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四四章 与众不同的钢琴曲

作品:《娱乐韩娱

    jessica的唱功如何?

    同为idol,几乎不会盲目地通过间接的方法——比如shi pin、舞台——去评价另外的idol,他们只相信现场版的声音。︽

    jessica的唱功得到众人的好评,现场的几个idol——赵权、孙佳仁、uee,本不认为他们和jessica比会差什么,这是出道歌手的自信,至于网上拿什么消音影像去做评论,他们虽然承认影响很大,但并不是他们向别的人服输的理由。直到现在,不到一米的距离听到jessica的歌声,才发现距离这种东西的确是存在的。

    震撼仍在继续,林安然的唱功在几人看来根本不能叫做唱功,因为换气、运气、音准、共鸣根本看不到训练的痕迹,也是就是说,他完全是用自身的天赋条件在演唱,明明应该是粗糙无比的演唱,但给人的感觉却异常的舒服,让人有不自觉地走进歌曲中的冲动。

    《》不是做为对唱情歌而创作出来的,但在两人演绎出来却异常的和谐,只是原本还想保留几分的林安然却发现他完全不知道如何去保留,同时jessica深情地投入也让他打消了这个想法,以至于歌曲结束后,几人都有些沉默,还好作为演员的朴载正及时发挥了他临时c的职责,没有让现场冷场。

    “不行不行,安然,你这样不行。”朴载正严肃地摇着头。

    林安然从和jessica深情对视的状态中脱离出来,好笑地看着朴载正,“载正哥,怎么又不行了。我们不是已经唱过了吗?”

    “当然不行了。”朴载正理所当然地说道,“一直以来,安然你现场唱歌都是原创歌曲,怎么今天就唱以前的老歌呢?虽然歌曲很好听,也很用心,但我很怀疑这是你对我们不用心。”

    林安然不干了。jessica同样不干,抢在林安然之前说道:“载正oppa,可是大家不是都唱的自己以前的歌吗?为什么要单独针对oppa呢?”

    “西卡,你对安然还真是维护呀,这样向着他,会把他宠坏的。”朴载正愣了一下,笑着向jessica说道。

    jessica不以为意地说道:“因为oppa对我很好,所以我也要对oppa好。”

    林安然闻言得意地笑了起来,挑衅似地向朴载正挑了挑眉毛。像是在炫耀自家妻子的好。

    朴载正郁闷地看了林安然一眼,眼珠一转,笑道:“西卡,你看安然的创作天赋那么好,不如让他为你现场创作一首歌吧,毕竟安然和我们是不一样的。”

    朴载正的话已经将林安然放到了比现场众人高一层的位置上,赵权、孙佳人、uee和金勇俊、黄静茵虽然心里有一些别扭,但人气摆在那儿。以韩国的等级制度来算,林安然的确要比他们更有地位一些。何况刚刚的演唱也已经让他们有了心服的感觉,当下都附和了起来,不知是为了考验一下林安然的创作功底,还是为了看一下林安然到底比他们高出多少,或许是两者都有吧。

    jessica犹豫了许久,最后还是期待地转头看向林安然。很显然,她被朴载正的话打动了。

    现在想想,jessica发现她们好像一直忽略了林安然在词曲方面的能力,不说几年前的《10ute》、《可爱》,就说这一年来给她们少女时代的《e》。给davichi的《8282》,还有给《我结》的《》,给李孝利的《陪你去疯》,给安心的《我相信》,都是十分不错的作品,而且好几首都是现场创作,完全体现了他的的能力,只是怎么会给忘记了呢?

    难道是因为林安然在演员上的成绩太过耀眼了吗?

    如此想来,好像已经没有多少人记得,林安然其实还是树艺人演艺经济公司的社长吧?

    想得越深,jessica眼中的期待也是越重,让林安然看着有些眼花。

    在心底叹了口气,林安然恨恨地瞪了一眼朴载正,而朴载正却回了一个无辜的表情。

    林安然当然知道朴载正是无辜的,很明显这是宋惠允的意思,虽然很相信自己,但并不代表他就允许一个人在背后‘捉弄’自己,这种事情,就不知道通知一声吗?

    林安然已经打定了主意,以后自己在《我结》的事情还是要让金允贞来负责,不能让人指手划脚的,还有给宋惠允一些适当的敲打,但这些都是以后的事情。

    现在有了jessica期待的眼神,林安然也是不想让她失望。

    在众人或期待,或疑惑的眼神中,林安然沉默了下来,不一会儿,突然遗憾地摊开手、耸了耸肩,“我倒是有了一些想法,不过需要一架钢琴,可是这儿哪儿有钢琴呢?”

