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五五章 银白色手链

作品:《娱乐韩娱

    太聪明的人,永远都不会太讨人的喜欢,因为那样会让人觉得自己的努力没有意义。◎

    林安然无奈地看着泰妍,这个女孩脸上没有害怕,只有期待,让他心里仅有的一点成就感瞬间消散无踪,而泰妍并没有太在意林安然的表情,见他发呆,就自顾自地趴到摩天轮盒子的窗外上向下望去,依然是黑漆漆的一片,是还没有开始吗?

    只要有期待就好。

    虽然对泰妍太过聪明有些失落,但这样才是她呀,唯一的缺点,就是在感情上有一些迟钝。

    林安然心头思绪万千,却没有让泰妍久等,不一会儿的时间,从他们这个角度往下,不远处被海盗船、旋转木马等等设施围在中心的偌大空地上,点点星火开始蔓延,最后组成了一个大蛋糕的图案,上面刻着代表泰妍年龄的数字,同时也刻着两颗被一支名为丘比特之箭的箭支牢牢牵在一起的两颗红心。

    泰妍愣了一下,随即眼眶有些泛红,这幅画面,让她首先想到的却不是自己的生日,而是一年多前的黑海,那个时候也和现在差不多,自己站在足够高的位置,看着原本应该为自己欢呼的地方变成黑暗一片,就好像是处于看不见希望的大海中央却碰到了暴风雨一样无助,而下面这一副由烛火构成的图案,让她记起了在第三次黑海上的时候,那时她只是半个主角,因为那时的主角是jessica,而不是她。

    林安然从怀中掏出一串手链,拉起泰妍的小手,温柔地帮她套在手腕上,“软软。原谅我没有送你戒指,因为送了你,你也没办法一直戴在手上,所以,我准备了这个礼物。不是什么贵重的东西,但却代表了我的心意。而且,我还期待着这串手链能够帮我守住你,免得一个不小心,我就把你弄丢了。那样,我会很伤心的。”

    “oppa,就这样就想把我打发掉呀?太没诚意了吧?”泰妍眼泪默默地流了下来,脸上却戴着灿烂的笑容,她的注意力完全集中在了手链上,比起窗外的惊喜。她更喜欢手上这一小串东西。

    这是第一次,第一次林安然送给她可以一直戴在身上、被宣示所有权的东西,哪怕没有人知道它的真正含义。

    泰妍将手腕抬到窗口,想要借着窗外的光芒看清楚这条手链的真正容貌,只是点点星火根本不足以ti gong她足够的光芒,不待她着急,整个乐天世界仿佛是感应到她的心情,原本死寂的世界瞬间活了过来:旋转木马在轻脆的音乐声中开始旋转。并没有人骑在上面,却依然活力成分;海盗船同样亮了起来。摇晃着,仿佛就是在黑暗的海洋中流淌的真正船只一样;过山车轰轰隆隆地启动了,跟某些人的频率细细地贴合了起来;散心湖……

    原本死寂的世界瞬间变成了童话的舞台,只属于林安然和泰妍的童话舞台。

    作为女主角的泰妍并没有在意窗外的一切,只是一脸惊喜地看着手上刚刚戴上的手链,这串手链的每一个组成都是晶莹剔透的存在。在光芒的照耀下甚至泛着七彩的光芒。

    这样的手链会是并不太贵重的东西?

    泰妍疑惑地抬起头,在看到林安然脸上的笑意时,顿时将种种顾虑抛到了脑后,只要有他就好,有他在身边就好。

    摩天轮再度转动了起来。林安然和泰妍两人却像是被按下了暂停键一样,在窗外照射进来的光芒中相视无言,或俊朗、或精致的侧面,被光芒照射后,颇有一种神圣的味道。

    ……

    乐天世界的突然启动,并没有引起太大的sāo luàn,早在几个小时之前,乐天世界的管理者就通知了周围的人员,今晚乐天世界将要进行一次彻底检查,可能会有一些异响,所以也没有谁想要来试一下凌晨游乐天世界会是什么感觉。

    乐天世界的检查并没有持续太久,毕竟大晚上的,扰民可是大罪过,而且乐天世界有ri běn财团的背景,韩国人对于ri běn人的态度和天朝人类似,都不怎么友好,所以乐天集团一直很看重名声,要不是觉得这种作为可以换到一些实用的东西,估计也不会买林安然的账。

