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四九章 和鸣的意境

作品:《娱乐韩娱

    林安然将三段高音的问题放到李孝利面前,结果却只得到了一个白眼,“oppa你也太意想天开了吧?层次分明的高音,还要至少坚持五秒以上的时间?”

    面对李孝利的白眼,林安然没有沮丧,反而是笑了起来,看来李智恩的特色的确是与众不同的,所以说,有时候天赋这东西,的确是非常重要的,真不知道李智恩那悠长的气息是怎么练习出来的,难道lone公司的练习长处是在高音方面?

    于是,在林安然的各种肯定下,李孝利瞬间对李智恩有了兴趣,“明天我去看看那个女孩,如果真的像oppa你说的那样,我一定会帮忙的。△¢”

    林安然可以清晰地看见,李孝利的眼中有着兴奋的光芒,这种光芒他以前见过,是李孝利在谈到裴秀智的表演天赋时出现过,而现在,知道又有一块未经雕琢的璞玉摆在面前,她又露出了这样的神色。

    摸了摸下巴,林安然突然发现,李孝利现在有一点好为人师的感觉呀。

    “我先出去了,今晚的锻炼还没完成呢。”李孝利和林安然的女人们现在都由郭立制订了合适的锻炼计划,她们也都很认真地施行着,不过在离开前,她还是认真地说道,“oppa,听说你给那个叫李智恩的小丫头写了一首歌?我们等着听oppa的大作咯。”

    林安然摸了摸鼻子,没太在意李孝利话中的调侃,扭过头,继续在电脑上和远在天朝的林子涛聊着天,那边的情况非常的好,虽然有些小状况。但都在预料范围和承受能力以内。

    不多会,韩佳人拿着一份资料走了进来,“oppa,《坏男人》剧组的演员都定下来了,给。”

    “这些给你的经济人看就好了,给我做什么?”林安然让韩佳人坐在自己的腿上。毫无顾忌地继续着和林子涛的聊天,当然眼神还是不自觉地扫过被他接过、又放到一旁的资料。

    ‘男一号:金南佶饰沈建旭;女一号:韩佳人饰文在茵;男二号:金才昱饰洪泰成;女二……’

    “经济人欧尼已经看过了。”韩佳人顺手拿起旁边水果盘上的紫葡萄,剥了皮后这才放进林安然的嘴里。

    这种měi nu的服侍,林安然当然不会推拒,甚至会因为那么一点激动而不小心咬到měi nu的手指,但这都是细节,不必在意,何况还能看到měi nu脸色羞红的场面,何乐而不为呢?

    第二天。林安然带着李孝利一起听了李智恩的歌声,到最后时,李孝利已经双眼冒光,盯着李智恩的目光亮得有人害怕。

    看着录音间内显得可怜兮兮的李智恩,林安然上前阻断了李孝利的视线,“别看了,这可是我的学生,别想抢。”

    “行啦。都是你的,好了吧。我先走了。我去找一些老师,好好商量一下,一定会做到让你满意的效果的。”李孝利白了林安然一眼,风风火火地离开了。

    裴秀智怕怕地拍了拍已经颇有规模的小胸脯,“好久没有看见孝利欧尼这个模样了,好可怕。”

    没理会裴秀智的小话。林安然把裴秀智赶进了隔音间替换李智恩,他的想法可是还没有断的,而且李智恩今天的表现也让他有些惊讶,这才刚过了一天,李智恩的声音就多了一些感觉。虽然微弱但却真实存在着。

    “智恩,好好听秀智的歌声,体会一下与自己的不同。”林安然没有表扬李智恩,这个女孩和裴秀智不同,作为idol却一直沉寂了好几年的她只需要认同,并不需要这样苍白的表扬。

    “好的,oppa。”李智恩认真地答应了一声,看着林安然的目光中多了一些东西,刚刚那一句‘这可是我的学生’已经印在了她的心底。

    能够从练习生中脱颖而出、成为idol却沉寂了两年多时间的李智恩总是能够很敏锐地感觉到谁是真正对她好,林安然的那句话,也让他的影子开始在她的心底留下影像,而这个影像,却是除了父亲以外第一个在她心底留下印象的男人。

    两个小时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在林安然的讲解、裴秀智和李智恩互相的歌声中结束了。

    “oppa再见。”李智恩恭敬地道别,这才离开了ll公司。

    从刚开始的抗拒,到初次作为学员时的忐忑,再到现在的感动与希望,李智恩又一次觉得梦想离自己是如此之近,而上一次这样的感觉,好像已经是一年多以前刚出道的时候了。

    目送李智恩坐着保姆车离开,裴秀智这才和林安然向回走,“oppa,我吃醋了,明明我才是你的首席学生呀,为什么你对智恩那么好?”

