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二七章 夫人,你也头痒吗(暴击:10,打完收功)

作品:《娱乐韩娱

    将泰妍送到bc后,经济人便先离开了,林安然的车早已被人弄到了这儿,交接了一下,他便坐回了自己的车上。

    车架上有一盒口香糖,那是戒烟之后,就一直常备在车上的东西。

    拿出一块口香糖放进嘴里,林安然一边嚼着,一边发起了呆。

    林安然将自己的病告诉李思馨而没有告诉其他女人,不是因为单宠李思馨,而是知道他的这个病在自己的女人中已经不是秘密,所以他需要一个让她们知道的借口。

    让肖申克为自己治病,林安然没有理由不让人去调查他,甚至现在肖申克身边还跟着几个他的人,而且会一直跟着,所以肖申克的那些动作他都清楚。

    林安然并不介意配合别人做一些研究,如果这些研究对他本身有利的话。

    天才?怪才?

    在林安然的胡思乱想中,时间过得很快,快到他还没来得及想好如何事后对待肖申克这个人,就看到下班的泰妍坐上了车。

    “oppa,你下个月还有时间陪我回全州吗?”这是泰妍很想问的问题,现在没有了经济人,她便问了出来。

    在林安然公布出来的行程中,下个月他因为ne集团代言的事情,要在韩国各地飞近半个月的时间,直到月底才会有休息的时间。

    林安然笑道:“当然有时间了,答应你的事情,我怎么会推脱。对了,下个月什么时候回去,我好安排工作。”

    泰妍看着林安然,想要看出他的勉强,但最终还是失败了。因为林安然从来就没有在对待她的时候勉强过自己,“再过一周,刚好我们的行程有一个空档期,家里又有些事,我就请了两天的假回家。”

    林安然想了想,突然笑道:“软软。你选的时间真不错呀。”

    泰妍愣了一下,随即也笑了起来,没错,她选的时间真心不错,居然碰巧选到了那一天。

    = = = =

    “哈!”

    “呀!”崔秀英从沙发上直接蹦了起来,看见身后笑得快要倒地的林允儿,没好气地叫道,“林小允,你又发什么疯呀?”

    林允儿好不容易才止住笑。跳上沙发,直直地盯着崔秀英,“欧尼,你在想oppa吗?”

    “没有。”崔秀英小脸一撇,她才不会承认呢。

    林允儿笑了笑,身子一歪就倒到崔秀英的身上,用腻人的小男孩声音撒娇,“欧尼”

    崔秀英想要把林允儿推开。可惜力气怎么也比不过对方,只得无奈地说道。“是,是,我在想oppa可以了吧?”

    虽然像是敷衍,可崔秀英的话却是真的,她的确是在想林安然。

    之前两人的关系好不容易有了突破性的进展,却因为少女时代繁忙的行程。而停滞了下来,之后虽然也很亲近,但就像是按了暂停键一样,让她很是恼火,而现在。林安然又每天送泰妍回家,让她感觉很是不安。

    “欧尼,这本来不就是我们的选择吗?”林允儿躺在崔秀英怀里,仰头看着崔秀英的俏脸,轻笑着。

    “什么呀,我可不是后悔。”崔秀英捏了捏林允儿的小鼻子,调笑道,“咱们允儿真是和oppa越来越像了呢,这个姿势是oppa最喜欢的吧?”

    林允儿不以为意,反而是意味深长地看着崔秀英,“欧尼,我还学会了oppa的另外一招,要不要试试?”

    “什么招?还是不要了,我要回房睡觉了。”崔秀英本能地感觉到危险,想要抽身离开,可她完全不是林允儿的对手,然后房间中就发出了耐人寻味的声音。

    泰妍回到宿舍的时候,看到的就是林允儿和崔秀英两人坐在沙发的两头,大眼瞪小眼,身上的睡衣也有些不规整,不由得乐了,“你们这是被打劫了,被打劫了,还是被打劫了呀?”

    林允儿也不整理身上的睡衣,几步跳到泰妍身边,“欧尼,苏勇oppa欺负我!”

