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零零章 老师您好,老师再见

作品:《娱乐韩娱

    “什么?”林安然表示他刚刚好像出现幻听了。↑顶↑点↑小↑说,w↘2◎≦

    韩孝珠嗔了一眼林安然,抿着唇小声说道:“我是说,我们来传fēi wén吧。”

    “咳咳”林安然很是自责,他没想到只是简单的拍戏,就骗……额,就获得了一位měi nu的心,真是罪过呀,罪过。

    韩孝珠忿忿地看着陷入了幻想模式的林安然,不满地嘟起了嘴,“oppa,不是你想那样的,我没有喜欢上你。”

    什么?

    林安然讶然地看着韩孝珠,但想想也是,除了拍戏以外,他们的接触本就不多,他可不相信一见钟情,而且就算是喜欢也不需要用传fēi wén这样损害人气的做法。

    冷静下来的林安然便开始想起了原因,借自己的人气上位?

    虽然并不太了解韩孝珠,但他相信,韩孝珠并不是这样的人,那么究竟是什么原因呢?

    “是这样的,之前oppa不是和一个新女团的成员传了下fēi wén吗?结果收视率上涨那么多,所以我们做为男女主角,传fēi wén应该收获更大吧?而且我也不想对剧组一点贡献都没有,那样我……”韩孝珠的话并没有说完,因为林安然难看的脸色让她说不下去,但心中更多的是委屈,她一个女孩都主动做出这样的牺牲了,而林安然作为一个男人却这副表情,太让人难堪了。

    “这样对你不好。”

    林安然一句话便打消了韩孝珠心中的委屈,也莫名地让她心中产生了一丝被呵护的甜蜜。“现在我们这部剧前景大好,不需要这种莫需有的炒作,任何时候,实力都是第一位的。”

    “哦。”韩孝珠抿了抿嘴,没有再提这件事。

    林安然接着问道:“孝珠,是谁让你这样想的?”

    韩孝珠愣了一下,随即摇了摇头,“没有啦,oppa,都是我自己想的。觉得这样对剧组有帮助。”

    “这样呀。以后别乱想了。好了,去看剧本吧,一会就要开始拍摄了。”林安然点了点头,便转身离开。

    看着林安然离开的背影。韩孝珠暗自吐了吐舌头。心说:经济人欧尼。这次我可没出卖你哟。

    随着剧组人员的齐聚,下午的拍摄便开始了。

    一条又一条,拍摄的进度并不快。但这并不影响剧组的气氛,因为收视率的影响,只要不出现什么重大事故,比如火灾之类的,剧组的拍摄水准就是平均水平线往上的。

    “cut!”

    陈赫的声音落下,林安然便从鲜于焕的角色里脱离了出来。

    六月的天气已经有些高了,穿着衬衣、西服的林安然在大太阳下面也是流了不少的汗。

    脱下外套搭在一边,林安然坐到正看剧本的韩孝珠身边,拿起冰水便喝了起来。

    “oppa,今天的新闻还真热闹呀,你看。”韩孝珠不知从哪儿拿出了手机,递给了林安然。

    林安然诧异地打量了一下韩孝珠,单薄的连衣裙,身边也没有包,难道这丫头也是变魔术的?而且刚刚不是在看剧本吗,什么时候拿着手机看新闻了?

    或许是经过昨晚的事情,林安然的目光还有些灼热,看得韩孝珠有些脸红,身上某些部位像是没有衣物遮挡一样,但她却是不怎么讨厌这样的感觉。

    “咳咳”

    林安然接过手机,没有再多看已经有些异常的韩孝珠,这也让尴尬的韩孝珠松了一口气,也有些期待林安然看到这些新闻后的反应。

    “2p玉泽演、尼坤练习时从临时舞台上摔下,手肘、脚踝等多处部位受伤严重,预计需要修养近半个月时间”

    “据知qing rén称,2p玉泽演、尼坤受伤实为在夜店与人争风吃醋、斗殴所致”

    “野兽偶像2p为野兽证名,夜店冲突是真性情”

    ……

    “娱乐圈风气败坏,对于这些平时正气、风光,私下却逛夜店、争风吃醋、斗殴的所谓偶像,就应该完全抵制,这也是为了下一代的未来”……这条某叫兽的发言可以忽视,不过倒也有很多人或痛批、或叫好的,总的说来,这位叫兽得火一阵了。

    林安然木然地翻过这一条新闻,心中却是骂了起来,这种人完全是玷污教授这个名词呀!

    接下来则是jyp公司的澄清新闻,林安然也没兴趣去看了,但他有些疑惑的是,为什么韩孝珠要让他看这个。

    要知道,他才是这件事的知qing rén呀!

