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零四章 病?(为第一个护法鲍尔特的加更)

作品:《娱乐韩娱

    林安然现在已经确认了泰妍的心思,心里还是蛮开心的,但开心归开心,家还是要回的,而且之前无视的头痛也需要看看。》2顶》2点》2小》2说,ww■23w●▲o

    收起简便、实用的仪器,郭立皱着眉思考了起来。

    林安然心中一丝阴霾一闪过,“郭医生,有什么问题就直说。可不要说我得到绝症,我觉得我还不是韩剧的男主角。”

    郭立很想说你现在就是韩剧《灿烂》的男主角,但对于决定自己命运的人,他觉得还是应该矜持一点,“少爷说笑了。刚刚检查的结果显示,少爷的身体并没有问题。”

    这个dá àn非但没有让林安然放心,反而让他的眉头皱也皱了起来,“你确定?”

    郭立点了点头,看着林安然的脸色小心翼翼地说道:“少爷,是真的没有什么问题,这方面我还是有自信的,如果少爷觉得有什么隐藏的原因,可以到医院做一下全身检查。”

    林安然叹了口气,他就是怕这个呀。

    对郭立的水平,他还是信得过的,但对于郭立只用两三种简单的仪器便确认他没有生病就有些不满了,林安然很清楚那头痛不是幻觉。

    “这样,麻烦郭医生了,天亮后就去医院检查一下吧。”林安然想了想,觉得还有件事需要做,“最近我准备在家里添一套医疗设备,郭医生有时间帮我关注一下,毕竟这些东西还需要郭医生这样的专业人士来处理。”

    林安然这是准备将医院那一套全部搬家里来,反正家这么大。还在地下室那个酒窖,现在不放酒了,改装一下变成小型诊疗养室也不错,那样家里有人生了什么病,就不用一直往医院跑了,毕竟都是名人。

    林安然叹了口气,这也是他的疏漏,不然他也不需要明天还跑医院,希望不要被人拍到才好,不然现在这个时间。又要被人拿来炒作了。

    郭立离开了。虽然对林安然不信任自己的医术有些不满,但也知道这是人的本能,毕竟他今晚的方式的确太简单了一些。

    第二天,林安然便来到了首尔大学医院。

    首尔大学医院。被誉为是引领韩国医疗事业的医院。各项水平都处于韩国医疗行业的顶端。

    郭立原本在延世大学进修。但因为林安然的关系,却在首尔大学医院挂了一个名,他的研究方向是为了成为一名优秀的家庭医生。身体各方面的研究都有一些,同样被称为天才的郭立在这些方面都有了一定的水准,不然也不会成为林安然的家庭医生,只是这也让他在某些方面不能完全让林安然信服,比如这一次的头痛症。

    首尔大学医院内聚集了百分之八十的韩国外国精英医生,脑科的医生也有不少,甚至不少都在国际上有着不小的名气,学术论文也是发表了一篇又一篇。

    这次林安然来这儿,主要也是想让这些医生看一下。

    一间封闭的房间内,几个脑科主治医生正对着几张脑部的ct片做着讨论,郭立也在一旁,安静地听着。

    虽然是被定义为一名家庭医生,但郭立还是努力地吸收着更多的知识。

    最终,一名头发斑白的医生做出了最终的结论并交给了郭立。

    郭立和几人道谢后,便带着这份资料回到了林安然待的房间――一间普通的个人诊疗室。

    “如何?”放下最新的朝鲜日报,林安然笑着看向郭立。

    “这是专家们的结果,少爷您的身体和头部都没有任何病症,甚至连一个小毛病都没有。”郭立将手中的资料递了过去。

    林安然摆了摆手,“不用了,你说就好。”

    “是。”郭立放下资料,将专家们的会诊结果一一道出,最后看着林安然,欲言又止。

    林安然皱着眉,有些不满地说道:“我的头痛并不是幻觉,而且是那种针刺般的痛,虽然只是一瞬间,但我确定肯定出现过,而且不止一次,专家们有什么意见没有?”

    郭立想了想,说道:“少爷,您最近有什么特别的感觉吗?”

    特别的感觉?

    林安然想了想,不确定地说道:“入戏太深算不算?”

    郭立眼前一亮,终于来了点他感兴趣的东西,“少爷,您仔细说说?”

    林安然对于这种学者的眼神也见过不少次,并不意外,当下便将入戏和串戏的话题告诉了他。为了怕郭立在这方面产生误解,林安然还强调道:“之前我问过泰熙和佳人,她们说我这种情况在演员中很常见,只要休息得当、事后留下足够的休息和缓和时间就可以很好的解决。难道是因为我拍这两部戏的间隔太短,所以会出现这种症状?”

