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零五章 墨菲定律

作品:《娱乐韩娱

    林安然知道,韩孝珠是想开解自己,但被一个小丫头嘲讽,加上这烦人的夏天,还是有些不爽呀。±顶±点±小±说,ww

    “呀!”韩孝珠不满地拍掉在脑袋上作乱的大手,恨恨地瞪着林安然,她也很热的好不好?

    “哈哈!”

    林安然没心没肺地笑了起来,引得韩孝珠牙齿咬得“咯吱”、“咯吱”的响,但林安然却相当的开心,心头的郁闷也消散了许多,“你这小丫头懂什么呀?我可是正在升级我的演技,至于收视率,我像是因为这点消息就失落的人吗?我可是创造过国民电视剧的男人呀!”

    “是!是!我们都知道oppa你是‘国民收视缔造’大人啦。”韩孝珠一脸的嫌弃。

    对于这个近乎挑衅的称号,林安然也不在意,自顾自地拿起一瓶水喝了起来。

    韩孝珠不乐意了,她还等着林安然接话呢。

    眼珠转了转,韩孝珠双手合十,一副崇拜的神情问道:“oppa,刚刚你说的演技升级是怎么回事呀?给我说说呗?”

    林安然好笑地看了一眼韩孝珠,作为一名专业出身的演员,他不相信这丫头会不懂这些,陈赫作为一名导演,专业知识都在导演方面,经验也不多,看不出来很正常,但韩孝珠和身边这群专业出身的演员很少会看不出他现在的状态。

    那么韩孝珠现在的情况就很明显了,就是在逗他开心。

    不过。小女孩嘛,就当陪小孩子玩游戏好了。

    也不知道从何时开始,林安然在面对只比他小几个月的韩孝珠时,也有了一种面对小孩子的心态。

    感慨完毕,林安然便“兴致勃勃”地解说起了从金泰熙和韩佳人处得来的演员知识,而看着韩孝珠一脸崇拜、认真听讲的姿态,他的心情也上扬了许多。

    或许这样也不错。

    十分钟的时间很快便过去,不知是否是韩孝珠的动作起了作用,换了表演模式的林安然有了相当大的进步,虽然比不上之前的“鲜于焕”。但也勉强能达到了陈赫的要求标准。

    虽然林安然的表现有些下降。但还算不错,生涩是有,但还是能够让人看明白是鲜于焕,不是林“于焕”。

    经过苏贤晶的提醒。陈赫也明白林安然状态下滑是因为什么。既然不是因为心态的原因。那陈赫也放弃了心理指导的想法,只是心中突然有一些不满,眼看着收视率有了波动。还挑这个时候做演技突破,是有别的想法了吗?

    压下了这个心思,陈赫只希望这一周的收视率不要下降,至少不要下降太多,不然《灿烂》肯定会受到更大的风波。

    有一位名叫爱德华墨菲的工程师提出过一个心理学效应,这个效应也以他的名字命名为墨菲定律,它的主要内容是:如果事情有变坏的可能,不管这种可能性有多小,它总会发生。

    而现在,陈赫就看着新一期的收视率头疼不已,虽然他没有听到墨菲定律,但却实实在在地感受到了这个定律的威力。

    《灿烂》第二十二集,收视率tns全国9、首尔1,agb全国8、首尔5。虽然排位依然是同时段第一,但网上已经满是质疑声。

    “这下好看了,‘国民收视缔造者’?”

    “不知道有没有人发现,这两集的鲜于焕好像和以前有些不一样呀?”

    “还能有什么,演技不过关呗!他是把精力全放在女人身上去了吧?jessica、泫雅,啧啧,不知道下一个会是谁遭毒手!”

    ……

    网上关于林安然的消息不利,这让陈赫又是开心又是担忧,开心的是《灿烂》并没有受到太大的冲击,因为林安然吸引走了几乎所有的火力,担忧的是林安然受到这些言论的影响,让《灿烂》本就不好的局势越发的变差。

    林安然却是在家里接了一个又一个的安慰diàn huà。

    放下diàn huà,等了十来分钟,没有人再打过来后,林安然苦笑着说道:“我就那么像是脆弱的人吗?这点打击都受不了?”

    “大家都是关于你,别身在福中不知福了。”李孝利撇了林安然一眼,便将注意力放回了麻将桌上。

    没错,李孝利正在和金泰熙、韩佳人、李思馨四人一起玩麻将呢。

    自从上次李思馨从宝岛带回来新的玩法后,麻将已经成为了几个女人最好的交流方式,就连林允儿和崔秀英也已经上手,只是经验不足而已。

    林安然郁闷地说道:“你们呢,你们怎么不关心我?”

