新老板宣布歇业,将一群有名气或没名气的艺人全部清了场,而这位年轻帅气的老板则是一个人站在garden的门外吹着冷风。对了,还有门口的几个保全也在。

    终于,一辆纯黑的跑车带着停在了garden大门前。

    年轻老板满脸喜色地想要上前去帮着开门,就看见一张冷脸直接从车上冲到了近前,然后腹部一痛,整个人顿时摔出去四五米。

    门边两个铁塔似的保全却仿佛没看到这一切似的依然玩着“木头人不要动”的游戏,他们可还记得之前老板的叮嘱:我他瞄的被人打死了你们也他瞄的给我站着别动!

    安允智,也就是倒在地上的年轻老板捂着巨痛的腹部直吸冷气,口中却连忙解释道:“哥,嫂子没真出事!”

    看着停留在眼前一公分的鞋底,安允智脸上的冷汗止不住地往下流,这一下脚踩下来,他就得去韩国最好的整容医院喊医生救命了。

    林安然收回脚,看了一眼地上装死的安允智,便直接走进了garden。他也是关心则乱,有林承权的人盯着,就算韩国这群所谓的世家把三年前的事情都忘光了,也不会真出什么问题。

    都是这该死的女人!

    安允智见状,一个翻身就从地上站了起来。拍了拍身上没有的灰尘后,便精神无比地跟上了林安然的步伐,一点也不像刚刚那个受了重任的模样。看得门口两个保全一愣一愣的。

    原本应该热闹非常的garden此时除了放着慢歌的dj外,就只剩下坐在卡座的林安然和安允智。

    安允智看着林安然一杯接着一杯地喝着酒,不自觉地揉了揉还有些隐隐作痛的肚子,虽然林安然刚刚没用全力,但踢到的地方可是人体相当脆弱的地方呀。

    为了怕这位大少爷喝醉了发酒疯,安允智连忙说道:“哥,那几个人已经被我送去汉江游泳了,只是几个不长眼的外地人,真跟首尔这几家没关系,而且他们也只是刚刚把药放进酒里,还没等嫂子……”

    “闭嘴!”

    林安然一把的声音很轻,但安允智却不敢再多说一个字,他有些不明白这两人倒底是怎么了,几年前还天天黏在一起,现在却这副模样。

    将第三瓶子伏特加解决掉,饶是林安然有着酒桶这个buff的加成也感觉到了一丝醉意,但他可不是来买醉的。靠在卡座的靠背上,林安然闭上眼,“允智,我来首尔也有不少时间了,怎么你们都不来找我?我记得三年前你是被派去lone练手了吧,怎么沦落到来拉皮条了?”

    拉皮条?虽然garden和的确挨得有些近……好吧,这哥说什么就是什么吧。

    安允智苦笑两声,“哥,从三年前出了那事,家里可是点了名了,没有哥的允许还有哪家小子敢到您面前晃悠?当然,这段时间我们也帮您看着嫂……李孝利xi,只是她实在太聪明了,我们送上去的‘礼物’全被她推了出去。”

    安允智看着林安然想shā rén的目光,很明智地把嫂子这两个给吞了回去。

    “看来今晚是真的喝过头了。”

    林安然揉了揉脑袋,“听说这儿是艺人经常聚会的地方?看来我也需要多来走走,也好为树艺人看看有没有好的苗子。”

    安允智一听,顿时有些兴奋了起来。

    三年前那件事闹得太大,三星李家连自家小公主成了牲牺品都还要赶着躺上去赔礼道歉,他这个安家小公子能够只被赶出家族权力中心、到外分管这个黑暗中的玩意就已经是很轻松的惩罚。现在有林安然这样一句话,不用他去争,家里那群人就会把曾经从他这儿夺走的一切加倍地还回来!

    但安允智最开心的是能够重新拉近和林安然的关系,就像因为林安然他从一个私生子成为家族继承人一样,现在只要没人再在这儿恶心林安然,那他会爬得更高,比整个安家还要高。“哥,其实不止演员,那些歌手也经常来这儿聚会的。哥知道最近大火的wg吗?她们新曲发行前可是经常来这儿的。”

    林安然一巴掌打断了安允智的话,“行了,你们这有包厢是吧?让她好好休息,今晚就当我没来过。”

    安允智以为林安然会去找李孝利,但林安然去直接向门外走去。看了一眼悄悄出现在大厅里的身影,安允智连忙叫道:“哥……”

    林安然摆了摆手,“行了,这么晚了,我可没空陪一个大男人聊天的习惯。”

    然而林安然即将踏出garden大门的腿却因为一句柔媚的声音直接僵在了空中:

    “你是准备回去陪金泰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