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二八章 这位男同学,请不要叫我oppa

作品:《娱乐韩娱

    林安然这边被全宝蓝挂了diàn huà也不着恼,反而是松了口气,因为李思馨那鄙视的眼神让他觉得再聊下去,会被拉到小学生的水平。

    更重要的是,他在小学生这一等级的经验完全没有全宝蓝这次资深级的小学生高呀,要是那样再遇上,还不是得被完暴了?

    可理解归理解,李思馨敢鄙视他,还是需要付出代价的。

    很快,保姆车便到了目的地,不是启明大学,那还在大邱呢,要过去还需要好几个小时,他现在在少女时代宿舍楼楼下,作为一名正经的老师,他准备接徐贤童学一起去听课。

    虽然徐贤还没有高考,但作为林安然的辅导生,对林安然的讲座还是很有趣的,而在现在的她看来,经济学讲座这东西,其实是很高大上的,就算她对这方面没有兴趣,但并不代表她拒绝了解,尤其是这讲座是她的辅导老师执鞭的。

    “林老师,思馨前辈,你们好!”

    90度的鞠躬,林安然很怀疑,如果徐贤和宋茜的身体一样柔软,肯定是折叠式的鞠躬。

    “oppa,一定要照顾好忙内呀,这么远,天气又这么热,别让她中暑了。”现在只有jessica没有行程,所以只有她一个人送徐贤出来。

    本来徐贤是有一个cf需要拍的,但一听她是要去听林安然的讲座,很爽快地批了一天假,反正cf要拍好几天,也不差这么一天。

    林安然有些无奈,“西卡,我才是你老公呀,天气这么热。怎么就不知道关心关心我呢?”虽然没有镜头,但林安然还是用着《我结》中的称呼,反正都是自己人,也不怕什么fēi wén。

    “忙内是我的,所以我关心她是应该的。”天气很热,所以jessica有些脸红。

    “欧尼!”徐贤也有些脸红。虽然她和jessica的关系真心不错,可在外rén miàn前、尤其是男rén miàn前,她对这样亲密的表现实在有些羞赧。

    “知道了,我会照顾好忙内的。”林安然悄悄地捏了捏jessica的小手,然后笑着上了车。

    “欧尼再见。”徐贤对jessica认真的行礼后,跟着林安然上了车。

    jessica撇了撇嘴,转身回了宿舍。

    车上,徐贤一本正经地坐在座位上,让林安然都不好意思躺下了。

    “小贤呀。”林安然揉了揉额头。

    “林老师。我在。”徐贤认真地答道。

    林安然一窒,虽然已经很清楚徐贤的脾气,但在面对她的时候,真心有些无力,“小贤呀,其实你可以叫我oppa的,不用一直老师老师的叫,那样感觉很生疏。”

    徐贤一脸不解地问道:“可是这是礼仪呀。妈妈说过,不守礼仪的孩子是不会得到别人的认可的。”

    林安然现在真想给徐妈妈跪了。没办法,徐妈妈的段位实在太高,而且他还听允儿说过,徐贤好像在宿舍都时常说敬语,所以只有一个结论,那就是徐妈妈是一位伟大的教育家。如果让她来教导全韩人民……

    想到某个情形,林安然一个激灵,“小贤,这样吧,在上课的时候叫我老师。平时就叫oppa,或者姐夫也好,怎么样?”

    徐贤歪着脑袋想了一下,点了点头,她也很想和这位很神秘的老师快些亲近起来,“好的,林老师。”

    林安然松了口气,还好徐贤没有被教成一根经,还知道转弯,“那现在就叫我oppa或者姐夫就好了,不用叫老师了。”

    “不行,今天是去听老师您的讲座的,也算是上课的时间。”徐贤固执地说道。

    要不是徐贤眼神清澈,林安然真会认为这丫头是故意整蛊自己,不过,就算不是故意,也是上天派下来折磨自己的。

    要命呀!

    “你想怎么叫就怎么叫吧。”林安然无力地挥了挥手,身子像是被抽空了力气一般,无力地靠在李思馨身上。

    徐贤有些委屈,很想说林安然现在的样子很不合公共场所的礼仪,但看见他很像生气的样子,又不敢说出口,步可怜的模样看着让人心疼。

    林安然正在对徐妈妈地理膜拜中,并没有看到徐贤的委屈模样,让徐贤更加地感觉委屈了起来,或许正在心里教育“林安然”也不一定。

    = = = =

    启明大学,林安然的保姆车到这儿的时候,再次体味到了第一次到这儿时的场景,只不过这一次来看他的人要比那一次多很多。

    看见林安然从车上下来,已经从三百余人增加到七百多人的“本土”安心顿时叫了起来,而跟在林安然、李思馨身后走下来的徐贤又是引起了一阵尖叫。

    毕竟安心中女孩居多,而为了看女孩,又来了不少的男孩,少女时代现在作为韩国最有吸引力的女团,当然很少有男孩不会认识,所以比起要林安然的安心来,给徐贤的尖叫声和应援声更加给力,让穿着学生装过来的徐贤频频鞠躬行礼。

