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二五章 高考

作品:《娱乐韩娱

    林安然的保姆车离开了,但转了一圈、换了辆车,又回到了时代广场前,这次他没有下车,而是就在车上静静地看着,看着krystal脸上灿烂的笑容。¥f

    “最近小水晶很开心,比起被你毒害的那段时间还要开心很多。”jessica趴在林安然的背上,下巴搁在他的肩头,声音幽幽。

    幸好是坐着,要是站着,jessica还真没那个身高做出现在这个动作,但她的话却让林安然不知道怎么回答才好。

    “回家还是回宿舍?”转过身,林安然笑着问道。

    对于这样明显的转移话题的行为,jessica撇了撇嘴,却没有继续纠缠之前的问题,“回宿舍吧。忙内和yuri过几天就要高考了,所以我们还是在宿舍待着比较好。”

    “啊?”

    林安然夸张地叫了一声,随即苦着脸说道:“那我呢,毛毛,你就忍心看着我一个人受苦吗?”

    林安然卖萌装可怜的模样也很不错,让jessica都有些维持不住脸上的冷清表情,只得转过了头,闷闷地说道:“oppa不是还有欧尼们吗,哪需要我这样的小丫头呀?”

    得,又吃醋了。

    一大堆好话送出去,终于在车子刚刚停到少女时代宿舍楼下时将jessica哄得开心地笑了起来,只是林安然很想知道,吃醋的持续时间是不是jessica早就计算好的,怎么会刚一到地方就好了呢?

    不管怎么说,今晚也算是圆满吧。

    是的,很圆满,就像林安然去给krystal的首场签售会助威后。也收到了krystal的感谢diàn huà。

    “oppa,康撒哈米达,撒浪嘿。”

    diàn huà中krystal的声音充满了活力,也满是开心的元素,让林安然本就上翘的嘴角弧度越发地大了起来,“后面一句我收下了。前面那句就算了吧,不论从哪方面算,都不需要为了这点小事说谢谢的。”

    “知道啦,oppa。oppa,你知道吗?过些天,我们就要去oppa你的家乡了!”

    “我的家乡?”林安然愣了一下,fx这才出道不到三个月,就准备进军天朝了?

    “是呀,oppa。过几天。我们要去天朝的魔都参加k-演唱会呢,我都跟经济人oppa说好了,到时候会到处走走看看,体味一下oppa出生的地方的味道的。”

    他的家乡可不是魔都,天朝那么大,krystal这丫头以为天朝跟韩国一样,一天就可以游全国吗?而且这话怎么也不像krystal能够说得出来的。

    林安然心中好笑,却也没有点明。“嗯,到时候记得多带一些助理。那样会安全一些,要知道像小水晶这样漂亮可爱的女孩,不论走到哪都是被围观的焦点呀,要是一不小心被人抢走了,那怎么办?”

    银铃般的笑声从diàn huà另一端传来,显示着它的主人的好心情。“知道啦,oppa。”

    diàn huà在继续,krystal一直说着最近的趣事,diàn huà中的背景也从嘈杂的车声换成上楼时的脚步声,最后在关门声之后变得安静了下来。只剩下krystal不知疲倦的声音。

    当diàn huà中终于传来那一声“oppa,再见”的时候,时间也过去了一个多小时。

    放下diàn huà,林安然拿起书桌上的一块切好的水果放进了嘴里,这是刚刚韩佳人端到书房来给他的。

    jessica说得没错,小水晶最近很快乐,比起被他‘毒害’的那段时间要快乐上无数倍,没有不属于16岁的沉重,只有属于16岁的快乐。

    有时候想得太多,注定不那么让人开心,所以林安然起身离开了书房,决定去做一些会让他开心的事情。

    fx既然只是去参加一场演唱会,那就是说并没有直接将fx放进天朝的想法,这也让林安然放心不少,只是这个组合好像会在这条独特的女团路上越走越远呀,也不知道她们能不能完成fx的目标,给韩国的女团走出一条独属于女团的路。

