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九零章 男人是天

作品:《娱乐韩娱

    “中秋节快乐!”x5

    满满一桌子的丰富菜色上空,五只被举起的杯子轻轻地碰在了一起,因为有徐贤这位忙内在,大家都没有喝酒,而是以饮料代替了烧酒。︽

    只是和李孝利、jessica、泰妍、徐贤四人的开心表情不同,林安然有些郁闷。

    韩国的节目都讲究一个提前性,就像现在,明明离中秋还有不短的一段时间,但却已经开始拍摄中秋的画面了,就因为拍摄过后还有剪辑之类的工作,所以需要如此。

    当然,林安然不是因为这件事而郁闷,他郁闷的是李孝利的那个v。

    林安然本来以为李孝利是为自己的歌拍摄v,但却听到是为另外两个男人的新歌拍摄v,虽然明知道李孝利不会做什么奇怪的事情,但他的心里还是很不得劲。

    如果不是有shè xiàng镜头盯着,林安然肯定会追根究底的。

    “安然,中秋节快乐。”李孝利像是一个真正的关心弟弟的姐姐一般,帮林安然夹了一声猪排,只是眼中却带着一丝戏谑。

    以前都是李孝利为林安然吃醋,虽然现在认命了,但能够用这种不会引起误会的事情让林安然也吃下醋,她还是很开心的,何况这次也只是意外,她心里是一点负担都没有。

    李孝利没负担,林安然却很有负担,咬着猪排发出了咯吱咯吱的声音。

    作为从七年前就走到一起的女人,林安然可是相当的在意。

    一顿晚餐很快便吃完了,晚餐之上的打闹也成为了《我结》的素材之下。

    泰妍带着徐贤依依不舍地离开了,那满眼压抑不住的感情让林安然又是高兴又是尴尬,看来一会儿除了跟金允贞谈一下镜头的剪辑问题外,还要安抚一下腰上这只小手的主人。

    “安然。西卡,我也走啦,还要回公司呢。”李孝利微笑着和两人道别,同样给林安然留下了一个明媚的笑容。

    “oppa,大家都走了呢。”jessica靠在林安然的怀里,小手在他的腰间不断地摩挲着。像是在找着下手的最好地点。

    林安然看了眼空荡荡的大厅,突然觉得应该让《我结》的工作人员再拍摄一段情景的,不然也不用面对正处于危险状态的jessica了,应该怎么办呢?

    花了很久的时间将jessica安抚好,林安然才有心情说起别的事情,他可没忘记今天jessica睡着时失去掩饰的疲惫神色,“毛毛,最近行程是不是太紧张了?以前你可是不怎么喜欢跑行程的呀,是有人在逼你吗?告诉oppa。oppa帮你出气。”

    “没有啦,都是我自愿的。”jessica没好气地拍了一下林安然,她已经不想跑行程可不是因为她懒。

    jessica也知道,以前的她有些懒,但那是因为性格和照顾姐妹的原因。因为林安然,她已经获得了太多出镜的机会,她可不想因为这种原因而和队友之间产生隔阂,哪怕这个可能小到几乎不可能。但同样因为林安然。让一向自傲的她有了离他太远的感觉,这种近乎自卑的感觉让她无法用对林安然的感情压下来。所以她选择了另外一种方式来消除这种自卑感,就是用额外的独立于少女时代之外的行程--比如《冷面》--来增加人气,来减轻心中对林安然那种感觉。

    或许有些幼稚,但陷入爱情的女孩本来就是幼稚的,尤其是jessica这种自负、强势的女孩。

    “可是我很心疼,尤其是看到你眼角的疲惫。”林安然的手指轻轻划过jessica的额角。眼中满是心疼的神色,“适当地减少一些行程吧,我可不想看到一个病怏怏的毛毛,就当是为了我,好吗?”

    很是煽情的话。如果有外人听来,肯定会感觉到肉麻,但对于处于对话当中的jessica来说,这就是最让她心动的情话。

    jessica缺少安全感,因为在她的心中,也有些觉得是抢了泰妍的机会,不然她很可能还恨着林安然,恨着他抢走了自己的mèi mèi、欺骗了自己的队友,而不是像现在这样真心愿意留在他的身边。

    “oppa,我知道了。”

    不自觉地说完这句话,jessica才在心中埋怨起自己,居然对林安然的情话一点抵抗力都没有,不过她显然没有更多的时间来自怨自艾,因为听到她回答的林安然已经将她拦腰抱起,向着卧室走去。

