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三零章 我……会死吗?

作品:《娱乐韩娱

    ps:谢谢 鲍尔特 的万赏加更送上!

    “林安然xi,请问今天你是以什么身份来看krystal的?”

    “林安然xi,请问你和jessica已经从荧幕走到现实了吗?这一次过来,是以姐夫的身份来探望krystal的吗?”

    “林安然xi,请问少女时代jessica为什么还没有出现,是她不关心自己的mèi mèi吗?两姐妹间是否有不和?”

    “林安然xi,请问你是借着和jessica出演《我结》的机会亲近krystal的吗?其实你更喜欢……额,更喜欢krystal是吗?”

    拥挤的人群中,林安然在保卫的护送下往外走去,原本只留着笑容的他听到这个问题后却是停了下来,向着问问题的记者望了过去,或许是受到了‘鼓舞’,这名明显看起来年轻得过分的记者打了鸡血一般问道:“林安然xi,韩国的法律规定女子16岁才可以结婚,是不是你和krystal已经秘密领证了?”

    韩国的年龄和天朝的算法不同,就像是94出生的krystal在天朝是15岁,但在韩国却是16岁。£∝

    看着这位明显的过分的记者,林安然留意了一下他的记者牌:中央日报的实习工作证,还真是一个好工作呢。

    不去看这名因为兴奋而满脸充血的实习记者,林安然向着被记者挤到一边的几十名fx的粉丝笑道:“小水晶、小雪球还有aber都很好,不用担心。”

    有了林安然带着笑容的保证,粉丝们明显松了一口气,此时他们也更在意另外一个问题。

    “我只是小水晶的哥哥,所以大家不要多想。少女时代今天的行程在全州。所以赶回来需要一点时间,西卡和小水晶的关系还是很好的。”

    向着粉丝们说完这两句话,林安然便在保卫们的护送下,上了保姆车离开,留下一地傻眼的记者们。

    之前夸张地询问林安然和krystal关系的实习记者的脸一阵青一阵白,好像被人狠狠地扇了两耳光一般。“什么人嘛,居然这样无视我、我们,等回去我一定要好好地编排他一下。”

    实习记者沉浸在抹黑林安然的快感中,没有注意到周围的前辈同行们都用怜悯的目光看着他,就连同为中央日报的前辈也是叹了口气,没有理会他,径自离开。

    林安然是他们记者不能招惹的人物——这是稍微有点资历的记者都会知道的东西,没看前面的记者最多也就问一个“姐妹不和”的问题吗?对于一个已经没有前途和未来的实习记者,他们也只是看看笑话。然后便离开做自己的事情。

    当记者们离开得差不多的时候,少女时代的保姆车也抵达了医院,九只少女一一从车上下来,满脸焦急地进了医院,而随着她们的到来,一直在医院外徘徊的记者们也都开始‘招朋唤友’。

    = = = =

    林安然回到家,没有立刻换个马甲回医院,而是在家里煲起了汤和粥。

    按照郭立的预估。krystal晚上就会退烧,当她醒来的时候肯定会感觉到饿。而那时她也肯定只能吃一些流食,所以只有准备填肚子的粥和补充能量的汤。

    虽然韩佳人的手艺甩了林安然不知道几条街,但林安然并没有假手于她,而是亲自动手。

    因为,从病痛中醒来的krystal想来很乐意喝到林安然亲手做的食物,何况林安然的手艺也不是那么难以入口。也在平均水平线上,只是不能和大师级人物相比而已。

    党参、山药,还有两三粒红枣熬制的鸡汤,然后是用从天朝进口的黄小米熬制的小米粥,对现在脾胃不太好的krystal来说再合适不过。

    几个小时后。鸡汤终于出炉,用保温壶装好后,和早一些做好的小米粥放到了一起。

    “今晚我不回来了,所以……”做好一切,林安然转头看向一直指导自己的韩佳人和‘看戏’的李孝利,声音有些犹豫。

    “好好照顾小水晶。”李孝利上前帮林安然整理了一下衣角,笑容不似节目上的灿烂,反而是淑女了许多。

    韩佳人也是点了点头,显然很认同李孝利的话。

    “好。”

    例行的告别吻后,林安然上了一辆普通的现代qi chē,朝着首尔大学医院驶去。

    “好了,睡觉去吧,明天一早我还要去拍摄《家族诞生》呢。”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李孝利也有些疲惫。

    韩佳人有些犹豫地问道:“欧尼,是《家族诞生》出了什么问题了吗?好像你的精神不太好?”

