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五三章 追逐黑暗(7)

作品:《娱乐韩娱

    徐贤的固执有多厉害,相处越久的人越明白。

    据内部人员少女时代除徐贤以外的八位少女透露,就算在队伍内部,徐贤也是用了好几年才把称呼从敬语换成亲昵的欧尼更不用说。

    金泰熙已经给徐贤补了几个月的课了,但还是没能让徐贤叫一声欧尼,结果徐贤现在偷听她跟林安然的diàn huà,还直接叫林安然为oppa,给她的冲击实在有点大。

    看见金泰熙仿佛见鬼一般的表情,徐贤连连摆手,“老师,我刚刚不是故意的,只是听欧尼她们经常叫林老师oppa,才会说错话的。”

    “真的吗?那小贤你刚刚为什么要偷听我的diàn huà呢?”

    金泰熙此时也反应了过来,突然觉得此时的徐贤非常的可爱,不再是一个书呆般,所以也生起了逗弄的心思,但看见她小脸通红手足无措的模样,还是有些心疼,“不说这个了,休息好了吗?好了,我们就继续开始学习了?”

    徐贤这才松了口气,像是害怕金泰熙反悔一般,小脑袋点得飞快。

    金泰熙翻开课书,突然转过头说道:“小贤,先叫我一声欧尼,不然我马上打diàn huà告诉安然,说你叫他oppa了,而且是不加名字的oppa!”

    徐贤看着金泰熙手中的手机,一脸的荒唐模样,但最后还是敌不过金泰熙的固执,弱弱地叫了一声:“欧尼”

    “哎,小贤真乖,来bobo一个。”在徐贤反应过来之前,金泰熙便在她的小脸蛋上留下一个夸张的口水印,然后脸色一下变得正经无比,指着课本说道。“小贤,别愣着了,开始学习了,不然怎么考得上你喜欢的东国大学呢?”

    徐贤张大着嘴,看着义正言辞的金泰熙,无语哽咽。

    = = = =

    “泰熙又被小贤问倒了?”在龙渊寺石阶上。李孝利像是小女孩一般,慢慢地跺着步子。

    林安然将手机揣回兜里,跟着李孝利的步子慢慢地走着,双眼停留在她的娇颜上,仿佛一刻也不愿意离开,“泰熙最近为了辅导小贤,都回去翻高中的课本了,真是难为她了。”

    “还不是因为不想被你比下去。”李孝利白了林安然一眼,便不再停留在这个话题上。今天是属于她和林安然,并不想让别人来分薄属于她的快乐。

    就算在七年前,李孝利作为林安然唯一的ài rén时,也没有这样光明正大地出来游玩过,虽然这次只是用姐弟的身份,但也足够让她开心,现在的李孝利,很容易满足。

    一天半的旅途过得很快。当晚林安然本来是准备在大邱待一晚上的,可却在刚刚洗完澡的时候收到了tiffany的diàn huà。

    林安然本以为tiffany是让他陪她去garden玩的。结果只听到diàn huà中默默的抽泣声,任他怎么问,tiffany都没有回答的声音,到最后,甚至直接挂断了diàn huà。

    “oppa,怎么了?”裹着浴巾出来的李孝利从浴室中走了出来。看见林安然对着diàn huà发呆,突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而这预感也在林安然接下来的话中得到了证实。

    “孝利,可能今晚得先送你回家了。”林安然关掉手机,一脸歉意地看着李孝利。

    李孝利心中虽然有些失落。但并没有责怪什么。

    大邱前往首尔的高速公路上,林安然终于得知了tiffany祖父去世的消息,甚至几天前已经飞往了美国落衫机。

    难怪这几天都没有收到tiffany的骚扰diàn huà,原来是去了美国了,只是林安然心中却充满了担忧,刚刚那个在diàn huà中一声不坑地哭了快半个小时的tiffany,实在无法让他放下心来。

    看着林安然在车上有条不紊地做着安排,李孝利眼中闪过一丝失落。

    又是一个被你记挂着的女孩,难道有我们这么多姐妹了,你还不满足吗?你的心到底要装下多少,才会停下来?

    李孝利眼前有些模糊,赶紧低头将这些眼泪擦掉,也慢慢地将之前的埋怨从脑海中扔了出去,只要在林安然的心中占据更多的位置、能够拥有更多美好的回忆就好,反正都已经这么多了……

    等到林安然放下diàn huà后,李孝利也已经调整好了情绪,“oppa,你这是要去美国吗?可是三天后就是去蔚山剪彩的日子了,而且,天朝那边不会出问题吗?”

