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四零章 你的香味(暴击:1)

作品:《娱乐韩娱

    厨房中,辣白菜、香辣素食豆腐、白切羊糕、雪菜大黄鱼……一个个香气四溢的菜从金妈妈的手中,像变魔术一样出现。

    “记得一会说这是你做的。”金妈妈一边将大黄鱼捞进盘子里,一边交待着泰妍。

    泰妍端着盘子乖巧地站在旁边,一脸荒唐地说道:“阿妈,我只会做一些普通的菜,这些哪做得出来呀?”

    “笨!”

    敲了一下泰妍的脑袋,金妈妈恨铁不成钢地说道:“就不会以后再学吗?跟你说呀,要抓住一个男人的心,先要抓住一个男人的胃。”

    泰妍有些脸红,“阿妈,我们不是你想的那种关系?”

    “行啦,阿妈还能不知道你呀。”金妈妈开始在鱼身上浇汤汁,“这可是你从小到大带回来的第一个男孩子,而且阿妈有眼睛,之前你们那几分钟都急着眉来眼去的,以为阿妈没看见?别害羞,阿妈跟你说,你这次的眼光不错,阿妈支持你。”

    看着金妈妈眨眼的动作,泰妍实在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不过,这样算不算已经达到了一半的目的?

    当餐桌上被丰富的菜肴摆满时,林安然也和金爸爸从愉快的聊天模式中脱离了出来。

    这段时间,社会版新闻和娱乐版块播报中,到处都充满着对林安然的赞誉之词,就连电台都是如此,没有通电的地方还真看不到、听不到。

    而全州这座大城市,很明显是通了电了。

    虽然不在ne的十大百贸大厦的计划中,但全州对于林安然的报道并不比光州、大邱这些城市少。金爸爸自己开着一家眼镜店,但平时也很关注社会版的消息,对于这段时间以正面形象长期“刷屏”的林安然,他的好感还是不少的。

    只是老人家看女婿。越看越不得劲,这才是正常的。

    幸好林安然早就掌握了第一手资料,三下五除二,便让金爸爸将他当作了知己,甚至在饭桌上还一直不停地聊着刚才的话题,直到家中的oss金妈妈强调了好几次。才停了下来。

    一顿晚餐吃得很开心,除了金妈妈在宣称这一大桌子菜都是泰妍的作品时,林安然、金志勇、小夏妍三人诡异的目光外,一切都很和谐。

    晚餐快结束的时候,11岁的小夏妍突然看着泰妍得意地笑了一下,然后说道:“安然oppa,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

    “当然可以。”林安然笑道。

    泰妍警惕地看着小夏妍,在她看来,小夏妍现在肯定问不出什么好话。果然,在小夏妍的问题出口后,她就后悔了,后悔没有提前捂住小夏妍的嘴。

    她的问题是这样的:“安然oppa,你和一起出演《我们结婚了》,是想要借机接近我家欧尼吗?”

    金爸爸和金妈妈平时不看怎么看综艺节目,但也听得出来《我们结婚了》的含义,不论是林安然出演这个节目的目的是什么。他们还是想要弄清楚的。

    “真聪明。”林安然没有正面回答,这些话题可以和金爸爸、金妈妈好好谈。但却并不适合小孩子听。

    ……

    泰妍家里的房间其实是很紧凑的,父母一间主卧,剩下三间房间便是泰妍、金志勇和小夏妍一个一间,然后就到了该休息的时间了。

    “oppa睡我的房间吧,我和mèi mèi睡。”泰妍说完后,突然觉得房间内安静了许多。

    金爸爸想要说些什么。却被金妈妈给拦住了,金志勇则是用更加诡异的目光来回在林安然和泰妍身上扫视着,到最后还露出了一个愤然的表情,倒是小夏妍一脸不满地叫道:“不要!欧尼,我已经是大人了。要一个人一间房!”

    最后在金爸爸和金妈妈的沉默下,小夏妍还是被无情地镇压了,只是和泰妍回到房间后,却贼兮兮地笑了起来,“欧尼,你要怎么谢我呀?”

    “什么怎么谢你呀?”泰妍扑到小夏妍的床上,她现在脑子还是乱糟糟的,今晚的情况实在有些出乎她的预料。

    一直说着让自己不要太早找男朋友、也不要找圈内的艺人当男朋友的金妈妈突然开始让自己抓住林安然的心,一直严厉无比的金爸爸也能和林安然像忘年交一般开心地聊天,平时话痨的哥哥金志勇今晚突然变成了沉默的人,就连自己也理所当然地让他去自己的房间睡觉……

    或许是知道泰妍把自己忽略了,小夏妍连忙跳出来蹭存在感,“欧尼,我今晚可是帮你试出了姐夫的心意呀,你居然就这样忘了?”

    原来是《我结》的事情?