    李孝利愣了一下,随即笑着摇了摇头,“没有的事,一切都很好,好啦,睡觉了睡觉了,困死我了。小佳人,今晚要陪欧尼一起睡吗?”

    “欧尼,我忘了收衣服了,我先回屋了。”

    韩佳人落荒而逃,李孝利则是开心地笑了起来,但笑过之后眉头也有了一些愁绪。韩佳人猜想的没错,《家族诞生》的确传出了一些不好的消息,但仅仅还是消息而已。

    “或许该认真经营经济公司了。”李孝利考虑着公司的事情,也回了房间。

    林安然赶到首尔大学医院的时候,少女时代的九只已经离开了,而宋茜和朴善怜同样没了踪影。这倒不是她们不关心生病的三个女孩,而是krystal、sulli、aber已经没有了危险,只需要正常的休养,所以她们也需要去跑属于她们的行程,尤其是宋茜和朴善怜,就需要在这段时间,独自撑起属于fx的旗帜。

    将两人份的小米粥和鸡汤给了sulli和aber一份,在关心了两个女孩一会儿后,林安然便走进了krystal的病房。

    甲型h1n1流感病毒虽然很厉害,但并不是那种一出现就要人命的病毒,而且像林安然这样身体健康、各项指标都处于正常标准以上的青年男子来说,感染的机率微乎其微,何况林安然很相信郭立的职业水准。

    如果不是krystal和sulli、aber的身份,普通的甲型h1n1早起患者,都不用单独‘隔离’的,这种隔离更主要的是隔离她们艺人的这层身份。

    病房的布置很温馨,这也是林安然的要求,他知道好的环境对于病人的影响有多么大。

    将保温盒放到床头,林安然静静地打量起床上的krystal。

    krystal的体温已经恢复到了正常水准,估计也快醒过来了,只是苍白的脸色看着很是让人心疼,紧蹙的眉头和微微颤抖也显示着它主人似乎在做着一个很不好的梦。

    噩梦吗?

    林安然抬手轻轻将krystal的眉头抚平,但刚刚离开,她的眉头又皱了起来,林安然无法,只得再度动作,然后……林安然看着krystal再度皱起的眉头,心中有些好笑,这丫头就连生病都让人这样不省心。

    一手轻轻揉着女孩的眉心,一手握住女孩被病服包裹着的小手,本就很安静的房间越发地静谧了起来,只有偶尔从窗外传进来的隐约人声。

    ……

    这里,是哪儿?

    郑秀晶疑惑地四周张望着,入目却是一片漆黑,没有一丝声音存在,是天黑了,v妈关了灯准备睡觉了吗?

    “v妈?v妈?”

    连续大叫了几声,也没有得到回应,郑秀晶不由得慌了,“小雪球?aber?你们在吗?这是哪儿呀?oppa?oppa?我好害怕,oppa你在吗?”

    或许是感觉到了郑秀晶的慌张,黑暗的空间突然出现了一点光亮,然后在郑秀晶惊喜的眼神中猛地绽放开来,然后……

    熟悉的环境,熟悉的oppa,还有熟悉的……自己!

    那是08年夏天的一个和煦的午后,‘郑秀晶’在路过一家新开的咖啡厅时,突然对上面的招工启示来了兴趣:工作时间——每天下午3点到到5点半,工资待遇——面谈,人数1—2名。

    “小雪球,我们进去看看吧?”郑秀晶看着‘郑秀晶’拉起明显没有回过神的崔雪莉走进了那间新开的咖啡厅,而她明显地看到了二楼的窗户边,满目含笑的林安然一直注视着楼下的一切,在看到‘郑秀晶’和崔雪莉走进咖啡厅的时候,他也转身向楼下走去。

    这是……什么?

    郑秀晶突然有些恐惧了起来,她还记得曾经听过的故事中,临近死亡的人会重新回顾她的一生,在短短的一瞬间走完几十年的一生,难道现在自己就处于那种状态吗?

    我……要死了吗?

    在郑秀晶发呆的时候,‘郑秀晶’已经通过了林安然的面视,成为了林氏半日咖啡厅的一员,和崔雪莉一起为不用再害怕被姐姐jessica克扣零用钱担忧而欢呼,这欢呼声也将郑秀晶唤回了神,看着另一个自己在咖啡厅渡过的一天又一天,她再次想到:我,真的要死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