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零三章 车祸!车祸!

作品:《娱乐韩娱

    《》的v中,有林安然在教堂中深沉地祈祷,也有在‘爱巢’中清醒的林安然和沉睡的泰妍的安静,同样有两人冬天时在家里配合完成这首歌曲时的温暖,当然也需要一些更多的场景来完善这样的一个剧情。±

    现在林安然一行人正在首尔大学医院的某层,借用它们的地方进行拍摄。

    很是严肃的环境,也应该表达出哀伤、痛苦的氛围,可是林安然一直笑声,让金世勋恨不得拿根线把他的嘴给缝上,就算林安然不在乎给医院的‘赞助’费,也要体谅一下他们这些人的拍摄时间和拍摄心情呀!

    终于,在金世勋越来越危险的目光中,林安然……依然自顾自地笑着。

    泰妍有些顶不住金世勋盯着林安然时泄露出来的压力,悄悄拉了拉林安然的胳膊,“oppa,别笑啦,之前还说要认真拍摄呢,结果现在就这样,太不病重我了。”

    “怎么会呢?只是想到了太好笑的事情,忍不住……那什么,软软,我一定好好拍摄,绝对不辜负组织对我的信任。”林安然能够顶住金世勋的目光,那是因为这最多就是一个过客,但泰妍却完全让他无法招架。

    再一次开镜前,金世勋很是认真地让林安然酝酿了一下,让他把脸上这份笑容给收起来。

    好在,林安然是专业的。

    镜头开拍,这是医院里一间普通的办公室,投影屏上有四张硕大的脑部ct照,一位白发苍苍的医生抬手指向ct照中央那一块明显的脑部阴影。

    一旁的林安然身着休闲的服饰,但看起来却相当的狼狈,虽然没有灰尘之类的东西碍眼。但也很是凌乱,左胸的衣物上那一滩干涸的血清异常的显眼,就像是从他的心里滇出来的一般,可他现在完全没有在意身上的情况,而是失神地望着这几张ct照上同样明显的脑部阴影,眼中的不敢置信、痛苦、后悔、自责等等感情交织。

    “cut!这样才对嘛。准备下一场。”金世勋很满意林安然的这个状态,果然这人呀,就是要逼的。

    镜头中是林安然的眼部特定,金世勋仿佛是欣赏作品一样欣赏着这份画面,心里对于林安然的演技已经完全认可了,只是性格嘛,还是需要打磨才行。

    工作人员们忙着布置下一个场景,临时请来的医生也回去工作,除了金世勋外。也就泰妍注意到了还望着脑部ct发呆的林安然。

    “oppa,你没事吧?”泰妍一句话刚刚说完,就被林安然转过头来的眼神吓了一跳。

    之前泰妍也在金世勋身后看着林安然的表现,虽然也看出了眼中要表达的情绪,但只有真正面对的时候,才会感觉到这份感情就出现在身边,而不是只存在于v当中,才会感觉到。这份感情是属于她的。

    “没事。”林安然被自己沙哑的声音弄得愣了一下,连忙调整好心态。向一脸担忧与关心的泰妍说道,“真没事,只是太入戏了。一会儿就好了,我可是已经很投入了呀,一会儿的拍摄,某人可不要偷懒哟。”

    泰妍递了一瓶水给林安然。这才说道:“一会儿我只是躺在病床上装植物人而已,根本没有展现我超凡演技的地方好不好呀,到时候还不是oppa的主角?”

    “没办法,谁让这是我的歌曲、我的v呢。”喝了几口水,林安然状态也缓和了过来。声音中满是调笑,眼中却带着一丝莫名的意味。

    “哼,等我出单曲的时候,一定也让oppa来体验一下当配角的感觉。”泰妍愤愤不平地挥了挥小拳头,一双大眼睛直直地瞪着林安然。

    “哈哈,到时候我一定会好好表现的,要是某人演技不够,被我抢了戏,那可不能怪我呀!”林安然笑得很开心。

    打打闹闹下的时间总是过得特别快,这一次的拍摄场景是在隔离病房,也是上一次郑秀晶得甲型h1n1流感时住的特护病房,选这儿的原因不为其它,只因为这儿清静。

    镜头中,泰妍安静地躺在隔离病房中,洁白的病床、洁白的床单、蓝白条纹相间的病服,她脸色略带苍白地躺在床上,仿佛是睡着了一般,如果不是周围那一排排正在运作的精密医疗器材和这病房的标志性装饰,完全就是一个睡美人的形态。

