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九六章 领盒饭的冲动

作品:《娱乐韩娱

    车子缓缓在首尔的大街上行驶着,坐在后座的jessica很想说酒驾很危险,但看到正温柔地回应着tiffany解释话语的林安然,她突然有种就这样出车祸死了也很好的想法。

    当车子停在少女时代宿舍楼下时,tiffany也将事情的前因后果说了个清楚,最后弱弱地问道:“oppa,不要怪西卡好吗,她也不是故意的,而且她真的和那个人没关系?”

    通过后视镜看了眼低着头的jessica,林安然温柔地看向tiffany,他突然发现,他对这个女孩有了一些兴趣,“嗯,知道了。回去吧,太晚了,还有,以后不要再和那些人来往了,如果想去夜店,可以叫我一起去。”

    “真的?”tiffany双眼一亮,她是很喜欢夜店中那种轻松的气氛,本以为以后都没什么机会再去,现在看来,有了更好的护花使者呢。

    “当然了,傻t。”林安然好笑地捏了捏tiffany的小鼻子,无视了车后座上那道滇人的目光。

    “我才不是傻t!”异样的感觉传来,让人有一种心跳加速的感觉。

    脸红红地下车,tiffany意外地看着后座上没有动作的jessica,疑惑地叫道:“西卡?”

    jessica复杂地看了一眼tiffany,下车,却没有走到她身边。而是坐上了刚刚tiffany的位置――副驾驶位,“傻t,你先回去吧,我今晚不回去了。”

    “西卡?”tiffany呆呆地看着车子远去,不由得想起之前特意忽略的林安然留下她们两人的要求。

    以前不小心看到锁码台的内容,还有最近允儿和秀英的表现,都让tiffany明白了jessica今晚的决定是代表着什么。

    脸色红润地站在原地,tiffany突然想起,之前林安然可是要留下她们两人的,留下……她们……两人……

    林安然!

    tiffany咬着嘴唇。她发现这一晚过后。原本只是被看作偶像、看作男神的人在脑海中的印象突然生动了起来。

    霸道的他、温柔的他,醉酒的他、清明的他,让泰妍哭泣的他、让泰妍开怀大笑的他,还有让她认识到所谓“朋友”的他。提出那个霸道要求却又瞬间抛诛脑后的他……

    之前在garden内那个仿佛要将她吞下去的眼神。tiffany现在想起来。突然有些后怕,但却又有些异样的感觉,好像又并不是那样排斥。

    到底。哪个他才是真正的他?

    这才不过一瞬间,车子就已经消失在了空旷的街道中,只余下引擎的轰鸣声,tiffany双眼一亮,对,去问泰妍,她肯定知道。

    回到宿舍,客厅内空无一人。

    tiffany并不意外,最近因为泰妍的加倍练习,带着大家都努力了起来,加上白天的行程,大家晚上都没了精力闲玩,想来现在应该都睡了,希望泰妍不要这么早睡呀。

    不然我会失眠的。

    tiffany闷闷地想着,冲进卧室,看见泰妍正在床上看着手机,不由得松了一口气,“泰妍!”

    “啊!”

    仿佛是被吓到了,泰妍手忙脚乱地将手机塞回枕头下面,看见进来的是tiffany不由得恼怒地叫道:“呀!傻t,干嘛吓我!今天聚会这么早就结束了?”

    听到聚会两字,tiffany的脸色变黯了稍许,但也仅仅是一瞬间而已。对于能够让最近越来越稳重的泰妍如此惊慌失措,她还是很有成就感的,便现在最重要的不是这个。

    冲到泰妍的床上,tiffany眨着明亮的大眼睛问道:“泰妍,安然oppa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呀?”

    嗯?

    泰妍愣了一下,随即有些警惕地看着tiffany,“你问这个做什么?”

    “这个……”tiffany抓了抓脑袋,有种心慌的感觉,“西卡刚刚被安然oppa接走了,说今晚不回来了,所以我想问问嘛。”

    泰妍猛地盯住tiffany,手不自觉地抓住了她的肩膀。

    “疼、疼!”tiffany用力地扳开泰妍的手,苦着脸揉起了有些发疼有肩膀。

    “对不起。”泰妍歉意地低下头,脸上更多的是苦涩。

    西卡,你终于踏出这一步了吗?

