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八零章 一个人的失忆或八个人的幻觉

作品:《娱乐韩娱

    全州在韩国也算是一线城市,归属于她的这座最大的游乐场的人流量也是很高的,尤其是在这个和煦的周末,更是小朋友们兴奋的时间。

    一身休闲装的林安然牵着仿佛小公主一般的夏妍施施然地走进了游乐场的大门,并没有引起人的围观,因为他的脸上戴上了这座游乐场的特产:动物miàn ju。

    摸了摸脑袋上这只大灰狼的miàn ju,林安然有一些无奈,心里有些吐槽这座游乐场的古怪设定。只是在看到周围的人群中,陪着小孩子一起来的大人们有一大半都戴上了各种各样的miàn ju时,他也有些释然了,不管怎么说,这也为他解决了身份的问题呀。

    要是被记者拍到他在休息期间带着一个可爱的小女孩逛游乐场,那群没节操的记者肯定会写:林安然及其女儿现身xx游乐场,感情亲密。

    林安然很肯定。

    不过,现在最重要的,还是照顾好这只小萝莉。

    “夏妍,要去玩什么?旋转木马,摩天轮,或者去水上乐园玩?”

    林安然将小孩子喜欢玩的项目都回想了一遍,和女人们坐过几次旋转木马,他现在是完全放下了那份负担,只要大家开心就好,只是小萝莉夏妍却带着些许疑惑的眼神看着他,“oppa,那些都是小孩子的玩具,我可已经长大啦,当然要去鬼屋、高空速降、海盗船这些地方啦!”

    林安然被夏妍理所应当的语气弄得愣了一下,然后蹲下来,直直地看着她说道:“鬼屋,其它的想都不要想!”

    夏妍张了张嘴,最终还是在林安然的目光直视下败下了阵来。

    想到能够去鬼屋,小萝莉夏妍还是很开心的。以前来游乐场,总被爸爸妈妈带去玩那些已经玩腻了的玩具,现在终于可以去看看“大名鼎鼎”的鬼屋了,至于其它的……夏妍瞄了一眼林安然,她相信总有一天会说服这家伙的。

    “这儿离鬼屋有点远,我抱你过去吧。”

    “不要。我可是大人,不可以和男人这么亲密接触的。”

    林安然看了一眼被他握着的小手,决定还是少说多做算了。

    ……

    “啊!”

    鬼屋中,林安然看了一眼怀中闭着眼睛不敢说话的夏妍,心中有些得意,刚刚还说是大人,不可以和男人亲密接触,结果还是照样像只受惊的小兔子一般躲到了自己的怀里?

    林安然抱着这只受惊的小萝莉走出鬼屋的大门,突然心中有些奇怪。好像刚刚的得意有些不像话呀,居然会因为一只小萝莉而得意?

    或许是被“大名鼎鼎”的鬼屋给吓到了,小萝莉夏妍之后一直有些打不起精神,直到从旋转木马上下来时,才开心地向偶遇的小伙伴介绍林安然,“这是我的大灰狼oppa。”

    林安然嘴角抽了抽,不说夏妍居然真的在游乐场中偶遇了她的小伙伴,就说这介绍。大灰狼oppa是怎么回事?

    看着夏妍眼中的淡淡自豪和得意,林安然心中一软。最终还是很和气地她的小伙伴打起了招呼,然后和对面被小伙伴介绍的“虎头oppa”相视一眼,苦笑无语。

    小孩子的精力很充足,但那也是分情况的,经历了刺激的鬼屋,又和偶遇的小伙伴疯玩了一个小时。夏妍最终还是在林安然怀里睡着了。

    和“虎头oppa”道别后,林安然便抱着睡着的夏妍离开了游乐场。

    送她回家的路上,林安然将车开得很平稳,也就是慢,不知道被多少人认为他是在炫耀他的这辆车……

    没有将小夏妍送到她家楼下。而是在最近的转角处停了下来。

    夏妍花了好长一段时间,才完全清醒,在送上了一个带着奶香的bobo后,和林安然做了下次再一起去游乐场的约定后,便背着小书包,蹦蹦跳跳地回了家。

    林安然目送小萝莉夏妍离开,嘴角浮起了一个淡淡的笑容,原来照顾小孩子也不像想象中那样困难嘛。

    回首尔的路上,林安然突然接到了金允贞的diàn huà,说是让他抽空去一下bc,商量一下《我结》中秋的拍摄计划。

    看了下时间,林安然只得说了明天过去找她的话,谁让他还有两个小时才到首尔呢,总不能飞过去吧?

    等等!

