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七六章 闪光灯外

作品:《娱乐韩娱

    这个晚上,林安然在和泰妍创造着美好的回忆,jessica也和允儿在创造着美好的回忆,tiffany也在梦中制造着美好的回忆,只是并不是所有的回忆都是美好的,而且许多当事人本来就已经忘记的灰暗记忆在被提起来后,当事人可能会很痛苦。£∝頂£∝点£∝小£∝

    “啪!”

    看着从地上爬起来的儿子,李奎泰很心痛。

    原本乖巧、懂事,除了进入娱乐圈外一直都很让他骄傲的儿子,居然在背后会是这样一个样子。

    shi pin中恶心的声音还在流淌着,但李奎泰耳中却只有眼前这个儿子沉重的呼吸声。

    许久过后,李奎泰用略显嘶哑的声音问道:“这是你吗?”

    “是的,父亲。”

    李胜基低着头,直到脸上的刺痛感消失、直到脸上的狰狞全部变成愧疚后,才抬头看向李奎泰,一脸的后悔模样,“父亲,这个是我,但是并不是父亲想的那样。”

    “说吧。”李奎泰深深地看了李胜基一眼,转身坐到办公桌后,至于那个shi pin,也被他关掉了,他需要用办案时的心去审视他的儿子,至少不会像之前一样被他乖巧的模样给迷惑。

    “是的,父亲。”

    李胜基习惯性地90度鞠躬后,才用忏悔的声音说道:“父亲,我并没用卑鄙的手段玩弄女人,只是在夜店里碰到了这个女人,然后被她迷惑了。她说想要尝试一些比较特殊的玩法,所以才会让我陪她演了一场情景剧。而且,如果真的如她所说,是我迷女干了她,那为什么会等到半年后才拿出这个shi pin。而且还单单送到父亲您的桌前呢?难道不应该直接送到执法部门起述我吗?”

    李奎泰静静地看着李胜基,好一会儿后才慢慢问道:“这样说,是因为这个女人想要lè suo你了?”

    “是的,父亲。当时这场戏后,她就找我要钱,我也因为愧疚将身上的钱都给了她。只是现在看来,这个女人其实很不知足的。”李胜基没有逃避李奎泰的视线,在他的记忆被李奎泰一巴掌打回来后,他就已经想好了怎么解释,而且这件事除了细节有些不同以外,他并没有说谎。

    于是,李奎泰最终相信了李胜基,“你惹出来的事,你自己解决。”

    李胜基鞠了一躬。转身离开,直到快走出房门时,才听到身后再次传来李胜奎的声音:“以后,别去那些地方了,过段时间,我给你安排一场相亲,是正经人家的女孩。”

    “好了,父亲。”

    转身再次向李奎泰行了一礼后。李胜基才离开书房。

    关上书房门的那一刹那,李胜基才松了口气。虽然里面那个人是他父亲,可在面对的时候仍然感觉压力很大。

    韩国的检查官分为检察总长、高等检事长、检事长和检事四个等级,是拥有很大的权力的职位,而且也相当的严苛,从最低级的检事,要在低级职务上面工作10年以上。才能成为一名高级检事或者首席检事,而要成为检事长和高等检事长,则需要在高等检察厅工作5年以上,并且在工作期间没有太大的差错才行。

    李奎泰则是没有任何背景,一步一步从普通的地方检察厅支厅走上来的。一直到现在高等检事长的位置,在职养气,虽然李胜基一直生活在李奎泰的身边,但对于他的气势还是不能完全免疫。

    如果是以前,李胜基最有成就感的事情,不是能够成为国民熟知的艺人、不是能够成为李奎泰向亲戚炫耀的儿子、也不是能够成为艺人正面形象的代表之一,而是他终于第一次违背李奎泰的意愿,成为了一名艺人,更是在背后各种花样作死、并借着李奎泰的名号混得风生水起的同时,在李奎泰的心中仍然是一个乖宝宝。

    曾经,李胜基一直幻想过,他的一切被李奎泰知道、知道他心目中一直严苛地培养的乖儿子居然是这位高等检事长最痛恨的那种人时,李奎泰会是什么表情。而现在,李胜基只是有些恐惧地擦了擦这时才从额头上冒出来的汗,将刚刚shi pin中那个女人的名字喃喃地念叨了好几遍。