    = = = =

    韩国的高考和天朝不同,不是在盛夏的六月,而是在寒冷的十一月。

    在韩国这个无比重视学历的国度,高考也是重中之重,kǎo shi时间从早上8点40分开始直到下午5点结束,而为了缓解清晨上班高峰交通压力,确保考生按时抵达考场,韩国的地铁、巴士在早上7点到8点会集中运行,同时政府机关上班时间推迟一个小时,股市开盘、收盘时间也顺延一小时,甚至机场的飞机在听力测试期间禁止起飞、降落,qi chē和火车司机行经考点附近不得鸣笛,以避免产生噪音影响考生,甚至有的考场附近会实行交通管制。

    站在一群九只少女的中间,林安然感慨地打量着周围,他所在的这座考场已经被交通管制了,这在天朝可是很难见到的。

    徐贤和yuri是在同一处考场,这也让少女们不用分成两批分别去送行?,至于林安然,他则是用徐贤老师的身份过来的,这也算是他第一次和少女时代光明正大地出现在公共场合吧。

    虽然林安然和少女时代的人气都属于鼎盛,但现场的考生们都面临着一生最重要的时刻,除了完全放弃人生的学生外,真没有太多的人围在她们身边,许多考生甚至直接跪倒在考场前祈祷起来,让林安然看得惊讶不已。

    这是制度的差距呀,天朝庞大的人口基数为每年人口的出产量ti gong了巨大的保障,而韩国的人口却远不足以如此,因此才会如此重视教育,想要提高成才率,这种做法成效不错,但考生因为希望考好而承受了极大的压力,每年高考前自shā rén数也达到了顶峰值,其中以高考应届生为重。

    这种做法真的是为了国家的未来?

    看着附近一堆堆跪倒在地祈祷的少男少女们,林安然摸了摸鼻子,决定还是看少女们来得实在,幸好徐贤和yuri没有跪地祈祷,不然他真的不知道如何去做了。

    少女们都在给徐贤和yuri打着气,尤其是放弃了高考的以泰妍为首的几个女孩,眼中又是复杂又是期待,或许她们将自己曾经的希望也放到了这两个女孩身上了吧。

    “oppa,你就这样站着吗?”

    tiffany因为韩语口语能力的问题,被落在了‘加油圈子’的外围,郁闷的她看到站在一旁走神的林安然,有些小不满地推了推他。

    tiffany的话也惊醒了正在教育着徐贤和yuri“不要紧张”、“发挥出正常水平就好”的少女们,纷纷转头看向林安然。

    林安然似笑非笑地瞄了tiffany一眼,得来的却是一个吐舌头的卖萌脸,让他原本准备好的话也说不出口,只得笑着摇了摇头,走到徐贤和yuri面前,首先看向徐贤:“相信老师吗?”

    “相信。”

    “相信自己吗?”

    “相信。”

    满意地揉了揉徐贤的小脑袋,林安然转头看向yuri,或许是林安然此时的气场太大,yuri不待林安然提问就大声叫道:“我也相信老师,相信自己!”

    林安然诧异地看着yuri,他想说的并不是这个,但,就这样吧,这样也不错。

    看着姐妹们奇怪的表情,yuri的小脸腾地一下红了,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居然把忙内对林安然的称呼抢过来用了,还脑补了林安然问自己的问题,实在太丢人了啊啊啊啊啊啊!!!

    “相信自己就好。”林安然笑着揉了揉yuri的头发,就像是对待徐贤一样。

    yuri的心也随着林安然的动作慢慢静了下来,看着已经走到一旁的林安然,yuri突然明白过来,忙内徐贤为什么会安心叫林安然老师,并不只是因为林安然的知识,还有更重要的东西。

    很快便到了考生进场的时间,徐贤和yuri在林安然和女孩们的祝福声中走进了考场。

    随着考生一一进场,考场外的人流也一一散去,这些送自家孩子来高考的父母们都回家或者去寺庙祈福,高考对考生们重要,对父母们一样、或者说更重要。

    林安然也随着少女们一起离开,当然少女们是继续跑行程,她们毕竟是艺人。

    因为是非团队行程,少女们也在保姆车的起起停停中先后下了车,最后到bc放送大楼的时候,就已经只剩下了林安然和sunny。

    “oppa,再见。”sunny笑着道别,在下车时却突然转过头来问道,“oppa,有空我可以去oppa家里玩一下体感游戏吗?”

    体感游戏06年就被任天堂开发了出来,但也是差别的,很明显,上次允儿给sunny看到的景象勾起了她的兴趣,也难为她这么久才提出来。

    “当然,你可是我mèi mèi,想过来的时候直接过来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