    人高的隔离窗外,林安然正默默地看着窗内的泰妍,就那安静地站着,镜头此时的角度只能够看见林安然的侧脸,就连眼神都无法印入其中,但现场的所有人都感觉到了一种伤心、痛苦的情绪。

    金世勋和周围的工作人员们都满是惊讶,他们工作这么多年,能够带动人情绪的表演不是没有遇到过,相反还遇到过许多,但能够像林安然这样,只是简单地站在那里,就能够让人感觉到他想要表达的情绪,甚至隐隐有被这种情绪拉入其中的趋势,整个韩国也不超过五个人。

    由于林安然的完美表现,原来准备用大半天时间拍摄的画面,居然小半天就拍完了,于是金世勋决定趁热打铁,把这位于v中段的连贯画面给拍出来,所以……所以大家开始吃午餐。

    因为v的拍摄,泰妍这一整天都是属于林安然的,等到晚上电台开始时才会离开,于是她也跟着林安然一起吃起了午餐,并没有搞特殊化,而是和金世勋、助理导演等几个人坐在同一张饭桌上吃了起来,顺便聊着拍摄的内容。

    “安然,你是我见过最有表演天赋的演员,几年前我跟姜东元、金荷娜也有过合作,那时他们也就你现在这个年纪,已经是在青龙diàn ying节、大钟奖、百想艺术大赏上证明过自己的人了,但表现却和你差了一个档次。我想,要不了多久,安然你取得的成就,肯定会让那些看你笑话的吓住的。”金世勋拍摄时脸黑得吓人,平时却是很和善,尤其是喝了酒以后,那就是话唠了。

    金世勋对林安然的评价很高,泰妍很是开心,甚至比起听到夸奖自己还要高兴,这就是恋爱中的感情吧。

    林安然却笑着摇了摇头,“金pd,你太看得起我了,我可是还有许多要学习的呢。”

    自家人知道自家事,林安然知道他今天能够表现得这样出色,完全是因为他把自己和泰妍代进了剧情里,否则根本不可能做出这样惊艳的表现,只是,他是绝对不会让这种事情出现在现实生活中的。

    绝对不会!

    泰妍被林安然的眼神弄得愣了一下,好像是在保证什么的样子,只是在保证什么呢?泰妍一边想着,一边夹起辣白菜往嘴里送去,只是角度好像出了点问题,于是,这块辣白菜一下子被堵到了那精致的小鼻子前……

    = = = =

    十字路口,一大群人都围在这里,还有许多交警在维持着秩序,看样子,是出了车祸了。

    人群中心,一辆普通的现代qi chē正斜斜地停在那儿,林安然木然地倒坐在冰冷的地面上,还维持着被人推倒的姿势,心里却是一片冰凉,明明只是一次普通的出行,怎么会出现这样的事?

    泰妍倒在现代qi chē前不远处,整个人仿佛都没有了生气,一丝暗红色的液体从她的脑下流出,也终于将林安然唤回了神,三两下就跑到了泰妍身边,将她抱在怀里,此时的泰妍一脸苍白、双眼紧闭,而额角那慢慢流出的红色液体却在缓缓带走她的生机,林安然双手死死地捂住泰妍的额角,却无法阻止鲜血从指缝间流出。

    林安然牙关紧咬,嘴唇却在微微颤抖,看着ài rén被死神从自己身边夺走,这种感觉完全超过了他的承受范围,太过深沉的感情,除了会带来幸福,也会带来灾难。

    怎么可以、怎么可以让这个女孩就这样离开自己身边?

    林安然眼中满是茫然,以往与泰妍相处时的点点滴滴开始在脑海中一一划过,视线渐渐变得模糊……怎么可以在这个时候看不清这个女孩?林安然使劲眨着着,他要清晰地看着这个女孩,不会让她在自己的视线里变得模糊,甚至消失。

    于是,一滴泪水默默地从他的眼角流出,划过鼻翼,掠过嘴角,在流下苦涩后,从下巴处滴落,正正地滴在泰妍的眼角,然后又重复着这个过程。

    或许是因为这泪泪水带着太强大的魔力,一脸苍白的泰妍使劲地睁开了眼睛,留下一个费力的笑容后,便再度闭上了双眼。

    对了,医院,医院!

    被泰妍的这个眼神一激,林安然猛地想起来他应该做什么,他还记得,这儿离首尔大学医院只有两条街的距离!

    或许是找到了希望,林安然将泰妍抱起,下意识地让她的脑袋靠在自己的胸前,或许感觉这样就能够让泰妍多支撑一段时间,而他的眼中也已经没有了迷茫,满是坚定地向首尔大学医院的方向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