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六九章 左拥……下抱

作品:《娱乐韩娱

    在有些遥远的记忆中,tiffany和尼坤最终成为了一对恋人,当时的林安然还不叫林安然,对此也没有太大的实感,只是因为tiffany是泰妍的队友而关注了一下,甚至还让林安然特地去查了一下尼坤的资料,然后看到了《我们结婚了》这档综艺,里面的尼坤可是和来自天朝的宋茜大秀恩爱,而这则恋情在曝光的时候也让天朝网友们直呼:宋茜呢?

    想起了这些,林安然突兀地对尼坤升起了一股子痛恨的感觉,因为tiffany现在站在他的身边,而且宋茜也是他的朋友。

    林安然看着颓废、甚至对周围的讥笑声已经没有了反应在的尼坤,突然笑了起来,看来之前尼坤的遭遇还是很应该的,劈腿男就应该受到这样的待遇,哪怕这个劈腿只是作为酱油党的猜测。

    什么,你说林安然也是劈腿男?

    对不起,他没有劈腿,就算是被认为劈腿了,但这个世界上总是有那么一丁点特权的,如果有能力,打下一个水晶宫不是什么虚幻,只是林安然并没有那么肆无忌惮而已。

    或许是受到的刺激太大,tiffany并没有接着跳舞,而是眼神复杂地看了一眼尼坤的背影,便和林安然一起回了座位。

    “oppa,刚刚那个女人的意思是不是说、说尼坤xi他是……”tiffany最终还是没能将心中的判断说出来。

    tiffany一向自诩观察细致入微,甚至可以担任“名侦探tiffany”,却没想到在尼坤这个认识了好几年的美国朋友身上走了眼,她可不会知道,尼坤是最近才变成这样的。

    “好了,他什么也不是。傻想些什么呢,以后别和他接触就好了。”林安然有些无语,这tiffany一天到晚到底在想些什么呀,看她的模样,好像连刚刚那个女人话中隐含的意思都能听得出来,如果他不是看得到tiffany眼中的纯净。他肯定以为tiffany是隐瞒了许多他不知道的东西。

    想到刚刚那个女人,林安然其实还想当面感谢一下她呢,因为上她让tiffany直接断掉了和尼坤之间的那一丝可能,虽然尼坤的事情不是她做的。

    这个世界上有一句话叫做,说曹操、曹操就到,当看到刚刚那个女人坐到眼前时,林安然恨不得给自己俩嘴巴子。

    “安然,你也来这儿玩呀?这是你新的小女朋友吗?看起来很可爱呀。”女子的注意力更多地是停留在tiffany的身上,虽然光线有些暗。但却让tiffany觉得像是被什么怪东西给盯上了。

    林安然皱着眉,将tiffany抱在了怀里,“美仁,你的恶趣味还是没变。”

    眼前这个女人姓具,叫做具美仁,虽然和美人同音,人也长得的确很美,都三十了。就算是这副浓妆艳沫,但看起来仍然像是二十出头的女孩。只是这个具美仁的恶趣味,却是让一向喜欢měi nu的林安然也敬而远之。

    无他,具美仁是一个双性恋,而且在那方面特别开放。

    要知道,林安然可是有一点洁癖的。

    “安然,我可是比你要大呀。怎么也应该叫我一声奴纳吧?”

    具美仁也知道林安然的性子,刚刚对tiffany的眼神也只是本能而已,她还不会去触怒林安然,那不是具家一家可以承担下来的。

    林安然揽着tiffany,笑着看向具美仁。“奴纳就算了吧,谁来看都不会觉得美仁你比我年纪大。”

    “oppa,你看起来很年轻呀,看起来就像是十七八岁似的。”

    tiffany对具美仁的印象本来就不太好,一是具美仁对她的朋友、至少是曾经的朋友尼坤的侮辱,二是具美仁和林安然之间熟稔的姿态,都让她非常不喜欢具美仁,这时听到林安然自黑,便想也不想的出声支援,只是瞬间便被具美仁的笑声给惊了回去。

    “你吓到我的朋友了。”林安然皱着眉说道,声音中满是不悦。

    具美仁愣了一下,仔细打量了tiffany两眼,笑着道了声歉,“安然,能成为你的女人还真是幸福呢,只可惜奴纳没有这个福气。”

    林安然嘴角抽搐了一下,颇有一种吃了苍蝇的感觉,只是就算他明知道这是眼前这个女人的戏言,但也不得不承认,她的演技的确要比自己这个演员专业。

    或许,从小生活在大家族中的人都是天生的演技派吧。

    林安然不想再跟具美仁在这方面废话,如果不是知道这个女人不是这样闲得蛋疼的心思,肯定会直接走人的,“美仁,你今天怎么会想到过来garden的,以前不都是在那边玩么?”

    “这不是听说最近有一个很好玩的玩具么?”具美仁轻笑着说道,言语中毫不掩饰对尼坤的轻蔑,哪怕刚刚跳舞的时候还能像个恋人一般讨好他。

    tiffany轻哼了一声,显然对具美仁的这句话很是不满,林安然却不以为意,这些所谓的上层人士对艺人的轻蔑是很正常的,在她们的眼中,艺人都是供以取乐的玩具,而且他也知道,他成为演员在这些人眼中也是个笑话,只是没有说出来而已。

    不着声色地看了一眼怀中的tiffany,林安然轻声问道:“什么玩具?”

