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四七章 大洋彼岸

作品:《娱乐韩娱

    “今天的电台到这儿就跟大家说再见了,最后一分钟,当下最大势的歌曲《》送给大家。∽↗”

    幸好今天不是可视电台,不然让人看到泰妍脸上的神色,肯定会认为给少女时代加量不加价了。

    “泰妍xi,没事吧?你的精神好像有些差,最近流感闹得蛮厉害的,要注意身体呀。”这是电台节目的pd,一个很和善的大妈。

    从刚开始的不闻不问,到现在的关心倍至,已经有一年多的时间了,泰妍也没心思去纠结这些人的转变,和林安然一样,她在意的只是她心中认可的人。

    谢过大家的关怀后,泰妍便收拾东西离开,今天她的脸色差的确是因为累的,但不是身体累,而是心累。

    在拍摄《强心脏》的时候,总感觉有一股不怀好意的眼神在打量着自己,原本她以为是李胜基,可悄悄观察了好一阵,也没能发现李胜基有特别关注过她,难道是错觉?

    应该是错觉了。

    稍微有点能量的人都知道少女时代身边站着林安然,而底层的人也会因为少女时代现在的人气而放弃某些不切实际的想法,那么之前那种不安,是因为林安然不在身边的不安吗?

    自己对他已经依赖到这种程度了吗?

    泰妍精神有些恍忽,那俊楠却是一把将她拉住,“小心。”

    泰妍回过神来,疑惑地看了那俊楠一眼,再看了一下身前不到一掌距离的雪白墙壁,脸色有些泛红,“谢谢俊楠oppa。”

    “呵呵。”那俊楠笑了笑,带着泰妍向前走去。他现在可不想跟这些女孩太过亲近,虽然林安然很信任他,表面也不在意工作上的关系,但谁知道会不会一个小动作没注意到,就惹恼了那位大神?

    为了这份价值高的工作,那俊楠可是很注意的。

    泰妍多少知道一点这位经济人的心思。便没有太过在意他表现出来的距离感,跟着他一起上了保姆车。

    今晚的行程已经结束了,泰妍一路安全地回到了宿舍,没有什么狗血的事情发生,就像以往的每一个平静的夜晚一样,只是少了林安然在身边,还真是有一些不习惯。

    想着给他打diàn huà,但泰妍拿着diàn huà翻来覆去许久,也没有将diàn huà拨出去。她知道。现在的林安然身边有另外的女人。

    回到宿舍的时候,泰妍只看见tiffany一个人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摇头晃脑的,如果不是这丫头耳朵上挂着一个特大型号的耳机,她肯定会认为这孩子犯病了,只是看着她那完全可以媲美wcg大赛专用耳机的大型号耳机居然插在那块粉色的小小手机上,泰妍觉得,其实这丫头很可能是真的犯病了。

    tiffany开心地听着歌曲,或许是音量开得太大。让她根本没有发现泰妍已经回来了,直到耳朵上那款超人oppa送来的耳机被人摘了下来。她才转头看向打扰她听歌的坏蛋。

    “泰妍?”

    气愤、疑惑,到最后的欣喜,tiffany很生动地表演了一出什么叫做变脸,“泰妍,你回来啦。”

    “早就回来了,叫了你几声都不理我。让我来听听我家帕尼在听什么好听的歌曲。”泰妍无视了tiffany的变脸绝活,笑着将耳机戴到自己的耳朵上。

    这是……

    泰妍瞪了一眼tiffany,将量调小了一些,才再戴了回去,刚刚她差点被那超大的音量给吓到。tiffany居然也不提醒一下,如果不是知道腹黑这属性不存在于tiffany身上,泰妍肯定会认为自己是被故意捉弄了的。

    “,`,jt……”

    很熟悉的旋律,之前泰妍还在bc的电台录制室内听过这首歌,不是别的,正是林安然的《》。

    见泰妍放下耳机,tiffany眨着大眼睛问道:“好听吗?”

