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五六章 原来最大的障碍早就不见了

作品:《娱乐韩娱

    前面就说了,泰妍是一个很聪明的女孩,有时候她的聪明甚至让林安然很是无奈,可林安然也不是笨蛋,不然还真不可能活得像现在这样滋润。

    深夜的首尔街道是宽阔,林安然就是开着车子在原地打转都难得发生事故,所以他就空出了一只手,拿出手机点开了一个地方,然后交到了泰妍手中。

    泰妍接过手机,疑惑地看了一眼林安然,然后认真查看起手机上的内容,上面不是别的,正是这条水晶手链的来历,而在看明白后,她突然觉得这条手链应该和自己刚刚在网上查到的价格不一样,应该还要贵上许多。

    虽然同样是天然水晶,可特制品总是要比普通的物品更有价值,也更有心意。

    按照手机上内容的说明,泰妍小心地取下手链,借着手机上的灯光照着手链靠内侧的某个位置,然后就看见了两个小小的名字、两个小小的人,明明是比指甲盖还要小,明明只是单纯地铭刻、明明没有任何的色彩、应该显得透明不可见,可在她的眼里是那样的清晰与鲜艳。

    泰妍将手链戴回手腕上,心里决定一辈子也不拿下来了,这样,就不用每天看jessica无意识地炫耀她手上的戒指了。只是泰妍心中还是有些不乐意,因为jessica的戒指是林安然用他在娱乐圈的第一份工资买的,虽然价值比不上这条手链的百分之一,可意义不一样,谁都知道这条手链的价值根本不看在林安然的眼中,如果不是送出的时机。她可能都不会要这条手链。

    撇了撇嘴,泰妍压抑住心头的欢喜,帮作委屈地手机面向林安然说道:“oppa,也就是说,基本上大家都会认为我这条手链就是路边摊上买的饰品了吗。也太掉价了吧?”

    林安然眉头跳了一下,然后猛地将车头掉转,朝着另外一个方向跑去。

    泰妍被林安然这严重违反交通规则的动作吓了一跳,见路上并没有其它车辆才恨恨地拍了林安然一下,“oppa,你干嘛呀。要是路上有车,那还不出车祸呀。”

    “这不是没有车嘛,我可没那么笨,明知道会出车祸还那样做。”林安然虽然不疼,但还是呲着牙故作疼痛的感觉。因为这样能够引起女孩的关心,实在是很划算的买卖。

    果然,虽然明知道林安然是在装样子,泰妍依然是心疼地帮他揉着胳膊上刚刚被打的地方,脸色有些红红地说道:“这是去哪呀,好像不是回家,也不是回宿舍的路呀?”

    “软软,刚刚你不是觉得手链和路边摊上的长得太像了吗?我这就带你去选一条与众不同的。像海洋之心那样的手链。”

    “不用啦,这么晚了,别人都关门睡觉了。”

    “没关系。砸门就好了,相信有钱赚,他们会心甘情愿地起来的。”

    ……

    最终林安然和泰妍还是没有深更半夜地去砸珠宝店的门,这也跟泰妍其实是很满意这条手链有关。

    在泰妍的心里,她其实巴不得所有人都认为这条手链是路边摊上的小货,那样只有她知道这条手链的价值。就不会有人来和她抢,其实在她心中。更乐意所有人都看不到林安然的好,那样林安然就只属于她一个就最好了。也不会那样被家里人为难,也不会搞得队伍里的气氛总是怪怪的,甚至隐隐有分派的趋势。

    可惜现实就是现实,泰妍没有天才到开发时光机的地步,所以在不愿意放弃林安然的现在也只能努力做到自己能够做到的最好,就像林安然也在努力做到最好一样。

    车子缓缓在路上开动着,越来越接近少女时代宿舍,泰妍也安静了下来,她的心里很乱。

    泰妍有想过,今晚能够正式住进那个家里,可是家里老爸的反应实在很让她担心,要是那做了,老爸不认自己这个女儿怎么办?她还记得半个月前她和林安然一起回家的时候,刚刚把午饭吃完,自家老爸就把林安然给赶了出去……想到那个时候林安然囧囧的模样,泰妍忍不住笑了出来,原本心里的某种期待也就淡了许多。

    泰妍对那种事其实并没有太多的期待,这也跟她还没有经历过、不知道那种事的滋味有关,毕竟别人的表现总比不上切身的体会的,她之所以对这种事带着害怕的期待,是因为她觉得那样才能够证明自己和林安然之间的关系,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有一种抢别人心爱之物的罪恶感。