    具美仁愣了一下,随即捂嘴轻笑了起来,许久才意味深长地看着林安然,“也没什么,就是听说这儿有一个无能的太监,却天天化妆化得跟个绝世猛男似的调戏我们女人,然后把火挑了起来,又拍拍屁股走人。所以作为女人,我就来看看这个消息是不是真的,顺便教训教训他咯。要知道,现在那个店越来越没劲了,还是这儿好,居然能碰到安然你。”

    察觉到怀中女孩身子的颤抖。林安然叹了口气,没再继续这个话题,只要知道前世的那一幕不会再出现就够了,“算了吧,我可不想看见你,还有事吗?没事,我们就先走了。”

    “安然,你这样说也太无情了吧?”

    具美仁赶紧做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地看着林安然,见他无动于衷的模样。只得在心底探了口气,然后正色说道:“安然,我需要你的帮助。”

    ……

    一个家族为了长久,除了大力发展自身实力以外,开枝散叶也是很重要的事情,因此私生子女这些东西就很容易出现,只是和私生子相比,私生女更容易得到家族的认可。因为私生女很难和家族嫡子争权,在关键时刻也能当作联姻的筹码。给家族谋利。

    具美仁其实也是一个挺可怜的女人,她是lg集团现任全球首席执政官具本俊的私生女,别看她私生活这一块非常乱,但能力却是非常出众的,但因为她的身份,让她只能做为一个等待交易的筹码。尽管她为lg已经带来了不少的收益。

    正因此,林安然在厌恶着她的同时,并没有用什么强烈的手段驱逐她离开,只是尽量避免和她接触。

    去接泰妍的路上,tiffany小心翼翼地看着深思的林安然。小声问道:“oppa,你要和那个坏女人合作吗?”

    “合作?不会的。”林安然被打断了思绪,也没有太过在意,而是轻笑着否定了tiffany的问题。

    “这样就好,那个女人一看就是坏女人,oppa以后不要和她接触了。”tiffany定定地看着林安然,直到他点头才开心地笑了起来。

    不过,笑过之后,tiffany就有些累了,闭上眼就趴到了林安然的身上,刚刚的具美仁给她的危险感觉实在消耗了她不少的精力,“oppa,我睡一会儿,到地方了叫我。”

    “好。”

    林安然调整了一下姿势,让tiffany能够更好地休息,这才继续思考了起来。

    其实他已经答应了具美仁的请求,但对tiffany也不算是撒谎,因为那不是合作,仅仅帮助而已。

    林安然本来是不想掺和进具家的家族斗争当中,他现在的实力并没有达到完全碾压具家的地步,而他现在能够过得这么轻松,甚至以一个天朝人的身份成为韩国救世的正面扛旗人物,也只是因为他不偏帮的位置为韩国这几个大家族ti gong了一个缓冲的地带而已。

    不然,一个具家就能够让他受伤,而再加上一个韩进集团的赵家,就能够让他伤筋动骨,要是再多来几家,他就可以回家了。

    在林安然准备拒绝的时候,具美仁却看了一眼聪明地去舞池边缘跳舞的tiffany一眼,给他带来了一个消息,那就是李胜基和她同父异母的哥哥勾搭上了,而且正准备借着一个月后lg新手机出品的时候,以代言来制造接触的机会,甚至……

    林安然并没有刻意掩饰身边女人的身份,所以在某些人的眼中都不是秘密,所以,他最终答应了具美仁的部分条件,不会让他因为这件事而受到不必要的抵制,他可不想去触碰韩国这群人敏感的神经。

    又得去和林承权谈一下这方面的事情了。

    幸好具美仁那个哥哥明知道林允儿是他的女人,还同意李胜基的要求,这让林安然有插手的借口,而这个人,也是需要好好教训一下的,明明他老子――具本俊都要很和气地对待林安然。

    林安然揉了揉眉心,他很讨厌这种束手束脚的感觉。

    保姆车直到bc地下停车场的时候,泰妍的电台节目还没有结束,在等了十多分钟后,才看到泰妍施施然和经济人那俊楠走了过来。

    那俊楠和林安然行了一礼后,便自觉地上了副驾驶,将后排的封闭空间留给林安然和泰妍,还有趴在林安然大腿上睡着的tiffany。

    泰妍轻轻地坐到林安然身边,小声地说道:“oppa,你们玩得很开心吗?”

    在泰妍的记忆里,tiffany的精力可是很多的,怎么可能因为却了夜店一个多小时就累得睡着了?

    泰妍考虑的没错,只是她只想到了体力方面,没有想到tiffany刚刚可是被一个女人用“邪恶”的眼神攻击了很久。

    林安然轻笑着看向泰妍,“吃醋了?”

    “没有。”泰妍瞪了一眼林安然,学着tiffany的模样,双眼一闭,就趴在林安然的肩头,不理他了。

    林安然苦笑地想着,这算不算ling lèi的左拥右……额,下抱?

    ps:谢谢 只liveyuri 的打赏!设置自动发布的时候把269和270弄反了……现在改回来了。

    谢谢盟主鲍尔特的188份赠送章节,大家没订阅也可以免费领取一章,动动小手指咯,亲!

    还有裴兔子,刚刚和你开始一点点的互动,你就曝光说恋爱了,让我怎么破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