    林安然突然想给自己一巴掌,他居然没想到直接坐飞机来回首尔和全州,还像个傻瓜一样自己开车,而且车上还自己一个人……

    林安然觉得自己需要安慰。

    刚刚是去了全州,那么当然就应该找泰妍。

    一阵铃声过后,耳机中响起了泰妍极力掩饰着疲惫的声音,“oppa,我在录节目呢,有什么事情吗?”

    “没事,只是我想你了。”

    = = = =

    结束和林安然的diàn huà通迅,泰妍脸上的疲惫也消散了许多,尤其是想到mèi mèi夏妍打过来的告密diàn huà,她的心里就很是开心。

    和林安然之间的点点滴滴,已经像是习惯一样慢慢刻在了她的生活中,像是渴了要喝水、饿了要吃饭一般变得不可或缺,只是她的心突然变得慢了下来,不再因为林安然身边有那么多的女人而忐忑,反而开始享受起每天和他的一小段相处的时间、三四个关怀的diàn huà,至于父母那边……

    “欧尼你要撑住啦,不要轻易被姐夫骗走了,一定要等我把姐夫的心意完全试探出来才行!”

    这是mèi mèi夏妍之前给她的diàn huà中的最后一句话,泰妍其实觉得,她这个mèi mèi应该是想要能有对她只有宠溺和顺从的哥哥而已。

    “泰妍,接了他一个diàn huà,不用回味这么久吧?”jessica从背后抱住泰妍,整个身子像是没有力气一般挂在她的身上。

    泰妍反手就拍在jessica的小屁股上,发出了啪的一声轻响。

    看到jessica受惊一般地跳到一旁,泰妍得意地将手放到鼻子前嗅了嗅,“其实比起oppa来,我更希望了解的是‘女人’的身体构造呢。”

    对于泰妍这种笑容,作为一起生活了好几年的队友,jessica当然清楚其中的含义,只是她没想到,在林安然出现后就放弃了这个游戏的泰妍为什么突然又把这个游戏捡了回来。

    感觉着还有些发麻的小屁股,jessica暗自咬了咬牙,戒备地看着泰妍,思考着她话中在女人两字上加了重音的含义。

    直到经济人进来招呼到时间录节目了,两人的对峙才结束,只是在一起去前台的路上,jessica总是警惕地保持着和泰妍之间的距离,而泰妍也用莫名的眼神打量着jessica,这让一旁的经济人有些拿不准意思。

    刚刚在更衣室内发生了什么,她错过了吗?

    ……

    bc放送大楼,新一期的音乐中心录制结束,已经做了五个月c的tiffany和yuri如往常一样,等到所有的打歌歌手全部离开后,才收拾东西离开。

    或许是三次黑海给她们的警讯,在这三次黑海中被用来攻击的理由一直牢牢地刻在她们的脑海中,哪怕现在已经成为韩国最顶级的女团,也没有丝毫忘记,比如不要和男性艺人太亲密,比如要遵守礼仪,比如要谨言慎行。

    和音乐中心的pd与其它工作人员一一行礼告别后,tiffany和yuri便一起跟着经济人离开。

    虽然马上就到饭点了,但两人还是坐着保姆车回了公司,而不是宿舍,好像是说有什么行程要宣布。

    对于这种事情,两人早就见怪不怪了,也不好奇行程是什么,反正到时候就知道了。

    保姆车上,tiffany又开始发呆,yuri却将发呆的tiffany叫回了神,“tiffany,马上到中秋了,你准备怎么过呢,也不知道这次中秋会不会放假?”

    中秋?

    tiffany疑惑地看向yuri,“要到中秋了吗?”

    yuri脸色一黑,“傻t,你不知道要到中秋了吗?那你刚刚那个思念的表情是给谁的呀?”

    “oppa呀!”tiffany理所应当地说道,只是刚说完便慌张地用双手捂住了嘴,两眼瞪圆,像是说出了什么恐怖的东西。

    yuri眼角跳了一跳,“哦”了一声便不搭理tiffany了。

    见yuri像是没听到自己的话,tiffany才大大地松了一口气,然后……继续发呆,只是想着,如果中秋那天放假,自己是不是可以和他一起过呢?可是他的身边有好多女人呀,而自己一个人……

    yuri被tiffany脸上多变的表情弄得一愣一愣了,只是她突然有些害怕起了所谓的感情,居然把聪明的姐妹们都变傻了,先是允儿、秀英,然后是jessica,再然后是泰妍和身边这一只。

    明明tiffany之前就说过喜欢林安然了,现在却因为说出了“oppa”而慌张,是tiffany一个人失忆了,还是其他所有姐妹都产生幻觉了?

    ps:谢谢 xiachedan、kakuter的打赏!谢谢 芯月剑痕 的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