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四二章 童话故事:猴子捞月(暴击:3,完工)

作品:《娱乐韩娱

    崔秀英很开心,不是因为她有时间游览西将台、华城行宫、水原华城这些水原的著名景点,而是因为林安然陪着她像一对普通的情侣一般。

    摸了摸脸上遮住了上半张脸的miàn ju,崔秀英微微嘟起嘴,这就是唯一的不足了。

    “怎么了,不喜欢这儿吗?”林安然紧了紧十指相扣的手,探头就在她的小嘴上啄了一下。

    “哎呀,这儿这么多人呢。”崔秀英小脸一红,看见林安然跑开,跺了跺脚,追了上去。

    这种情侣般的玩闹很常见,但却引得周围人一阵瞩目,只因为两人脸上的miàn ju太显眼了。上次作允儿在唐人街时,这种miàn ju是很平常的,可在这座古都的邑城中,却显得很特别。

    好在灯光并不能代替白昼,这儿也没有林安然的安心和少时的ne,让他们得以快乐地游戏。

    最后,林安然在一片草地上被追上了。

    林安然将脸色羞红的崔秀英哄好了后,便躺在了这片草地上,崔秀英疑惑地看了他一眼,坐到他的身边,抬头顺着他的视线向天空望去。

    或许是因为白日里太阳偷懒了,这夜里的月亮也不知道跑哪儿去休息去了,好在晚上没有那一片片压抑人心的阴云,而是无数颗星星在一闪一闪的。

    “好漂亮。”崔秀英喃喃地说道。

    在大城市中,因为人为的原因,已经很少能够看见明亮的星星了,尤其眼前这片璀璨的得海更是不可能出现。

    这时,两道闪烁的光芒缓缓从东边划过,向着西边按照均匀的速度行驶着。

    崔秀英愣了一下,随即使劲拉了拉林安然的胳膊。兴奋地叫道:“oppa!oppa!流星,流星呀,快看,是流星!”

    林安然好笑地看了崔秀英一眼,“嗯,oppa看到了。秀英,你不许愿吗?”

    崔秀英被这么一提醒,连忙双手合握到胸前,正准备许愿却突然转过头看向林安然,“oppa,你不许愿吗?”

    “好。”林安然学着崔秀英的模样,开始许起愿来。

    崔秀英看见林安然的动作,这才笑着抬起头,默默地许愿。

    林安然见崔秀英的目光移开。便结束了许愿,目光深远地看着崔秀英的侧影。

    天上的那两道“流星”并不是流星,因为流星不会存在这么长的时间,也不会这样一闪一闪的,更不会速度这样均匀,最不可能的就是不会出现两颗流星像是伴星一样划过天际。其实在它们出现的时候,林安然就发现了,那不是能够承载人们愿望的流星。而是载着人们远行的飞机的翼灯。

    崔秀英不清楚,或者说她不愿望清楚。

    少女时代一个多月前推出的迷你二辑《说出你的愿望》的同名主打曲中有这样一句歌词:“现在这个世界只是属于你的舞台。像波浪一样的欢呼声,在我心里有你的体温”。

    崔秀英一直很想告诉林安然,她的心里有他的体温,她现在的世界只有两个舞台,一个属于林安在,一个属于少女时代。可她却没有那个勇气说出口。

    看着消失在视线中的两颗“流星”,崔秀英在心中默默念道:“不论是不是流星,都带着我的愿望飞吧。”

    “许的什么愿望?”林安然坐起身,从背后抱住崔秀英,下巴搁在她的肩膀上。

    崔秀英摇了摇头。“不能说,一说就不灵了。”

    “好吧,不逼你了。”林安然没有追问,就这样抱着崔秀英看着草地前方不远处的湖水。

    水原华城,原本是李朝第22代王,为了向父亲庄献世子表示孝心以及显示经济实力而建造的新城市,只是时过境迁,现在却成为了水原市内的一道显示城市历史古老的风景、或者说道具,而这个重要的道具也被打理得很好。

    长达52公里的城墙没有被拆除,反而被修葺一新,四方开出四道城门,一路上可以看到各种华丽的亭台楼阁,而在这盛夏之际,各色花朵竞相开放,就连这夜晚也能够看见它们艳丽的色彩、闻到淡淡的花香;其间更有一条小溪流经,小溪与城墙相遇之处设置了7道拱形水门,而在此处成为旅游胜地之后,这7道拱形水门便再没有开启地,而这条小溪也就变成了城内湖。

    本应倒映着新月的湖面却只有星光点点,林安然望着湖面,突然笑了起来。

    崔秀英疑惑地回过头,“oppa,你笑什么呢?”

