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五四章 失败的惊喜?

作品:《娱乐韩娱

    “oppa,我们……做……雌雄大盗?”

    泰妍的脸色慢慢变得憧憬……憧憬?没错,就是憧憬,泰妍学习天朝的文化,当然不会漏过天朝的偶像剧,而她印象最深的居然是某个什么喜欢偷东西前还发一张请帖,说是什么留香、什么踏月来取之类的情景,用她的话来说,那个小偷和林安然很像,都是tou rén偷心的绝世大盗。∮

    现在,有机会尝试一下传说中的东西,泰妍双眼都快冒星星了。

    林安然一拍额头,一脸的懊恼,早知道应该给这些丫头做一些规定的,这下好了,都快被自己养成熊孩子了。

    “想什么呢,走了。”一把拉起幻想中的某软,林安然向着乐天世界正门……旁边的小门走去。

    乐天世界的大门和外墙都好几人高,林安然又不是什么武林高手,当然不可能带着泰妍fān qiáng,更不可能抱着泰妍一下子就从墙外跳到墙内,所以乐天世界的小门那边正等着一个个子不太高的中年人,至于保卫室中的保卫,则是不见了踪影。

    泰妍突然想起没有做掩饰,但中年人却像是没有发现她是明星一样,只是谄媚地向林安然躬了躬身,便将两人迎了进去。

    跟在中年人的身后,泰妍心里有些失落,这段时间以来,不论在哪儿,只要被认出来,就是一阵应援声,中年的大叔ne也有不少,而今晚,她发现需要做的事情还有很多呀,“oppa,我们这是要去哪呀?”

    “到了你就知道了。”林安然笑着,却没有给泰妍说明的意思。很明显就是两字:保密。

    泰妍撇了撇嘴,今天是她的生日呀,居然就这样被人牵着鼻子走,如果这人不是林安然,她肯定要给对方一拳,就算这人是林安然。她也想着是不是停下来表示自己的不满,只是看着周围黑漆漆的一片,各种娱乐设施在黑暗中仿佛匍匐着的巨兽一般,让人不寒而栗,她就打消了这个想法。

    乐天世界很大,要是平时来游玩,周围都是游客,或许并不会感觉到什么,而今晚。只有了了两三个人,而且是静谧的深夜,一下子就将这份距离放大了无数倍,也让泰妍心中有些忐忑起来,至于之前的不满,则早就抛到了脑后。此时的泰妍,正紧紧抱着林安然的胳膊,以期得到勇气。

    林安然暗笑一声。带女孩看恐怖diàn ying果断弱暴了,像这种环境才是正理儿呀。

    只是林安然不是来看泰妍笑话的。也不是想趁此机会占什么便宜,所以他伸手将泰妍揽进了怀里,柔声道:“马上就到了。我怎么不知道,我们家软软还有怕黑的毛病呢?”

    被抱在怀里,泰妍明显松了口气,至于前面带路的矮个中年人。则是被她直接给无视了,比起这些无聊的人和事,她更在意林安然的话,“oppa,我才不怕黑呢。只是给你一个‘英雄救美’的机会罢了,哼哼!”

    泰妍的汉语学得不错,成语都运用得这么和理了,而且这四句汉话也不像是外国人说的,更像是天朝某旮旯的地方语言,值得鼓励,只是泰妍明显对林安然的鼓励方式不满,怒视着林安然道:“oppa!”

    林安然无语地看着右手掌,上面还有一个口水印,“好了,软软你真的是89年出生的吗,我怎么看你都像是94年出生的呢?”

    “oppa,难道你还不知道我的年龄吗?我的年龄可没有虚报哟,才不会……”泰妍认真地说道,只是说到一半,却突然反应了过来,顿时又是怒气值上升一大截,“oppa!我属蛇,不是狗!”

    林安然有些好笑地抬起右手晃了晃,意思很明显。

    泰妍气恼地跺了跺脚,不理林安然,也顾不上对周围环境的害怕,快步跟向了正在不远处慢慢跺步的矮个中年人。

    林安然笑了笑,也跟了上去。

    今天可是泰妍的生日,作为小寿星,一直害怕算个什么劲呀,所以林安然这才做出了这一系列的动作,他发誓,绝对没有一丁点和泰妍的意思,绝对没有!

