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六八章 被斩断的缘(谢谢)

作品:《娱乐韩娱

    garden,本来就是收入水平较高的艺人们休息的首选,而今晚,不知是否是三大放送台的节目集体抽风了,让garden的“在线”客人比平常多了两层还要多,这也让garden门口增加了一倍的保卫们打起了许多精神。

    前段时间,可是传出了garden发生恶件的传言,据说是2p的尼坤被首尔乡下来的二楞子从garden拉出去给掰弯了。

    虽然此后,作为当事人的尼坤依然经常出现在garden,而且总是一副壮汉模样地去调戏妹纸,可流言依然存在,因为尼坤只是调戏妹纸,仅此而已。

    如果不是之后在garden内出现的几起事故,很快速地被黑衣人解决了,garden的这十多年来的名誉也就毁了。

    这时,一辆黑色的保姆车停在了garden门口。

    保卫们面面相觑,他们还从来没见过哪个艺人来夜店是开着保姆车过来的,不会是别家的人看着garden正在经历小雨,所以过来砸场子的吧?

    于是,保卫们一边警惕地盯着慢慢开启的车门,一边将手放到了常备wu qi:电棍的把手上。

    直到看到走下来的是林安然和一位小měi nu,保卫们才放松了下来,他们不知道这位少爷的身份,但只要知道这是他们老板都需要配合、讨好的人就对了,至于那反常的保姆车座驾,就当是个性吧。

    林安然不知道保卫们的异常,也不知道在他经过的时候,保卫们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就是希望被他高看一眼。更加不知道,在garden二楼的办公室内,一个人看见他后就双眼一亮。

    garden内的灯光依旧不明显,tiffany紧紧地挽着林安然的胳膊,并没有丝毫的不适应,而是在早就等候在此的侍应生的带领下。却了她们常去的那个位置,一个不太显眼,但环境却相当好的卡座。

    “一切照旧。”林安然摆摆手将侍应生打发走,便看向了tiffany,“傻t,今晚不能玩那么久了,一会还要去接软软的。”

    tiffany心中有一些酸意,但瞬间便抛到了九宵云外,“oppa。今晚人好多呀。”

    动感的音乐,让tiffany全身的细胞都开始雀跃。

    入眼处,全是放纵地舞动的艺人们,让人很难想象这些人在镜头前时或严肃、或搞笑、或正经、或威严、或淑女、或魅惑……好吧,最后这一个完全可以想象得到,因为舞池中的měi nu们都是很魅惑的,完全沉醉在这段轻松的时光内。

    “oppa?”tiffany跃跃欲试地看向林安然,她也想要进舞池去了。

    林安然笑着将一只兔子miàn ju戴在tiffany的脸上。自己也戴上了一个狼普通的狼,不是sè láng的miàn ju。然后拉着tiffany的手向舞池走去。

    dj放的依然是李孝利的歌曲,只是林安然没有听出名字,应该是他离开的那几年中李孝利的作品。

    tiffany一进到舞池,就像换了一个人一般,从害羞呆萌的傻t瞬间化身成了热力舞后……舞痴好了。虽然tiffany的动作很热情,但这水平实在有些不合她少女时代的身份。完全就是一个不懂舞蹈的女孩在那儿乱舞,怎么放松心情怎么来,节奏、步伐、动作的魅力,完全不在她的考虑之中。

    要知道tiffany可是少女时代中的副领舞,她现在这个样子要是被她们的经济人或者金英敏看到。估计会吐血三升的,实在是连小学生级别的舞蹈呀。

    不过林安然也早就习惯了,一直默默地小幅度在tiffany身边“配合”着她的动作,免得这丫头一不小心就撞到人。

    只是在一个转身的时间,林安然好像看到了一个熟人。

    尼坤?

    林安然有些不确认,在他的想法中,尼坤应该已经变了性格,现在出现在他面前的尼坤的确是变了性格,但却不是他预料的那个方向。

    不远处的尼坤依然没有戴miàn ju,化的妆也很浓,而且化得跟一个壮汉似的……

    按理说,尼坤这小子第三条腿不是被废了吗,怎么还弄成这样?

    林安然的脸有些阴郁了。

    此时尼坤正在和他身前那个穿着暴露、身材火辣的浓妆女子跳着贴身热舞,并没有察觉到林安然投过来的目光,而是不断挑逗着身前měi nu的同时,也感觉着下身的变化。

    林安然其实想错了,尼坤的确是受到了“重创”,只是他找的那些医生们都说他没办法恢复,而他又很不甘心,所以才会化了一个给他男人自尊心的妆、并且来找měi nu来刺激他,看能不能让这“病”不药而愈,很可惜,已经很多次了,依然没有哪怕一丁点的效果,只是他仍然没有放弃,因为这是医生给他唯一的建议,哪怕只有一丁点希望,他也会坚持下去,他可不想做一个“女人”!

    tiffany虽然在发泄着平日里积攒的压力,但依然留了一份心思在林安然的身上,便也顺着他的目光看了过去。

    虽然感觉那个男人有些熟悉,可尼坤的气质变化实在太大,tiffany并没有认出来,因为注意力便停留在了两人的舞姿上面。

    想到之前在车上时林安然蹭自己前胸的动作,再看见林安然“羡慕”地看向热舞男女的眼神,tiffany突然觉得自己太过以自我为中心了,是不是应该考虑一下对方的感受?

