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到访的红颜

作品:《娱乐韩娱

    林安然并没有去见他在韩国所拥有的产业的负责人,这一块一直都是林承权在负责,他也不想插手,现在的他只是想好好的休息一下。不论最后的决定如何,那都是几年后的事情了,林安然现在并没有回去的资本。

    于是,江南区狎鸥亭便有一家新的独立双层咖啡厅开业,虽然咖啡厅不算太大,而且每天只有下午营业一段时间,但内里的格局却相当的雅致,让每一个走进店内的顾客都感觉到非常的舒适,而空气中淡淡的轻香也仿佛能够让人祛除疲劳一般。只可惜,这家咖啡厅的收费比较高,许多附近公司的白领都只是偶尔才来一次,其中的大部分性别为女,而且也不仅仅是享受这份在其他地方享受不到的感觉,更是想要找咖啡厅的帅气老板养养眼。

    刚刚开门的咖啡厅内,林安然慵懒地坐在二楼的阳台上,做着这两个月几乎成为习惯的事情――享受着清晨的阳光。

    楼下时不时有过路的行人向咖啡厅望来、甚至指指点点,其中更有不少帅哥měi nu,林安然也不意外,这是常事,他的这家咖啡厅可是在这附近相当的出名了。虽然一些认为林安然吸引了太多měi nu注意力的无聊人士而骂他太贪钱、收费太贵外,其他的反响都很不错。

    林安然贪钱吗?贪,肯定的,但却不至于贪这点小钱,他在瑞士银行每天上涨的存款数目都够买下不知道多少家这样的咖啡店了。具体的原因嘛,一是他想狗血一下《咖啡王子一号店》,虽然只记得这样一个名字,但这个名字还是蛮带感的;二嘛则不想太麻烦而已,就连店内仅有的两名店员都是在附近的公司练习生中招的,而只有她们下午来上班时咖啡厅才会正式营业,现在只是开门让闷了一夜的一楼透下气而已,门上边可是还挂着“未营业”的牌子。而时不时地在这两位小店员身上找找乐趣也是林安然最近主要的娱乐方式了。至于说跟少女时代偶遇什么的,林安然也没有太大的念想了,随缘就好,这六年过去,他连前世一只刻在脑海中的面孔都模糊了不少。

    这时,一辆在咖啡厅门口停下的车上走下一位明显是艺人偷偷外出打扮的女人,而这个女人打量了一下四周便直直地向咖啡厅走来,也不顾身边上班或者上学的人发出的惊呼声。毕竟没哪个偷偷外出的艺人会如此高调,脸上唯一的墨镜根本跟没戴一般呀。

    “这个承权叔,也真是。”林安然来韩国的消息并没有告诉在这仅有的几个朋友,而且前几年林承权可是一直不很乐意这个女人来找他的。不过,此一时彼一时,现在的林安然不是天朝林家拥有继承权的公子,而只是一个竞争的失败者而已。所以就这么着急给自己挑老婆了吗?

    林安然失笑一声,起身朝楼下走去。

    其实林承权不知道的是,虽然林安然对这个女人感观还不错,但做朋友还行,做老婆嘛……他是一个比较传统的人,可不希望自己的女人跟别的男人亲亲我我,哪怕是屏幕上的表演也不行。

    刚刚走到楼梯口,就听见门口的风铃被推动而发出的轻脆响声,林安然脸上习惯性地带上了被自家二哥教导出来、用来wěi zhuāng自己的笑容,只是和林安逸的平和笑容不同,林安然的笑容中更多的是游戏人生的感觉,“泰熙,两年不见,你变漂亮了呀?但眼神怎么变得不好用了,没看见门上写的字吗?”

    “跟你说了多少次了,要叫奴纳。”金泰熙一脸不满地看着林安然,有些惊讶地问道,“我说你这两年不会去当花花公子了吧,怎么脸上是这么恶心的笑容?”

    林安然一窒,随即无奈一笑,“怎么说我这笑容也会迷倒万千少女吧,怎么在你嘴里就成恶心的笑容了?”

    林安然和金泰熙的相遇说起来相当狗血,03年那时金泰熙跟着《爱在哈佛》剧组到哈佛拍摄了近一个月时间,而当时才23岁的金泰熙因为贪玩心起,晚上一个人甩开助理到外面闲逛。美国那个地方可是有性别歧视的,金泰熙如果在哈佛校园内,哪怕是深夜也没事,但在外面就碰到了两个喝醉了的白人,然后就是调戏之类的剧情。如果不是当时正在哈佛渡过这一世第二个年头的林安然吃完宵夜回学校时绕近路遇到了,估计金泰熙会暴出相当劲暴的新闻。

    当时的林安然还没得到林安逸的真传,所以面对金泰熙时还带着些许前世的心态,笑容也很真诚并带着少许的爱慕。金泰熙虽说并没想过跟林安然发生什么,但也觉得和对方的相处非常的轻松愉快,加上这次的英雄救美和林安然加分许多的外貌和气质,让金泰熙在没有工作的时候都经常跑美国去找林安然聊天。