    泰妍并不知道今晚发生的事情,也不清楚林安然和jessica之间并不如她所想的那般和谐,但心中却因为那一句“不回来了”而复杂不已,好像曾经有过这样一个场面,那还是去年,允儿也说过这样一句话吧。

    对于泰妍的道歉,tiffany不在意地笑了笑,“泰妍,还是说说安然oppa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吧?我好像突然对oppa有了更多的兴趣了呢。”

    平时tiffany就是一个安心,泰妍并不在意她的兴趣,只是在脑海中回忆起记忆中的林安然:“oppa,他呀,是……”

    = = = =

    午夜12点的首尔街头还有着零星的车辆,或许是因为深夜的缘故,所有的车子都开得并不快,而以往深夜常有的飙车党也因为最近政府的强硬措施而没有再出现,这也让夜间执勤的交警们轻松许多,甚至不少都趁着轮流换着站岗,而在交通亭内打起了瞌睡。

    首尔市中心,汉江边上的一个十字路口,两个执勤的交警正无聊地看着空荡荡的街头聊天,打发着时间。

    突然,一阵引擎的轰鸣声瞬间将两人的无聊趋散。

    交警甲:“听这声音,像是又有人飙车呀!这下好玩了,不用这么无聊。”

    交警乙:“嗯,快去准备,这次得多罚一些,敢在这个时间出来飙车,简直是无视法令呀,上头可交待了,不论是哪家的少爷,这段时间都可以下手,而且要下狠手,有上面顶着。”

    “嘿嘿!早看那帮孙子不爽了,这下得好好出下气!”交警甲点了点头,想来平时没少受那群少爷的气。

    交警乙听着越来越近的引擎声,有些不确定地说道:“这声音,好像有220码了吧?这人是要找死吗?”

    交警甲嘿嘿笑道:“220码算什么呀,要在高速上,这群不要命的少爷跑出280码也正常。”

    交警乙没好气地白了一眼交警甲,“你看看这方向,前面是什么地方?”

    交警甲顺着交警乙指的方向看去,瞬间愣了,“我去,前面是汉江呀!”

    还不待两人做更多的交流,一辆黑色的跑车便瞬间冲过两人所在的交通亭,向着仅隔了两条街的汉江t字路口冲去。

    交警甲喃喃地说道:“这还真是不要命呀,到这还不减速,这是要直接冲进汉江里吗?”

    “笨蛋,你先骑车过去,我去打diàn huà叫救护车!”交警乙一巴掌拍在交警甲的脑袋上,人便冲进了交通亭,跟最近的医院叫了救护车后,便通过内线向上面汇报起了情况。而交警甲被拍醒后,也来不急回应交警乙,骑上两轮警车便向之前那道黑色跑车追去。

    这辆跑车内并不是别人,就是林安然和jessica。

    刚刚从少女时代宿舍门外离开后,林安然并没有带着jessica回家,而是就在首尔街头跑了起来。

    不知道是《灿烂》那次拍摄飙车镜头的刺激,还是刚刚喝了酒,又或者是两者都有,林安然一路提升车速,100码、120码、160码、200码,到现在的220码,甚至隐隐还有往上提的趋势,也幸得这辆雪佛兰是飙车戏后新买并找业内人士改装过的车子,跑上300码完全没有问题……好吧,现在这个问题不是最重要的。

    jessica死死地抓着车内的扶手,明明已经很是受不了了,但却倔强地咬着嘴唇不肯出声。

    已经记不得有多少个转弯,也不记得超了多少辆车,jessica只记得,从这一次车子引擎发动后,林安然没有和她说哪怕一个字。

    或许是因为这是条直道,已经有些晕忽忽的jessica还有气力转头去看林安然。

    都说认真的男人最帅,jessica很同意这句话,而此时认真地开车的林安然也真的很帅,虽然那身酒气太过显眼。

    酒驾?

    jessica无力地笑了笑,那又如何?

    转头看向车前,jessica已经能够看到汉江的桥栏,就在耳边的引擎轰鸣声也无法阻拦住汉江江水翻腾的声音。

    虽然不懂车,但jessica却知道,在这种速度下,正常人根本没办法做到正常转向,要死了吗?是他要和我一起死吗?

    留恋地看着身边的林安然,jessica突然想到这个男人身边的其他女人,不由得轻笑了起来,或许这样死了也不错,那样她就能够独自拥有这个男人,而不用去和别的女人分享他了。

    200米……

    150米……

    100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