    林安然现在很想给jessica打diàn huà说一声:就算我不照顾你的忙内,她也没事呀。

    当然,现在林安然不会表现出这些情绪,因为他还要面对安心,也看到了许多熟悉的面孔,朴智美、韩熙英……

    还好这儿是大学,不是菜市场,所以就算和菜市场一样喧闹,但秩序却要好上无数倍,徐贤第一次在人群中,没有被人围堵的担忧。

    这就是大学吗?

    徐贤突然喜欢上了这样的环境,在这儿,不但能学到知识,还能够享受到普通人的生活。看了眼前面正开心地和安心们聊天的林安然,徐贤也开心地笑了。

    再次来到大讲堂中,林安然微笑着打量了一下现场。发现没有看到全校长那个猥琐小老头后才松了口气。

    他很了解,那个小老头让他现在过来办讲座,无非就是为了十一月的高考准备而已,毕竟大学升学率也是这些校长的主要成绩之一,很大程度上关系着以后的路,而且后面肯定会再次邀请他过来。毕竟林安然这三个字,现在实在太火了。

    可理解归理解,林安然还是不想看到那老头,实在太“猥琐”了。

    不过,这小老头办事倒不错,这些明显一大半是高中、初中的小mèi mèi们,想来也是他的杰作吧。

    既然是经济学,林安然也准备了一些东西,可是林安然却突然担心自己讲的东西。是不是白白准备了。

    好吧,本来就是被当作吉祥物的。

    林安然叹了口气,就当讲给那百分之一或者千分之一的人听好了。

    在黑板上写下经济危机四个字,林安然转过身,瞬间从一名当红艺人变成了大学的教授:

    “大家都知道去年爆发的世界性经济危机,相信也都深有感触,毕竟就算到了现在,这次经济危机也还在散发着它的余威……”

    “为什么会爆发世界金融危机?为什么美国金融市场会失去监管?为什么对危机将要来临的警告视而不见?为什么欧美主权债务危机挥之不去?仅仅是因为操作层面上的疏忽大意放松了对金融的监管。理论和制度问题造成的危机?”

    见一系列问题吸引了大部分人的注意力,林安然微微一笑。“西方经济学和管理学理论,先天上就是不足的……”

    徐贤和李思馨坐在第一排的正中间,周围也全是安心,所以在演讲开始后,并没有受到太多的打扰,而她也认真地听着林安然的讲述。

    可是听不懂。

    徐贤很讨厌这种感觉。但就算强制去听也听不明白,只感觉好深奥的样子。但苦恼过后,就是开心,徐贤现在心中想的,用天朝的话来说。就是:妈妈再也不用担心我的学习了。

    在徐贤想来,有林安然这样一位老师,以后还用担心学习吗?何况还有一个很厉害的师母,金泰熙呢。

    而且,台上那个意气风发的姐夫、oppa,好像真的很帅呢。

    “危机总要有埋单者和殉葬品,上个世纪的1929-1933年世界经济危机,是美国制造,德、意、日埋单;同样是上个世界的80年代,ri běn经济危机是美国作为始作俑者,ri běn担当;98年的亚洲经济危机是美国对冲基金制造,印尼和泰国受难。而这一次,经济危机正在慢慢地过去,可是作为始作俑者的美国依然没有埋单,那么这份帐单最后会流落到谁的手里呢?”

    和徐贤一样,许多人都听不懂林安然讲的东西,不过也没多少人在意,这些被全校长那猥琐小老头放进来的高中和初中女孩们本来就是奔着林安然这个人来的,再摘除其他系的学生和本校的安心,真正在意林安然所讲内容的,这两千人中估计也就那么百来十个吧。

    不过,在林安然做了总结后添加上的那句话,所有都是听懂了:

    “大家都知道我代言的ne集团吧?它可是为韩国国民ti gong了许多的就业岗位的,而大邱也有一座由ne制造的百贸大厦,大家如果有空,记得多多捧场呀。”

    满场的应答声中,有位同学大叫道:“oppa,你这算不算是植入性广告呀?”

    林安然顺着声音望了过去,脸色一正:“首先,不要叫我oppa,这位男同学!!!”

    ps:谢谢 17号捌 和 小鸟1985 的月票

    谢谢 只liveyuri 的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