    “我对你不好吗?还有,我的首席学生是少女时代的徐贤,不是你这丫头。”林安然轻轻敲了一下裴秀智的额头,无视了她古灵精怪的表情,自顾自地向前走去。

    “哎呀,好疼。”裴秀智捂着额头,可怜兮兮的几乎要让人融化,可是看见林安然头也不回地往前走回,她不满地撇了撇嘴,连忙收起了这副表情,快步追了上去,“oppa等等我,不然我会迷路的。对了oppa,我听说oppa被百想艺术大赏提名了呢,是不是呀?”

    ……

    李孝利的性子并不是很急,但做事却是非常地有效率,这不,才一两天的时间,就已经有了非常正规的练习计划,只是这看着非常科学、但并不能完全理解的计划书让自认聪明无比的林安然有一种撞墙的冲动,尤其是面对似笑非笑的李孝利、不加掩饰地笑着的裴秀智和想笑又努力憋着的李智恩时,他更是郁闷无比。

    真的得学习一下这方面的知识呀!

    林安然抚额,背着手离开了录音室,不一会儿时间,便听到里边传出了三个不同的女子笑声。

    ……

    学生要教,工作要做,《我结》也是要拍的。

    虽说已经拍了一年多的时间,甚至直接从《我结》第一季跳到了第二季,却依然还是红红火火的顶台柱子模样,明面上没有人会想要童话夫妇下车,至于暗地里嘛,只能说也没有谁敢用规则外的力量干涉,因此童话夫妇是否下车就完全取决于林安然和jessica。

    林安然不用想了,在这方面他完全交给了jessica,就算以后童话夫妇没人看了,只要jessica开心,他就会一直拍下去,而jessica呢,千万不要跟她提《我结》下车的事情,要是谁那样提了,那张冷脸把人给冻成冰棍都是轻的。《我结》童话夫妇可是单属于她的空间呀,她可不想失去,要知道为了这件事,她可是对家里的姐妹们做出了许多妥协,甚至连回家里去休息的时间都是最少的,就是为了童话夫妇存在而做出的补尝--当然,这些都是大家的默契,没有谁会拿到明面上来说,而且,就算jessica不这样做,也没有谁会说什么,但一个家、尤其是林安然这个特殊的家想要和谐久安,妥协是必须的,也是相互的。

    看着在镜头中泡茶的林安然,jessica的目光不由自主地瞄向了他的左手,看到那枚并不太贵重却又无可取代的戒指时,她不由得摸了摸左手指间,去年林安然在泰妍的生日上向她求婚的那枚戒指她可是一直戴在手上,一年多了,就连洗澡的时候都没有取下来过。

    想到泰妍的生日,jessica心中有一些愧疚,但很快便又想到,马上就要泰妍的生日了,这一次,两人应该会有一次美好的夜晚吧?想到此,jessica虽然知道不对,但仍然是有些委屈,而要发泄这种委屈也很简单,那就是可劲地去折腾!

    再一次的《我结》拍摄结束、将工作人员送走后,林安然无力地趴到粉红世界客厅中的沙发上,懒洋洋的,一动也不想动。

    jessica委屈地嘟起了嘴,不就是刚刚在节目上稍稍折腾了那么一下下嘛,至于做出这副脱力的样子吗?

    走到林安然身边,jessica直接一屁股坐到了他的腰上。

    “呀!西卡,快起来,我这正全身没劲呢,很疼的。”林安然咧着嘴角喊着,面上却只有享受,而没有一点疼痛的感觉。不是他硬撑,而是jessica的体重真的对他没什么负担,平时抱着啪啪啪个把小时都没事,更何况有沙发在底下撑着、又不用他用劲呢。

    jessica看不到林安然的表情,听到林安然深动的呼喊声,开始还有些心疼,但后面那一句却又让她狠下了心来,决定好好惩罚一下这个花心的混蛋,于是,她抬起小屁股,然后又是坐了下去。

    当然,jessica还是心疼林安然,没有太用劲,不然这体重加上额外的用劲,林安然还真的有罪受。

    十几下后,jessica越来越感觉到不对劲,直到耳边的惨呼声渐渐变成shēn yin声她才恍然明白过来,顿时满脸通红,也不知是气的还是羞的,少女时代的西卡女王从来就不是受欺负的性子,所以林安然在得意忘形之后,终于受到了一次重击,而痛呼声也响彻了整个房间,配上在微风中响起的风铃声,颇有一种和鸣的意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