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四九章 我的xìng gǎn,只为你(3)

作品:《娱乐韩娱

    虽然有裴秀智、李玟瑛这四个女孩在,但林安然还是笑着说道:“当然是来看奴那你的呀。”

    李孝利笑着看了林安然一眼,算你识相。

    看也看过了,林安然知道他是没办法和李孝利一块回家了。

    看了下时间,林安然起身告辞,金泫雅连忙说道:“oppa,我也要回公司了,可以送我回去吗?”

    “当然了。”林安然除了不忍心拒绝这个主动靠近自己的女孩外,也因为他现在的手还没从金泫雅怀里抽出来呢。

    得到林安然的回答,金泫雅高兴地放开林安然的胳膊,到更衣室换衣服去了。

    李孝利拍拍手,向裴秀智四个女孩笑道:“好了,你们也去换衣服吧,晚上我们一起聚聚。”

    “内!”裴秀智四个应了一声,也去换衣服了,只是裴秀智却是在同伴的搀扶下离开的。

    等几个女孩全部离开后,林安然上前抱住李孝利,有些郁闷地说道:“孝利呀,你晚上不回家和我一起吃饭?”

    “你有泫雅mèi mèi,还记得我吗?”李孝利挣扎了一会,见无法挣脱也放弃了,“这四个女孩可是承权叔送到我这里的,我得好好教她们。”

    林承权送来的?

    林安然还以为这是李孝利自己招的练习生呢,之前他还在奇怪,明明是一个个人经济公司,怎么会招收练习生,原来是林承权的手笔,只是林承权这是对自己身边的女人不满意了吗?

    居然又送几个女孩到李孝利这位“大姐”这儿来,也不知道他是准备的哪一个。

    林安然在和李孝利亲昵了一阵,在几个女孩出来之前分了开来。

    “oppa再见!”x4

    裴秀智这几个女孩已经被忽悠得叫林安然oppa了,在几人的道别声中。林安然和金泫雅坐上了离开的车。

    见车子离开,李孝利拍了拍手,“好了,姜虎东678烤肉店,今天欧尼请你们吃烤肉,走吧。对了。秀智,你的脚伤没问题了吧?秀智?秀智?”

    裴秀智这才回过神来,连连表示脚已经不疼了。

    李孝利笑着看了她一眼,没有多说什么。

    ll经济公司离姜虎东678烤肉店不远,在车上待了几分钟后便到了。

    将几个女孩安置到包间后,李孝利得知刘在石和几个朋友正在一号包厢聚餐,便给女孩们点了一大堆肉食后,便去隔壁拜访了。

    并没有带上裴秀智等人,因为她们现在离出道还太远。如果只有刘在石一人,还可以带过去认识一下,但那儿还有外人。

    待李孝利离开后,李玟瑛一边将烤着肉,一边问道:“秀智,是不是看上安然oppa了呀,看你今天一直有些魂不守舍的?”

    “没有啦,只是脚疼才这样的。”裴秀智看了眼手机。叹了口气。

    裴秀智新置办不到两个月的手机中,存着一个名字“可爱的oppa”的号码。还有和这位oppa在一天内互发的几十条短信。

    之前,裴秀智觉得“可爱的oppa”的声音很熟悉,还以为是缘分,可在刚刚见到林安然、听到他的声音时,她才猛然惊觉,原来那声音的熟悉不是缘分。而是因为她真的听到过很多次这样的声音,只是因为那是唯一的一次通话、隔着两个手机的屏幕,才会有些失真,没有第一次就听出来。

    只是,真的是他吗?

    裴秀智刚刚发了一条短信给“可爱的oppa”:“oppa。刚刚我看到安然oppa了,他好帅呀!”

    而得到的回复却是:“是吗?呀,oppa吃醋了,居然在一个男rén miàn前说另外一个男人帅,不知道这是男人的忌讳吗?”

    虽然是很正常的语气,但裴秀智却确定了,“可爱的oppa”就是林安然,因为她是在更衣室发的这条短信,而当她看到林安然在车中摆弄了一会手机后,她便收到了“可爱的oppa”的回复短信。

    或许这并不能成为直接的证据,但加上那相似度百分之九十九的声音,还有最重要的女孩的直觉,让她确定了可爱的oppa就是林安然。

    可是他为什么不承认呢?