    头痛的事情,林安然并没有告诉家中的女人,甚至这次过来都没有带李思馨,就是怕她们大惊小怪地乱想。

    郭立想了想,有些不确定地说道:“少爷,对于入戏这方面,我并不是太清楚。我需要去咨询一下其实的医生。”

    看了一眼林安然,郭立没有说出让林安然看心理医生的话,他清楚自家这位少爷对心理医生有种莫名的戒备。

    林安然揉了揉脑袋,有些苦恼,“那我这段时间还能够继续演戏吗?”

    郭立苦笑起来,他不是这方面的专家,哪清楚呀?不过,他还是给出了自己的建议,“原则上,我是希望少爷暂时停止拍戏的huo dong,就像两位夫人说的,入戏太深还是需要时间来调整的。少爷你用这种方式演戏,虽然取得的成绩很好,但现在应该是有副作用的。”

    林安然也郁闷了,“现在《灿烂》的势头不错,难得有可观的成绩,放弃太可惜了。有没有别的办法?”

    “这个……”

    郭立没有办法,谁让林安然是少爷呢,“或许少爷可以试着换一种方式演戏?少夫人不是说过,演好戏不止入戏一种方法吗?”

    另外的方法?

    林安然回忆了一下,金泰熙和韩佳人的确都教过他,把自己当作出演的那个人是最基本、最简单的方法,也是现在林安然使用的方法,所以才会让人把他当作尹智厚、鲜于焕;而另外介绍的一种方法则是从上帝视角来看待自己所扮演的角色,超脱角色之外,就像操作提线木偶一般,如果技术足够,达到的效果并不逊色于前一种。

    要技术的呀。

    林安然揉了揉脑袋,“好的,郭医生,那这件事就麻烦你了。”

    林安然的话刚刚落下,李思馨的diàn huà就打了过来。

    郭立欠了欠身,便离开了,此时他也对这方面来了兴致,入戏太深,是不是就是身体里有了另外一个人格?

    这个人格和主人格冲突甚至会造成物理性的头痛?

    或许精神方面的研究并不比物理方面的研究乏味。

    郭立准备回去将林安然出演的《花样男子》和《灿烂的遗产》都找出来看一遍,或许会有结果,当然也得去找那些有能力的心理医生咨询一下,有必要的话可以去找那位有些偏激的朋友试试,那家伙虽然平时不靠谱,但在心理学的研究上还是不错的。

    林安然结束诊疗后,便赶到了片场,而李思馨则早就在这儿等着他了。

    “oppa。”李思馨接过林安然的wěi zhuāng道具,放进了保姆车内,虽然心中怀疑林安然去找林承权还需要这样wěi zhuāng,但却并没有提出来,只是做着一个mi shu、助理的本分。

    “嗯,辛苦你了。”

    林安然很快便投入了《灿烂》的拍摄中。

    “cut!”

    “cut!”

    ……

    “cut!休息十分钟。”

    陈赫有些头疼地揉着眉心,但看到林安然走过来后瞬间便恢复了笑容,不是为了讨好林安然,而是为了剧组的气氛,“安然,今天精神好像有些差呀?”

    林安然面带歉意,“对不起,陈pd,我会尽快调整好的。”

    陈赫摆了摆手,笑道:“嗯,先去休息一下吧。”

    “好的,谢谢陈pd。”

    虽然《灿烂》的收视率有些下降,但剧组受到的影响并不大,收视率起伏本就是电视剧的常势,只是《灿烂》的强势让人有些失常了,现在正好降下温,让大家恢复正常状态,也算是一件好事。

    “oppa。”作为一名称职的经济人,李思馨很快将一条干毛巾送到了遮阳伞下坐着的林安然手上。

    “谢谢。”擦了下额头的汗水,林安然顺势将毛巾搭在了脸上。

    按照医嘱,林安然这次努力控制着自己,没有将自己变成鲜于焕,而是站在另外一个角度来扮演鲜于焕。很明显,他现在还没有掌握这项高级技能,所以才会出现这种不断ng的场面。

    “oppa?”

    脸上的毛巾被拿开,出现的是韩孝珠那张严肃的小脸,李思馨已经离开,应该是看到韩孝珠过来才离开的。

    “干嘛?我还要休息呢。”林安然现在也懒得跟韩孝珠客气了,明明都是二十代了,还像个小孩子一样。

    韩孝珠也不在意,直接在林安然身边坐下,像是不经意一般地说道:“哎呀,刚刚我都听到有人说,林安然xi顺风顺水惯了,所以一看到收视率下滑,就受到影响了,也不知道是不是这样呢,好想弄清楚呀。”

    ps:月票、万赏不是我太慢,而是世界变化太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