    众人随着林安然的手指方向看去:比常规篮球场大不了多少的足球场,还是一块凹凸不平的泥地,虽然地面很干燥不会让人把脚陷进去,但仍然有和钢琴这种东西搭不上边,虽然周围的绿化很不错……

    “我们马上准备钢琴。”宋惠允再度插话,随即跟身边的工作人员说了几声,然后这名工作人员就带着几人离开了。

    林安然摸了摸鼻子,看来这宋惠允还真是当总pd当习惯了呀。

    趁着工作人员找钢琴的当口,jessica用手指点了点林安然,一脸狐疑地说道:“oppa,要不就拒绝吧,毕竟一首好歌不是那样容易创作出来的。”

    如果不是知道jessica的性子和女孩眼中的担忧,林安然肯定会认为这是在讽刺自己。

    捏了捏jessica有些泛红的鼻尖,林安然笑道:“没关系,你就是我的灵感,每一次看到心爱的人,我的灵感都如泉涌一般,而且我也相信,心爱的人给我的灵感,肯定是最好的,最美的。”

    jessica知道林安然指的不是她一个人,但现在站在他面前接受这份心意的是她,就让她觉得很满足了,选择已经做下,就要学会取舍,在这方面,jessica做得很好,除了在与郑秀晶相关的时候。

    眼瞅着林安然和jessica两人又旁若无人地秀恩爱,亚当夫妇、牛奶焦糖夫妇和新婚夫妇都无语了,最后还是和林安然关系最近的朴载正出口打破了这份暧昧的气氛,“安然呀,我身上鸡皮疙瘩都要起来啦!”

    ……

    宋惠允,或者说《我结》的工作效率还是蛮高的,很快一架钢琴便被推了过来,放在了主席台前。

    并不是什么名牌,林安然试了一下音,还算不错,不过在这样一所小学中能有钢琴,也算不错了,难道韩国的小学生就开始钢琴教育了?

    脱去了碍事的羽绒服,林安然坐到了琴蹬上。

    在所有人期待的目光中,林安然开始缓缓地弹奏了起来,虽然背景是一片泥地,钢琴的弹奏者也没有穿演出服,但有些气质是遮掩不住的,在冬日午后的阳光照耀下显得异常耀眼,尤其是一阵风吹过,不远处的绿化林摇曳的绿影也给这镜头添加了很不错的元素。

    “真的是天生的王子呀,各种场景都能够演绎出宫庭一般的感觉。”

    朴载正感慨地说着,眼前的林安然虽然穿着休闲的服饰,坐在‘廉价’的钢琴前,周围也是有些萧瑟的环境,但等到林安然坐到钢琴前收敛表情开始弹奏时,却让这种不太和谐的元素全部揉合在了一起,仿佛……就像是一个落寞的王子。

    jessica眉间闪过一丝骄傲,但最后却变成了担忧,眼前这个林安然确实是太过……悲伤了。

    要将一首歌唱出灵魂,歌者必须全身心地投入,那么,此时林安然身上那股悲伤的感觉,是歌曲的意境,还是他心底真实的触感?

    如果不是弹钢琴的动作比较大,jessica肯定会坐到林安然的身边去安慰他的,这样的他很让人心疼。

    琴音缓缓从林安然的手底传出,不属于韩国流行的电子音乐,众人也不意外,这很符合林安然的性子,除了给其它艺人的歌曲外,他自己演唱的歌都是这种抒情的歌曲。

    一小段舒缓的前奏过后,林安然缓缓开口,却不是演唱,而是述说,并且是用英文的述说:

    译这儿就不用英文了:“亲爱的上帝:我知道她出去了,我想那一个会分享我的一生的人,一定会适时出现,你会把她介绍给我,你会照顾好她,让她感到舒心,并且保护好她,直到遇到我的那天。然后让她知道,我的心,只为她而跳动。”

    jessica抿着唇,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其它人却有些面面相觑,不知道该做什么表情,难道林安然是准备‘念’上一曲?

    好在林安然并没有这样做,在将这一段小类似给上帝的信念出来后,他也开始了演唱,依然是让人遗憾的没有经过练习却非常动人的嗓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