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五零章 又一年的圣诞

作品:《娱乐韩娱

    “我脸上有什么花吗?”

    今夜林安然是自己开车过来的,接到金泰熙后,依然只有自己开车回去。◎

    坐在副驾驶位上的金泰熙却像是发现了什么有趣的事物一般,侧着头,一脸兴趣昂然地打量着林安然的侧脸,倒真像是有一朵儿花在他的脸上,“没有。只是在想着刚刚oppa真的很帅气呢。”

    仿佛是想到之前那个场面,金泰熙忍不住轻声笑了起来。

    林安然笑道:“难道泰熙是怪我把你的追求者吓到了吗?”

    “是呀,是呀,我可是难得有一个敢跟我表白的人的。”金泰熙白了林安然一眼,见他的脸有泛黑的趋势连忙转移话题说道,“过不久就是kbs演技大赏的时候了,到时候我可是要和李秉宪前辈、《iris》剧组一起去参加的,今晚oppa你这么一闹,我怕到时候会出现什么情况。”

    “不会有事的,我会处理好。”林安然笑给了金泰熙一个安心的笑容,便没有再说话。

    虽然知道今晚这事怪不了金泰熙,但林安然心里还是有些不舒服,只是早不来晚不来,等他和金泰熙走到一起后,金泰熙的第一部电视剧就出现这样的情况,要说是巧合他还真不信。

    这些事当然不会和金泰熙说明白,作为男人,当然要为自己认可的女人遮风挡雨,何况这风雨还是他自己惹出来的。

    或许是觉得林安然今晚特别帅气,金泰熙在回到家后就特别的主动,精力也十分地好,让林安然觉得今晚这样的‘大张旗鼓’还是值得的,至少金泰熙的精神头就特别的让人喜欢。加上这几个月来一直跟着《iris》剧组四处乱跑,就算回家也是一副疲惫不堪的模样。还真没和林安然太过亲近,这一下暴发出来,让林安然实在是舒服到了极点。

    这应该就是传说中的小别胜新婚了。

    一转眼,时间就跑到了年尾,作为紧跟西方脚步的美国,圣诞节实在是不得不过的节日。在年轻人的心中,地位不比传承至天朝的新年、除夕低上太多,而闹得轰轰烈烈的“r影像消除”事件,在各个经济公司和三大无线放送电视台的努力下,终于慢慢落下了帷幕,有心人也可以从这中间看到一直标榜不插手公众新闻自由的政府的影子。

    只是讨论的热度没了,但影响力依然在,大势的更加大势,而半死不活的嘛。估计要用一两年的时间来缓上一缓,直到粉丝们遗忘这件事或者她们的实力重新得到认可。

    重大创伤过后需要用一些良药来恢复,对于伤心的粉丝们来说,没有什么比偶像的歌手更加能够治愈人心,只是不少别家的粉丝却突然发现,sj好像少了一个人呀,那个人是谁来着?

    对了,是韩庚。

    于是。又热闹了,不过这次热闹的却只有一家。本因为流感事件而有些好转的形象又变得差了起来。

    的两位oss都没有出面解释,只是将韩庚离开公司回到天朝发展的一系列过程没有偏颇地展现在了关注这一切的粉丝面前,很有一副只认钱不认人的感觉。

    好吧,原本就是这样的。

    看见这样的坦诚,除了跟sj的粉丝们不对付的别家粉丝在看笑话、掐架,其余人也很少谈论这则没了吸引力的新闻。比起这意料之中的事情,还不如多花点心思准备圣诞节,没准就能找到一个让自己满意的男朋友或者女朋友呢。

    韩国首尔地铁站外,一辆挂着崭新牌照的现代qi chē稳稳地停了下来,这辆车不是别人的。正是林安然的新车,外边披着现代qi chē的外皮,内里却是经过了精心的改装和布置。

    这段日子以来,林安然已经换了好几次车。

    不是林安然矫情,把换车当成游戏,只是他终于体会到了私生饭这种韩国特色生物的强大,之前他的几辆车全部被曝光了,包括那辆黑色的雪佛兰,要是开着那些车出来,还不分分钟被围观呀?

