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九八章 粉色的夜

作品:《娱乐韩娱

    粉色的餐桌,并不是铺了粉色的桌布,而是这小巧的餐桌本就被染成了粉色。♀顶♀点♀小♀说,w↘23▲↖

    “好喝吗?”看着林安然喝汤的动作,jessica满脸期待地问道。

    “好喝。”林安然笑着点了点头,却是再度喝了一口汤,并没有咽下,而是转头直接印到了正笑得开怀的jessica嘴上,然后将口中的汤汁渡了过去。

    “呜!”

    jessica本能地挣扎了一下,但也就是那一下而已,很快,双手勾住林安然的脖子,回应起了他的动作。

    虽然不会汉语,但jessica却明白了相濡以沫这个成语的意思。

    许久,近乎窒息的jessica才终于从这让人沉醉的感觉中清醒过来,看着嘴角那一条晶莹的丝线,喘息着说道:“oppa,快喝汤吧,不然就冷了。”

    “大毛,刚刚你也喝酒了吧?”林安然微笑着喝了一口汤,却是再度印上了怀中女孩的嘴唇。

    jessica还没来得急问一下对方是如何得知她的小名,就被嘴上的动作打断了思绪。

    一小碗汤,在这样的气氛下,却是花了半个多小时的时间才喝完,而喝完汤的林安然精神奕奕,jessica却是仿佛喝醉了一般,小脸酡红,流转的眼波中散发着诱人无比的春意。

    顶着女孩的额头,林安然直视着不到一指远的女孩双眼。灼热的视线仿佛要将她融化:“大毛,天色这么晚了,我们是不是该休息了?”

    jessica一怔,随即猛地从林安然怀里挣脱出来,拿起空了的汤碗跑进了厨房,“我、我先去洗碗。”

    林安然失笑地摇了摇头,并没有强势地追进去。

    jessica的性格同样强势,林安然知道如果太过逼迫,只会直到相反的效果。

    许久,也不见jessica从厨房出来。林安然想了想。起身走进了卧室,而这时,一直在厨房中偷看着林安然的jessica才顶着一张僵硬的小脸地走了出来,坐到了林安然之前的位置。望着半开的卧室门纠结不已。

    明明已经准备好了不是吗?

    卧室内。林安然看着已经面目全非的布置和装饰。有些发愣。

    刚来韩国的那几个月,他也是住在这儿的,一转眼。就已经快一年了,而这儿,也不再属于他,或者说,不单单属于他。

    什么时候自己也多愁善感起来了?

    自嘲地笑了一声,林安然打开了卧室内唯一的衣柜,如他所想一般,这儿有着jessica的衣服,还有睡衣。

    别误会,林安然不是有什么特殊的癖好,他只是选了一套和自己身上睡衣颜色差不多的,拿着走出了卧室。

    见jessica仿佛见鬼了一般地看着自己手上的睡衣,林安然笑着走了过去,“你也洗洗吧,刚刚做汤,也很累的。”

    “嗯,是、是啊,很累人的。”jessica接过睡衣,便机械地走进了浴室。

    背靠着浴室门,jessica捏着手中的睡衣,脸色变幻莫定。

    这就是一起生活需要经历的吗?

    手中的睡衣仿佛还残留着林安然的体温,jessica现在仍然确定,她已经做好了准备,只是她突然发现,她的准备并不够充分。

    自己的私密物品都会被外面那个坏家伙接触,甚至连自己也会成为那个坏家伙的人……jessica本以为会想起允儿和秀英在谈起林安然时那幸福的表情,但她却只想起了……

    摇摇头将脑海中泰妍的身影趋散,jessica将淡粉色的睡衣放到衣栏里,开始了洗浴,刚刚在garden时,她也是喝了几杯酒的,而且那几杯酒肯定有问题,不然她怎么现在才感觉到有些醉意?

    浴室内的水声响起,林安然并没有干坐着等女孩出来,而是将刚刚换下来的衣物放进了洗衣机后,便走进了卧室。

    将床上那个小号的自己放到一边,林安然便躺了上去。

    看着同样被粉刷成粉色的天花板,林安然突然有一种不真实的错觉。

    闭上眼,林安然仿佛看到了少女时代,不是现在认识的少女时代,而是渐渐复苏的记忆中的少女时代,同样想起的,还有某些让人心烦的名字。

    林安然皱着眉头,明知道这些东西只是“错误”的记忆,两个世界不可以混为一谈,可是他在想起在这些的时候总有些向某些人动手的冲动,否则刚刚在garden内他也不会仅仅让玉泽演和尼坤两个人被住院。

    按照林安然一惯的作风,有人敢对他的女人动坏心思,就应该送到汉江里去喂鱼,就像几年前对李孝利动坏心思的那些人一样,之前他也的确动了杀意,但却被他克制住了,因为他还没有弄清楚,那是他的本心,还是因为前世的记忆在影响着他。

    渐渐清晰的忘记告诉他,“玉泽演”会和“允儿”会出演第二期的《家族》,尼坤和tiffany好像也会有很亲密的关系,可惜前世的记忆清晰的部分也仅仅到了此处,或许是因为受到的刺激不够?

