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零二章 请用拟人的手法形容女孩的心思

作品:《娱乐韩娱

    跑车开得很慢,也真的变成了“跑”车,完全比得上人跑的速度,因为林安然的精力更多的是放在了和泰妍聊天上。fv顶fv点fv小fv说,ww≧2☆★o

    忽略了通讯设备上的疏远,林安然一边述说着自己这一个多月的趣事,一边询问着泰妍的是否有什么不如意,而泰妍也很认真地回答着林安然的问题,将有趣的、无聊的事情都说了出来。

    两人就像是许久不见的朋友重逢一般谈天说地,但之间却比朋友更多了一分异样的气氛。

    再慢的车速,也终有到达终点的那一天。

    看着近在眼前的少女时代宿舍,林安然脸上闪过一丝失落。

    虽然有些害怕这之后两人的关系会再度变淡,但他还是笑道:“到了,软软。”

    泰妍一直注意着林安然的表情,当然看到了他的失落,她也同样害怕这之后会失去勇气,想了想,便低声说道:“oppa,现在时间还早,我们再去兜兜风吧?”

    林安然诧异地看了泰妍一眼,又看了眼车内的时钟,00:35。

    咳咳,忽视掉时间吧,林安然怕再这样看下去,脸红的泰妍会直接跑掉,他可是对更多的相处时间求之不得呢,唯一需要注意的是:“软软,明天的行程不会有问题吧?”

    “不会,明天我的行程10点才开始。”泰妍微微侧过头,不想让林安然看到她脸颊上的红晕,只是她没发现。后视镜早就出卖了她。

    得到dá àn后,林安然没有追问,而是发动了车子,离开了这儿。

    车子再度启动后,林安然好像突然变成了好好司机,严格遵守着开车不说话的原则,认真地开起了车,让泰妍一阵郁闷。

    泰妍不想去问目的地在哪,她相信林安然不会伤害她,只是这样让她很无聊。

    无聊的时候做什么?

    泰妍看了一眼认真开车的林安然。开始像个小孩子一般翻起了车内的东西。

    手掌大的泰迪小熊、没有水的透明水杯、一串只有三把钥匙的钥匙串、一台新款的手机……

    泰妍双眼一亮。不是因为喜欢收藏手机的她看到了“猎物”,而是拿起了她们刚刚发行不过几个小时的迷你专辑《说出愿望吧》。

    隐蔽地看了一眼林安然,泰妍将未开封的专辑拆开,放进车载的音乐播放器内。摆弄了两下。熟悉的音乐声便在静谥的车内响了起来。

    放下空的专辑盒。泰妍仿佛不在意般地问道:“oppa,什么时候买的呢?”

    “下午去sbs附近的音像店买的,差点被人认出来了。”林安然像是有些报怨。但在泰妍听来却是非常的开心。

    原来是他亲自去买的呀?!

    泰妍不怀疑林安然骗她,因为他从没有骗过她。

    心情再度上扬的泰妍更加来了翻东西的兴趣,这也是了解林安然的一种方式不是吗?只是从一个隔箱内翻出来的东西让她的脸色不由得黑了下来,而林安然看到这东西也瞬间愣住了,他不记得什么时候在车上放了这东西。

    “oppa?”泰妍摇了摇手中只剩下三支香烟的烟盒,满脸的不善。

    林安然轻咳两声:“软软,如果我说这不是我的,你信吗?”

    泰妍直视着林安然,许久才笑了起来,“我信。”

    泰妍并没有将烟盒放回原地,而是紧紧地捏在手里,但也没有再在车内翻来翻去,一瞬间从好动的小女孩变成了温柔的淑女。

    林安然觉得还是有必要解释一下,“软软,这烟可能是允智留下的,他这家伙可是资深烟民。我现在可是都没有抽烟了,不信你问她们。”

    她们?允智?

    泰妍很满意林安然急切地解释的动作,也相信林安然说的话,可是听到资深烟民四个字,她就有些不淡定了,“oppa,那个什么允智的,以后不要和他玩了。”

    看着泰妍一副“你会被人带坏”的表情,林安然觉得脸有些热,被这个女孩看作小孩子真不是一件让人开心的事情,至于允智,以前他没有跟泰妍说过吗?