    林安然和泰妍离开了,离开时,泰妍戴上了墨镜,倒不是为了装什么大牌,只是觉得眼睛红肿有些太难为情。当然,泰妍绝对不是怕别人看出来自己因为林安然的礼物哭了,而是因为公司教育过她们,要随时随地保持艺人的正面、积极、向上的形象,所以她才会这样做……至少,她是这样认为的。

    两人上车离开,崔昌灿不知道从哪儿冒了出来,走到正笑眯眯地朝林安然的车子挥手告别的中年rén miàn前,笑道:“本田先生,没想到你会亲自来看大门,甚至给我家少爷讨好女孩子亲自打下手,还真是让人惊讶呀。”

    “崔君不也是一样,大晚上的还跑出来闲逛呀。”被称作本田的中年人笑着行了一个ri běn特有的礼仪,仿佛没有察觉到崔昌灿语气中的嘲讽,脸上的笑容非常地亲切,“能够为林少爷办事,是本田的荣幸,我怎么可能让手下那群不懂事的人来做这件事?要是办砸了,那不止是让林少爷丢脸,也是丢我们本田家的脸呀!所以,点个火,实在没什么值得一说的。”

    崔昌灿冷哼一声,“行了,ri běn的礼仪我还受不起。本田先生,少爷让你明天自己去ne找林叔。少爷说了,他只要保证几位少夫人在ri běn的安全,条件好商量。但我希望本田先生不要贪得无厌,要是惹得我们的人去ri běn旅游,那就真说不好是好事还是坏事了。”

    “好的,本田明白,多谢崔君提醒。”本田依然一副笑意盈盈的表情,完全没有在意崔昌灿话语中的满满恶意。

    “明白就好。”崔昌灿没有在这儿多待,说完该说的话就离开了,他不是天朝人,但他的爷爷同样是死在朝鲜与ri běn的战争中,所以他一直很敌视ri běn人,哪怕现在的一切都是以hé ping为主题,要是林安然允许,他不介意手上多几条带有ri běn军方身份的人命。

    乐天世界的一切又恢复了原样,只留下保卫室的灯光。

    本田目送崔昌灿的车离开后,一张褶子脸便阴沉了下来,回到保卫室,这儿并没有一个保卫,另外一个留着八字胡的青年男子迎了上来,有些气愤地说道:“本田会长,那两个家伙也太过分了,居然真的把我们当下人使,太可恶了,真想上去给他们两刀!”

    “闭嘴。”本田冷冷地瞪了一眼年轻人,见他一副不愤的模样,心中一叹,解释道,“我们在国内已经得罪了太多人了,而支持我们的那一家现在也有抛弃我们的趋势,难得找到一个合适的盟友,就算是真给他当仆人又怎么样?为了家族的荣耀,其它的都无关紧要,你同样姓本田,别忘了这个姓氏带给你的荣耀,还有你应该为这个姓氏付出的东西!”

    “可他们也太看不起人了,明明需要我们的在国内的势力,却做出这样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不就是一个被放逐的林家子……”

    “如果你再这样不带脑子说话,我不介意送你回去锻炼几年,能屈能伸,这样的小道理还用我教你吗?”

    ……

    对于其它人在谋划什么,林安然并不太在意,对现在的他而言,只要没脑残到拉开旗帜跟韩国政府对抗,他就是安全的,他现在只想着身边的这个女孩。

    泰妍自从上了车以后,注意力就一直放在手链上,在七彩的光芒下,它是七彩的,而回到车里,它才显露出它原本的银白色色彩。

    有一种说法是:男人对女人有多看重,那就要看他舍得为女人花多少钱。

    泰妍很认可这个观点,哪怕现在的她本身对于金钱的并没有多少,但她同样想知道这条手链的价值,于是,在林安然无奈的眼神中,拿出手机上网找实物对比了起来,很快,她便查到了这条手链的由来,一张小脸顿时变得纠结了起来。

    “oppa,虽然对你花了2亿多韩元买这么一条手链给我很开心,可是我要是真的天天戴手上,被人发现了怎么办?我的收入除了给ne的代言以外,完全没有达到这个水准呀,会被人anti的。”泰妍不舍地摸着手上的银白色手链,非常不想把它取下来,这可是满满地代表着林安然的心意呀。

    2亿韩元不算少了,但现在的泰妍却并不是拿不出来,因为林安然的照顾,她就算不动用那安然交给她的卡,但ne的代言费也让她有这样多的财产,她在意,不是因为它值2亿多韩元,而是因为这是林安然为她花的最大的价值的礼物,也是她真正和林安然在一起的第一个生日礼物,如果不能一直戴在身上,那是很遗憾的一件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