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四一章 你不怪我就好(暴击:2)

作品:《娱乐韩娱

    和泰妍的全州之旅后,林安然和林允儿去了首尔的门户:仁川,剪彩仪式之后的签名会上,林安然和林允儿首先试验了郭立制作的疲劳缓解药剂,那效果还真心不错,至少一个半小时的签名会下来,不至于像之前那样让手指没知觉了。

    当晚,林安然便带着林允儿去了仁川唐人街,这也是韩国最大的华侨居留地。

    “oppa,原来我们的人气也不是那么大呀,我们都逛了快一圈了,都没有人认出我们。”林允儿咬了一口手中的糖葫芦,然后递到林安然的嘴边。

    林安然将那半颗糖葫芦咬进嘴里,含糊地说道:“是呀,我们还需要努力呀。”

    摸了摸脸上的川剧中的miàn ju,林安然心说:这大晚上的,要是有了能遮住半张脸的miàn ju还能被认出来,就有鬼了。

    这时,林允儿突然眼神一亮,跑到一个吹糖人的小摊前,招呼道:“oppa、oppa,快来看呀,这个好神奇呀!”

    看着一个个生动的动物:虾、蛇,甚至各个不认识的人物在小摊大叔的手中成形,林允儿眼中满是不可思议的光芒。

    林安然一直注视着允儿的侧脸,虽然有miàn ju的阻隔,但却更添了一份异样的魅惑。

    经过他这半年多来的努力,允儿在水平线以下的身体曲线也渐渐变得完美了起来,被定位为门面的她也不再是完全依靠着那一张俏脸,可是在林安然的眼中,还是这张宜喜宜嗔的小脸才是最大的焦点。

    “oppa,别发呆了,快给钱啦。”林允儿举着手中的糖人张飞和糖人关羽在林安然眼前晃了晃,她实在被林安然的目光看得有些受不了了。

    林安然笑着抽出一张老人头递给小摊老板。才跟上林允儿的步伐,看着拿着糖人蹦蹦跳跳的允儿,他知道,这些就是他需要守护的东西。

    京畿道水原市,兴建于1796年,是朝鲜第22代王-正祖大王设立的第一个城市。当时还不叫水原市,而是叫水原邑。1949年在天朝重新站起来的那一年,水原邑升格为水原市。1967年,京畿道政府更是从还未改名为首尔的汉城迁到水原,从此,水原市便成为了首尔南部的一座枢纽城市。

    几个月前,ne在水原兴建的百贸大厦今天就将投入使用,80层的百贸大厦在水原算不上最高的,但却依然是得到了大部分水原市民的认可。

    近万个就业岗位。在政府支持的大肆宣传下,已经深入了韩国民众、尤其是底层民众的心里。

    今天的天气不是很好,太阳好像偷懒了,留下一片阴云罩在水原市的上空,但这对于已经等在这儿许久的普通市民和记者来说都是一个好消息,至少不用被暴晒了。

    “前辈,你说这次出现的会是少女时代当中的哪一位?这次少女时代真是大发了,如果真的是九个人分别代言九座城市。那就是一下就从一流女团跳到天团了呀,毕竟ne现在代表的东西可是大大的不一样。”一个挂着实习记者证的平头小青年向正在摆弄着相机的闵智浩问道。

    釜山的jessica、光州的泰妍、仁川的允儿。已经让人们产生了一种错觉,觉得林安然这次的合作对象就是少女时代的九位少女,没看除了首尔以外,正好是九座城市吗?就连记者们也这样认为。

    闵智浩想了想,几个月前在李明博带头举办的酒会上,他好像记得是崔秀英陪林安然一同出席的。更重要的是,作为一名被林安然看好的资深记者,他有许多的内部资料,“崔秀英xi。”

    别人都以为这次的ne集团是和达成了什么不可告人的协议而为少女时代造势,可他却知道这次的所有代言人选。什么造势、什么不可告人的协议,只是胡乱的猜测而已。

    “前辈,你就这么肯定?”平头小青年有些不相信。

    闵智浩也没有说什么,将相机整理好后就拿出一张特殊的邀请函,便在现场的保卫人员的带领下来到了前排最好的拍摄位置。

    跟着上前来的平头小青年在身后一大群记者羡慕的眼神中,好奇地问道:“前辈,原来你有关系呀!”