    直到两年前,再次来到哈佛校园的金泰熙发现,她居然跟林安然断了联系。当时的她只是有些失落,但时间越久,那张爽朗帅气的面孔在她心中的印记就越发明显。

    金泰熙不是小孩子,当然清楚这种感觉的意义,但除了知道林安然是天朝人外便再没有其他的线索,又如何去寻找?就算运用了家里的力量也无法在十多亿天朝人中找出林安然,于是金泰熙将全部注意力都放在了工作上,仅仅几年间便成了在韩国几乎人尽皆知的女演员,但林安然的影子却在她的心中越发的深了,她这几年见过的人中就没有一个比得上记忆中比自己还小六岁的林安然。

    直到昨天晚上才接到一个diàn huà,金泰熙才推掉了今天的行程特意来到了这儿。

    刚看到林安然脸上的表情时,金泰熙还很害怕对方变得不是自己脑海中的那个他了,但见林安然因为自己的一句话而又恢复了几年前的神态时,她非常开心地笑了。

    “泰熙,你不是韩国著名的女演员吗?怎么就学会了傻笑?”林安然稍微调整了一下,便找回了在哈佛那几年间与金泰熙相处的感觉。当时金泰熙来找他是为了放松和调节心情,林安然又何尝不是想找一个让自己在学业和家族的斗争中得到片刻休憩的港湾?如果对方不是有一个演员的身份,林安然觉得自己肯定会去追求对方的。

    “跟你说了,要叫奴纳。”金泰熙再次强调了起来,这可是她和林安然之间的小默契,其实她心底是非常喜欢林安然如此称呼自己的,因为这证明他不介意两人间相差6年的年龄差距。或许有可能是带着抱两块金砖的打算?

    然而林安然只是觉得自己活过两辈子,比金泰熙年龄大而已……

    咖啡厅当然不只是卖咖啡,还有不少的小吃与奶茶之类,而在林安然的这家咖啡厅内,还有用于调制咖啡和奶茶、烘焙面包的玩具。

    是的,是玩具。

    林安然只花了一天的时间就将这些东西学到了手,而且制作出来的东西品味还相当的不错。

    金泰熙看着林安然熟练的动作,非常的惊讶,“林叔叔跟我说你在这开咖啡厅,我还不相信的,但现在看来真是这样呀。不过,这也太大材小用了吧?哈佛的经济学天才学士居然沦落到到在开咖啡厅的地步?莫非是想体验生活?”

    “是硕士,刚刚拿到的。”林安然将制作好的早餐送到金泰熙面前,不在意地说道,“没办法,家里面不给生活费,只有靠着一些小手艺生活了。我可不像泰熙你一样,随便拍一部片子就可以吃几年的。”

    金泰熙原本正美美地享受着林安然亲手做的早餐,听到林安然的话却是一愣。她对于林安然的家世不太清楚,只知道比自己家大上很多而已,林安然的话如此随意,她却知道这在大家族中代表着什么。

    感觉肚子已经半饱的金泰熙满意地擦了擦嘴,笑道:“其实你可以去当艺人呀,凭你这张脸随便混混也比我好了。而且你要是把当初的身份曝光,邀歌的人会排到南大街去吧?要知道你可是造就了xing gǎn女王和三冠王的金手指呀!虽然金钟国不知道得罪了什么人,在最辉煌的时候被弄去服兵役,但他现在进了正在热播的《家族诞生》做固定,算是重新启程了;而且李孝利的事业也还算不错,他们要是还记得当初的情份肯定都会为你的艺人事业出些力的。”

    无视掉金泰熙话中的那一丝酸意,林安然笑了笑没有说话。当初他把金泰熙当作知已,也是唯一一个靠近他却没被他下手的大měi nu,在娱乐圈内的一些作为也都没有瞒着对方,但也仅限于娱乐圈而已,他可不想把金泰熙扯到自己的麻烦事中。所以真实的情况是,如果李孝利和金钟国如果还记得当初的事情,指不定是感激自己还是想杀了自己。

    这时,门外突然冲进一个娇小的身影,再度响起的风铃声还伴着不和谐的大嗓门:“社长大叔,我早上睡过头,要迟到了,早餐呢,早餐在哪?”

    习惯性地正要往楼上冲去的小女孩突然僵住,看见一脸惊愕的金泰熙连忙弯腰打招呼:“前辈你好!”

    金泰熙一脸的不解,看向林安然的眼中也充满了询问。

    “这是郑秀晶,外号小水晶,是我的店员,也是的练习生,以后出道了还要你这位前辈多多照顾下。”林安然起身拍了拍同样一脸狐疑的郑秀晶,转身就拿出正在微波炉中热着的牛奶和面包装袋后递给了郑秀晶,“拿着吧,你和小雪球的。明天别再睡过头了。”

    接过早餐的郑秀晶无视了最近几乎每天都要听一句的话,突然甜甜地笑道:“谢谢oppa。”随后又向一脸莫名的金泰熙道别,才又像风一般冲了出去,只留下一连串风铃的轻吟声。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