    泰妍认真的表情一直坚持着,林安然无法,只得点头应了下来,他以后一定会很少和安允智一起“玩”的。

    雪佛兰停了下来,泰妍虽然看不清窗外的情形,但也明白过来,这儿是汉江大桥,是她和他真正意义上认识的地方。

    瞄了一眼林安然,泰妍走下车,来到桥边,将手中的烟盒扔了下去。

    很熟悉的动作。

    林安然走到泰妍的身边,向仰着头、一脸认真模样的泰妍说道:“放心,我不会去和别的坏小孩玩的。”

    “噗哧”

    泰妍没好气地嗔了一眼林安然,随即趴在桥栏上,发起了呆来。

    女孩不理自己,林安然也不着恼,就这样温柔地看着女孩的侧脸,眼中带着迷恋。

    林安然自认是一个猎心的人,现在却发现,他的心好像已经碎成了太多块,原本打算的唯一也成了笑话,甚至之前还毫无压力地去想着接受另外一个认识不到两个人月却对自己有意思的女人。

    温柔、傲慢、乖戾、冷漠等等表情,在泰妍没有注意到的情况下,一一在林安然脸上闪过,甚至连林安然自己也没有注意到,只有脑袋中的轻微的刺痛感在提醒着他该去看医生了。

    感冒了吗?

    林安然有些迷茫,但眼神并没有从女孩的侧脸上移开,因为这样能够让他忽略那丝刺痛的感觉。

    “让我牵念你的手,把所有温柔都扣留……”

    熟悉的声音响起,林安然愣了一下,随即开怀地笑了起来。

    泰妍没好气地瞪了一眼林安然,才从包里拿出了手机,还嘟嚷着小声说道:“只是觉得这首歌好听而已,某人不要自作多情了。”

    “是,是。”林安然认真地应道,但在接受到泰妍再一次的白眼后又转化成了大笑声,在空旷的汉江大桥上异常的响亮,而刚刚那一丝刺痛也仿佛是幻觉一般,消失无踪。

    泰妍轻哼了一声,脸红红地接起了diàn huà:“小贤?”

    ……

    “嗯?哦,我……我没事,我在吃宵夜呢,马上就回来。”

    ……

    “好的,什么?我又没带钱包,怎么给你们带宵夜?林允儿,赶紧把手机还给小贤!”

    ……

    “宵夜老板是我朋友,所以不收钱!”

    ……

    “呀!你问这么多干嘛,我说是就是!挂了,给你带些东西回来就是,再吵吵小心我回去好好惩罚你!”

    ……

    “小贤,已经过了12点了,赶紧去睡觉。我马上就回来了。不是,我和经济人oppa一起的。嗯,听话。”

    ……

    咬牙切齿地挂断diàn huà,泰妍才想起身边还有一个男人。慌张地转过头,泰妍正准备解释她平时的性格是很淑女的,便发现林安然耳朵上正挂着一副耳机、享受般地听着什么。

    感受到了泰妍的目光,正处于出神模式的林安然取下耳机,笑道:“软软,diàn huà说完了?”

    泰妍抿着嘴,最终只从喉头发出了一个声音:“嗯。”

    “走吧,天也晚了,我送你回去。”林安然关掉《如果》的音乐,拉着泰妍向车子走去。

    泰妍并没有反抗,反而是回握住了林安然的大手,跟着他上了车,在她没有看见的角度,林安然笑得非常灿烂。

    首尔是韩国的首府,但各个商场、店面的营业时间并不长,这个时间已经找不到几家开门营业的店了,当然,这得除开24小时便利店、某些酒店和夜店。这也跟韩国的制度有关,因为对工作的严谨,有普通工作的韩国人在夜间的作息时间大都也很严谨,毕竟迟到和上班没精神这种事情对韩国人的影响是非常大的。

    看着周围一排排关shàng mén的店铺,泰妍突然升起了去某些酒店和夜店找“宵夜”的念头,她可不想今晚的事情被戳穿。

    郁闷地转过头,泰妍突然眼前一亮,“oppa,要不把你店里的东西给我一点,我带回去吧。”

    “你确定?”林安然笑道。

    泰妍忿忿地掏出钱包,“大不了我给钱就是啦!”

    “不是这个意思。”林安然轻咳了两声,解释道,“以前允儿和秀英不是都带过店里的东西回去给你们吗?我店里的东西那么有特色,你要是带回去,不是露馅了吗?”

    好像是这样的。

    泰妍点了点头,随即反应了过来,不对呀,顿时不满瞪着林安然,“oppa,你不希望我们的事情被大家知道吗?”

    林安然:“……”

    他是真的有些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明明是看出了泰妍的为难才这样说,结果却被她这样抢白,果然女人的心思就像那天边的白云,就算你猜对了这朵白云的形状,它也可能变成其它的模样。

    哎?

    不对,这不是拟人吧?

    林安然正准备换一种形容词,却突然疑惑地想到,自己怎么会有这样的心思呢?有这时间还不如想想怎么安抚身边的女孩比较好,不然又会被误会了。

    唯一让林安然庆幸的是,泰妍和性子并不像林允儿那般跳脱,不然因为之前那包烟,他很可能就会付出“惨重”的代价。

    ps:谢谢 鲍尔特 的万赏和月票!话说这样谢会不会有些干此处请念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