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五零章 抱着女孩数山羊(4)

作品:《娱乐韩娱

    生活又可以叫做王八蛋,因为它不像电视剧那样唯美。

    林安然和金泫雅相拥热吻的时候,周围并没有人群围着他们鼓掌并送上祝福,而是在短暂的30秒过后,便该跳舞跳舞、该休息休息了。

    生活还可以叫做大混蛋,因为生活中不但有墨菲定律这样c蛋的规则,在发生好事的时候总是会碰见捣乱的人,不论他们是否是真的存心捣蛋。

    看着脚下这个漂亮没错,就是漂亮的男人,林安然感觉很熟悉,但想了很久也没有想起来是谁。

    躲在林安然怀里的金泫雅打量了一会儿,小声说道:“oppa,好像是2p的尼坤xi。”

    尼坤正揉着仿佛翻江倒海一般的肚子,耳尖地听到有人说自己的名字,却是猛地向旁边爬了几步,转过头惊恐地看着林安然和金泫雅两人。

    尼坤?

    林安然眉头一挑,突然想起这张桃花脸是谁的了,不过,现在他也没心思去理会这个有点印象的男人,而是看了一眼对面冲过来的几个人,抱着金泫雅转身离开了。

    “呵!大明星跑得挺快的嘛,听说还是什么野兽团?怎么看着这么像个娘们呀?刚刚调戏我老婆的时候不是很开心的吗?”

    “呯!”

    “啊!大哥我错了,我真不知道那是嫂子,我再也不敢了!”

    “嘿嘿,放心,你以后不会再有这个心思的。虽然第一次来这儿玩,但我也知道garden的规矩,所以,小子。跟哥哥我去外面聊聊吧,我会准备很多好玩的给你玩的。”

    “不要!救命!救……呜!呜!”

    听着身后渐渐远去的对话声,金泫雅原本对尼坤这个前辈的担心全部变成了恶心,调戏有夫之妇就算了,有着野兽这个强悍的称呼还吓得像条狗一样,最后还像个女人一样叫“不要”。真是恶心。

    只是,前面那个粗犷的声音中所说的“很多好玩的”到底是指的什么呢?

    “以后不准跟这样的坏人玩。”

    金泫雅紧了紧抱着林安然腰间的小手,重重地点了点头:“oppa,知道了。”

    经过这个小插曲,林安然和金泫雅也没有了游戏的心思,便离开了garden,而且今晚最主要的目的已经达到了不是吗?

    黑色的雪佛兰上,金泫雅坐在副驾驶位上,笑着向林安然说道:“oppa。我醉了,帮我系安全带。”

    醉了?

    林安然不会去质疑,虽然刚刚两人都没有喝酒。

    探过身,林安然便要去拉位于金泫雅外侧的安全带,只是当他的视线刚刚从女孩胸前扫过时,就感觉脸上被偷袭了。

    动作没有停止地为女孩系好安全带,林安然捏了捏金泫雅嘟起的小嘴,“好了。醉了就好好消息,别再调皮了。”

    金泫雅嗔怪地看了林安然一眼。扭过头去,不看他了。

    林安然笑了笑,也没在意,发动车子就向4ute的宿舍驶去。

    一路上并没有什么奇怪的事情发生,也没有出现电视剧中喜闻乐见的情节,很顺利地就停在了4ute宿舍楼下。

    “oppa。帮我解一下安全带。”金泫雅一如刚上车那般,呼叫着林安然的支援。

    林安然当然很乐意帮这个忙,只是在刚刚解开安全带的时候,也如之前一般受到了偷袭,只不过这次不是脸颊。而是嘴角。

    感觉着女孩生涩的舌尖想要突破某层禁锢,林安然也不客气,直接拉开座位旁边的一个小闸,然后稍稍用力,副驾驶位的靠背就倒了下去。

    林安然压在平躺着的金泫雅身上,很快便抢回了主动权,让她生涩的吻完全落入了林安然的节奏当中。

    金泫雅双眼迷离地望着车顶,感觉着林安然的吻从嘴上离开、划过嘴角、掠过脖颈、扫过耳畔,最后再重新将喘息的她堵住,还有心房上那两只不断揉捏的作怪大手,都让她迷失了进去。

    紧紧抱住林安然背部的小手突然下滑,金泫雅虽然未经人事,但却本能地按住了林安然的要害地带。

    小兄弟被袭,林安然却突然冷静了下来,也按住了那只不住挑逗的小手。

    双手被捉住,金泫雅许久才从这一连串的ji qing中缓和下来,只是看着林安然纠结的表情时,心却如刀绞一般疼痛,“oppa,你是不是觉得我不要脸?oppa你是不是觉得这样主动的我是一个坏女孩?”

