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一零章 娱乐圈第一课:学会安份

作品:《娱乐韩娱

    “阿尼阿塞哟,我是林安然,可爱的安心们!第一次和大家以这样的形式见面,会不会很惊喜呢?咳咳,首先要说一句,我没病!……”

    “上一次去首尔大学医院,是做例行的全身检查,这是体检报告,一会我会公布在‘家’里,大家可以随意查看。……”

    “很感谢关心我的安心们,这一次为大家带来不安,我很抱歉,……”

    “下次我去做全身检查的时候,一定会提前通知大家,以免造成这样的误会,……”

    “在这儿插播一条广告,大家不会介意吧?呵呵,请大家多多关注《灿烂的遗产》,康撒哈密达!”

    shi pin中的林安然很精神,安心们看了以后也很放心,和安心们相比,还有另外一群人更为这个shi pin高兴,那就是潜藏在“家”中的记者们。

    作为韩国最大、最正规的演员粉丝cb,“安然的家”对记者的吸引力一点都不比ne、妖精、的cb差,要知道在艺人的guān fāngcb中,得到消息的机率可不比蹲点差,而且还轻松。

    之前李孝利、少女时代tiffany这两位艺人级粉丝毫不遮掩的态度也为这些“前线记者”ti gong了不少的素材,而这一次,在这些“前线记者”的兴奋下,林安然的这则shi pin也在短时间内成功地将“林安然病危”的消息压了下来。

    林安然到底是真的病危了、这则shi pin只是做的掩饰,还是如shi pin中据说一般只是普通的全身例行检查。网上各执一词。

    安心们当然不会认为林安然在骗她们,现在也真心不会相信林安然病危的消息,可反击力度并不大,因为林安然除了这个shi pin以外,并没有通过其它渠道发布澄清消息,哪怕只是cy上也是如此,更别说一片安静的树艺人官网。

    “泽演,你说这林安然到底在想什么,不会是借着这条消息炒作吧?”首尔大学医院住院部的双人间里,尼坤躺在病床上。正看着林安然的shi pin信件。

    “也许吧。”玉泽演感觉两只手有些疼。明明已经完全好了,但听到林安然这三个字他还是有些疼,或许不止是两只手,而是全身疼。

    他不是笨蛋。那天晚上从garden出来。还没上车就被一群黑衣人用拳头和棍子教了一遍如何做人。只要稍微一想,就知道是谁的意思。

    对于有背景的人,玉泽演一般不会去招惹。可惜这次好像有些看走眼了。

    “快收拾东西吧,一会经济人就要来了,楼下的粉丝也等了那么久,我们得好好表现一下才行。”玉泽演将病服脱了下来,换上了常服,只是手臂上的纱布并没有拆,虽然好了,但只要能够博取一些同情来增加粉丝和人气,他并不会嫌麻烦。

    懒散的尼坤闻言,便起身开始换衣服,“泽演,你说林安然的安心也真是不错,居然把他做检查的zhào piàn发出来,真是作死呀,也不知道是不是那些隐藏的记者。不过想想也不对,如果是记者,这消息肯定是独家爆料。哎,真希望林安然病危的消息是真的,可惜了。”

    “呵呵,是呀。”

    玉泽演尴尬地笑了笑。

    其实玉泽演最开始并不喜欢和尼坤一起,因为尼坤比他漂亮,是的,不是帅,而是漂亮,他怕去夜店的时候妹纸全跟尼坤跑了。如果不是公司的强制要求展现团队和谐气氛,让他发现尼坤其实是一台很好的僚机,他也不会带着尼坤一起玩。

    只是以前认为尼坤身上很不错的胆小属性,现在也看得很不顺眼,只因为尼坤在想看到林安然能指挥得动garden这个“大势力”后,已经没有了报仇的心思。

    而这一次“林安然病危”事件,实际上,就是玉泽演不小心看到医院内一个护士在炫耀这张zhào piàn,把它高价买了下来,再让狐朋狗友里的一个黑客黑了一个安心的帐号发布的。

    很庆幸的是,这个zhào piàn因为《灿烂》的收视率大降,比他想要的结果好了无数倍,原本他只是想要恶心一下林安然的……

    如果这事被尼坤知道,他怕这混蛋来个“大义灭亲”。

    看着尼坤磨磨唧唧地收拾衣物,玉泽演隐蔽地撇了撇嘴,他现在是越来越受不了这个小子了,一但下了舞台,就跟个女人似的,完全配不上他们2p野兽团的称号。

    两人房间的楼层并不高,只是第五层,玉泽演直到窗口朝医院门边望去,心情瞬间好了许多。

    因为那儿有几十名粉丝,正举着写着他名字的应援牌在等待着,只是有那几个写着“尼坤”的应援牌让他有些不爽。

    瞄了一眼已经收拾到结尾的尼坤,玉泽演有些郁闷,这个社会果然是要看脸的吗?

