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二六章 越呆越傻(暴击:9)

作品:《娱乐韩娱

    “软软,今天我去给小恐龙现场应援了,就在《!untdown》。”

    tiffany正对摆弄着电脑,应该是在安然的家里和安心们聊天,泰妍撇了撇嘴,直接钻进了被窝里,和林安然发起了短信:

    “哦,知道啦。”

    “就这样呀,不吃醋?”

    “不吃醋。”

    “好吧。”

    泰妍等呀等,等着林安然发短信过来哄她,却一直没有等到结果,心中不由得埋怨起来,她说不吃醋就真不吃醋呀,都有那么多女人了,居然连这点女孩的小心思都看不透,真是个笨蛋。

    哎?

    泰妍突然想到,不会是林安然并没有她想象的那样在乎自己,所以才没有这样吧?

    两条眉毛不自觉地皱到一起,泰妍苦恼了。

    林安然也很苦恼,看着兴致勃勃地在麻将桌上玩翻牌游戏的金泰熙和韩佳人,没好气地说道:“我说,你们这是跟麻将过上了呀?”

    金泰熙轻哼了一声,拉住想要起身的韩佳人,继续翻着牌,“还没到夜宵时间呢。”

    林安然低头看了下自己,很正常,哪有一点像是被吃货附身的模样呀,晚饭才吃了2个小时就要夜宵?

    他的胃是好,但这不是糟蹋胃的理由。

    换了衣服出来,林安然看着麻将桌上又多了一个李思馨,无奈地叹了口气。

    走到麻将桌旁,林安然也不看三个女人刚好码好的牌,直接将韩佳人抱到沙发上,然后整着她的大腿玩起了手机。

    金泰熙郁闷地推掉这一摞牌,“呀,你把佳人抱走了。我们还怎么玩呀?”

    “刚刚两个人的时候不也是玩得好好的吗?正好思馨也在,你就和她一起玩好了。”林安然没看见手机上有泰妍的新消息发来,正准备再发条短信问下,可想到一会还有机会见面,便暂时放下了这个打算。

    “不玩了。”两手将刚砌好的长城推乱,金泰熙拉起李思馨回了房间。“走,思馨,我们自己玩。”

    李思馨小脸红扑扑地看了一眼林安然,跟着金泰熙回了房间。

    林安然目瞪口呆地看着关上的房门,不可置信地说道:“不会吧,她们不会是……”

    韩佳人疑惑地问道:“是什么?”

    林安然直起身子,趴在韩佳人耳边嘀咕了一阵。

    “什么呀,才不是呢。”韩佳人没好气地拍了一下林安然,眼中满是荒诞的感觉。也真亏林安然想得出来。居然误会两人会是那种关系。

    “就算不是,但好像也有点苗头了呀。”林安然小声嘀咕着,越想越不能放任不管,要是女人们都自己玩了,那还要他做什么?

    怎么着也得弄清楚这两人是怎么回事才行呀。

    于是,林安然向韩佳人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后,悄摸摸地向金泰熙的房间走去。

    韩佳人好笑地白了林安然一眼,摸过手机。快速编辑了一条短信发送了出去。

    于是,当林安然站到门口埋怨隔音设施太好的时候。房门却猛地被拉开了。

    看见李思馨的衣服没有任何的凌乱,林安然大大地松了口气,大方地招呼道:“hi,晚上好呀。”

    “oppa晚上好,我先去换衣服啦,在家里穿着这一身难受。”李思馨吻了一下林安然。便回了自己的房间。

    林安然对她的动作深以为然,都在家里了,还穿着工作的衣服,那是给自己找罪受。

    金泰熙好笑地看着林安然,“你站我门边干什么呀?”

    刚刚她正在和李思馨询问林安然的状况。肖申克对林安然是有保留的,但对林安然的病却没有保留,而这没有保留的部分就全部坦白给了林安然的女人们,因为他觉得这对他的研究有帮助。

    所以从某种程度上来说,金泰熙等人比林安然更了解他的现状。

    “这不是想你了吗?要不我陪你玩会?”林安然笑得很开心,他是真的很开心,他这刚到门边,金泰熙的房门就开了,不是缘分是什么?

    金泰熙满意地笑了笑,然后林安然就苦着脸坐到了麻将桌旁,陪着金泰熙玩起了只有小孩子才会玩的翻牌游戏。

    看着林安然装作兴趣很高的样子,金泰熙心里是很开心的,她知道这个男人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这种幼稚的游戏就是他很不喜欢的,不过她却很喜欢让林安然陪着她做这些幼稚的游戏,因为这会让她觉得林安然还在乎她。

    更重要的是林安然从来不向她发火,让金泰熙有种不真实的感觉,就算再甜蜜的恋人也会因为这样那样的问题而争吵,可是林安然身边有那么多女人,却从没来没有过争吵,真的是很不真实的感觉。

    “啪!”

