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黯淡的色彩

作品:《娱乐韩娱

    “‘金手指’离开三年,所有的精力都放到了学业上。获得哈佛经济学硕士学位的同时,‘金手指’的指向已经由音乐转向了经济。”――《朝鲜日报》

    “‘金手指’作为演艺经济公司社长,全部精力已经放到了公司的运作上,回归之作《八音盒》成绩不显。”――《中央日报》

    也不知道树艺人的员工看到这份评价时是怎么样的表情,林安然去树艺人的次数可是两支手就数得过来的。

    这些只是主流媒体的评价,说是评论其实却是在给林安然找理由,甚至连林安然的名字都没有提出来,他们多少都受到过上面的支会,可不敢明目张胆地黑林安然,谁知道林安然现在的脾气是不是比以前更坏了?

    如果不是把这件事闹得太大,甚至搞了一个什么“你对金手指的期待”的民意调查,他们更愿意装作不知道这件事。

    所以作为韩国最前线的主流媒体才会有这种显得奇怪的评论出现,虽然并没有“置顶”,但这样一条在偏僻位置的评论却是被所有关注着林安然的人看了个正着。

    另外嘛,没什么太大背景的小报在一边倒地黑着林安然,甚至拿林安然的国籍说事,在和主流媒体明显不同的“内幕”刺激下,这些报纸的销量都有不小的提高。

    林安然早就料到这样的结果,也没有太过在意,甚至让林承权在背后给这些小报小小地推了一把,只有几家叫嚣“天朝人滚出大韩民国”的小报社因为各种不同的原因而被查封或倒闭。

    一时间,除了主流媒体还算客观的评价外,其它的小报、媒体都在为林安然唱衰。

    正在勾勒《e》最后几句歌词的林安然心情还是相当不错的,在天朝时不知道有多少人想着要他的命,现在这些三流媒体的报道实在算不了什么。

    让林安然感到很有意思的是,他虽然知道韩国的体育明星一直被归类到娱乐明星一类,但却第一次知道词曲作者居然能引起这样大的新闻,都快赶上热度渐渐消退的wg《nobody》了,而且是一个正面一个反面。

    平日里,普通人看到的只是世人如何、如何,就算歌曲成绩不好,也只会拿歌手的唱功说事,又怎么会去关注幕后的创作人员?

    到底是因为“金手指”是天朝人,还是因为“金手指”是自己?

    “搭讪的眼神,好闻的香气”

    林安然写下《e》的最后一句歌词,满意地伸了一个懒腰,这将记忆中的东西写出来还真是个很累人。

    仿佛是知道林安然清闲了下来一般,手机铃声适时地响起,还是泰妍的《听得见吗》。

    林安然看了下电脑屏幕上两个小时前发布在官网上的声明,接通了diàn huà:“小水晶,有什么事情吗?”

    “oppa,你上官网上看下,他们太过分了,oppa帮他们写了歌,他们还这样讽刺oppa。要好好惩罚下他们才行!”diàn huà中郑秀晶的声音依旧有些冷清,却很好听。

    这段时间林安然已经收到过许多安慰的短信和diàn huà,davichi的姜敏京和李海丽,已经和好的金钟国,聚餐时谈得还算融洽的刘在石,自称“安心”的小恐龙朴智妍、童颜全宝蓝,友情以上恋爱未满的允儿,未来的林氏半日咖啡厅店长小水晶,存在感很弱的小雪球崔雪莉,最近一直不和林安然说话的jessica,甚至还有与他关系不太明朗的泰妍的短信,当然进修厨艺的金泰熙和忙着演唱会事情的李孝利最近也轮流陪着他。

    “看到了。”林安然笑道,最近他不在店里的时候,就属郑秀晶的diàn huà最多。

    “来自天朝的‘金手指’林安然xi最近三年在哈佛进修经济学已经获得了硕士的学位,对大韩民国的娱乐形势并不清楚,而且《八音盒》的质量也受到了很多老牌音乐人的认可,所以希望林安然xi在大韩民国待上一段时间后,可以写出更符合大韩民国国情、叫好又叫座的歌曲,获得像《可爱》一般的成就。”

    这是两小时前官网上发布的消息。

    明明是为林安然辩护的话语,但却让所谓的大韩民国国民在心底不自觉有些反感林安然。

    原本只在三流小报上流传的消息第一次得到主流媒体的相似评价,林安然这下真的“火”了。金手指、林安然这几个词也不再只是娱乐圈中的人知道,更被许多普通民众知晓,当作茶余饭后的谈资。

    天朝的“金手指”不合适韩国的娱乐圈,这已经不再是三流小报用来吸引顾客的手段,而是被很多普通人放进了心中。

    就像一个故事,才华横溢的年轻人在长大以后变得平庸,而在有心人的推动下,大部分人只记得林安然新曲的失败,而忽略了他在哈佛取得的硕士学位,这在韩国这个无比重视教育等级的国度显得很有些不可思议。

    这个有心人有林安然自己,还有一些不敢露脸、甚至动作都不敢太大的小老鼠。

    李思馨进到办公室,发现林安然正在讲diàn huà,便安静地在一旁等待着。

    等到林安然结束通话后,李思馨这才将手中的一份文件递了上去:“oppa,cj说这不是他们的意思,想问下oppa的意思。这份资料是承权叔刚刚让人送来的。”

    林安然接过资料后便翻看了起来。

    的确,不是cj的意思,初次试探后的cj在得不到林家二哥回应的时候可不敢对林安然有更多的小动作。

    金光洙,是想学的李秀满吗?不像呀。

    “oppa,需要做些什么吗?”见林安然已经看完了资料,李思馨便出声问道。

    林安然指着资料上一小块地方,向怀中的李思馨说道:“金明赫在树艺人有些屈才了,让他去当这家公司的社长吧。”

    李思馨好奇地看过去,recentensdia?

    “oppa是准备金屋藏娇吗?”因为林安然的原因,李思馨对天朝文化也有着很深的理解,而且她认为自己也没说错。

    资料中cj的企划案准备将现有的艺人全部转入子公司,用子公司作为扬帆的资本,本身则作为一个领航者存在。

    recentensdia是的子公司,也是davichi和预备明年出道的女子组合将要转入的公司,这个女子组合的预备成员中就有以林安然粉丝自称的朴智妍和全宝蓝。这几个人的名字瞬间成了李思馨调侃的道具。

    “不用教训一下金光洙吗?他好像看不明白他的身份,也不知道cj李家怎么会让他来当的主事人。”笑闹一阵后,李思馨开始询问起来。

    林安然笑道,“现在不用,先抑后扬在哪儿都适用。我的国籍的确不适合在韩国发展,与其在后面被人拿出来说事,还不如一开始便提出来解决掉。说起来,金光洙也算帮了我一个忙。”

    “哦。oppa那我先去找金明赫了,对了,他也姓金,以后和金光洙之间肯定很有趣。”李思馨仿佛是看到了两人掐架的情形,脸上满是幸灾乐祸。就如三星和cj一般,金家也是有两支的。

    林安然将《e》重新誊写在新的a4纸上,刚刚那张纸实在有些乱。

    接下来,就是应该去了,不然林允儿这丫头真的会对他这个“金手指”失去信心的,而且家里jessica那张没有表情的脸……林安然怎么看怎么觉有一股嘲讽的意思,她发来的安慰短信不会是小水晶或者允儿代发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