    还有,他所说的老婆是谁,会不会是……

    “哎,秀智呀,来吃块肉,好好补补。”王霏霏将刚刚烤好的一块肉送到裴秀智的嘴边,比了一个张嘴的动作。

    “谢谢欧尼。”裴秀智被鼻翼间的香味弄回了神,便暂时放开了对林安然的猜测,开始补充起能量,毕竟她也是练习了一整天,很累了。

    不一会儿,李孝利回来了,却也带来了一位苦笑着的大神,“孩子们,快来见见我们的国民c刘在石xi。”

    四个女孩一惊,连嘴角的油渍都顾不得擦,连忙站起身来。

    “阿尼阿塞哟,刘在石前辈!”

    四个完美的90度鞠躬礼仪展现。

    = = = =

    李孝利和裴秀智几个孩子吃着烤肉,林安然也带着金泫雅吃着烤肉,只是不是在姜虎东678烤肉店,而是在garden。

    只因为金泫雅可怜兮兮地跟他说:“oppa,晚上姐姐们都有行程,就只剩下我一个人了,现在回去,好可怜的。”

    garden的包间内,林安然一边烤着肉,一边对黏在自己身上的金泫雅问道:“泫雅,怎么你们队里就你一个人没行程呢,不会是偷懒吧?”

    “才不是呢,因为我要跟孝利欧尼学习xing gǎn呀。”金泫雅的目光一直注视着林安然手上的那块烤肉,看见这块肉烤好被林安然夹起,她还以为林安然为喂给自己,结果却看见他直接往他的嘴里送去。

    金泫雅大怒,双手直接抓住林安然的手腕,然后小嘴一张。便将这块烤肉吃进了嘴里,最后还得意洋洋地看向林安然。

    林安然心中好笑,面上却露出了无奈的表情,让金泫雅开心不已。

    随后的晚餐,也变成了烤肉争夺大战,虽然只有两个人。但战况却相当激烈,还好没有弄得衣衫不整,也没有将油渍弄到身上。

    看到金泫雅已经吃饱了,林安然才开始填自己的肚子。

    金泫雅这才发现,原来刚刚的争夺战中,几乎所有的胜利都是她的。

    “饱了吗?饱了我就送你回宿舍吧?”林安然擦了擦嘴,看见金泫雅嘟着嘴凑过来,只得另外抽了张纸巾,帮她擦了起来。

    享受完林安然的服侍后。金泫雅摇头说道:“不要,oppa,我可是很难得来一次garden呢,这样高消费的地方还不知道以后什么时候才有钱来,所以我要出去跳舞!”

    “你呀,练了一下午的舞蹈,还不嫌累吗?”林安然捏了捏金泫雅的小脸蛋,问出了心中的疑惑。在他看来,工作之余还将工作的内容当作消遣。实在有些理解不能呀。

    “因为有oppa在呀!”金泫雅理所当然地说出了这句话,然后拉着林安然就往外走去。

    被女孩拉着,林安然笑道:“泫雅呀,我不喜欢跳舞,就不去了好不好?”

    金泫雅也不说话,只是一副泫然欲泣的表情看着林安然。仿佛是被丢弃的小孩。

    林安然无奈,只得拿起一张兔子miàn ju戴在金泫雅的小脑袋上,自己也戴上一张狼头miàn ju,只是金泫雅却是换上了一张狐狸的miàn ju,然后冲林安然狡黠地笑笑。转身打开了包间的门。

    灯光闪烁的昏暗舞池中,正播放着李孝利去年在kbs、sbs、bc、四个电视台的打歌节目中都蝉联3周冠军的歌曲《u-go-girl》。

    林安然刚刚走进舞池,早先一步的金泫雅就贴了过来,柔弱无骨的身子紧贴在林安然的怀里,配合着音乐声像一条měi nu蛇一般扭动着。

    林安然脸上闪过一丝迷恋,大手自然地向擦到女孩扭动的腰间,金泫雅媚眼迷离,一个转身,背靠着要安然的怀抱,双手探到脑后抱住林安然的脖子,无视了缓缓在腰间摩挲的大手,翘臀自然地扭动着,却时不时地扫过林安然的腰间,柔软的触感几乎能够让任何一个男人都勃发出强烈的。

    昏暗的舞池内,时不时扫过金泫雅小脸的灯光,让她背对着林安然时的羞意展现无疑,而林安然也并没有如对视金泫雅时那般迷恋、失神,反而是看着女孩的发榍,心疼、感动、缅怀等等感情在脸上交织。

    这样的情形,林安然不是没有经历过,而且这些场景中唯一还留在他身边的女人就只有李孝利一个。

    这也是金泫雅从李孝利那儿学来的吗?