    ……

    睡了一个好觉,林安然还是一大早就起了床,今天可是要去启明大学的,作为一名优秀的荣誉教授,他对于全校长最近一天十多通diàn huà的邀请,也是很“高兴”地答应了。

    “前面不是没去开过讲座,就算忙着拍《灿烂》的时候,也去过两三次,也没见这老头这样急切呀,真是奇了怪了。”林安然整理着衣服,这次他倒没有像第一次去开讲座那般西装革履,而是穿了一套休闲装,怎么说也不能太严肃了不是,毕竟他的讲座又不给学分。

    李思馨一边整理着林安然身上不合适的地方,一边回答道,“谁让oppa现在的人气无敌呢?如果我是一个大学的校长,而学校内又有oppa这样人气暴棚的明星教授,我也不会放弃用oppa来招揽客人的。”

    “呀!原来那老头就是这样想我的呀?太过分了,不去了,不去了,说什么也不去了。”林安然没好气地叫道,甚至还孩子气地扯起了身上的衣服。

    “oppa!”对于林安然这段时间的“活泼”,李思馨真是有些哭笑不得。

    “别生气啦,我就是说笑的,开玩笑的。”林安然在李思馨嘟起的小嘴上吻了一下,将脱到一半的外套放了下去。

    出门上车,车子刚刚发动,林安然就收到了tara的diàn huà,这几天tara出道正忙着聚拢人气,但也没少“骚扰”林安然,只是以往都是朴智妍打diàn huà过来,这次去是全宝蓝。

    “全宝蓝小学生,有什么事吗?”林安然看了眼手上那个牙印,决定直接将全宝蓝的等级从初中生降到小学生。

    转念一想,林安然又不由得有些想笑,自己什么时候落到和一个小孩子置气的地步了呀。

    在林安然心里,全宝蓝的确是一个没长大的孩子,虽然她和他同龄,可不论相貌还是脾气,他都没办法将全宝蓝当作一个同龄人。

    “你说谁是小学生?”

    diàn huà中,全宝蓝的声音很有一股咬牙切齿的味道。

    或许全宝蓝以后会因为这张童颜而开心,但现在,她很讨厌被当作小孩子,她的记忆中,有一次同学聚会想要喝烧酒,结果被未成年人不得喝酒的理由拒绝,甚至拿出也被人认为是作假,这件事让她深以为耻。

    “谁回答了谁就是小学生。”林安然也是个倔脾气,听到全宝蓝的声音,顿时把刚刚的愧疚抛到了九宵云外,说出的话都有些痞痞的,像是故意气人一样。

    果然,全宝蓝被气到了,“呀!再叫我小学生,小心我咬你!”

    林安然一窒,手上的牙印处突然感觉有些发疼,明明已经结疤了……等等,林安然突然想到,这和自己的头痛不是会是一种症状吧,精神上面的伤害?

    我去!

    林安然想了一圈,差点把手机给丢了出去,这是受到精神伤害了呀,难道全宝蓝也会这种高等级的攻击?

    全宝蓝可不知道她已经被林安然定义为了危险人物,她正对着手机咬牙呢,这混蛋实在太气人了。

    “宝蓝欧尼、宝蓝欧尼,快出来,经济人欧尼马上要来接我们了,你还没化好妆吗?”朴智妍的声音从洗手间外传来。

    “来了。”

    捂着手机招呼了一声,全宝蓝恨恨地朝手机对面的林安然叫道:“林安然xi,你给我等着!”

    想象了一下林安然被自己吓得慌张的模样,全宝蓝开心地走出了洗手间,虽然她知道林安然不可能因为她的这句威胁而吓到,但怎么说也是心理上的安慰嘛。

    只是在看到朴智妍后,全宝蓝突然拍了拍脑袋,该死,都是被那个混蛋气的,居然一件正事都没说。

    朴智妍好奇地看着全宝蓝,显然很不理解她突然“自残”的举动,“宝蓝欧尼,你怎么打自己呢?”

    “我头痒。”全宝蓝闷闷地说道。

    朴智妍愣了一下,突然笑着抬起手,“宝蓝欧尼,我来帮你吧?”

    全宝蓝一个闪身躲开了朴智妍的攻击,要知道朴智妍可是练过的,要是没轻没重的,把人敲傻了怎么办?

    可是看到朴智妍一副可怜兮兮、好心被人误会了的表情,全宝蓝明知道这丫头是装出来的,还是心疼地走了过去,“智妍,帮我挠一下吧。”

    全宝蓝紧闭着眼睛,心里恨自己的自作自受,但更恨林安然,要不是那个混蛋,怎么会出现这样的状况?没错,都怪林安然。

    直到一只小手真的在头上挠了起来,而不是趁机给她一个脑瓜崩,全宝蓝才惊讶地睁开眼,看到的是朴智妍调皮的笑容。

    见这两姐妹一副姐妹情深的模样,李居丽很想感动一下,可是这场面完全感动不起来呀,姐姐比mèi mèi矮上一个头,怎么看怎么像小学生的棒棒糖被抢了,然后高中学姐在安慰她。

    朴素妍小声在李居丽耳边说道:“居丽,你也头痒吗?”

    李居丽这才发现,她不知道什么时候也开始挠起了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