    “行了,少说多做,不然你就做一辈子实习记者吧。”闵智浩瞪了这小子一眼,便静静地等待着。

    其实他心里是有一些可惜的,想想后面那几个艺人,几乎每一个都有着不小的新闻点,如果能够提前报道出来,给他带来的好处是显而易见的,不过,他是一个目光长远的人,在眼前利益和后面越来越多的林安然内幕新闻中,他当然知道选择什么。

    就像这一次,闵智浩就得到了一个专访林安然的机会。

    很快,一辆黑色的保姆车来到了现场,看着从车上走下来的林安然,所有的记者都举起了相机和shè xiàng机,而为林安然而来的安心们也发出了大声的应援。

    对于林安然和少女时代九只分别为ne集团代言的传言,安心们感觉很是可惜,因为这次的代言选择没有选到代表安心的tara,不过,也只是可惜而已。

    虽然tara现在代表着安心,可安心们突然并不是那想要tara和林安然亲近了,尤其是tara的粉丝团队中的男粉丝越来越多,安心的比例越来越少的现在。

    今天的林安然依然是一身得体的黑色西装,脸上的笑容仿佛能够驱散天空的乌云,这也让安心们的应援声经久不息。

    环视了一下现场,林安然向车内伸手,然后一只洁白如玉的小手放进了他的手心,接着一身红色长裙的女孩走了下来。

    看见走下车的女孩,所有人都露出了果然如此的表情:原来这一次是少女时代的崔秀英呀!

    崔秀英身着简单的长款红色礼服,勾勒出她凹凸有致的的身材,尤其是被裙摆紧贴着的笔直腿线,更是如它的颜色一般夺目。

    林安然微笑着屈起胳膊,待崔秀英大方地挽上来后,便顺着红毯走到了剪彩仪式的地方,接受着记者们的闪光灯洗礼。

    几分钟后,林承权和水原市市长齐齐到来。

    剪彩、签名会,一系列流程走下来后,已经是两个多小时之后了,林安然和崔秀英便坐到了这座百贸大厦顶层的咖啡厅中,同来的还有闵智浩记者和他的后辈平头小青年。

    “安然xi,你好,我们这就开始?”闵智浩开门见山地说道,他知道林安然是一个很直接的人,至少在面对他们这个行业的时候。

    林安然笑着点了点头,闵智浩的感觉没错,他对记者这个行业没有一丁点的好感,不论是前世还是今生。

    闵智浩点了点头,示意平头小青年做好准备,便扑开了记录本,开始了这次专访的开幕:“林安然xi,您好,我是朝鲜日报的记者闵智浩,很高兴您能够接受我们的专访。”

    ……

    朝鲜日报是韩国影响力最大的新闻媒体,也是朝鲜半岛历史最悠久、发行量最大的报纸,它本来就很少做个人专访,更不用说做一个演员的个人专访,林安然,他是第一个。

    林安然本来是不想做这个专访的,因为朝鲜日报的立场趋向于韩国保守派的观点,而李明博虽然没有承认,但稍稍有些内部情报的人都知道,李明博是保守派的代表,如果不是还需要李明博这个刚刚上任两年的总统做一些掩护,林安然真心不想理会这种政治上的交锋,尤其是这还是韩国这个国度的游戏。

    不论作为保守派的李明博最后是胜是败,林安然作为一个天朝人,收入和支出总是不成正比的。

    好在李明博、或者说以他为首的保守派知道这点,这次闵智浩的专访中并没有涉及政治方面的问题,就连一个小陷阱都没有,更多的是关于后面几个城市和林安然合作代言的女艺人的问题,仿佛他是一个娱乐报的记者,而不是朝鲜日报社会版的资深记者一般。

    还算愉快地结束了这次专访后,林安然便回了酒店休息,哦对了,还有从专访开始就一直饰演背景板的崔秀英。

    “有没有怪我没让你为光州的大厦代言?”抱着崔秀英躺在沙发上,林安然嗅着她脖间的清香,一脸的陶醉。

    崔秀英忍着脖间的痒痒,小声道,“没有,这样挺好的,就不用听爸爸说那些很奇怪的话了。”

    其实崔秀英还是很希望在光州代言的,毕竟那是她出生的城市,但为了不让林安然为难,她还是忍下了这种想法。

    “你不怪我就好。”林安然笑了笑,没有在这件事上发表评价,从崔爸爸的立场看来,他为家族谋利没有错,林安然也很理解这种做法,但理解归理解,当这种手段用到自己和自己女人的身上时,他就不怎么乐意了,所以把这种郁闷的事情尽可能地隔离才是正理,毕竟是自己女人的父亲,他不可能用什么极端的手段。

    现在这样就挺好的。

    崔秀英刚想说些什么,突然感觉腰间的那只大手突然下滑了稍许,探进了她的大腿内侧……

    ps:继续拜谢 当不了勇者的我只好打工去 的万赏、月票,并升任掌门!以下纯属复制+粘贴:例行求票、求收藏、求月票、求打赏、求加交流群423210351,各种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