    而在书房中,李奎泰也没了刚刚那种气势,反而是有些颓然,还不到五旬的他因为常年累月的严谨认真的工作,已经显得有些衰老,尤其是没了身上那股气势之后。

    尽管刚刚李胜基表现得那样认真,但他却无法像以前一样信任这个儿子,就像有了裂缝的瓷器,无论如何掩饰,那道裂痕都不会消失。

    或许得让人去调查一下了。

    李奎泰叹了口气,很快便恢复了刚刚的严肃,他是这个家的支柱,而且只有这样一个儿子,只要李胜基做得不太过份,他都决定用手中的权利保下来。

    至于哪种程度才算不过分,李奎泰的心中却也仍然在衡量着。

    还好,李胜基第三天就给了李奎泰满意的dá àn,那个女人在收到足够的钱后已经不会再用此shi pin来作威胁,而且shi pin原件也被李胜基拿回来了。

    “这几天先在家休息吧,把行程都推了,过几天去相亲。”李奎泰用肯定的语气说完了这句话,而李胜基只得应承了下来,至于《两天一夜》和其他的行程,都只能等等了。

    夜晚,李胜基乖乖地待在家里,但却并不如李奎泰认为的那样安静。

    唯一可惜的是,之前他找的那个具家长子,居然临时被派到海外学习去了,接手他工作的居然是具家那个名声“显赫”的双性恋具美仁,想到具美仁打量他时的表情,李胜基不由得打了个寒颤,那种被当作玩具打量的眼神实在让他受不了。

    李胜基想了想,决定还是放弃用这次lg手机代言和林允儿接触的机会,毕竟具美仁的名号在某个圈子里还是很具有威胁力的。

    只是,李胜基刚通过电脑联系上一个隐蔽的标注了可爱骷髅头的号码时,心里突然有一种不安的感觉,好像有什么事情被遗忘了,到底是什么呢?

    李胜基仔细想了一会儿,没有想起来也就暂时放到了一边,他还有更加需要去做的事情。

    “我需要你帮我清理一些东西,目标的资料发给你,你算下价钱。”

    ……

    时隔半月之后,位于京畿道城南市的ne百贸商业大厦终于投入使用,而站在镜头前剪彩的除了林安然、林承权、城南市市长以外,最受关注的就是站在林安然身边的4ute小野马:金泫雅。

    看着金泫雅那一身简约的白色长裙,记者和酱油党们都露出了果然如此的表情,也都纷纷郁闷不已。

    之前大家都在猜测,与林安然合作的女艺人应该都是林安然关系亲密的艺人,比如jessica、李孝利、金泰熙,而泰妍、允儿、秀英也因为和jessica同是少女时代的成员,被当作林安然想要照顾的好友。

    就在大家猜测金泫雅将是下一位合作女艺人时,韩佳人这个在大家看来完全和林安然没有关系的女艺人却突然出现,和林安然一起站到了ne集团大田广域市百贸大厦之外剪彩,顿时掉了一堆人的眼睛。

    于是,林安然和ne集团高层有关系的传闻,也变得淡了许多。

    很明显,ne并没有因为林安然,就全部照顾和他相熟的艺人,最终的选择权利依然在ne的手中。

    正巧碰上了京畿道城南市和高阳市的工期延长半个月,让大家更加有了预测下一位和林安然合作的女艺人的心思,而金泫雅这个原本占首位的mèi mèi也被挤到了很后面,河智苑、韩彩英等女演员反而成为了热门人选。

    而现在,看到不同于xing gǎn的清纯小野马,在这场非guān fāng的票选中,一直坚定地支持小野马的人都开心了起来,至少在各自的聊天社区里都开启了嘲讽技能,没办法,之前被压抑得太狠了呀。

    今天的天气很好,阳光明媚,而在这个时间,日头也没有升到最高,还稍显温和,不会发生中暑这类事情。

    “oppa,和你一起站在这儿真好。”

    金泫雅微微侧头,或许是因为角度的问题,在她的眼中,林安然身上居然带起了淡淡的光芒。

    “你喜欢就好。”林安然穿着黑色的正装,显得英气逼人,但笑容却没有服饰带来的锋锐,反而相当的温和,就像曾经在《花样男子》中永远的黑骑士尹智厚一般。

    林安然温柔地摸了摸金泫雅的小脑袋,而金泫雅也露出了享受的表情。

    如果这种动作是在私下里被拍到,很可能就传出两人名为兄妹、实为恋爱的消息了,而在这大庭广众之下,只会被认为是兄妹情深。而这副场面也引起了现场不少来看林安然的小女孩们的尖叫声,显然,她们也很想成为被林安然宠溺的mèi mèi。

    等到林承权和城南市市长的发言结束后,也到了剪彩的时候了,于是,林安然、金泫雅便和林承权一起站到了预订的位置上,一片来自记者的白色光芒瞬间闪耀了起来。

    = = = =

    首尔一家普通的夜店中,一个无聊的女人正打量着这空荡荡的夜店发呆。

    在女人发呆的当口,这家夜店也迎来了大白天的第二波客人:几个彪形大汉,而他们在看到发呆的女人时,都是眼前一亮,就像是找到了猎物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