    林安然皱了皱眉,显然也是为天朝那边的事情有些担忧,林子涛还在做着回国的准备工作,他现在对于那一家子人的了解也少了许多,只知道很热闹,如果这次突然去美国,这种连他自己都没有料到的短期行程,做一些掩饰,应该能瞒过去。

    扣除来回飞跃太平洋的一天出头时间,能够在洛衫机待上一天两夜,只是,应该去吗?

    林安然有些茫然地看向窗外,窗外还是一片黑暗,偶尔有路灯从车窗前闪过,映在他的脸上却没有任何的温度。

    tiffany不是他的什么人,除了那一个安心的身份,除了那次在garden的“偶遇”,那了最近那几次在garden的一起游戏,好像真的没有什么交集,这应该算是什么关系,玩伴吗?

    最重要的是,如果他因为tiffany一个默默哭泣的diàn huà就从首尔跑去洛衫机,允儿会怎么想,秀英会怎么想,jessica会怎么想……泰妍会怎么想?

    “不准打傻t和小贤的主意!”

    jessica一脸认真地说出这句的表情,还在林安然的脑中回荡,如果真的去了,虽然他知道自己是担心tiffany才过去安慰她,但jessica等几个女孩是肯定不会相信的,反而会认为这是他找的白痴借口。

    手机的短信铃声响起,将林安然唤回了神,低头看了一下,是金英敏发过来的地址,tiffany在洛衫机的家的地址。

    李孝利握住林安然的手,“如果真的没问题,就去吧,一会儿,我会跟允儿她们说的,没事。”

    林安然将李孝利抱进怀里,心中已经做出了决定,只是,现在这个时间飞洛衫机,经过14个小时的时间,到洛衫机不是晚上11点我了?

    这算不算追逐黑暗?

    = = = =

    美国,洛衫机,一栋普通的小型别墅中。

    “tiffany,要姐姐陪你一起睡吗,我看你的精神好像不是很好?”一个和tiffany有七分相似,但更成熟几分的女子满脸的微笑,却仍然掩饰不住眉宇间的疲惫。

    她是tiffany的姐姐,ichelle,正就读于伯克利大学,这一次,也是因为祖父的过世,才临时从学校里回来。

    “没事的,姐姐,我已经长大了,自己睡就好。”tiffany缩在被窝中,一脸认真地看着ichelle,只是泛红的双眼却出卖了她的心情。

    这几天的相处让ichelle知道,tiffany已经不是那个被邻居家坏小孩子抢了糖、躲在她怀里哭的小女孩了,而是一个很坚强的女孩子,便叮嘱了几声就关上房门离开了,她也很累,需要休息。

    黑暗的房间中,tiffany仍然睁着双眼,愣愣地看着天花板。

    努力地回忆祖父的记忆,却发现,一切都已经变得很模糊了,只记得小的时候,祖父很疼爱、很疼爱她,不论是捉弄了姐姐、欺负了爸爸,总会有祖父帮着她、维护着她,记忆中的祖父是一个很慈祥的人呢。

    轻笑了一声,tiffany的眼泪又流了出来。

    明明白天守在祖父的灵堂一整天都忍住了没有哭的,明明应该已经习惯了的,可是为什么还会流泪呢?

    抬起手胡乱地擦拭着泪水,想要将眼泪擦干,却发现越擦越多、越擦越难以控制,最后,已经变成小花猫的tiffany也放弃了擦拭,把脑袋埋在柔软的枕头中,任由泪水不断地流出,就像决堤的洪水一般。

    或许,这样哭累了就可以睡着了吧?

    tiffany记得电视中是这样说的,可是当她感觉泪水已经流干了,怎么仍然醒着呢?果然,电视剧都是骗人的东西……除了oppa的。

    从床上坐起,tiffany有些茫然地四下张望,突然感觉这栋曾经住了许多年的房间,突然变得好陌生。

    沉默了一会儿,tiffany拿过一件外套披到身上了,小心地打开房门,发现外面已经没有人后,才悄悄走了出去。

    走出卧室、穿过客厅,tiffany直接出了门。

    外面是一片小型的庭院,有个小花圃,她还记得那儿是祖父最喜欢的地方,说是能够看见阳光,只是她不太懂而已;还有一个小型的石桌和几根石凳子,那是祖父喝下午茶的地方;还有一根已经有些泛黄的秋千……

    ps:萌主 当不了勇者的我只好打工去 xi,你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