    “傻瓜。”林安然温柔将金泫雅眼角滑落的泪珠吻掉,声音温柔无比,“我只是不想和亲爱的mèi mèi第一次就是在这样的环境,就算不是精心准备的宫殿,也不应该在一辆车内。”并没有问金泫雅是不是已经不在意他有很多女人的问题,因为这个dá àn早就在刚刚的行动中得到了dá àn。

    明白林安然的意思后,金泫雅才放下心来。

    明知道林安然身边有不止一个的女人,明明想要忘记他,明明很努力了,但最终金泫雅还是没能完成这项艰巨的任务。

    几个月都沉浸在繁重的练习生涯中,的确让心中林安然的身影变淡不少,但直到再一次见面的时候,金泫雅才发现这个想法的可笑。

    原来,不是林安然的身影变淡了,而是更加深地埋进了她的心底。

    感情就像好酒,愈浓愈发香淳,虽然只是短短几个月,却让金泫雅将属于林安然的感情从心底挖出来后,便再也找不到将它再埋进去的阀门。

    而且听到所有人都称呼自己为林安然的mèi mèi,金泫雅的心底的不甘比开心要大少很多很多倍。

    跟李孝利学习xing gǎn只是她之前的一个借口,一个想要看看李孝利在生活中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的借口,但在看明白之后,金泫雅却是认真地开始学习起了xing gǎn,而现在,她才明白,她已经不需要向李孝利学习了,因为李孝利的xing gǎn只属于李孝利,她要拥有她自己的xing gǎn,为了眼前这个男人。

    很快,这辆停在4ute楼下的黑色雪佛兰便离开了,而不过几分钟后,一辆保姆车便停在了此处,南智贤、许嘉允、全智允、权昭贤四个女人一一从车上走了下来,只是还没走出几步,就被经济人给叫住了:

    “今晚泫雅有事情回家了,就不回宿舍了,你们好好休息,明天上午还要录制节目,别弄得没有精神。”

    “内!”x4

    送走经济人后,四个女孩相视一眼,忙内权昭贤突然小声说道:“欧尼不是去跟李孝利前辈学习了吗,怎么突然回家了?”

    “好了,回去吧。”

    没人回答权昭贤的话,齐齐向宿舍走去,惹得权昭贤连连叫道:“欧尼,等等我呀!”

    = = = =

    林安然的家里的一楼卧室中,一声闷哼声猛地响起。

    看着身下女孩满额头的冷汗,林安然心疼地帮她擦拭起来,“泫雅,很疼吗?”

    “没、没有,不疼的,oppa。”金泫雅虚弱地笑了笑。

    之前金泫雅不是没有了解过这方面的知识,也知道第一次会很疼,但是没有哪一本书说说过,这种疼痛会让人像死了一样呀?

    虽然林安然已经停止了动作,可金泫雅还是感觉整个身子都要被那个可恶的东西给分成两瓣一般,是因为自己的身体太弱了,还是因为那个……那个坏东西太大了?

    林安然此时也有些欲哭无泪,明明之前的准备工作已经做得很多了,可谁知道金泫雅的身体居然敏感到了这种地步。

    看着虚弱的金泫雅还努力挤出一个笑容,林安然心中突然一动,不自觉地挺动了一下身子,引得身下的女孩又是一阵痛哼。

    林安然连忙停了下来,带着心疼与歉意说道:“对不起,泫雅。”

    “真的没事的。”金泫雅能够感觉到林安然的压抑,心中有些自责,自责没能做成一个女人应尽的义务。

    勉强地动了下身子,预料中的刺痛感再度袭来,让金泫雅直吸冷气,最后都快急哭了。

    “泫雅,让我来吧。”林安然连忙安抚,在努力控制下半身不动的情况下,吻住了金泫雅的粉唇,大手也在女孩身上轻轻抚摸着。

    终于,等到金泫雅完全迷失在这份刺激中时,林安然才稍稍开始了动作,在感觉到金泫雅并没有之前那种强烈的痛感后,他才慢慢加大了步伐。

    ……

    等到女孩无力在怀中昏睡过后后,林安然才望着天花板苦笑。

    他还从来没有见过哪个女孩像金泫雅这般脆弱,完全就像是瓷娃娃一般呀,明明平时一副逞强的模样,现在想来,越发的让人心疼呀。

    只是,想着依然挺立的小林安然,还有稍稍动一下就会不安地醒过来的金泫雅,林安然第一次想着应该做一个完全体的花花公子的,不然也不会像现在这样难受得要死。

    看着怀中沉睡的女孩,林安然叹了口气,开始数起了山羊:1只羊、2只羊、3只羊……

    ps:萌主 当不了勇者的我只好打工去 xi,你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