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一一章 小孩子惹事,大人要负责

作品:《娱乐韩娱

    “oppa!oppa!oppa!”

    “oppa,泽演oppa呢?他不是今天出院吗?”

    “oppa,我爱你!”

    “尼坤xi,请问玉泽演xi没有一起出院,是因为他的伤情更加严重吗?你们真的是在酒吧和人打架的吗?之前公布的是今天一起出院,结果玉泽演xi没有出现,是因为期间又打架了吗?”

    ……

    尼坤很享受这种被人瞩目、被人喜欢的感觉,至于某些记者的带刺问题,他早就学会了无视。顶

    唯一有些遗憾的,就是脸上的那些“颜料”让他觉得自己的美貌有些受损,不过看到粉丝们的疯狂,他觉得这些还是很划算的。

    “泽演的胳膊还需要一些时间来恢复,所以要过一段时间才会出院。……”

    按照既定的计划有气无力地回答着粉丝和记者的问题,尼坤显得很是享受,这也让一旁徐民在松了一口气,他还真怕尼坤会因为兄弟义气将之前的事说出来。

    兄弟义气?

    尼坤如果知道徐民在的这个想法,肯定会笑他“太天真”,只是,现在玉泽演这个肌肉难又在受什么样的“照顾”呢?

    临上保姆车时,尼坤面带完美微笑地看了一眼病房的方向,而他的这个动作,在粉丝们的眼中就成了关心队友的表现,又是一阵尖叫。

    “啊!”

    这不是粉丝们的尖叫,而是玉泽演的。

    “大哥。别打了,我……啊!……我、错、我错了……啊!”

    林子涛皱着眉挥了挥手,一个黑衣墨镜男便撕下一块床单塞到了玉泽演的嘴里,这下子清静了,虽然还能听得见闷哼声。

    “这个月奖金双倍。”林子涛很满意。

    “谢谢队长。”黑衣墨镜男高兴地点了点头,而正在把玉泽演当沙包打的其他黑衣墨镜男们则打得更加卖力,怎么说也得多拿些资金不是?

    于是,玉泽演又悲剧了。

    半个小时后,林子涛挥了挥手,黑衣墨镜男们便放弃了倒在地上、完全没有力气出声的玉泽演。站到了林子涛的身后。

    除了额头有一些汗水外。这些黑衣墨镜男就跟来的时候没有什么两样,毕竟刚刚的huo dong比起平时的训练来,也就是热身运动。

    林子涛看了一眼玉泽演,露在衣服外的胳膊和脸都没有伤痕。很符合他“打人不打脸”的原则。至于衣服下面怎么样。那就不是他需要关心的了,“不错,技术都有进步。这个月都加一倍奖金。”

    “谢谢队长!”黑衣墨镜男们沉声答道,只是看向玉泽演的眼神也火热了几分,毕竟这种huo dong比起平时的任务来,要轻松无数倍。

    林子涛脱下外套,一边挽着袖子一边向玉泽演走去,“真不知道说你小子什么好,说你笨吧,还知道一些小计谋,说你聪明吧,做事破绽又这么多。”

    看着缩到墙角的玉泽演,林子涛一抬手,一根臂长的铁棍便送到了他手上,赫然就是从病床上拆下来的一根“腿”,“和上次有些不一样。上次是两只胳膊,这次还要加一条腿,自己选吧,别像上次那样,不然我会很激动的。”

    玉泽演眼中满是恐惧,那晚的经历就像是噩梦一般,虽然这些人打人的方式很“艺术”,但外表没有伤不代表不痛呀?

    想到那天晚上这个林子涛的手段,玉泽演只犹豫了一秒钟,就缓缓地伸出双手和左腿。

    “不错,小子,有进步,这次我就给你痛快点。”

    林子涛满意地点了点头,然后抬起铁棍,照着那条左腿狠狠砸了下去。

    “呯!”

    “卡擦!”

    “嗯!”

    三个声音不分先后地响了起来,林子涛眉着紧皱地看着已经昏过去的玉泽演,“这小子怎么没那晚那样硬气了?刚刚是不是你们谁下阴招了?”

    黑衣墨镜男赶紧摆手否认,和刚刚那凶悍的姿势完全不同,不是他们性格变好了,而是太害怕这个表面和善的林子涛了。

    “算了。”林子涛也懒得追究了,反正这个任务也很无聊,唯一让他有些兴趣的点也消失了。

    提起玉泽演的左手,林子涛又是一铁棍砸了下去,骨架断裂的声音传来,在胳膊变成一个诡异的姿势的同时,玉泽演也冷汗直流地醒了过来。

    “啊!!!”

    “哟,醒啦?”

    虽然玉泽演的叫声很是荡气回肠,可林子涛却没有丝毫的反应,动作却没有停下来一丝一毫。

    看见林子涛提起自己的右手,玉泽演眼眶猛地睁大,但却强忍着收回手的冲动,因为那样会受到更大的折腾,他只希望林子涛赶紧敲了走人、让他安心“养病”。

    “呯!”

    “咔嚓!”

    “嗯!”

    又是三连发的声音,林子涛略带满意地看着玉泽演,放下袖子,穿上西装外套,又变回了温和的模样,“你还不错,希望你再接再厉,下次有空,我们再玩。”

    下次再玩?