    林安然可不想当动物园里的猴子,除了正常的和安心们相见外,他只想当一个普通人,只是最近一切的一切,都将他推到了太高的位置,不止有六位数的安心在期待着他,更有不少的人在等着看他的笑话,他可不想在这个时候出现什么状况。

    在车里看了一眼时间,林安然拿起围巾和墨镜、帽子将自己的脸围了一个严严实实,然后走下车。

    韩国地方小,人还是蛮多的,明天就是圣诞节了,或许大家都想着今天和心爱的人团聚,弄得这清晨的地铁站里也是人来人往,好不热闹。

    林安然虽然抱得像个粽子似的,但却并没有惹人怀疑,因为这儿全是他这副打扮的人,只因为首尔的冬天实在是太冷了呀。一转眼,就一年多了,去年的这一天,他可是在家里和一群女人、女孩布置着圣诞的家,只是过了一年的时间,身边的女人多了,关系也好了不少,但圣诞节却没有了去年那样的气氛,尤其是今天这群忙着事业的女人都要去跑各自的行程,哪怕是一直蹲在家里的韩佳人也接到了节目的邀请而出了门。

    他也接到了不少的邀请,只是全部推掉了,在他想来,节日就要有节日的气氛,哪怕只是西方的节日。

    站内突然响起下一班车因为突降的大雪而延迟十分钟到站的消息,将林安然从沉思中唤醒,转头望向站外,一片又一片的雪花从天空中飘落,过来时的太阳早就潜回了云中偷懒,只留下今天冬天的初雪在刷着存在感。

    十分钟后,披了一层雪白大衣的电车终于驶进了站内,林安然要等待的人也从车内走了出来。

    只见一个穿得厚厚的、打扮得跟一个团子似的小姑娘正在出站口四下张望着,可爱的小脸蛋因为寒冷的天气被冻得红扑扑的,煞是可爱,小女孩的身后站着一个比她高不了多少的女孩,只是她却全身都捂得严严实实的,只留下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四下乱窜,像是在警惕又像是在寻找。

    林安然正要上前打招呼,就看见小姑娘双眼一亮,大叫了一声“oppa”,然后飞扑到了林安然的怀里,双眼亮晶晶地看着他,带着不少的崇拜。

    林安然意外地看着怀中的女孩,诧异地问道:“夏妍,我可是把自己包得严严实实的,你是怎么认出来我的呢?”

    “因为是oppa,所以哪怕看不见,我也能认出来的呀!”小姑娘,也就是金夏妍,满脸笑容地看着林安然,脸上的笑容像是在说着:快夸奖我吧。

    林安然当然是看出了夏妍不加掩饰的表情,也如她所愿地夸奖了小女孩,只是心里却是有一些别扭,因为夏妍的话和‘你就算化成灰我也认识你’一样,有一种异样的和谐感,让他有些郁闷。

    这时带着夏妍过来的泰妍也走了过来,她同样是把整个人包得严严实实的,大眼睛打量了一下林安然之后,才盯着只比自己矮上一个头多点的夏妍说道:“刚刚还在埋怨天气冷,现在不冷了吗?”

    “因为在oppa的怀里,所以不冷了呀。”夏妍在林安然的怀里蹭了蹭,头也不回地说道,“欧尼要试一试吗?如果请我吃好吃的,我会考虑把oppa分欧尼一小半的。”

    泰妍被夏妍的话噎了个半死,这死丫头真是越来越娇纵了,什么话都敢说。

    恨恨地瞪了一眼林安然,泰妍红着脸不说话,幸好她的脸被围巾围着,不然她还真不敢顶着一张泛红的脸给林安然甩眼色。

    林安然习惯性地想要摸鼻子,却只摸到了带着热气的围巾,无奈,只得带着这一对姐妹回了车上。虽然说是躺了枪,但还是应该照顾好小夏妍的,看她脸上异常的红晕就知道她是真的有些生寒了,甲型h1n1流感可还没过去,要是好好的圣诞节过完却感染了流感,那他真没话去跟金爸爸金妈妈交待了。

    圣诞节这一天的节目早就提前拍摄好了,泰妍在顺利地请到假了后,便回了家,想陪家人过一个圣诞节,只是却被夏妍闹着要来首尔陪‘姐夫’一起过节,而金爸爸金妈妈也不阻拦,反而说圣诞节是年轻人的节日,不需要陪着他们这些老人,而且他们也想独自过一下这个节日。泰妍这才带着夏妍来了首尔,同样也将从家人那儿得来的羞恼一起算在了林安然的头上。

    林安然本是要先带着姐妹两回家,只是夏妍这丫头一直吵着要去吃kfc,眼瞅着今天的日子,林安然也没说什么,说服了想要教育夏妍的泰妍,便开着车向乐天世界驶去,那儿也有kfc。

    坐在副驾驶位上的夏妍给了林安然一个眼色:‘oppa,算你识相,我会考虑好好和欧尼、欧爸、欧妈说说你的事情的。’

    林安然好笑地回了一个眼神:‘那我就谢谢你啦,车前柜里有好东西,专门为你准备的。’

    当然两人对眼神的理解不可能这样细致,只能理解个大概,但夏妍却从应该放着杂物的车前柜里翻出了一大堆的糖果,看包装,应该和以前的一样,都是内供的货,顿时乐开了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