    黑海、金发、《我结》……

    就在林安然纠结的时候,一道清香涌入鼻头,随即便感觉眉心处被一只小手轻轻地按抚了起来,同时耳边也传来了诱人的声音:“oppa,不要总是皱眉,会老得很快的。”

    睁开眼,林安然便看见了正趴在身边的jessica,不由得微微一笑。

    曾经的记忆永远是曾经的。用前世的目光看待她们本来就是对她们的不公平,林安然突然有那么一瞬间怀疑自己对泰妍的感情,但也仅仅是一瞬间而已,她的泪眼、她的笑颜、她的大笑、还有她嘴角的温度,都告诉林安然,那并不是一场梦。

    同样的,还有眼前这个女孩,吵过、笑过、闹过,甚至给了他一巴掌的女孩,林安然想不出放手的理由。

    翻过身。将女孩压在身下。看着她愈发红润、但却倔强地直视着自己的小脸,林安然轻笑道:“如果我老了,你还会在我身边吗?”

    jessica强忍着羞涩的想要扭头、闭眼的冲动,抵在林安然胸膛的小手缓缓爬上他的脸。仿佛是要印下他的模样。“会。”

    林安然低下头。吻上了那张诱人的红唇。

    血色之吻,初恋之吻,还有现在……女孩的本能让jessica想要闭上双眼。因为这个仿佛如同一个世界一般压在她身上的男人那灼热的视线让她感觉自己要被融化了,可心中的骄傲让她努力坚持着,而且她也很喜欢看到自己在这个男人眼中的倒影。

    “嘤”

    就在jessica沉醉在这个吻中的时候,胸前的高耸突然被一只大手紧紧地握住,本能地惊叫却因为嘴唇被堵住而变成了诱人的shēn yin。这时她才发现,她身上的睡衣不知何时已经被除去,她明明记得刚刚她是绑了好几个死结的呀?这个混蛋。

    粉红色的卧室中,气氛是粉红的,灯光也是粉红的,就连女孩的身体也变得粉红。

    林安然轻轻揉动着手中的高耸,却直视着女孩的双眼,“好美!”

    jessica本想说些什么,但听到这句赞美后却是什么也没有说出来。

    胸前的异样让她有些不能自已,就连双腿之间也有一种异样的湿润的感觉。

    恨恨地瞪了一眼身上的林安然,jessica早就明白她不是林安然这个花花大少爷的对手,但却没想到她会这样敏感,仅仅是、仅仅是……

    女人什么时候最美?

    不同的人有不同的dá àn,但在林安然的心中,却是她为心爱的男人献上她的一切时才是她最美的一幕,因为不可复制、不可多得,所以堪称女人一生最美的篇章。

    林安然没有过多地逗弄身下的女孩,他怕动作太多,反而将这个倔强却敏感的女孩吓到。

    再度俯身,林安然品尝着女孩的甜美嘴唇时,大手也缓缓下移,探到了那最美的所在,同时也让小林安然准备就位。

    放开女孩的红唇,林安然偏过头,贴进已经满眼迷离的女孩耳边,轻声道:“大毛,马上,你就只属于我了。”

    jessica眼波流转,心中再也没有那么多复杂,只有着淡淡的欣喜,然后便感觉一个滚烫的物体进入了她的身体,仿佛要将她从中刺穿一般。

    “呜”

    “哼”

    一声闷哼,不是jessica的,而是林安然的。

    林安然不由得有些苦笑,他有感觉,之前被崔秀英咬出来的牙印,在经过韩佳人的加深后,又被身下的这个女孩给咬破了。

    不过,林安然更在意的是身下那的触感,在感觉到jessica咬在肩上的力道稍轻后,他便再度动了起来。

    血,很熟悉的血腥味,是林安然的血。

    jessica心中有些歉意,但感觉到这个混蛋再度向她发起进攻后,她的歉意瞬间便烟消云散,但她并没有报复地再咬下去,而是一边承受着身体传来的刺痛和舒爽,一边含着流血的地方、如同小猫一般吮吸着林安然肩膀上的伤口。

    很熟悉的味道,很熟悉的感觉。

    和林安然相识、相知的一幕幕场景不断在眼前划过,jessica也感觉到了已经占有了她的林安然越来越激烈的动作,也感觉到了身体内一种从未有过的冲动,让她忍不住想要叫出来,哪怕还很疼,但更多的是仿佛能够让人进入天堂的刺激感。

    终于,在这间粉红背景的卧室中,所有的一切完全变成了粉色,男人的喘息、女人的娇吟,最原始的运动在此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