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四二章 兔子和窝边草

作品:《娱乐韩娱

    第二天,将几个女孩送回公司后,林安然也来到ll公司开始上班,这也是他的悲哀之处,自从到了李孝利当社长的ll公司以后,那种从早上到晚上闲得蛋疼的美好时光就一去不复返了,好在公司里除了忙碌的李孝利外,还有其他人给他打发时间。∈↗

    当然,现在裴秀智还在跟着她的小伙伴们上声乐课,没到跟林安然学习的时间,所以他还有空跟看一下韩佳人选择的复出剧本:《坏男人》,这就是韩佳人挑选出来的剧本,作为她的复出之作。

    林安然没有翻开剧本看内容,只是看了一眼名字就面色古怪地看向韩佳人,意思不言而喻。

    韩佳人没好气地说道:“看什么呀,我可没有因为这部剧的名字就选择它,而且它和内容和安然你是完全不沾边的。”

    好吧,韩佳人都这样说了,林安然还会有什么不明白的呢,除了叹气之外,他还真没什么更好的办法,反正他现在是被家里这群女人吃得死死的,这群女人很聪明,没有触碰他那条已经清晰起来了的底线,所以也完全把林安然‘掌握’在了手心里。

    “不会有什么亲热的镜头吧?”林安然无聊地翻了翻剧本,一个很老套的被财阀领养又被抛弃的男人对财阀报复的情景,不过话又说回来,韩剧来来回回也就那样几个模式,但它就是能够被人喜爱,甚至让个别的电视剧在其它国家流行,谁又能说些什么呢。

    老套才是王道呀。

    “我和编剧、导演都谈过了,他们会很少安排亲热戏,就算有也会让替身代替的,这会写入合约中的。只是……”韩佳人不像李孝利和金泰熙。她不会在这种事上调侃林安然,但话到最后却又有些欲言又止。

    “用延政勋当借口了?”林安然一下子就明白了韩佳人的意思,见她有些为难的点头,便将这个瞎想的女人抱进了怀里,在巴掌开始在她的翘臀上狠狠拍了起来。

    清脆的啪啪声和韩佳人的轻呼声在办公室内响起,好一阵后。林安然才盯着眼前这个让他很是意动的女人说道:“以后有事情就直说,难道我还会在意这种东西吗?你都是我的了,其它的就都不重要的。”

    韩佳人心里是有些感动,但更多的是羞愤,这种情侣间的打闹在办公室中进行,也太出格了,而且,更重要的是,“oppa!你确定你不是在假公济私吗?”

    看着恨恨不已的韩佳人。林安然心里非常的舒坦,也只有在这个女人激动的时候,才会叫他oppa,所以他不介意多刺激一下这个女人。于是,林安然将刚刚作怪的手抬到面前,面带陶醉地深吸了一口气,这才笑道:“刚刚我就是那样想的呀,还是佳人你了解我。”

    “oppa!”一字一顿的声音背后。是韩佳人已经羞愤满脸的怒意。

    打闹了一阵后,韩佳人便跟经济人出门了。息影之后的复出,总是有许多事情要去做,她从来都不是一朵只知道依附男人的莬丝花。

    临离开时,林安然随口问了一句《坏男人》的男一号是谁,得到的结论和他所想的差不多,还没有定下来。不过也对。预计一个多月后开拍的电视剧,现在能把剧本写个几集出来也算超前完工了,要不是林安然插手,估计女一号也不会这么早确定是韩佳人。

    这下,公司里又只剩下林安然和四个练习生了。

    李孝利在工作之余还是有些行程的。毕竟她要保持在娱乐圈的名气,现在的ll公司社长身份还没有足够的份量;韩佳人刚走,就不说了;金泰熙为了照顾林安然的胃,去了韩佳人以前学习的天朝美食培训班,说是要闭关,让林安然除了晚上以外有事没事别找她--当然她可以找林安然;李思馨还在ne奋斗着,说是林安然的艺人工作太少了,根本不够她发挥的。

    林安然郁闷,他跟李孝利说了要参加一档综艺节目来证明他不是ll的蛀虫,怎么这个大社长和大经济人都跟没听见似的呢。

    好无聊呀,今天没有拍摄《我结》的行程,少女时代去了全罗道那一大圈表演去了,金泫雅也不知道怎么回事,遮遮掩掩的说是要给林安然一个惊喜,让他先不要tou kui,而fx……好吧,据说在给fx秘密练习着什么,林安然觉得期待她们,还不如想一想t-ara的那只小恐龙今天会不会抽时间又过来看自己来得实在。

    这时候,林安然突然怀念起安允智这小子了,那可是个会玩的主呀,只可惜去lone当了社长后,除了晚上回家的时候,时不时从对面别墅中跑自己家里蹭饭外,还真没怎么见过。

    或许林安然也有了心想事成的能力,所以他刚想到安允智,就听到了崔昌灿的报告声:“哥,lone公司社长安允智xi过来了,说是想见见您。”

    林安然挑了挑眉,看了下时间,现在去garden好像时间早了点呀,夜店根本没什么人嘛--好吧,安允智在林安然眼里也就只跟夜店有关系了。

    于是,当安允智一身得体的正装走进办公室后,就引来了林安然诧异的目光:“怎么打扮成这个鬼样子?”