    “嗯,oppa的歌很好听。”泰妍看了一眼tiffany,转身向卧室走去,“我先去洗澡了。帕尼,别在客厅待着了,早点睡,明天还有行程呢。”

    “知道啦。”tiffany应了一声,却又坐回了沙发上,满眼都是开心与自豪的神色,仿佛刚刚泰妍夸奖的是她一般。

    泰妍拿着洗漱用品从卧室中走出,见tiffany又坐下听歌,再次交待了一声,还用‘我洗完澡出来你还没睡我今晚就抱着你睡’来威胁tiffany,终于让这一只缩回了卧室里,作为队长的泰妍才无奈地走进了浴室。

    tiffany回到卧室,并没有立刻睡觉,而是坐到电脑前,一边听着林安然的歌声,一边打开了《》的v——当然不是林安然为这首歌配了v,而是是《我结》中截下来的那段林安然坐在钢琴前演奏的画面。

    安心们的力量是强大的,明明是很普通的画面,但在她们的手中,加了一些点缀和以往拍下来的唯美画面,组成了一份质量还算不错的vshi pin,其中大部分都是林安然和jessica在一起时的亲密有爱的画面,让人一看就忍不住沉醉其中。

    ‘原来oppa也信奉上帝吗?’

    tiffany听着歌曲,眼中的光芒很亮。

    这首歌中,随处都能够看见歌者为了爱情向上帝祈祷的声音,哪怕是闭上眼睛,也能够听出歌者对ài rén那浓浓的眷念和期待。

    在主的见证下,和心爱的人一起渡过短暂而快乐的一生——这就是tiffany心最深处的愿望,也是来韩国当练习生之前最常在主的教堂中祈祷着成真的愿望。

    可是林安然既然信奉着主,为什么会背弃主的信条,成为一个花花公子呢?

    是因为受伤了吗?

    tiffany看着镜头中那一张张童话夫妇的亲密相片,她相信林安然心中有jessica,但这首歌却并不一定是为她而作,因为她没有看见林安然对jessica有这样深沉的眷念,他对她的爱没有这样的醉人,不像歌中那样会用一生一世、付出一切去守候,至少现在不会。

    那个女人是谁,会不会是……

    循环播放的《》v独白似的前奏将tiffany唤回了神,最终她决定暂时将‘看’到的东西隐瞒下来,毕竟根本没有证据。

    眼中复杂的光芒闪烁了许久,tiffany在电脑上操作了许久,然后开启了和远在美国的姐姐ichelle的shi pin通话。

    韩国是深夜,洛衫机却是午后,镜头中还能看见熟悉的家。

    “首尔现在是夜晚吧?不睡觉找我做什么?”ichelle面冷心热,虽然很喜爱tiffany,但总是装出一副无所谓的模样,最温柔的那一次也还是在祖父去逝的那一天,抱着tiffany一边哭着,一边安慰着自家的mèi mèi。而现在,哪怕正在为工作的事情而烦心,但总是很耐心地听着tiffnay的话。

    tiffany显然很了解自家姐姐的性格,一点也不在意她言语中的冷淡,顺手将《》传了过来,“姐姐,这是oppa刚刚写的歌曲,很好听哟。”

    oppa?

    ichelle从脑海中回忆起几个月前出现在家中的林安然,的确是一个大帅哥,还很有担当。

    那一次过后,ichelle去找过林安然的资料,也知道他的身份,因此对tiffany口中的由林安然做的歌曲也很有兴趣。

    都说世界在有了网络以后,就让整个世界不再拥有距离,这句话很对,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就跨越了一个太平洋加美国几个州的距离,来到了ichelle的电脑中。

    打开音乐,听着首先出现的钢琴曲,ichelle点了点头,很不错的钢琴实力,只是不知道唱功怎么样。

    然而钢琴曲中出现的不是歌声,而是一段直白,让ichelle有些意外,这不是歌曲吗?但她还是被这段直白吸引了注意力,是走忧伤的路线呢,可惜美国人喜欢的是乡村音乐,哪怕ichelle本身是韩国人,但在美国待了一生的她审美观早就西化,碍于tiffany闪亮的眼神,她没有中断这首歌曲,静静地听了下去。

    然后……

    结束了和tiffany的shi pin聊天,原本因为工作而烦心的ichelle心情终于是好了不少,不止是因为和mèi mèi的聊天,更因为这样一首让她感到惊喜的歌曲。

    虽然不是熟悉的美国乡村风,但治愈的力量很强、很强、很强呢,或许可以给因为还没从经济危机的打击中恢复过来的美国人治疗一下,自诩浪漫的美国人不是都喜欢用‘爱’来治愈伤痛吗?这首歌很合适,何况还能解决自己眼下的困境,何乐而不为呢?

    只是这首歌的版权还是个问题呀。

    搅了搅重新端上来的一杯咖啡,ichelle翻了翻手机中的号码,心中松了口气,还好以前私下里要到了林安然的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