    不多时,一行人便直到了目的地,而泰妍此时又到了某人的怀里,不用说,肯定是某人强迫、泰妍半推半就的。

    泰妍抬头看着这仿如黑暗中的巨兽一般的高大建筑,终于明白今晚的目的是什么了,只是好不容易来了一躺只属于两人的乐天世界,却只能坐这样一个道具,是不是太无趣了?她可不相信林安然只是hui lu了看守乐天世界、给乐天世界各种设施做保养的中年人和保卫,那太不符合林安然的个性了。

    中年人和林安然晃了晃手,便钻进了设施旁边的控制室内,一分钟不到,那高大的游乐设施便从黑暗中走了出来,各处明亮的光芒向众人昭示着,它就是受广大情侣、孩子喜爱的摩天轮。

    泰妍张着小嘴发呆,林安然没有催促,而是在她的身边静静地欣赏着这一美景,直到她回过神来,才笑道:“走吧,不然一会儿被人发现了。”

    “哦。”泰妍撇了撇嘴,如果真是设定中的那样,她还会感觉到一些刺激的感觉,而现在林安然的表现很明显说明他早就安排好了一切嘛,怎么可能出现意外?

    上了摩天轮的盒子,泰妍直直地盯着林安然,就连摩天轮启动也没有太大的反应,更没有开心地从盒子里向外眺望。

    林安然疑惑地看了下自己,没有什么地方有问题呀,“软软,这么看着我做什么?”

    “礼物。”泰妍伸出手,没有去管渐渐出现在视野中的灯火辉煌,仿佛眼中只能看到林安然……的礼物一般,“oppa,千万不要说偷偷带我来坐摩天轮就是我的生日礼物了,那样我会很伤心的。”

    泰妍说着伤心,可脸上却没有一点儿伤心的模样,也不知道是对林安然很有信心,还是只是想要看林安然出丑。

    林安然当然相信是前者,所以他轻轻一巴掌拍掉泰妍的手,没好气地说道:“要礼物没有,要人有一个,你想要礼物就把我抱回家当抱枕吧,晚上睡觉的时候抱着肯定很舒服。”

    “sè lángoppa!我才不要抱着你睡觉!”泰妍明显被林安然的无耻给打败了,羞红着脸叫了一句,扭过头去不看林安然了。

    明明只是借口转移一xià zhu意力,可泰妍的目光却从窗外收不回来了:远处是还没有完全黑下去的首尔市,深夜的首尔仍然是灯火通明,至少路灯就足够达到这个成绩,而近处……泰妍以前也有来乐天世界玩过,但那时的乐天世界并没有沉睡,而她又沉浸在游玩中,所以并没有像今晚这样看到它不一样的一面。

    宽阔的散心湖、高耸入云的自由落体、蜿蜒如蛇的过山车、小巧的旋转木马……平日里广受喜爱的各项设施,此时都只是黑忽忽地一片,就仿佛是完全褪了光芒后的真实,让泰妍想到了一些不好的东西,而且还是经历了三次的东西。

    扭头看向林安然,发现现林安然只是在冲着自己微笑,泰妍纷乱的心突然安静了下来,好像有这个男人在身边,那些所谓的坎都不再存在了一般。

    摩天轮突然停了下来,林安然和泰妍所在的盒子就硬挺挺地停在摩天轮的最顶端,可惜不是白天,不然风景一定很好,更糟糕的是,摩天轮好像完全断电了一般,正在对视的林安然和泰妍都同时失去了视线中的对方,只留下由明到暗的自然视觉。

    泰妍还没来得急弄清楚自己现在是害怕、还是别的什么情绪,就听到下方传来一阵焦急的呼喊声,她听出了这个声音是刚刚带她们进来的中年男人的,但却没有听懂这个人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不是她的听力不好,也不是中年人的声音太小,而是中年人说的好像不是韩语,而是她们刚刚上了不久课的日语,“oppa,刚刚那个人是ri běn人?”

    “没错,你也知道,乐天集团是日韩合资的,而高层给自己的亲戚安排一些悠闲的工作也是理所应当的,所以就这样了。”林安然摊了摊手,此时他已经适应了黑暗中的环境,见泰妍并没有慌乱,不由得心生赞叹,可一秒钟后,他的表情瞬间就变得苦涩了起来,“软软,他说摩天轮出毛病了,他马上去找工作人员过来处理,让我们等等。今晚真是倒霉,坐个摩天轮还碰到这样的事。软软,你说这摩天轮要是真有什么大毛病,直接掉下去,我们是不是就这样领便当了?”

    泰妍没好气地翻了一个白眼,“oppa你的表情也太假了,很明显这是oppa你安排的呀,是要给我什么惊喜吧?”

    林安然愣了一下,随即苦笑了起来,“软软,我的表情真的那么假吗?我的演技现在可是一流的呀!”

    ps:谢谢 幻想love之枫 的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