    只是这两人的舞姿实在有些……羞人呀!

    tiffany连续做了几个深呼吸,才在昏暗的舞池中,学着那个火辣měi nu的动作,贴进了林安然的怀里,并拉起他的手放到腰间。

    雪纺的纱裙实然像是不见了一般。tiffany只感觉林安然那双大手像是穿透了裙纱、直接按在她的腰间一般滚烫,直达心扉,也让她失去了继续下去的勇气,就这样软绵绵地靠在林安然的怀里,随着音乐声缓缓地跺着步子。

    林安然好笑地感受着怀中女孩微微颤抖的温热身子,虽然不明白tiffany怎么突然这么主动。但也没有白痴地去推开她,至于尼坤,还是滚一边去吧。

    唯一让林安然有些不适的是,几个小时前被金泫雅挑起来的火气,现在却突然窜了出来,最明显的表现,就是小林安然已经起立敬礼了。

    于是,小林安然很轻松地顶到怀中女孩的小腹上,让林安然有些赫然。连忙轻咳了一声,想要压下这份旖旎。

    都说情侣间的气氛很重要,tiffany觉得这句话说得很对。

    在洛衫机那晚,tiffany也躺在林安然怀里过,却只感觉到了宁静,而现在,却感觉像是时间突然跳转到了盛夏,让她全身发烫。

    就在她抵挡这份热度的时候。却突然感觉小腹被顶住了,心中本就很慌张的tiffany直接脱口而出问道:“oppa。你裤兜里是什么在顶着我呢?”

    说一出口,tiffany就感觉全身没了力气,更是想要找一个地洞钻进去。她不是小白,加上姐妹中有几个都已经成为了林安然的女人,在偶尔的交流中也会知道顶着自己的是什么,现在居然这样白痴地问了出来。实在让她有些无地自容。

    “你就当它不存在好了。”

    林安然轻咳了两声,以前倒是在狗血电视剧和小说中看到过这个情节,但没想到居然会发生在自己的身上。

    希望不会让怀中的tiffany失望吧。

    林安然感叹了一声,就将注意力放在了不远处的尼坤身上。别误会,他不是对尼坤起了什么“歹心”。只是想要借此来转移一xià zhu意力罢了,至少要让小林安然先休息下去。

    “嗯。”

    tiffany声若蚊蝇地应了一声,然后埋在林安然怀里,再也不敢有别的什么动作,只是默默地感受着小腹上那硬硬的东西,想象着被……咳咳,这段还是跳过好了,毕竟女孩的心思只有女孩自己知道。

    一曲结束,林安然终于是将小林安然给安抚了回去。

    场间的灯光亮起,一个耳光突然在舞池中响起,因为暂时停止了音乐而异常响亮,也吸引了tiffany的目光。

    “好了,老娘没时间陪你玩游戏,我可不是你们圈子里的人。本来看你像个男人才过来的,没想到。呵呵,传言原来是真的呀,小弟弟你还真的喜欢和男人玩?”之前还在尼坤怀里一副浪女模样的女人,此时已经变成了一副女王模样,就差没拿根皮鞭了。

    仿佛是被女人高傲的模样和刚刚那个响亮的耳光刺激到了,尼坤脸色扭曲地冲到女rén miàn前,想要给这女人一巴掌,只是手高高地举起,却被突然出现的黑衣人给接住了。

    “你这动作还算个男人,只是……呵呵。”

    女人轻笑着拍了拍尼坤的脸,不屑地瞄了一眼尼坤被她刺激了一整首歌的时间依然没有反应的下半身,转身离开了。

    黑衣人也放开了尼坤的手,跟着女人一起离开,只留下满脸狰狞、最后终于变成一脸平静的尼坤,转身离开。

    30秒的间场,只够看这样一场“花絮”,而刚刚的场景也只会成为大家的谈资,并不会太过关注,只是有些东西,已经得到了确认罢了。

    再度昏暗下来的舞池中,tiffany目瞪口呆地看着已经走到吧台前灌着酒的尼坤,满眼的不敢置信。

    虽然不是很在意尼坤,可也算是聚餐过许多次,在tiffany的印象中,尼坤可不是现在这个颓废的模样,总是精神奕奕,性格也很冲动,不要说像刚刚那个女人那般打了他的耳光,就算只是一个意外的冲撞,也会得到他的反击;也不会化这样成熟的妆,而是打扮得像个二八少年一般有神采。

    更重要的是,刚刚那个女人话中的意思好像是……

    tiffany对这方面的知识也有着基本的了解,当下便明白了女人口中的意思,想到之前还对这个男人有过那么一些好感,顿时感觉像吃了苍蝇一般难受。

    林安然也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不过,低头看着tiffany的表情由诧异变成困惑、由困惑变成惊慌、最后由惊慌变成厌恶和恶心,他的感觉就很好、非常的好。

    ps:谢谢しょうじょじだい的十万赏,盟主你好!しょうじょじだい谢谢理解,全部加更送上!例行求票票求收藏、求票票求收藏、求票票求收藏、求……无限循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