    “oppa,我有些地方不清楚,我去问下苏编剧,你先休息啦。”接回手机,韩孝珠却是站起身离开了,留下一头雾水的林安然。

    林安然喝了一口水,瞬间想明白的他却是差点没喷出来。

    看见不远处韩孝珠不时地看过来,林安然不由得砸了砸嘴,难道他真的没理解错,这女人喜欢上他了?

    至于那些新闻,不会是要告诉他,idol的圈子很乱吧?

    想到jessica,林安然不由得笑了起来,韩孝珠这女人,还真是傻得可爱呀。

    林安然突然恶作剧般地朝韩孝珠招了招手,看见这女人慌张地转过头,他心里也有了一些底,只是他不明白,他是哪儿吸引了这个女人,还是说这女人入戏了?

    想到自己拍戏时也偶尔不受控制地从鲜于焕变成尹智厚,林安然就有些头疼,如果真是这样,那这份感情还真是错误呀。

    好在接下来的拍摄中韩孝珠并没有太多的异常,这也让林安然松了一口气,他可是已经决定,回去好好和金泰熙、韩佳人请教一下,这入戏过深到底有什么症状,而且,他感觉自己也需要治疗了。

    唯一有些可惜的是,家里的家庭医生郭立没有学心理学,不过,林安然也知道郭立不会去学这种精神层面的东西的,毕竟人的精力有限,而郭立在他的专业方面还是很执著的。

    因为有晚间的拍摄,林安然又在剧组吃了一顿晚餐,好在晚间的拍摄进度很快,不到9点便完成了拍摄。

    临道别时,林安然特地注意了一下韩孝珠,发现这个女人除了正常的道别外并没有别的表情,才松了口气,但还不能完全放松呀。

    想到有měi nu暗示,结果还要想方设法地推出去,林安然觉得这事要是被别人知道,会被打的,但他并没有改变初衷,猎艳神马的弱暴了,他要猎心,如果韩孝珠在正常状态下喜欢上了他,他是不会拒绝的。

    回到家时,林安然本以为会遇到韩佳人的迎接,然后吃宵夜,结果……额,结果韩佳人出来迎接了,宵夜也有了,只是……

    “老师您好,欢迎回来!”

    看着90度鞠躬的徐贤,林安然隐隐有些头疼。

    这段时间,林安然也教过徐贤几次,对于徐贤的好学,他很欣赏,但她严谨得过分的性格却让他很是头疼。

    更重要的是,之前关于“拜师礼仪”的不足让徐贤在网上查了许久,也让她许久都没在他面前露出过笑脸,直到现在。

    “小贤,你好。”

    林安然头疼地看向韩佳人,今晚这一瞬间他就头疼很多次了,而且他可不指望笑得很灿烂的金泰熙,还是温柔的韩佳人更容易理解他的心。

    果然,只见韩佳人了解似地点了点头,然后关心地问道:“安然,你眼睛不舒服吗,怎么总是眨来眨去的?”

    林安然默,他忘了,现在韩佳人已经变成腹黑佳人了,真是欲哭无泪呀,而更让人头疼的事情来了,只见直起身的徐贤认真地说道:“老师,如果您的眼睛不舒服,一定要去医院找医生,不然小病会拖成大病,然后大病治起来就麻烦了,甚至可能有更可怕的后果。”

    见徐贤眼也不眨地说出这样一通话,林安然再度默然,只是看着偷笑的韩佳人、李思馨,还有光明正大地笑着的金泰熙,一副“我是为你好”的认真表情的徐贤,他只得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林安然坐到沙发上,很想找一些话题来和面前正襟危坐的女孩聊聊,但想来想去,也没想到除了学习方面的话题还有什么可以引起这个女孩的兴趣,于是,在回忆了一下徐贤的复习进度后,便询问起了她学习上的问题,而徐贤也认真地回答了起来。

    看着仿佛真正的老师和学生一般的两人,金泰熙却是更加有兴趣了,能够让林安然这样没有办法的女孩,还真是独一份呢。

    不一会,门外响起车声,而徐贤的手机也适时地响了起来。

    “林老师、金老师、佳人前辈、思馨前辈,我先回去了,今天谢谢你们的照顾。”徐贤结束diàn huà后,再度90度鞠躬。

    林安然等人已经习惯了这个礼仪,也没有如前几次一般手忙脚乱,结果被徐贤在礼仪方面教训。

    在离开的时候,徐贤突然转身说道:“林老师,关于天朝的拜师礼仪,我已经弄清楚了,之前错怪林老师了,对不起。”

    “没、没事,是我没说清楚。”林安然勉强咧开了嘴角,将再度90度鞠躬的女孩扶了起来。

    “嗯,林老师再见。”徐贤认真地看了一眼林安然,转身后却突然露出了一个满意的微笑,却在看见来接自己的经济人时恢复了严肃的表情。

    见徐贤离开,林安然终于是松了一口气,这个女孩也是让他最放不开的女孩,而金泰熙、韩佳人和李思馨也是再也忍不住,大声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