    玉泽演脸上的疼痛瞬间变成惊恐,连手脚上锥心的疼痛感也忘了。

    “帮我们的小伙伴扶上床休息,还有,把床还原,怎么说也是公共财产,不能让韩国人说我们天朝人没素质。”看了眼仿佛被十几个大汉这样、那样、再这样那样一般的玉泽演,林子涛丢下铁棍,厌恶地挥了挥手,便走出了病房。

    黑衣墨镜男们一听,便七手八脚地将玉泽演放上了病床,不但体贴地取下了捂嘴的床单,还温柔地帮他盖上了床单。交将病床的“腿”安了回去,将房间还原,这才皱着眉头离开。

    没办法不皱眉呀,因为这家伙下面漏了,一股子只有在公共厕所才能闻到的臭味实在让人夺来。

    只是玉泽演宁愿没有闻到这股味道,因为他的身体更痛了,痛入骨髓的痛。

    林安然、朴振荣、尼坤、徐民在……一个一个名字在玉泽演脑海中划过,眼中充满了怨毒与恨意。

    “让我们的人离开吧,今天的任务结束了,都回去训练。今天便宜你们这群小子了。”

    林子涛的话刚落下。黑衣墨镜男们同时撇了撇嘴,但并没有反驳,毕竟今天的任务的确是轻松无比,就比如教训玉泽演、比如封锁这一层楼。

    想了一下。觉得没有疏漏后。林子涛拿起了手机:

    “喂。承权叔,是我呀。……已经处理好了,那小子还算有点意思。不过还是没什么意思,碰两下就晕了。如果不是叔你让我亲自动手,我连动都不想动一下,连热身运动都算不上……叔,你看这次任务我完成得这么好,那件事算我一份吧?……别呀,叔,我在这边实在待得无聊呀,一个对手都没有……要不我再把这混蛋打成半身不遂,你让我回去怎么样……哎,叔,我哪敢跟您讲条件呀,只是请求,对,请求……叔?叔?喂,不带你这样的,别挂我diàn huà呀,叔?喂!!!”

    林子涛郁闷地放下手机,转过头没好气地叫道:“笑笑笑,笑个屁呀笑!再笑,信不信把你们全送去当保安、看大门?”

    黑衣墨镜男们听了这话,瞬间跑了个干干净净,留下林子涛一个人在原地唉声叹气,显得刚刚的diàn huà实在太伤他的心了。

    首尔ne百贸大厦顶楼最时间的办公室,林承权放下手机,笑道:“朴社长,让你看笑话了,是我御下无方,让这群小子没大没小的。”

    “林代表说笑了,要说御下无方,也是我,太惯着公司内那群混小子了,居然闹出这样的麻烦,希望林代表不要介意。”

    朴振荣,时下与娱乐、yg娱乐共称韩国三大娱乐公司的jyp公司社长,平时也是决定几十个艺人、练习生未来的“上等人”,更是活跃在娱乐前线的韩国知名音乐人,去年风靡韩国、并将复古风吹到海外、吹到大洋彼岸的wondergirls《nobody》就是他的作品。

    当然,这不是最重要的,凡是见过朴振荣的人,印象最深的不是他的身份和作品,而是他和猩猩十分相似的外貌。

    “没事,都是小孩子打闹,作为大人,我参与到里面也是有些以大欺小呀。”林承权感慨了一声,脸上满是欠意。

    “怎么会呢,林代表这是在教育孩子们怎么做人,可不算是以大欺小。”朴振荣赶紧应声。

    玉泽演和尼坤都是朴振荣亲自从美国挖回来的练习生,经过几年的“调教”才放到舞台上,他知道这两人爱去夜店玩,但没想到从来没惹过麻烦回来的两人第一次带回来的麻烦就这样大。

    他已经花了很大的代价保下了玉泽演和尼坤,只是没想到玉泽演会在背地里又去招惹他招惹不起的人,而且自作聪明地以为做得很好。

    如果不是因为2p现在的既定企划案暂时离不开玉泽演,朴振荣真的想把这混蛋给扔回美国去。

    “嗯。”林承权应了一声,便看起了朴振荣送来的资料。

    朴振荣见状,也停下了话头,默默地等待着,只是这种自家公司艺人、练习生被别人像挑菜一般挑选的感觉真心不好。

    而且,玉泽演这混蛋惹谁不好,居然惹到ne集团头上,不是找死么?

    还好ne没心思让他死,不过,林安然和ne集团到底是什么关系呢,代言人的合作关系?朴振荣以前相信,现在嘛,要是信了他就是白痴。

    林安然、林承权,都姓林……朴振荣估摸了一下林承权的岁数,好吧,他想歪了。

    wondergirls、2p、2a,看着这上面简陋的艺人介绍,林承权皱了皱眉,2p和2a就算了,性别就不符合他的标准,至于wondergirls现在倒是配得上林安然的人气,但现在已经去了美国,韩国的土壤已经被少女时代占据了,也不符合标准,那么,在练习生内找找吧。

    林承权本来已经不报什么希望了,但在练习生中却看到了一份还算不错的资料。

    朴振荣见林承权露出感兴趣的神色,眼神不自主地扫了过去,看到那份资料,他的脸色瞬间变了。

    ps:谢谢 鲍尔特的20章评价票!谢谢 当了不勇者的我只好打工去 和 鲍尔特 的万赏!谢谢 鲍尔特 的月票!谢谢 鲍尔特 升任首任掌门!不加更实在不足以表达心中的感激之情,晚上回家后加更两章,大概七点多的样子 各位大大动动小指点点收藏、点点推荐吧,左岸感激不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