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一六章 肖申克的救赎

作品:《娱乐韩娱

    “该死!”

    林安然按着脑袋,这一次的头痛比以前都要厉害,持续的时间也都要长,三分钟后,他才大喘着气,靠在驾驶座上。…顶…点…小…说,w√23◇■

    不是说入戏太深,只是会把自己当成扮演的那个人物吗?

    谁听说过会引起头痛的?

    《如果》的铃声响起,林安然感觉舒适了不少,或许以后应该多去找泰妍才是。

    “oppa,还有多久到片场呢?剧组已经开拍了,陈赫pd把oppa你的戏份放到了后面,让你赶快过来。”

    “半个小时就到。”

    林安然挂断diàn huà,将《如果》设置成单曲循环,才在泰妍的歌声中向着片场赶去。

    《灿烂》只剩下了四集的放送量,也就是两周的时间,现在的收视率才刚刚达到42,如果没有大的助力,突破50成为国民电视剧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也不知道有多少人在等着看他的笑话。

    林安然能够在这个时期得到这么多时间做其它的事情,除了因为林安然让人看不清楚的背景外,也是因为他的所作所为都是在为《灿烂》增加吸引力,不论是导演陈赫、编剧苏贤晶,还是倒水的小弟,都没有办法拒绝《灿烂》成为国民电视剧的魅力,这可是一项资本,一项有钱买不到的资本。

    林安然赶到片场后,很快便开始了拍摄。

    虽然《灿烂》的收视率起伏有些大,但现场的气氛却并不如外界猜想的那般不好。至少在表面上并看不出什么不好的氛围,在导演陈赫的领头带领下,片场内的一切都进行得很顺利。

    “oppa,你现在又变成于焕oppa了呀。”

    此时正在拍摄文彩媛的戏份,韩孝珠坐在林安然身边询问着,她其实觉得这一次林安然很有可能完成演技上的突破的,只是没想到因为《灿烂》的收视率问题,让他只做了一次尝试便放弃了。

    “我不就是鲜于焕吗,银星?”林安然头也不抬地笑道,视线仍然放在剧本上。

    韩孝珠心头一跳。一种异样的感觉涌了上来。

    和林安然一样。韩孝珠在拍摄的时候,也是把自己换成了剧中的人物,那个和鲜于焕相爱的高银星。只是她是演员出身,比林安然更会调节自我。没有因此而造成太大的困扰。

    不过。小困扰倒是有不少。

    听见林安然温柔的和鲜于焕一个语气的话语。韩孝珠突然有一种被带到戏中去的感觉。

    “怎么了,这么看着我?”林安然注意到韩孝珠的视线,有些疑惑。

    “没、没有。我去补下妆。”韩孝珠不敢去看林安然的这个眼神,找了个借口便溜走了,她怕再留在这儿,会被林安然带进坑里去。

    只是,看着镜子中的自己,韩孝珠有些疑惑,这些真的只是表演太过投入的错觉吗?

    看见韩孝珠离开,林安然有些担心,刚想上前弄清楚,却突然愣住了。

    “该死,这还没拍摄呢。”林安然放下剧本,闭目养神起来。

    当然这是外人眼中的场景,其实林安然是在压抑心头的躁动。

    拍摄结束后,林安然拒绝了李思馨的跟随,一个人开着车赶到了郭立的住所。

    郭立的住所在江南区论岘街区,林安然每个月给他的工资很高,几年下来,足够他在这儿置办一套像样的房产,还有一个小型的研究室。

    “安然,你来啦,快请进。”郭立热情地将林安然迎了进来,之所以用这个称呼,是因为还有外人在此,“这位是著名的心理医生,肖申克。肖医生,这位是……”

    “我知道,国民暖男林安然xi,你好,我是肖申克。”肖申克是个地道的韩国人,但看向林安然的目光并没有太大的光芒,只是看着普通病人的目光。

    “肖医生,你好。”

    林安然很好奇肖申克的名字,这让他想到了94的那部叫做《肖申克的救赎》的diàn ying,里面的主角并不叫肖申克,而肖申克却是主角所在的监狱的名字。

    “安然,之前我已经将你的情况跟肖医生说过了。”郭立在说了这要关一句话后,便将空间让给了林安然和肖申克两人,而他和肖申克两人间的眼神互动让林安然有一种恶寒的感觉。

    无视了变作背景板的郭立,林安然开始打量起肖申克来,还好这人没有一丝弯了的气质,不然他肯定不会让这人帮他做治疗。

    肖申克并没有在意林安然的目光,也没有立刻切入主题,“林安然xi,我可以叫你安然吗?”