    “你听过猴子捞月这个故事吗?”林安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反问了一个问题。

    崔秀英疑惑地眨了眨眼,表示韩国的人们在幼儿时期没有听说过这样一个颇具哲理的故事,“oppa,你不会笑话我吧?”

    捏了捏崔秀英的鼻子,林安然摇头笑道:“傻瓜,oppa怎么会笑话你呢。这样吧,我就跟你讲一讲这个故事。”

    崔秀英点头,背靠在林安然的怀里,开始听着ài rén讲故事。

    都说相爱的人不论做什么,都会感觉甜蜜,崔秀英也是这样感觉的,哪怕这个故事非常的简单、简单到是幼儿园级的童话也一样。

    这时,故事也到了末尾,林安然略带笑意地说道:“小猴子捞了许久,仍然没有将月亮从水里捞出来,腰酸背疼地抬头时,才猛然发现,原来月亮还好端端地挂在天空当中,而它们的动作,只是在拯救一个虚无的幻境。可我看这湖面,已经没有月亮的踪影,是不是小猴子已经将月亮从水里捞来了呢?”

    “可是,天上也没有月亮呀。”崔秀英喃喃地说着,身子有些僵硬。

    林安然愣了一下,不知道怎么一个好好的笑话会引得崔秀英这副模样,“怎么了,刚刚我讲的笑话不好听吗?”

    笑话?

    崔秀英目光停留在只有星星没有月亮的天空中,喃喃道:“oppa,你说我是不是就是那只小猴子,总想到捞到属于我的爱情,却总是如镜花水月一般,看似触手可及,实际却是悬挂在那遥远的天际?甚至到最后,连那水中的影子也不见了?”

    说到最后,崔秀英的声音已经细不可闻。

    林安然心疼地将崔秀英紧紧地抱在怀里,“怎么会呢?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在你身边吗?不要胡思乱想!都是我不好,我不该讲那个破笑话,都怪我!”

    “不怪你,oppa,其实我一直都在想我们之间的事情。”崔秀英埋头在林安然胸前,声音低沉,“我们本来就是因为误会才走到一起,就那样突兀地走到了一起,还有爸爸总是提醒着我是崔家的女儿,我好害怕,好害怕最后oppa会嫌弃我、会离开我,oppa?”

    林安然心中苦笑,崔秀英的心思太多了,就知道胡思乱想,但他也在反省着。崔秀英如此没有安全感,有一半的原因也在他做得不够,既然他早就接受崔秀英作为自己女人的身份,那么他有责任去让她安心。

    可林安然是一个嘴笨的人,哪怕他已经有了那么多女人,可在感情的表达方面,他还是像一个恋爱初丁一样。

    林安然的突然沉默让崔秀英越发的不安,抬起已经被泪水弄花的小脸,崔秀英惊恐地看着林安然,双手紧紧地抓着他的胳膊,仿佛怕他下一秒就飞走了一般。

    林安然叹了口气,双手捧着崔秀英的小脸,狠狠地吻了下去。

    崔秀英起初还没有反应过来,像是一个木偶一样任由林安然索取,最后却像是感情爆发、反而将林安然压在了身下,取得这次吻戏的主动权。

    当崔秀英的力气用完之后,林安然抱起她,径直往外走去。

    “秀英,以后有什么想法就直接告诉我吧,我们是ài rén,ài rén之间最需要的就是坦承不是吗?如果今晚你不说,我还不知道我居然做错了这么多,连足够的安全感都给不了你,这都是我的错。”

    原谅我不会读心术。

    这一晚,虽然是在陌生的酒店内,可崔秀英却异常的主动,从浴室到客厅、从客厅到卧室,一直到她发泄过好几次后,才软绵绵地在林安然的怀里睡着。

    最让人注目的,是崔秀英带着泪痕的笑脸。

    轻轻将胳膊从崔秀英的脖子下抽出来,林安然注视了这张小脸许久,走到客厅的沙发上坐下,点燃了一支酒店准备的烟。

    “咳!咳!咳!”

    林安然重重地咳了起来,仿佛要将肺给咳出来一般。恍忽间,林安然突然有些自嘲,原来他的嗓子已经忘记了烟的味道了。

    将只吸了一口的烟支扔进烟缸内,林安然有些茫然地靠在沙发上。

    崔秀英是他的女人当中心思较多的一个,但却不是最多的那一个,她今晚的表现让林安然有些害怕,不是害怕他现在的一切都是镜花水月,而是害怕他的女人会被这些心思给压垮。

    林安然突然有些庆幸,庆幸下半年没有接什么电视、diàn ying的邀请,他还有时间却做一位jiān zhi的爱情心理导师。

    ps:继续+1拜谢 当不了勇者的我只好打工去 的万赏、月票,升任掌门!这里就不求什么了,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