    “睡吧,我太累了。”泰妍叹了口气,转过身不理小夏妍了,只是心里在想着,如果林安然看到了她准备的那个礼物,会是什么样的想法。

    “呀!欧尼!”小夏妍不满地拉了拉泰妍,可泰妍已经打定主意不理她,她也没有办法,只得郁闷地抱着今天新得到的礼物:小熊人偶,睡觉了。

    泰妍的房间中,林安然并没有着急休息,而是四下打量着,他对泰妍的生活环境真的很好奇。

    当然,他没有乱翻这些东西,要是翻出来什么的物品就不好了,他现在和泰妍还没有到那样亲密的地步。

    房间是暖色系,很有一种温馨的被治愈一般的感觉,明明泰妍有好几个月没有在这间房间中住了,可林安然却仿佛能够闻到属于她的香味。

    林安然的目光从床到衣柜、从书架到书桌,最后停留在书桌表面的那个相册上。

    “oppa,如果晚上无聊,可以解解闷。”

    林安然笑着将泰妍亲笔的字条放到一边,拿起相册躺到床上开始翻看起来。

    第一页的zhào piàn,是一个还没有睁开眼睛的婴儿,肉乎乎的。小脸全部皱到了一起,被穿着病服的年轻女子亲昵地抱在怀里,女子脸上带着甜蜜的笑容,眉眼间似极了金妈妈的面容,应该是年轻时的金妈妈,旁边还有着一行小字:刚刚出生时的我。丑丑的。

    林安然愣了一下,心中很是感动。

    他明白了泰妍的意思。

    第二页的zhào piàn,和第一张zhào piàn上的婴儿相比要大了一点点,正被金妈妈抱在怀里,懵懂地看着镜头,身后还有一大堆的亲戚朋友,旁边写着:百日宴时的我,萌萌的。

    第三页的zhào piàn,又长大了一些的婴儿手中抓着一支笔。身边还有书本、糕饼、剪刀等物品,旁边写着:抓周时的我,本来家里人都以为我会考上很好的大学的,结果却因为工作放弃了高考,好可惜。

    第四页的zhào piàn……

    第五页的zhào piàn……

    ……

    林安然缓缓地翻着相册,脸上一直挂着温暖的笑容,刚上学时的软软、小学毕业典礼上的软软、第一次在校园晚会上表演唱歌的软软、忐忑地站在门口的软软、在第八届青少年选拔大赛中获得第一名的软软、在练习室中努力练习的软软、出道综艺《少女上学去》中撒娇的软软、第一次获得一位时站在舞台上开心的软软、为电视剧演唱ost《如果》时深情的软软、黑海时站在舞台上舞蹈的倔强的软软、在深夜电台节目中坚持的软软、《e》九冠时开心的软软、综艺节目《少女时代的》中抱着宝宝的温柔的软软……

    许久,林安然随着一页页zhào piàn而起伏不定的心情才平复下来。还有最后一页。

    最后一页的zhào piàn不再是泰妍和她的家人或者队友,而是和林安然的。是两人在光州的ne百贸大厦瞎逛时拍下来的,泰妍在前面走着,林安然你是一个忠实的骑士一般守在她的身后。

    这张zhào piàn应该是刚刚放进去的,旁边没有任何字迹,只有一张纸条:oppa,帮我记录一下吧。

    林安然笑了一下。坐到书桌旁,想了许久,才在这空白的地方写上了一行字。

    ……

    第二天上午,林安然和泰妍并没有出去逛街,不是他不想了解泰妍长大的城市。而是他现在的人气,根本不可能安心地上街,再加上一个人气不比他差多少的少女时代队长泰妍,更不可能快乐地逛街了,甚至连金爸爸的眼镜店都没能去成。

    于是,上午便在和金妈妈、小夏妍的聊天中渡过了,吃过午餐后,林安然和泰妍便踏上了回首尔的……高速公路。

    有些可惜的是,林安然并没有找到机会将自己的情况和金爸爸、金妈妈交待清楚,不是他害怕,而是小夏妍实在太黏人了,就连泰妍拖都拖不走,根本不给他开口的机会。

    “oppa,你看过我的相册了吧?你在后面写的什么呢?”车上,泰妍好奇地问道。

    林安然笑道:“你没看吗?我还以为你早上整理房间的时候看过了呢。”

    泰妍小脸一红,“才没有看呢,我是在找oppa有没有做什么奇怪的事。哎呀,你到底说不说呀?”

    听见泰妍用半语,林安然也知道不能再逗下去了,不过,他可不会老实地说出来,就像泰妍装作没有看一样,“我忘了呀,不过,我在相册上面闻到了一些东西。”

    “什么东西?”

    你的香味。

    ps:本来正在吃饭的……还是不说了,万赏、月票、掌门暴击了,谢谢 当不了勇者的我只好打工去 的万赏、月票,并升任掌门!例行求票、求收藏、求月票、求打赏、求加交流群423210351,各种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