    至于之前所谓的顺其自然,泰妍很想说,这自然早就顺得无比通畅了,要是再不突破,就要块堤了,可上面有金爸爸压着,想来也不会发生太可怕的事情。

    “笑什么呢?难道是在想刚刚做贼的事情?”林安然此时的注意力只有一分在开车上,九分在泰妍身上,当然注意到了泰妍的笑容。

    “什么做贼呀,oppa就会乱说。”泰妍嗔怪地看了林安然一眼,笑容灿烂地说道,“我是在想半月前回家的时候,某人可是被赶了出去呢,好可怜。”

    “你还说,软软呀,我被赶出来了,你居然只在后面看着不说话,还做鬼脸,这像话吗?”林安然收回了视线,有些不敢看泰妍,倒不是泰妍此时很可怕,也不是他真的尴尬了,只是他发现现在的泰妍有一种让他想要扑倒的魅力,为了不把车子开到电线杆上,他只能认真开车了。

    泰妍还没有意识到自己无意间散发的魅力,只认为林安然是害羞了,顿时来了兴趣,要知道林安然平时可不知道害羞两个字怎么写呀,在两人的相处当中,一直都是她害羞的份,现在难得碰到这样的场面,她怎么会放过呢?

    于是,泰妍开始兴致勃勃地数起林安然被自家老爸欺负的种种画面,清脆的笑声让这个安静的夜变得生动了许多。

    当泰妍停下来的时候,她突然回头看了一眼远去的熟悉建筑,说道:“oppa,过了,过了,快倒车回去,宿舍过了。”她还以为是林安然被自己数落得没注意到少女时代的宿舍呢。

    “没过,还有些远呢。”林安然微笑着说道。

    泰妍愣了一下,突然安静了下来,一张小脸瞬间变得通红,也不知道是害羞的,还是刚刚的运动量太大累的,一时间,车内只能听到qi chē前进的声音,这个夜再次恢复了静谧。

    将车速放缓,林安然转过头,认真地看着泰妍,“软软,如果不方便,我送你回去吧?”

    “oppa……”泰妍抿着嘴,脸色很是为难,攥着水晶手链的小手因为太过用力而有些泛白,“oppa,我不是不愿意,只是阿爸他、他……”

    所有人心中都一杆称,都在不时地对事物做着称量,而在泰妍的心中,她的这杆称也在称量着自己与林安然之间的感情和亲情的重量,而现在,哪怕心里在为这份感情担心,但对家人的感情依然占据了更大的比重,如果林安然身边没有其它女人而只有她金泰妍这个独一无二,或许结果会不同,因为金爸爸不会把林安然从家里赶出来,也就不存在了这份最大的阻碍,至于s公司,估计现在巴不得把少女时代全送到林安然家里,至于是床上,还是客房,这个问题还真的有待商榷。 百度嫂索 —娱乐韩娱

    没有愤怒,也没有失落,更没有掉转车头,在泰妍忐忑的心情中,林安然柔声说道:“软软,还记得最开始我说出所有的事情时,伯父的反应吗?那时他可是差点跑进厨房拿菜刀砍我呀,还说出了永远别想走进金家的话来,可现在呢?虽然只是坐在家里一起吃了顿饭后依然把我赶了出来,可这种差距不是太明显了吗?”

    泰妍想了想,的确是这样的,她只注意着林安然依然和自家老爸之间的恶劣关系,却并没有注意到这份恶劣的程度有了什么样的转变,或许是行程太过忙碌?

    虽然很相信林安然,可泰妍心中依然有着疑惑,只是还没来得急表达心中的疑惑,她就发现林安然拿出了手机,拔了一个号码,然后听起了diàn huà,虽然是开着外放,但这个举动也让她很不开心,明明在说那样严肃的事情,却突然接diàn huà,是不是太不尊重自己了呀?

    这份埋怨并没有持续太久,在熟悉的声音从diàn huà中传出后,泰妍只剩下了愣神的感觉。

    “臭小子,这大半夜地给我打diàn huà做什么?今天我家闺女过生日,别说你小子什么都没准备,小心我抽你。”

    林安然好像已经习惯了这种恶劣的话语一般,直接无视了这些话,自顾自地说着自己的话题,“伯父,我这刚刚给软软过完生日,正准备回家呢,只是软软有些疑惑,我想带她回家,而不是回宿舍,可她却害怕伯父你生气,所以我就打diàn huà过来问一下,你看天色这么晚了,是不是就别让软软回去打搅她的舍友了?大晚上的,扰人清梦可是罪过呀!”

    “你还真是混蛋小子呀,这种事居然来问我?这个diàn huà应该是外放的吧?泰妍,你听着,这家伙要是敢欺负你,就告诉老爸,看我不修理他!好了,这大晚上的,我也要睡觉了,没事别给我打diàn huà,知道扰人清梦是罪过还来打扰我?该住哪住哪,都成年人了,这种事还用得着我来安排吗?”