    “收拾好了,不错呀,今天来了……我数数,有多少个粉丝。一、二、三……咦,这个粉丝长得不错呀!”尼坤一脸灿烂地搭住玉泽演的肩膀,隔着两条街的距离,还说得有模有样的。

    玉泽演只感觉有些恶心,甚至有种和这人待久了就会被胆小传染一样。

    这都好几百米的距离,还能看清长得漂亮不漂亮?

    不着痕迹地挣脱尼坤的手,玉泽演坐回了病床上,“民在哥怎么还不来?这都过了约定的时间了。”

    民在,全名徐民在,是2p的经济人,今天就是他来接2p,顺便按照公司的计划为2p博取同情和拉拢一些人气。

    虽然现在舆论都在关注着林安然,但还是有其它艺人的生存空间的。

    “堵车了吧。”尼坤却没有太在意,仍然兴致勃勃地看着粉丝们的方向,好像他的视力真的可以媲美望远镜似的。

    门突然被推开了,玉泽演和尼坤都认真了起来,只可惜进来的人并不是他们认为的徐民在,而是只见了一面的熟人。

    为什么只见了一面就能成为熟人呢?

    因为这人给他们的印象实在太深了。

    进来的是一位戴着眼镜的年轻人,看起来很像是大学教授,脸上的表情也很温和,如果忽略掉他身后那几个标准的黑衣墨镜男……

    “你们好像很怕我?”年轻人看着背靠着窗户、全身紧绷的玉泽演和尼坤,眼中满是戏谑。

    “没、不,怎么会,我们可是很想见到哥的。”玉泽演努力维持着笑容,他还记得那天晚上,就是眼前这个和善的年轻人,好像是叫林子涛,就是他带着这样和善的笑容,亲手拿一根生锈的铁棍将他和尼坤的胳膊打断的。

    现在虽然勉强可以正常huo dong了,但伤筋动骨一百天可不是说着玩的,动作太大,一样会痛。而现在,不用做动作,看到眼前这个林子涛,玉泽演就感觉胳膊很痛了。

    至于尼坤,笑容早就僵在脸上了。

    “呵呵,尼坤,你们的经济人在外面等你,还不走?”林子涛的话说完,他身后的黑衣墨镜男就让出了一条路。

    尼坤愣了一下,看了看身边的玉泽演,最终什么也没说,绷紧着身体,从这一群黑衣墨镜男身边走了出去。

    离开病房后,看到在门边等侯的徐民在,尼坤松了一口气,身体一软,倒在了徐民在身上。

    徐民在焦急地问道:“尼坤,他们又打你了?这群人怎么这么不守信用?”

    尼坤笑着摆了摆手,在徐民在的搀扶下勉强站了起来,“没,民在哥,他们没打我,只是把泽演留在里面了。哥,什么不守信用?什么是什么人?难道,是林……”

    “闭嘴!”徐民在看了一眼紧闭的房门,拉着身体还很不适的尼坤走到角落里,“有些事情,自己知道就好。那一位没有追究你们的责任,但千万不要自己找死。”

    尼坤回头看了一眼病房,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你明白就好。”徐民在松了口气,他就怕尼坤也像玉泽演那样范二,那样他这个经济人估计没几天就得换个队伍带了,“先去补下妆,你现在的气色太好了。还有,关于泽演的问题,你就说他的手还没好就是了,其它的不要多说。”

    “是,民在哥。”尼坤瞬间将玉泽演抛在了脑后,他不傻,看得出玉泽演对他的态度,如果不是玉泽演认识很多měi nu,他才懒得伺候。

    能够在韩国这样的环境中,从一堆练习生中杀出来的,哪有几个是真正的傻瓜?

    把他们看作傻瓜的是真的笨蛋。

    既然玉泽演做了一些自己找麻烦的事情,尼坤也懒得贴上去自找麻烦,兄弟义气什么的,可以吃吗?

    不过,一会见粉丝的时候得想想说辞,毕竟有几个记者,还有几个长得不错的粉丝。

    病房内,玉泽演浑身僵硬地看着林子涛,脸上挤出一个笑容,“这位……哥,不知道小弟是做错了什么,需要哥亲自过来?”

    “呵呵。”林子涛坐到病床上,将玉泽演收拾好的包打开看了一上,遗憾地摇了摇头,“给你的老板打个diàn huà吧,他应该会交待你今天的事情。怎么说,我们都是正经人,该给的面子还是要给的。”

    玉泽演感觉事情好像有些转机,难道这些人不是林安然的人、也不是来找自己麻烦的?但在没有确定之前,他的动作还是小心翼翼的。

    “社长,您好,我是的2p玉泽演。”

    ps:谢谢 叫我v24 的月票!谢谢 只liveyuri 的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