    金泰熙一把拍掉林安然的手,“不许偷牌。”

    林安然脸一苦,收回手,继续按照游戏规则玩起了游戏。

    很快,李思馨便穿着睡衣走了出来,然后在金泰熙的招呼下,和韩佳人一起坐上了牌桌子,于是当林安然反应过来时,他就开始放炮了。

    几圈过后,林安然便换好衣服出了门,这已经是惯例了。

    三个女人继续玩着三人麻将,却没有了刚刚的ji qing。

    “肖医生怎么说?”金泰熙随手将摸上来的牌打了出去。

    李思馨笑道:“肖医生说oppa能够这样自主地控制自己,说明情况有好转了,只要继续服用安神的药物,再多出去走走看看,短时间内不要再用那种方式拍戏,很快就会好的。”

    韩佳人松了口气,“这就好。正好下个月有半个月旅游的时间,相信足够了。”

    金泰熙嗔了一眼韩佳人,“就你知道心疼他。真不知道他怎么会得这么奇怪的病,应该说我们的男人果然不是普通人吗?就连生病也是独一份的。”

    “欧尼。”韩佳人不依地叫道。

    “糊了。”李思馨开心地展示出手中的牌,引得金泰熙又是一个白眼翻了过来。

    = = = =

    泰妍等呀等,等呀等,等到迷迷糊糊地睡着了都没有等来林安然的短信。

    tiffany看了下时间,走到床边推了推泰妍,“起床啦,该准备去bc录节目了。”

    泰妍嘟嚷了两句,拉过被子,一个翻身整个人就不见了。

    tiffany嘟着嘴,正准备用一些非常规的手段,就听见一阵熟悉的铃声响起,然后泰妍像是被按了开关一样,嗖地从床上坐了起来,双眼还没睁开就接通了diàn huà:“oppa?”

    tiffany一阵气苦,什么跟什么嘛,真是有了见色忘义,亏自己还叫她起床呢。

    转过身,恨恨地跺了两脚,发现泰妍并没有发现自己,tiffany委屈地坐回电脑前,继续和安心们聊起了天,只是她却是有些心不在焉。

    上次听泰妍说了对林安然的印象,让她知道了另外一面的林安然,但这并没有缓解她的好奇心,允儿、秀英、西卡,一个一个地像是飞蛾扑火一般扑到林安然身边,现在又多了一个泰妍,她真弄不明白,林安然真的有那么好吗?

    虽然tiffany承认,作为偶像和哥哥,林安然真的很好,可作为男人……

    泰妍换好衣服后,拍了拍发呆的tiffany,“傻t呀,别发呆了,越呆越傻哟。”

    tiffany回过神,想要说些什么,可泰妍却已经开心地离开了,让她有一种一拳打空的感觉。撇着嘴,tiffany突然觉得还是睡觉更适合她,于是她关掉了电脑,躺到床上,学着泰妍的动作,一拉被子,整个人就消失了。

    = = = =

    泰妍坐上保姆车,先是和开车的经济人打了下招呼,才板着脸看向林安然,“安然xi,你怎么会在我的保姆车上?”

    安然xi?

    林安然眉头一挑,伸手勾起泰妍的嘴角,让她露出了一个别扭的笑容,“叫oppa,还有,别板着脸,那样不漂亮了。”

    “哎呀。”泰妍脸红地挣开林安然的手,紧张地看了一眼开车的经济人,发现她仿佛没有发现后座上的事情后才松了口气,没好气地白了一眼林安然,但在看见他又伸出了罪恶的手后,连忙做了一个讨饶的表情。

    和林安然亲近,泰妍并不介意,但那是在没有外人的时候,很明显,经济人就是外人。

    林安然同样如此,所以并有再捉弄泰妍,“软软,今天我去现场给小恐龙她们应援了。”

    “哦,知道啦。”

    “就这样呀,不吃醋?”

    “不吃醋。”

    “好吧。”

    同样的对话,只是从文字变成了语言,泰妍气苦地看着林安然,这真不叫个事呀!

    林安然看着泰妍苦恼发呆的表情,好笑地说道:“看你,别总学人发呆,小心越呆越傻呀。”

    “oppa!”

    泰妍一脸荒唐地叫了起来,这可是她刚刚送给tiffany的话,现在又被林安然还了回来,难道tiffany和林安然之间也有她不清楚的事情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