    在林安然眼里,安允智穿正装,那真的是有鬼了。

    “哥,我这是正常上班的服装呀。”安允智脸上完美的微笑瞬间变成了苦笑,也没再秀什么社长范,扯了扯领带,让它不再干扰脖子的转动后,他就一屁股直接坐到沙发上,试了下茶壶的水温,便直接对着壶嘴喝了起来。

    还真是不客气。

    林安然没有怪罪安允智的意思,只是在考虑要不要将茶壶中其实装的其实是刚刚接进去、还没有烧的冷水的事情告诉他,但看到安允智已经将水喝完了,甚至还打了一个嗝,也就没再说这句话。

    “今天怎么有时间过来,lone就这么闲吗?”林安然让崔昌灿送了两瓶石榴汁进来,扔了一瓶给安允智,便自顾自地喝了起来。

    “哥你什么时候喜欢上喝这玩意了。”安允智笑嘻嘻地喝了一口石榴汁,眉头皱了一下又很快地散去了,“不过味道没得说。”

    “行了,要是没事就哪儿来的就回哪儿去,别打扰我工作。”林安然也懒得跟这小子说废话,要是你说一句,他能给你回十句,而且全是不着边迹的话,真不知道这小子怎么在lone坐稳了社长位置的。

    要是知道林安然的想法,安允智肯定会很委屈的,因为他只有在几个认可的rén miàn前才这副表情呀,在lone公司里,他可是很严厉的社长大人!

    不过看林安然的表情,安允智也没了插诃打浑的心思,笑着说道:“这不是看哥你的歌卖得这么好,就想着来求一首歌给我们公司里的艺人吗?”

    “女艺人?”林安然挑了挑眉。

    安允智点头。

    林安然叹息了一声,恨铁不成钢地说道:“允智呀,你也老大不小的了,你家老头子就没催你结婚?还是把你逼得太急了,让你兔子吃了窝边草?这可不是你的原则呀。”

    安允智愣了一下,随即大叫道:“哥,你把我看成什么人啦!我可是很有原则的人呀!我为公司里那个女艺人求歌,只是为了做出一点成绩而已,可没有把她怎么样。而且那样一个小丫头片子,没胸没屁股的,怎么可能入我的眼?”

    难道真是误会这小子了?

    林安然看着一脸羞愤、就差跳楼的安允智,问道:“那你说说吧,是哪个,有时间带过来我瞧瞧,不过你也没抱太大希望,我可不怎么给人写歌。”

    “当然,当然,哥的歌只给了最亲近的那几个人嘛,我知道的。”安允智瞬间变了脸,一脸的狗腿讨好表情。

    安允智笑眯眯地走了,说是下午把人带过来让林安然瞧瞧,但却卖关子地没有说那个艺人的名字,为此还被林安然踹了两脚,走出ll公司大门的时候,他屁股上那两个脚印没少惹得周围的人笑。

    有安允智作调剂品,林安然的午餐也吃得开心了几分,惹得一起吃饭的裴秀智脸色有些泛红,一副怀春少女的模样,想来应该是误会了什么。

    于是,在下午上课的时候,裴秀智接连走神,让林安然皱眉不已,有些怀疑眼前这丫头是不是叛逆期到了,怎么自己说什么她都反着做呢。

    裴秀智其实很想道歉的,但总不能说自己失神是因为中午的那些幻想吧?其实她也有些怀疑,明明从‘可爱哥哥’那儿知道林安然有其他的女人,也借此看出他和公司里的那三位大前辈之间有些不清不楚的,可自己为什么依然还会对他有感觉呢,甚至感觉到有一些……刺激?

    真的是要疯了!

    裴秀智觉得整个人都要烧起来了。

    林安然还能说什么呢,只能宣布提前半个小时下课,让这个女孩回去整理一下心情,顺便让最得这丫头亲近的金泰熙去问问出了什么状况。

    刚走出录音室的门,崔昌灿就凑上前来:“哥,安允智社长已经在办公室等了您一个小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