    “oppa吃醋了吗?”李思馨摸了一张牌,不是自己要的,便又扔了下去。

    林安然一抚额头,起身离开,“我去运动一会儿,你们慢慢玩。”

    看见林安然离开,韩佳人有些担忧地说道:“安然不会真的伤心了吧?要不我们去安慰一下他?”

    “他也就骗下你了。”金泰熙盯着李孝利举起的牌,头也不回地说道,“现在网上也就瞎闹腾,没看还有好几万安心在帮他说话吗?而且媒体报道也都是向着他的。”

    金泰熙这话倒没说错,安心们一直在维护着林安然,媒体报道也因为政府的原因并没有在这事上太过招摇,最多也就是提了一句“林安然在磨练演技”、“新人演员的瓶颈”。

    “三万。”

    “糊了。”

    “呀!”

    韩佳人弱弱地看着李孝利,“欧尼,是泰熙欧尼糊的,你看我做什么?”

    “还不是你说话打乱了我的想法,才让我打错了牌。”李孝利理直气状地说道。

    韩佳人:“……”

    女人之间相处很和谐,林安然其实是很开心的,所以一离开女人们的视线,他脸上的郁闷也就消失不见了。

    他的担忧更多的是因为他的“病”。

    郭立一直没有准备的消息,这都快一周了,林安然也快失去了耐性。

    真的是有什么病吗?

    林安然叹息了一声,将跑步机调快了三个档位,想以此来嫉绝自己的乱想。

    名叫《如果》的彩铃声响起,林安然走下跑步机,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接通了diàn huà:“软软,想我了吗?”

    “嗯,想。”泰妍的声音很轻,像是躲着谁,“oppa,我的节目结束了,你来接我好吗?”

    “今天经济人又请假了吗?”林安然笑道,声音中有一股调侃的味道。

    “oppa!”很明显,泰妍恼了。

    “知道了,知道了,我马上就来。”林安然可不想把泰妍惹急了,这丫头要是真急了也挺让人为难的。

    换了一套衣服,林安然走到李孝利身后,指着她刚刚摸上来的一张牌说道:“就打这个。”

    “这个?”李孝利犹豫了一下,这张牌没什么大用处,那就打吧。

    “糊了!”金泰熙高兴地推下了牌。

    “林安然!”李孝利恼火地转过头,却发现身后的人已经没有了身影,只有房门被关上的回音。

    “哼,算他跑得快。”没了目标,李孝利也不发火了,抱着毫无防备的金泰熙,在她脸上留下了一个大大的红唇印,“欧尼没钱了,拿个吻抵债。”

    “欧尼!”金泰熙擦了擦脸上的口水,一脸的荒唐模样,但看着李孝利一副坦然的表情,她也没办法,只得郁闷地一推牌,“不玩了!不玩了!”

    韩佳人和李思馨对视一眼,都是苦笑了起来,这几天林安然晚上总是要出去一两个小时,而她们的牌局总是以这种奇怪的方式结束,也真的很奇怪。

    林安然开着雪佛兰来到bc,没有停在大门口,而是去了地下停车场。

    刚停下不久,一道小小的身影便像做贼一般冲上了车。

    “软软,你不会偷bc的东西了吧?”林安然探身帮泰妍系上安全带,拉了拉,觉得没问题了,才坐回自己的位置。

    “才不是呢。”刚刚林安然靠近时的气息让泰妍有些着迷,但对名声她还是很看重的,“我像是那种人吗?而且,bc有什么值得我偷的呀?”

    “是!是!我们软软已经偷走了我的心,哪还用偷别的什么东西呀?”林安然嘴角上翘,很喜欢现在这种相处的感觉。

    泰妍看了一眼林安然,闷闷地说道:“我哪有那么大本事,明明只偷走了一小块。”

    “吃醋了吗?”林安然心头有些歉意,但更多的是开心。

    当女孩愿意为你吃醋时,也正代表着你在她心中的地位。

    “哼,才没有。”泰妍有些不满,居然也不哄一下自己。

    “还说没有,嘴上都可以挂醋瓶子了。”林安然现在也是在开车,不然肯定不会放过这个好机会的。

    面对林安然灼人的目光,泰妍嗖地扭过头看向窗外,她怕这人一不小心停下车来欺负自己。

    虽然那感觉很不错,可是,也不能每次都来呀,而且每次还持续那么长的时间,都要窒息了……

    透过窗户的反射,看着林安然望过来的目光,泰妍露出了一个甜蜜的笑容。

    ps:谢谢 只liveyuri 的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