    女孩的动作还有些生疏,也略显僵硬,林安然能够感觉到腰间传来的惊人触感,却奇异地没有被填满脑袋。

    金泫雅这是第一次和男人跳这样亲密的舞蹈,从最初的生疏,到歌曲结束时已经是十分的熟练。

    转过身看着林安然满脸残留着的迷恋,金泫雅满脸红晕,身子软软地贴在林安然的怀里,声音柔媚无比,“oppa,我跳得好吗?”

    30秒的时间转眼即逝,或许是之前热情的时间已经持续了太久,这时响起的却不是《10ute》这样的歌曲,而是一首非常比较慢的歌曲,林安然听不出来名字,但却并不妨碍他随着这首歌曲舞动。

    金泫雅环抱着林安然的腰,小脸紧紧地贴在他的胸前,一边听着他强有力的心跳,一边在轻缓的歌声中跺着步子。

    而舞池中,也几乎都是这样的组合,让两人不至于太过显眼。

    抱着女孩的纤细的腰枝,嗅着女孩发榍间的清香,林安然紧贴在她的耳边说道:“泫雅,为什么要跟孝利学习xing gǎn?你才18岁,知道这条路以后多么难走吗?”

    别看李孝利现在是国民妖精,以xing gǎn闻名全国,但当她刚刚结束的团队生涯、开始个人huo dong的时候,对于她选择的xing gǎn,苛责几倍多过于赞誉。韩国是一个奇特的社会,吸收了天朝无数营养并坚持着天朝都没有坚持的礼仪的同时,也将男尊女卑那一套演绎得淋漓尽致,虽然因为所谓的平等并没有确实的论调,但女人的地位不如男人是不争的事实。

    娱乐圈,更是充满了暗规则,何况是从来没有过的xing gǎn风,可以说,李孝利是硬生生地为韩国的女艺人开出了一条路,让xing gǎn的风暴吹遍全韩,甚至吹到整个东亚大陆。

    但韩国现在只有一个李孝利,哪怕已经过了六、七年,因为xing gǎn这条路不是随便一个女孩就可以走得通的。

    何况还是一个只有18岁的女孩。

    “oppa,她是你的女人之一吧?还有少女时代的jessica、允儿、秀英、泰妍?她们都是吧?还有后面那几个没公布的和你合作的女艺人也是吧?”金泫雅并没有回答林安然的问题,而是连续反问了回去,或许是因为她紧紧地埋在林安然胸前的缘故,让她的声音显得闷闷的。

    林安然警惕地打量了一下周围,发现并没有人注意到他这边,才慢慢带着金泫雅向舞池的边缘走去,“她是,西卡、允儿和秀英也是,但泰妍现在还不是,而且后面你的猜测也不全对。”

    “oppa,我刚刚xing gǎn吗?oppa你……喜欢吗?”金泫雅抬起头,看着眼前不足5公分的林安然,眼中的迷离渐渐散去,只剩下略带祈求的清澈眼眸,“我的xing gǎn只是为了你,如果我像孝利欧尼那样xing gǎn,oppa你会注意我吗?”

    xing gǎn,是很危险的玩具,清纯中的xing gǎn,则是从玩具上升到了wu qi。

    林安然表示,对于这种wu qi,他的抵抗力是很低的,尤其是在面对本就有不少好感的女孩,更是如此。

    我的xing gǎn只是为了你。

    很普通的一句话,在林安然耳里却是最完美的情话,而且女孩在说起情话来,比起男人用情话打动女人的心来,显然更加的容易。

    林安然就无法拒绝这句话,也不顾在音乐间隙亮起来的灯光,捧起金泫雅的小脸,便吻了下去。

    ps:萌主 当不了勇者的我只好打工去 xi,你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