    “当然。”林安然笑了笑,找了一个便服的姿势靠在沙发上。

    肖申克眉头不着痕迹地皱了一下,“安然,是不是对我的名字有些好奇?”

    “是有一点,肖申克,让我想到了小时候看过的一部diàn ying,《肖申克的救赎》。”林安然点了点头,这种事情不需要隐瞒,何况他还是来求医的。

    肖申克笑道:“很正常。我的名字不叫这个,只有在面对病人的时候,我才是肖申克。”

    喝了一口咖啡,肖申克继续说道:“我也很喜欢看这部diàn ying,甚至每次诊治病人之前都要重温一遍,这是一部经典不是吗?”

    “或许吧,时间太久了,有些记不清。”林安然有些不喜欢这样的谈话方式。

    “安然,不需要这样,我们只是医生和病人之间的聊天,放轻松,放轻松,我并没有窥探你的的意思,心理医生并没有外人想象的那般神奇,只是比普通人更了解一点人心的趋势罢了。所以,从你第一眼看到我时的警惕,完全没有必要。”肖申克两手放在沙发的扶手上,整个人显得松懈、没有防备。

    林安然眉头一挑,点了点头。

    肖申克笑道:“好吧,继续之前的话题。我很喜欢这部diàn ying,因为在我看来,它和我的专业很相近。在我眼中,每个人都是囚徒,而囚禁他们的就是他们的心,这颗心便是他们的肖申克监狱。我给自己取名肖申克,只是想要更加了解被肖申克囚禁的心罢了。”

    “哦?那么在肖医生看来,我的头痛也是因为我被一座肖申克给囚禁了吗?”林安然失笑,虽然他自己也没弄明白这种说法有什么好笑。

    肖申克摇了摇头,“不,我不这样认为。”

    “那么肖医生怎么看待我的头痛呢?”林安然现在还不太相信肖申克,没有将自己会在平时也偶尔不自觉地代入尹智厚或鲜于焕的角色中的情况说出来。

    “那真的是头痛吗?”肖申克神秘地笑了。

    ……

    目送林安然离开,肖申克感叹道:“好可惜,如果他是个普通人就好了,多好的研究素材呀。”

    ……

    《如果》,泰妍的声音在车中一遍又一遍地播放着,林安然望着窗外的汉江大桥发呆,脑海中还有自称肖申克的心理医生的话在回荡。

    “首尔大学医院的设备很完善,既然那儿都没有检测出安然你的身体有毛病,那你的身体肯定就没有毛病。可是为什么会头痛呢?”

    “演员的表演方式我也研究过,也治疗过不少因为演戏太过投入而走不出来的病人,可是他们都没有出现安然你这样的情况,最多也就是变成另外一个人罢了,也就是轻微的人格分裂,但并不难治。”

    “按照安然你的说法,尹智厚和鲜于焕两个人格已经存在了,那么你最多也就变成这两个人而已,就算改变也只是思想、精神上的转变,至于头痛,很大的可能是幻觉。”

    “先不要质疑我的说法,精神层面的冲击造成物理方面的伤害,听起来只有小说、diàn ying中才会出现这种情况,而且你的身体完全健康,所以我的说法并不是不可能。”

    “虽然以前我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但以前也没有遇到同时带有两个‘虚拟人格’的情况,如果相信我,我可以ti gong一些治疗方案。当然,我不保证这方案有效,但值得尝试,不是吗?”

    “初步的治疗方法很简单,就是……”

    = = = =

    “沙沙沙沙沙”

    林安然的视线中,夜晚的宁静已经被突然而致的雨声打破,这雨来得太急,也太大,雨滴打在车窗上发出了不小的声响。

    看了一眼时间,林安然给少女时代的经济人打了一个diàn huà后,便开着车驶向bc放送大楼。

    现在已经是深夜,bc放送大楼虽然还是灯火通明,但除了值班的人外,也没有其它的人影。

    林安然一直注视着bc放送大楼的门口,直到一道娇小的身影出现,冷着的脸上才出现了一抹笑容,尤其是看到这道身影谨慎地左右张望的动作,宠溺、心疼的表情同时浮现在脸上。

    “这丫头,不知道越是这样,越惹人注意吗?”林安然有些好笑,拿起diàn huà发了一条短信出去。

    在门边张望的女孩正是刚刚结束晚间电台行程的泰妍,收到短信后,便撑开伞向着林安然这边跑了过来。

    ps:谢谢 ashianti 的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