    “等等,等等,oppa,刚吃完饭,不能做剧烈运动呀!”jessica慌张地叫道。

    林安然亲手的做的菜虽然实际味道比不上韩佳人,甚至差了很远很远,但对于jessica来说,这份菜因为是他做的,就比所有人做的菜要好吃,她的身体也是这样反应的,于是本来胃口就不大的jessica很明显吃撑着了。而和林安然负距离接触的运动,对本来就是运动白痴的jessica来说,可是一项很剧烈的运动,甚至会产生晕船的感觉,她有些害怕因为吃得太撑而微微鼓起的肚子会不争气,那样可就闹笑话了。

    因为双手抱着jessica,林安然只好用额头顶了顶怀中挣扎的女孩,没好气地说道:“瞎想什么呢,只是抱你去休息。还有,在我面前,不要硬撑着,不论有什么事,都有我为你顶着,知道吗?”

    再次被朴实去动人的情话击中红心,jessica的心也慢慢静了下来,没有再因为可能发生的羞羞的事情而心情急荡,而是如林安然说的那般卸下了脸上的wěi zhuāng,那是疲惫的表情,却有着幸福的笑容。

    脑袋紧紧地贴在林安然的胸前,jessica听着这个男人的心跳,任由他将自己抱到床上,然后盖上被单。

    “oppa,真的不要吗?如果……如果……其实我也可以的。”jessica不敢抬头看林安然,虽然已经滚了很多次的床单,但这种在事前就主动求欢的举动却还是她第一次做。

    林安然明显地愣了一下,但却只是紧了紧怀中的女孩,轻声说道:“难道oppa在毛毛眼中就是那种只知道女色的人吗?别瞎想了,睡吧。今晚早点睡,毕竟已经接下的行程还是需要跑完了。”

    其实林安然更愿意将这些行程全部推掉,可他清楚jessica的性格,只能让人多照料她一下了,在这段时间。

    “oppa,晚安。”

    没有因为第一次主动求欢就被林安然拒绝而难过,jessica轻轻地在他胸前蹭了蹭,然后闭上了双眼,准备享受这个难得的夜晚。

    睡着之前,jessica突然想起了在学习天朝的汉语时看到过的话。

    好像是说,男人是一家之主,为家中的女人、孩子、父母撑起一片天地,不论是碰到什么困难,只要这个男人不倒下,那个这个家的脊梁就还在,不管有什么风雨就都能够挺过去。

    以前,jessica还很是不理解这句话,但现在却突然有了一些明悟。

    “……不论有什么事,都有我为你顶着……”

    带着这句话,jessica慢慢地进入了梦乡,也像是突然回到了半年前在泰国的那个黑暗的舞台上的时光,让人沉醉。

    ……

    林安然看着怀中熟睡的jessica,一脸的苦笑。

    刚刚装男人是帅气了,可现在林安然是真的有些难以忍耐呀,抱着这样一个大měi nu就这样睡了?

    看了下时间,才晚上9点多。

    林安然从来没想到会遇到这样的情况,但也没办法,都是他自作自受,而且他也是真心心疼怀中这个女孩,她实在是太累了,这不,呼噜声又出现了……

    总得找点事情来分散注意力才行,不然会爆炸的。

    有了!

    仿佛有一盏代表好主意的灯在脑海中亮起,林安然伸手拿起床头的手机,给李孝利发了条短信过去。

    短信发送过后,林安然脸上的苦笑意味更浓了,因为他的欲火是被压下去了一些,但却多了一骨子酸意,尤其是在看到李孝利的回复短信中那句“明天回家详聊”时,他更郁闷了。

    该死,自己什么时候也染上了醋坛子的属性了,明知道孝利和那两个人没关系,却自己找上去吃醋,真是自己给自己找不自在!

    最后,林安然只能用一个最简单、最实用,也是实用性最广的方法来帮助睡眠,那就是:数山羊。

    一只羊,两只羊,三只羊……三十六只羊……八十八只羊……

    = = = =

    bc的综艺结束后,泰妍并没有和队友们一起回宿舍,因为她还有一个电台节目。

    经过了几个小时,电台节目终于在泰妍甜甜的道别声中结束。

    例行与节目作人员道别后,泰妍坐回了保姆车,虽然之前已经收到林安然的短信,知道他今晚不会来接自己,但在看着车上没有林安然时,她还是有些失落。

    “现在,他应该和西卡在一起吧?”

    灯光透过不断前行的车窗洒落进来,而泰妍靠在椅背上,渐渐出神。

    ps:谢谢 kakuter 的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